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三十六(领养日(一)...)

病例三十六(领养日(一)...)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三十六章领养日1


公孙宇终于醒了。


他猛地坐起来, 仰头大喊:“囡囡——!!!”


回答他的,是殷九竹神圣而温柔(殷九竹:并没有)的声音:“公孙先生,你放心, 蹦蹦已经从麻药中苏醒了。”


公孙宇宛如一头棕熊般在地上坐着, 他混沌的大脑转了几圈,这才磕磕绊绊地回忆起刚才发生了什么。


刚刚殷九竹端出兔兔绝育后切下来的器官, 让他确认,结果他一看那满眼血色, 就晕了过去……晕倒前, 最后映入眼帘的是殷九竹和景旭震惊的神色。


公孙宇拒绝了景旭的搀扶,一个人站了起来。为了表示自己健康无恙, 他还原地蹦跶了两下, 结果留观室顶部的吊灯都咣咣直晃。直到这时他才发现,留观室门口挤了好几个看热闹的脑袋, 他脸一黑, 冲着他们一瞪眼,那些脑袋就吓得赶快跑走了。


切, 没见过猛男晕血啊,有什么好围观的?


在确定公孙宇和兔兔都无恙后, 殷九竹给蹦蹦办了出院手续,又开了些消炎止痛药,让它尽早回家休息。


公孙宇尬笑两声, 拼命给自己找借口:“今天太热了, 我穿的有点多,中暑了、中暑了,让大家见笑了。”


景旭:“……”现在已经是秋天了, 小风一吹,都要穿风衣,这么冷的天还能中暑?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算了,还是别戳穿他了。


车门打开,第一个跃下车子的是一只威风凛凛的警犬,漆黑的战术马甲套在它威武雄壮的躯干上,露出来的四肢充满肌肉力量,两只耳朵机敏地立在头顶,眼神凌厉好似带有凛冽杀气。


没错,它正是许久未见的战神。


随着警犬一同下车的,还有他的(临时)训导员兼(名义上的)搭档小宋警官。


公孙宇在殷九竹面前出了大丑,满肚子骚话也讲不出来了,抓耳挠腮一阵,只能留下一句:“我还会再回来的!”然后就讪讪离开了。


……这话听上去,还挺像反派的。


巧合的是,公孙宇的摩托车刚走,一分钟后,一辆擦得锃亮的警车喷着尾气停到了他们面前。


要说宋一庭本好歹也是他们派出所里的“所草”,身高一米八几,穿上警服,腰带一扣,勒出劲瘦的腰肢,恰似笔挺的小白杨。凭借着一张清秀的帅脸,小宋警官在辖区内热爱做媒的老太太眼里,行情一直很不错。


但是自从战神空降他们辖区,他身上的光辉全被这只讨厌的狗夺走了。


哎。他大人有大量,不去计较了。


小宋警官下车后,抬手压了压自己的帽檐,环顾四周,这套动作他对镜联系过很多遍,自认帅气中带着一丝稳重。然而他精心设计的帅气亮相根本无人欣赏,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威风凛凛的战神夺走了。


“好帅的狗哦……”年轻的女客人对着这只帅气逼人的警犬泛起花痴,她把视线挪向自己牵着的哈士奇,望着狗儿子充满“智慧”的蓝眼睛,不仅哀嚎起来,“……怎么同样是狗,差距就这么大啊!”


狗不如狗很正常,但怎么人也不如狗呢?


小宋警官掏出随身的小本本:“刚才接到群众报案,说你们医院有一个骑摩托车的社会闲散人员前来收保护费,我来了解一下情况。”


“……”景旭没忍住吐槽,“如果真有人来收保护费的话,以你的出警速度,估计我们全院都要被扒三层皮了。”


“别胡说八道啊,”小宋警官立刻打断他,“我这是对咱们社区治安有着充分的信心,对高科技天眼摄像头有着绝对的信任!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的,谁会不开眼骑着摩托车来打劫啊。”


宋一庭整了整衣冠,带着战神走向了医院大门。


见到他,殷九竹“咦?”了一声。


“小宋警官,好久没见,您怎么来了?”


是扑咬、是搜寻、还是鉴别式衔取?


见她感兴趣,小宋警官立刻站直,信心满满地下令:“战神——坐!”


战神听到口令,老老实实地坐在原地。


景旭:“……”行吧,被你说服了。


在确定所谓的“收保护费”只是一场误会后,小宋警官并没有离开,而是凑到殷九竹身边,非常热情地说:“殷医生,我最近和战神配合默契,我教会它一个新技能,你要不要看看?”


殷九竹好奇:“什么技能?”


战神不仅坐稳了,还有了接下来的动作——只见它抬起自己的右侧前肢,右前爪碰了碰它的同侧太阳穴的位置。


小宋警官在旁边得意地说:“看,这就是我训练的新技能,我叫它‘敬礼’。”


说着,小宋警官也和战神一样,抬起右手,敬了个标准的警察礼。一人一犬做出完全相同的动作,看起来十分的……emmmmmm。


小宋警官:“战神——起立!”


只见战神出乎意料地以两条后腿和尾巴支撑住身体,两条前腿慢慢离开地面,笔直地坐在了地上。


这个动作对于泰迪、比熊这种小型犬来说非常简单,但是对于狼犬这种大型犬来说,因为骨盆发育的形态不同,很少有大型犬可以这样坐稳。殷九竹稀奇极了,她一双美眸落在它身上,不知它还会给她带来什么惊喜。


景旭小声嘀咕:“我看就是闲的。”


小宋警官:“过几天就是我们所长的生日了,我打算在他生日当天表演这个节目!他一定会很开心!”


景旭继续嘀咕:“我要是你们所长,非要气成心脏病不可。”


殷九竹:“……”


景旭:“……”


小宋警官看向殷九竹:“怎么样,我很厉害吧?”


殷九竹很给面子的夸奖他:“你可真厉害啊,战神已经九岁了,按理说这个年纪的狗很少能学会新的技能了,你是怎么训练它的?”


“很简单,它只要做到了,我就给它一点物质奖励。”小宋警官解释,“我买了那种风干的磨牙肉干,它每次做出那个动作,我就给一块,又做出了,我又给一块……长此以往,它就有条件反射了,知道做这个动作就有肉干吃。”


一边说着,小宋警官从衣兜里掏出一根塑封的硬质肉干,递给了战神。


这些嘀咕只有殷九竹才能听见,殷九竹本来不想笑的,但是在景旭的多重吐槽下,没憋住露出了一丝笑意。


她这一笑,笑得小宋警官心也飘了,魂也飞了,他还以为她是在冲他笑呢。


小宋警官赶忙压了压帽檐,生怕自己脸上的荡漾表情暴露出太多少男心思。


看到这对搭档如此“亲密”的一面,景旭实在没忍住,俯下身,贴在殷九竹耳边轻声问出了盘旋在心里的问题。


“每次战神做出指定动作,宋一庭就要喂它肉干……老师,你觉得这到底是狗被人训练出了条件反射,还是人被狗训练出了条件反射啊?”


殷九竹:“……”


战神牙齿锋利,几下就把肉干嚼完了。


嚼完后,战神出乎意料地再次做出了敬礼的姿势,见小宋警官一动不动,它不耐烦地冲着它吠叫了两声。警犬的吠叫声很大,小宋警官被它吼的一激灵,赶忙又掏出第二块给它。


小宋警官一边给它喂肉干,一边碎碎念:“前辈,你能不能省着点吃?这些肉干我都是掏自己工资买的,你知道这一根多贵吗?你吃的时候能不能慢一点,细嚼慢咽,仔细品位一下行不行……诶,你怎么又吃完了啊?”


战神一共做了四遍动作,接连向小宋警官要了四根肉干,把他的存货全都掏空了。


小宋警官欲哭无泪,但规矩是他立下的,身为人类他从不能向一条狗耍赖吧。战神在确认他兜里已经没肉干之后,立刻甩甩尾巴离开了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它叼起最后一块肉干,并没有吃,而是叼着它直接走进了医院里。


殷九竹瞪他一眼,也学他的样子压低声音:“就你聪明,就你话多。”


虽然她没有解答景旭的问题,但他们心中都有了相同的答案了。


算了,看小宋警官这幅乐在其中的样子,还是不要说破了。


听到熟悉的名字,战神摇了摇尾巴。


行吧,破案了。战神确实是来找许久未见的小娇妻的,而它嘴巴里的大肉干,就是给它的礼物。古有猛虎嗅蔷薇,今有警犬嗅玫瑰。


挺好。


战神脚步轻快,它是最聪明的警犬,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指路,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医院的住院部,然后安静地在住院部的门外坐下。


它瞥了身后跟着的几名两脚兽一眼,眼神里仿佛写着一句话:【开门啊,还愣着干嘛。】


殷九竹猜到了什么,试探地问:“你是来找小玫瑰的?”


现在小玫瑰已经有四斤多重了,景旭两只手已经捧不住它了。他把它轻轻放在地上,小玫瑰好奇地左闻闻、右闻闻,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大伙伴”,立刻啪嗒啪嗒地迈着小短腿向着战神跑了过去。


和活泼的小玫瑰相比,战神表现得拘谨极了。


它老老实实地趴在原地,尾巴以很慢的速度缓缓摇摆着,并不主动示好,而是等着小玫瑰一步步靠近。


景旭赶忙走进住院部,把正在笼子里睡觉的小约克夏犬抱了出来。这几天工作忙,医院里人来人往也多,景旭陪伴小玫瑰的时间直线下降,大部分时间只能让它在笼子里睡觉。


着实委屈它了。


好在小玫瑰性格好,特别亲人,每次放出来都扒着景旭的裤脚摇尾巴,从来不会生气。


战神低下头,把嘴中叼了很久的肉干吐在它面前,然后用长长的鼻子一顶,顶到了小玫瑰面前。


小玫瑰停顿了几秒,它吃惊地望着眼前这根硕大的肉干,不敢相信它居然拥有了这样绝妙的礼物!


它围着肉干兴奋地团团转,立刻扑了上去,四肢并用地抱着肉干开始啃。它的牙齿小小的,自然不能像战神那样几口就把肉干嚼碎,但它仍然坚持不懈,摇着尾巴从肉干上啃下一点小渣渣。


它们已经许久未见了,小玫瑰没了当初的落魄,它现在胖了很多,毛毛也修剪的非常漂亮,简直判若两狗。好在它的味道没有变,狗狗的嗅觉记忆力极强,对于战神这样的警犬来说,它会永远记得这个被它亲自从垃圾堆里刨出来的小家伙。


小玫瑰摇着尾巴凑近,整个屁股都跟着尾巴一起扭动起来。


它冲战神细声细气的汪汪叫了两声,那声音细的呀,像是小姑娘在撒娇。


见他俩没有任何反应,小宋警官稀奇道:“景旭,你这个爸爸怎么转性了?我上次说,要让小玫瑰给我们战神当老婆,你急赤白脸那样子啊,真是要吓死人了。怎么今天你一点意见都没有?”


“我有意见,我意见大极了。”景旭没好气地说,“不过今天应该是它俩最后一次见面了,爱玩就玩吧,爱吃就吃呗。我不拦着。”


“……等等,你这话我怎么没听懂呢?”小宋警官站起身,皱眉看向他,“什么叫最后一次见面了?你给我解释解释清楚。”


它小小的身体俯在巨型的肉干上,对比鲜明。这样子根本不像是给狗送了一根肉干,倒像是给肉干送了一条狗。


看着这一大一小两条犬的互动,小宋警官揶揄地“嘿”了声。


“行啊老前辈,”小宋警官弯下腰,蹲在战神身边,“你这招借花献佛用得好。用我买的肉干,讨好你的小女朋友?”他话没说完,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看向了旁边的景旭和殷九竹。


景旭不想说话,殷九竹只能叹口气,把重担揽在了自己肩上。


“医院里养着的无主动物太多了,有像小玫瑰这样被主人遗弃的,也有好心人送来救治的流浪动物。可是医院的承载力有限,没办法一直养着它们,所以院长决定,和华城农大的学生动保社团联合举办一次‘领养日’的开放活动,时间就定在下周日。”


殷九竹看向正快乐啃着肉干的小约克夏犬:“小玫瑰这么可爱,它一定会被领养走的。”


注意!!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_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