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三十二(大橘为重(六)...)

病例三十二(大橘为重(六)...)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三十二章大橘为重6


在那场直播结束后, 殷九竹并没有再去管网上的风风雨雨。倒是景旭一直有在关注这件事的发展,每天定期给殷九竹汇报情况。


“老师,今天严鑫没有回应。”


“老师, 今天严鑫也没有回应。”


“老师, 今天……”


殷九竹感觉自己像是养了只大狗,大狗每天给她汇报有没有找到新的骨头。


殷九竹都快被这只大狗烦死了, 替他把剩下的话说完:“让我猜猜他今天怎么了?他今天是不是又没有回应?”


谁想,景旭摇了摇头:“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我今天刷八卦帖时刷到, 有个在mcn公司工作的博主爆料, 说严鑫想卖号。”


“网红虐猫”, “三十斤肥猫难产”, “萌宠博主带节奏骂兽医”成了关键热词。每个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的人,都要停下来骂他两句。


严鑫是完完全全的社死了。


不, 不对,用社死这个词不够准确, 应该说他现在在互联网的世界“身败名裂”了才更准确。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卖号?”殷九竹惊讶, “不会吧,他居然想跑?我还以为以他的尿性,他会厚着脸皮继续出来胡搅蛮缠呢。”


不过转念一想, 殷九竹和景旭贴出的证据,几乎把他钉死在耻辱柱上,他现在再跳出来说话,只会招惹粉丝更多的咒骂。


这件事情一直在持续发酵,很多快音上的营销号都在关注这件事, 还有人总结了前因后果, 吃瓜群众的数量节节攀升。随着事情进一步扩大,就连那些专门八卦明星、网红的小组里也有人讨论这件事。


殷九竹却故意逗他:“居然有时间刷手机论坛……看来你的工作不饱和啊。”


景旭:Σ(⊙▽⊙\"a


殷九竹:“刚刚李托尼还和我说,今天有一只一百二十斤的阿拉斯加要来洗澡,他需要人帮忙,我看不如……”


还有个楼主爆料,说自己去医院开神经衰弱的助眠药物,没想到居然在精神科看到了严鑫,他面色憔悴,形容枯槁,哪还有当初在网上带节奏骂人的样子?


今天,八卦论坛又有新的热帖,说严鑫去了好几个mcn公司想要卖号,可被这些公司全都拒之门外了。


景旭摇着尾巴汇报完网上的风吹草动,等着殷九竹的表扬。


大厅里,一位年轻的女客人吸引了她的注意。


来宠物医院的客人身旁都会带着宠物,但这位客人两手空空,与周围的热闹格格不入。一条素雅的连衣裙穿在她身上,脸上未施粉黛,看上去神色有些落寞。


她四处张望着,像是在找什么人。


景旭立刻起身走出诊室:“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没给住院的动物喂午药呢,我去住院部看看!”


看着景大狗仓皇而去逃走的背影,殷九竹悄悄笑了。


今天是工作日,带着爱宠来看诊的客人并不多,殷九竹忙完了手头的工作,走出诊室活动活动。


女人的表情几经变化,像是羞赧,像是恼怒,像是无助,也像是尴尬。


“……我在网上看到了orange的事情,我想请问一下,它的遗体你们处理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想把它带去火化安葬。如果你们已经处理完了的话,能不能告诉我它被埋在了哪里?”


这个要求完完全全出乎了殷九竹的预料。


殷九竹走过去,正要问她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没想到年轻女人见到她后眼神一下亮了。


“您就是殷医生吧?”女人问。


“我是。”殷九竹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她,“您有什么事吗?”


“你和严鑫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前女友,我们已经分手很久了。”名叫采琪的年轻女人把自己和严鑫的关系和盘托出,她给殷九竹看了手机里的照片,照片中,她一手拖着巴掌大的小橘猫,一手拿着小奶瓶给它喂奶。


照片一张张划走,那只小小的橘猫也渐渐变得成熟强壮。她为它庆祝生日,给它戴上小生日帽,还为它用三文鱼搭了一个生日蛋糕;她给它拴上牵引绳,带它去草地里追蝴蝶;她为了给它洗澡,结果反把自己溅的一身是水,最后湿漉漉的她抱着湿漉漉的猫咪,窝在沙发上晒太阳……


殷九竹问:“你是orange的粉丝?”


“不,我是……”女人低声道,“我叫采琪,我是orange的另一个主人。”


另一个主人?


“离开他后,因为我不忍心再看到一点点和orange有关的消息,于是删除了所有社交软件,我以为只要不看到它,我就不会难过,却没想到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严鑫居然变本加厉,把orange当成了敛财的手段。


“若早知这样……我无论付出什么,都要把orange带走的。”


她就像是夫妻离婚后没能拿到孩子抚养权的母亲,她以为不去关注就不会痛心,却不知道这反而助长了对方的气焰。


这些照片里,有些有严鑫的身影,有些没有。


最后一张照片,女人低头亲吻猫咪的耳朵,闭上的双眼有热泪滚下。


采琪苦笑:“这是我和orange的最后一张照片。我和严鑫那段时间频繁发生大争吵,因为orange不肯配合严鑫‘跳舞’,严鑫就狠狠‘教育’它。我实在受不了,想带猫猫走,但最终没能如愿。


她从包里拿出一只崭新的鱼型小玩具,表情怀念地笑了:“这是orange曾经最喜欢的玩具。我带着它的小玩具,来接它回家了。”


“……”望着面前的女人,殷九竹沉默了几秒钟,低声道,“医院有规章,动物的遗体如果主人没有当时领走的话,24小时后我们会作为医疗废弃物交给专业公司处理。”


医疗废弃物……医疗废弃物。


她因为不怎么上网,直到昨天才知道orange身上发生的事情。她不明白曾经的枕边人怎么走火入魔到了这个地步,把流量、把话题、把金钱视作一切;她更痛心于orange遭受的痛苦,想到那只爱撒娇的可怜小猫被迫怀孕,又因为难产离开这个世界,她哭了整整一晚,不停地翻阅着曾经的照片视频。


故而她今天一睡醒,立刻驱车从隔壁城市赶来了医院。


采琪侧过头抹了下眼角,不想让殷九竹看到她的眼泪:“以我对严鑫的了解,他在知道大猫小猫都离开后,肯定是不会给它们收尸安葬的。”采琪苦笑了下,“他应该连诊疗费都没付吧?钱我会出的,只希望殷医生你能把它们的遗体交给我。”


若当初的她没有那么软弱;若当初的她可以带它离开;若她能够时时关注;若她能在第一时间就赶到医院;若她……


是不是,她就能在她的宝贝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最后再亲亲它的小耳朵?


她蹲在人来人往的医院大厅中央,哭得不能自已。她的手里紧紧攥着那只小鱼型的玩具,小鱼玩具肚子里的气囊发出一声鸣响。


短短五个字,轻飘飘的,却带着说不出的沉重。那个曾经让采琪捧在手心里的小家伙,那个会撒娇、会贪吃、会和她挤在一个被窝里睡午觉的橘猫,最终化为了城市里无人在意的尘埃。


采琪再也忍不住,蹲下-身子,把头埋在膝盖上嚎啕大哭。


是她来晚了啊,是她来晚了啊。


它的肚皮被剃的光秃秃的,从胸腔下部到腹部中间,有一道纵贯的长长刀疤,被整齐的缝合起来。


它在她脚下扭动着,嘴里叼着那只可爱的小鱼玩具,歪头看着这个哭得眼睛红肿的女人。


猫咪不会说话,但猫咪的眼睛好似在说:“不要哭了,有我在呢。”


她一边哭一边按着,以前每当她按响玩具时,不管orange身在何处,它都会第一时间冲出来,扑到她的面前露出柔软的肚皮。她不停地按着它,仿佛这样就能唤回她已经离开的宝贝。


就在她埋头痛哭之际,忽然间,眼角余光中有什么东西灵活地扑了上来,一口叼住她手里的玩具——


——她睁开了眼睛,眼前,一只肥硕的、柔软的、毛茸茸的橘色猫咪,冲她露出了肚皮。


这只橘猫是活生生的。


它会叫,会撒娇,会露出有着缝合伤疤的肚皮,也会在她的面前玩着它曾经最爱的玩具。


采琪再也忍不住,紧紧抱住了它。


采琪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她颤抖地伸出手,担心眼前是她太过思念而产生的幻觉。


她的手指慢慢的、慢慢的向前伸,直到触碰到了那团温热又细密的毛发。


它是活的。


殷九竹拉着他走上前。


“这位女士,很遗憾地告诉您,orange和它的宝宝都已经离开了。”殷九竹说,“不过,我的徒弟前不久救助了一只橘猫,它被它的前任主人遗弃了,您想不想收养?事先说明,它的身体不好,需要长期吃心脏病药物;而且它的体重超标,新主人要谨遵医嘱,配合减重。”


不待她说完,采琪抱紧橘猫,不停的点着头,哭着又笑着:“我想,我想收养它!”


她痛哭失声,猫咪伸出小舌头,轻轻舔舐着她眼角滚落的泪水。


他们的身后响起了一串脚步声。景旭匆匆忙忙从住院区赶了出来,着急地对殷九竹说:“老师,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打开笼子正要给猫铲屎,结果它突然窜了出来,怎么追也追不上……”


最后几个字都被他吞回了肚子。他讶异地望着那名抱着橘猫大哭的女子,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采琪迫不及待的在承诺书上签下了名字。


她许诺,她将给它一个崭新的家,一个没有闪光灯、没有摄像头、没有过多关注的普普通通的家。


“领养协议一式两份,请您收好。”景旭把其中一份协议递给她,笑着说,“恭喜您,现在它是您的猫了。现在,您可以给您的猫取一个新名字了。”


她太想了。


她想收养它,收养这只……熟悉而陌生的猫。


景旭和殷九竹对视一眼,立刻回到诊室拿出了领养流浪动物的协议,让采琪签字。


如小老虎般活泼,如小老虎般健康,如小老虎般自由且雄壮。


从今天开始,这个世界上没有了百万网红orange,只有一只普普通通的橘猫小虎。


“——就叫小虎吧。”


新的名字,新的开始。


采琪望着怀里这只橘色的大猫,一个简单的名字跳入了她的脑海。


恭喜它。也恭喜她。


注意!!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_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