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三十一(大橘为重(五)...)

病例三十一(大橘为重(五)...)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三十一章大橘为重5


严鑫怒气冲冲地回到家里, 一进家门,就把装着相机的包甩到了沙发上。


他走的匆忙,屋里还亮着灯, 猫砂盆里的猫尿猫屎没有铲, 猫窝里还有着羊水球流下的污迹……


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有橘色的毛发,但已经找不到orange的身影。


他无心清洁, 瘫坐在沙发上,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他想起今晚送orange去医院的慌张、又想起被殷九竹指着鼻子责骂的难堪……恍如一场没有醒过来的噩梦。


但这不是梦, 这些已经发生了。他把难产的orange送到了医院, 信心满满的等着迎接它的孩子, 也等着迎接蜂拥而来的流量……可是现在, 这些全都没有了。


不是说剖腹产手术只是常规手术吗,为什么手术失败了?好端端的一只猫,昨天还活蹦乱跳的,为什么今天就没了?不都说猫有九条命吗, 就算小猫早产, 也不应该五条全死了啊?


严鑫重新复盘这件事情,越想越不对劲——一切的源头始于那个视频下殷九竹和景旭的留言, 在此之前, 他从来没觉得orange有什么身体不舒服的表现,他能吃能睡能玩, 可他们却一口咬定orange心肺有问题,重复顶贴, 引起了粉丝们的注意。他因为太过担心,就带着orange去那家医院检查身体……


殷九竹的那句“你会对你的家人这么‘好’吗?”仿佛一直萦绕在他耳边,如狠重的皮鞭在拷打着他的内心。


然而,他不仅没有一丝羞愧和反思, 反而恼羞成怒,把所有的罪过都归结在了别人身上。


没错——他笃定的想,从始至终,这都是殷九竹和景旭的阴谋诡计!他们一定是想红,所以才合谋演了这么一出戏,把小问题夸张;他带着猫去看病,正中他们的下怀,用他百万博主的流量给他们引流……可是等到猫真正生病时,他们学艺不精,演砸了这出戏,生生害死了他的orange!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然后看诊,开药,减肥,确认怀孕,难产,手术……直至死亡。


严鑫复盘一遍,越发觉得这是一个从头到尾的骗局!


……


粉丝们发现,向来日更的@大橘为重 ,已经整整三天没有更新了。


这时的严鑫已经走火入魔了,他满脑子没有想着如何反思自己、如何好好安葬无辜的猫咪,而是想着他必须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他要宣战,他要让他们赔偿自己的损失,这个损失指的不是金钱,而是——“流量”。


他颓废地冲着镜头开口。


“关心orange的粉丝们,大家好,我是orange的主人大橘为重。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一条不幸的消息——三天前,我的爱宠、大家的小天使orange,已经回到了喵星。”


就在粉丝们纷纷给博主私信催更之时,一条视频忽然被置顶在了快音账号的首页。


视频很长,被剪成了上中下三个分段,画面中,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他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看起来格外憔悴。


“但是,我要告诉大家,这一切并不是意外,而是一场蓄意的谋杀——”


“——凶手,就是两个人面兽心的医生,在这里,我曝光他们的名字,殷九竹和景旭!”


“这次离开的不仅是它,还有它肚子里的五只小宝宝。我知道大家都很期待它们的降生,还热心地给它们取了名字,但是很遗憾,我再也无法用这么可爱的名字呼唤它们了。”


“这段时间,我每天回到家里,看到orange的小窝,看到我给小猫们准备的营养品,我都忍不住落下眼泪。”


“他们故意在评论区带节奏,在此之前,orange明明是一只很健康的猫咪。我出于对orange负责的态度,带着它去了他们所在的医院,可是他们只草草检查了几分钟,就断定orange有病,还开了这么昂贵的药物。”


“若这些药物真的有用也就罢了,可使用了这些药物之后,orange的情况每况愈下,我有理由相信,是这些药物加重了orange的病情!”


视频中,男人咬牙切齿地复盘了整个事件。


他对着镜头拿出了药费单,治疗动物心衰的药物十分昂贵,再加上超声心动和x光的费用,他前两次带着orange看病,就刷走了三千块钱。


“当我质问那位殷医生手术失败的原因时,她居然这样和我说——”


镜头前的男人虎目含泪,双手颤抖着按下了播放键,一段录音流淌而出。


“前天,orange发生了早产征兆,我立刻带着它赶去医院,谁能想到那就是我最后一眼见到orange呢?”


“如果再有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把orange送入那家医院、送入那两个医生手中,他们为了钱,完全把医德抛在了脑后。”


镜头前,男人涕泪纵横,格外痛苦。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喜欢orange的粉丝们也义愤填膺,无法相信他们挚爱的小猫咪居然被这么没有同理心的医生害得失去了性命。


群情激动的他们立刻涌向了殷九竹和景旭的私人快音账号,在私信里唾骂他们;更有甚者百度出了医院的前台电话和他们的私人手机号,开始用垃圾信息狂轰滥炸,势要把她揪出来道歉。


【“我是真心把它当家人看待的!”】


【“当家人?怎么没见你对你父母这么好啊?”】


“师妹,小景,刚刚保安又轰走两个来医院闹事的粉丝。”高大尚揉了揉太阳穴,“前台那边也一分钟一个骚扰电话,严重影响了医院的正常工作了……我看,咱们直接报警吧。”


办公桌对面,殷九竹和景旭对视一眼,她说:“报警暂时不用了。那些来闹事的粉丝年纪太小,只不过是被有心人利用了。严鑫不敢当面和咱们对峙,只能煽动粉丝过来……院长,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会处理的。”


一时间,失态向着危险的境地迅速发展。


……


“……你们也打算发视频回击?”


“发视频有什么意思。”殷九竹轻轻一笑,“要玩就玩大的——我要开直播,当场和他对峙!”


高大尚头疼地看向她:“怎么处理?严鑫可是有一百多万粉丝呢,我看视频的浏览量也很高,他就是想通过那几条视频搞臭你的名声。”


“院长,他那些弄虚作假断章取义的视频,只能蒙骗相信他的人,只要我们把真实情况曝光,他就无处可逃了。”景旭目光灼灼,“他以为只有他手里才有证据吗?”


大家叫嚷着让他们出来道歉,甚至要求医院开除这两位没有医德只想骗钱的医生。


就在群情激奋之际,大家忽然收到了关注消息——今晚八点,殷九竹和景旭会在医院的官方账号上进行直播!他们要亲自解释当日发生的事情!


……


在严鑫的谴责视频发布后的短短一天内,@Dr.竹、@景九日、@爱宠之家华城分院这三个账号都被orange的粉丝们攻陷了。


在万众期待之下,晚上八点,@爱宠之家华城分院的账号准时开始了直播。


当视频亮起的那一刻,一对穿着医生白大褂的年轻男女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一部分粉丝怒骂:直播?他们还有脸直播?解释?他们还有脸解释?他们的直播和解释能让orange和五只小猫死而复生吗?


另一部分粉丝稍微恢复了一些理智:如果他们有勇气直播,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误会?……那不如等等看今晚的直播,如果能解释清楚的话,就向他们道歉。


“这两人眼神很正,看起来不像是那种谋财害命的庸医啊?”


“之前戴着口罩时,就觉得应该是帅哥美女了,没想到摘下口罩后居然这么好看……”


他们没有戴口罩、也没有畏首畏尾,就这样坦坦荡荡地端坐在镜头前。年轻男孩身材高大,英俊沉稳,眼神里透着一股镇定;而他身旁的年轻女郎容貌冷艳,顾盼间成熟从容。


都说相由心生,有些意志不坚定的观众,已经在心里打鼓了。


直播间里的弹幕密密麻麻,他们还没开口说话,评论区已经乱成一团了。直播观看数据节节攀升,转眼已经超过十万了,想必随着继续直播,数字还会有进一步的提升。殷九竹根本不在意评论区的争吵,说因为早在一开始,她就把弹幕关闭了。


她清了清嗓子,开门见山:“各位好,我是殷九竹,身边这位是我带的实习生、也是我的助手景旭。我们都是爱宠之家华城分院的医生,关于严先生在网上控诉我们‘草菅猫命’的视频我们已经看到了,对此我们只有两个字可以回复——”


“笑死,谁规定坏人都要长得歪瓜裂枣?长得好看不照样是人渣吗?楼上某些人真是三观跟着五官跑!”


“两个花瓶把orange害死了,你们应该给小猫偿命!”


殷九竹点了点头:“我们是有职业操守的兽医,每一只来看病的宠物,我们都会尽心接待,努力缓解它们的病痛。但是,想要让宠物痊愈,光靠我们是不行的,更主要的需要宠物主人的配合。如果一只有糖尿病的主人,总是给自己家的宝贝喂升糖快的食物,那不管我们给它开多少胰岛素,都是没用的。但是很不巧,严先生就是这样枉顾医嘱的主人。”


景旭拿起手边提前准备好的资料,举到了摄像头前:“严先生一共带orange来我们医院三次,除了第三次是手术外,前两次都是常规看诊,这里是所有的化验单、以及超声心动图。从化验单上可以看出,orange有着非常严重的心衰症状,心肌增厚、心室腔扩大,且血浆醛固酮水平增高,心房尿钠肽含量增高,并且伴有肺充血。”


景旭义正辞严地吐出两个字:“——放屁!”


也不知他是怎么做到不笑场的。


“确实,我爷爷就是心衰造成的肺水肿,还在家里买了个制氧机……”


“我虽然不是兽医,但我是人医,这个化验单没有问题,那些数值超标的很严重。”


殷九竹:“可能肺充血这个词有些观众不熟悉,肺充血发展到末期,就是肺水肿。这个病不仅动物会有,人也会有,如果家里有老人或者肥胖症患者的,想必不会陌生。”


他们的解释不疾不徐,娓娓道来,弹幕里也有人现身说法。


“于是,我的老师提出在小猫还没有成熟之际做妊娠中止手术,同时给orange绝育。”景旭冷冷道,“现在,让我们来听听严先生是怎么回答的——”


景旭拿出一只录音笔,按下了播放键,即刻间,严鑫油腻的声音传了出来。


“之前评论区有人吵,为什么看两次病就花了好几千,比人看病都贵。那是因为人看病有医保,动物没有啊。这些药加上检查,三千块钱差不多,之前大橘为重锤他们收费过高,有点牵强了。”


殷九竹继续说:“在第二次检查时,我发现orange意外怀孕了,我很奇怪,身为萌宠博主,为什么严先生不给它适龄绝育?母猫发-情若不交-配很容易引发子-宫蓄脓,更糟糕的是计划外的怀孕。当时宝宝已经有40天了,已经可以看到骨骼了,按照orange的体型来看,它如果怀孕是根本没有体力自然分娩的,而且胎儿位置靠上,会进一步压迫心肺。”


“我日,这什么傻逼发言,也太油腻了吧!!!!”


“殷医生只是从专业角度建议手术,他居然这么说?”


【“殷医生,你身为女人,怎么能说出剖腹杀死小猫这么冷血的话呢?我相信如果orange会说话,它肯定也想生下这五只小猫,只有这样,它的猫生才完整!”】


他们之前的解释已经让部分观众从“激愤”变成了“将信将疑”,等到这段录音放出来,观众们的“将信将疑”再次变成了“激愤”。只不过激愤的对象不再是殷九竹和景旭,而是口出狂言的严鑫。


在观众们观看这段直播的同时,严鑫也在同步关注着直播。只不过,他用的不是大号,而是暗搓搓开了个小号。


他没想到,殷九竹和景旭居然有勇气和他对线!两个手术失败的骗子,居然有勇气开直播,他们不怕被他的粉丝骂死吗?


“科学养宠,适龄绝育,猫咪不需要这样的‘完整’,姓严的想生自己生去!”


“提醒楼上,姓严的只有一根**,没法自己生。”


望着屏幕上疯狂刷过的弹幕,他十分不解:他说得有错吗?不管是女人还是雌性动物,不生孩子怎么能算完整呢?殷九竹居然撺掇他做妊娠中止手术,就是居心不良!


而且他最感到震惊的是,为什么景旭手里会有他的录音?


正是抱着这样看好戏的心情,他用小号进入了他们的直播间,想要看到他们被口水淹没的蠢样子。没想到,那两个人根本没有表露一丝愧疚,而是一句废话没有直接开始贴证据。


最要命的是,他们居然给粉丝播放了他当初说过的话……


景旭双击鼠标,立刻有一个视频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一个悬挂在手术室顶部的全自动摄像头,可以俯瞰整间手术室,还能跟着人的行走调转方向。镜头里,大家熟悉的橘猫orange毫无声息地躺在手术台上,身上盖了一块白布。景旭端起装有五只小猫遗体的托盘,走出了手术室,摄像头也跟着他旋转了90°,对准了大门。


“严先生,你现在也在偷偷看我们的直播吗?”仿佛听到了他的疑问,景旭严肃开口,“你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我会有录音?我想告诉你,这世上会录像录音的人不止你一个。在你第二次来我们医院的时候,我就在身上揣了一支录音笔,以防出什么‘意外’,有口说不清。看,现在就用上了。”


殷九竹目光猎猎,让他无所遁形:“严先生,我没想到你会做出断章取义这么下作的事情。orange的难产手术我是主刀,我问心无愧,手术室里是有监控镜头的,因为视频太长,我已经提前传到了网上,网址是……”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而且在上传视频的时候,我还看到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视频,我相信所有的观众都会对它有兴趣的。”


“虽然说用镜头记录新生小猫是人之常情,但这也太过了吧……”


“感觉他一点也没有自己说的那样期待五只小猫咪,只是单纯想要流量而已。”


手术室的大门刚一打开,举着相机的严鑫就冲了上来。他那副急不可待的样子,仿佛是一个等着拿什么大新闻的狗仔一样,形象滑稽又丑陋。他把相机怼到小猫的遗体上一通狂拍,这一幕全被头顶的摄像头记录了下来。


“我日……他好恶心……”


视频里的殷九竹听到了门口的争执,摘下血粼粼的手术手套,一脸疲惫地走了出去。


接下来,就是这段视频的高潮——


“我家小猫生产的时候,我都顾不得拿手机,手忙脚乱的。”


“你们看,他从始至终连相机都没有放下。”


当殷九竹的质问声落下,直播间的弹幕已经炸锅了。


“卧槽太恶心了,我要yue了!!!明明殷医生是在替orange发声,居然被他断章取义成了那个鬼样子!”


【“我是真心把它当家人看待的!”】


【“当家人?你会明知道家人肥胖导致心脏衰竭的时候,还继续给她喂高热量的食物吗?你会在明知道家人不适合怀孕的时候,还强迫它分娩吗?当它难产时,你耽误了整整两个小时才把它送到医院……怎么没见你对你父母这么‘好’啊?”】


“博主出来下跪!!!orange就是被你一步步推向死亡的!”


“它才五岁啊,我还记得之前看你的视频,说你捡到它时它只有手掌那么大,它是你一手带大的啊,你怎么狠心啊?”


“我向两位医生道歉,我居然真的被他带了节奏,以为你们没有医德,故意伤害小猫!”


“太难过了,我是真的很喜欢orange,也很期待orange的宝宝,甚至还参与了之前的起名活动……没想到视频里可爱的猫咪居然一直在遭受虐待!”


越来越多的痛骂声涌了出来,甚至有人迫不及待地跑到@大橘为重的账号下喊话。短短几分钟之内,严鑫视频的评论量飙升了上万。


这一次,严鑫终于有了他梦寐以求的流量,可这些所谓的流量,却成为了宣告他社死的送葬号角。


“你要的是流量,为此不惜牺牲orange的命吗?”


“你这么虐待它,orange一定会向你索命的!!”


这声音格外的熟悉,听起来就像是……就像是orange还活着!


这声音穿透了直播间的麦克风,传递到了每个人的耳边,同时,也传到了严鑫的耳机里。


直播间里,殷九竹双眼直视镜头,仿佛能直接看透藏在地沟里的他:“严先生,我最后送你一句话——当你在用镜头注视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在注视着你。”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那一刻,直播间镜头照不到的地方,突然响起了一声细细的“喵~”声。


“……当你在用镜头注视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在注视着你……”


“……当你在用镜头注视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在注视着你……”


严鑫吓了一跳,猛地拉下耳机,从电脑前站了起来。


是他听错了吗?他疑神疑鬼,脑中又不由得回转起殷九竹最后的那句话……


他的家里有数不清的镜头,这些镜头对准各个方向,就是为了记录orange的日常。现在orange死了,这些镜头他还没来得及关。


一个个的镜头,就像一只只黑黝黝的眼睛,毫无感情地注视着他。


“……当你在用镜头注视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在注视着你……”


谁,是谁在注视他?!


但即使这样,他还是觉得它们在看他!


不仅在看他,他耳边仿佛又想起了熟悉的“喵喵”声。那是……orange的声音。


这些曾经用来围剿orange的机器,现在开始围剿他了。


“不,不要看我!”他发疯了一样冲过去,把那些竖立的摄像头推倒,又拔掉它们的插头。他还不放心,胡乱拿起衣服遮盖住它们。


他打着寒颤,上下两排牙齿咔咔敲着,跌跌撞撞回到了卧室里,钻进床里,用被子把自己紧紧裹紧。


意外的,他觉得后背下有什么东西膈着他,有点硬,他茫然伸手摸了一把——那居然是orange玩过的玩具!


这个屋里,到处都是摄像机,也到处都是orange的影子。沙发上有orange挠过的痕迹,阳台上有orange喜欢吃的猫薄荷,就连浴室,都有orange的味道!


是谁在注视他?是谁在注视他?难道是……orange在注视他?


这是前女友采琪买给orange的玩具。这只玩具是一只很像orange的橘猫,最有趣的是,只要咬住玩具的中间,就会发出鸣响。玩具上还带着orange的口水印和橘色的猫毛,而现在,它成了压垮严鑫的最后一棵稻草。


严鑫颤抖着,尖叫着,把玩具扔了出去。


玩具发出一声鸣响。


——做尽亏心事的人,终究是要害怕鬼敲门的。


注意!!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_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