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二十一(化蝶(上)...)

病例二十一(化蝶(上)...)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二十一章化蝶1


最终, 在景旭的强烈“建议”下,小玫瑰并没有改名成小狗尾巴草。


景旭给出的理由是:“玫瑰确实娇媚,但玫瑰也是有刺的啊, 它的刺也是可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


正说着话,小约克夏张开嘴啊呜一声咬在了他的手指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小坑。


殷九竹看看那还没有米粒大的小坑:“……这么一看,这个刺还挺‘锋利’。”


于是这只幸运的小狗保留下了“小玫瑰”的名字,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 景旭终于在完美的殷九竹身上发现了一丢丢弱点――她实在太不擅长取名了!


景旭:“……”


现在,“聚顶”和“阿杜”被养在医院的寄养区, 等待有缘人领养,将来小玫瑰也会加入它们的阵列, 期盼能够遇到一个真心待他的好主人。


……


之前她救下来的两只猫,狸花猫被她取名叫阿杜, 三花猫叫聚顶。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在第一次听到聚顶这个名字时,景旭一脸懵逼:“巨鼎?很大的鼎?难道是说猫之大, 一锅炖不下?可它不是橘猫啊……”


殷九竹横他一眼:“你胡说什么呢?是团聚的聚, 顶峰的顶。它是三花,有个词叫三花聚顶。这是道教词汇,你连这都没听过?”


小玫瑰不吵也不闹,安静地在帽兜团成一团,只把脑袋伸出来,搭在景旭的肩膀上向外t望。


这样的它实在是太萌了,每个来他们科室看病的客人,都要伸手逗逗它。


就连午休时,景旭也舍不得和它分开,他把它揣到休息室,放小玫瑰在地上自由的跑来跑去。


虽然小玫瑰还没有送走, 但景旭现在就开始感到不舍了。《小王子》里写过, 你的玫瑰之所以珍贵, 是因为你花费在它身上的时间。


景旭耗费了无数心血,把它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 灌药、抽血、喂食, 一点点看着它的体重上涨。在它康复后,他走到哪里就把它带到哪里, 完全是未婚先当爹。


刚开始,它乖乖钻进景旭衣帽衫的前侧通兜里,现在它有三斤多了,通兜装不下了,景旭又把它塞进自己帽衫的帽子里。


莹姐八卦地问:“说起来,小景你长得这么周正,在学校里一定是院草、系草什么的吧?你有没有女朋友,要是没有的话,我给你介绍一个?我老公的表妹今年大三,也是985的,学经贸的,你想不想认识一下?”


景旭有些慌。虽然从大一开始,学校里就有女生向他示好,但女孩子脸皮薄,很少打直球,都是羞答答的暗示他,景旭没有心思谈恋爱,故意装作不解风情,以此让她们打消念头。


这是头一次,有人如此明确直白的要给他介绍对象,而且还是他的同事。


今天中午的盒饭里有萝卜炖肉,殷九竹不吃肥肉,她把五花肉上肥腻的部分撕下来放到一边的餐巾纸上。景旭见状,赶忙端来一碗清水,把肥肉涮干净,涮走上面的盐和味精,然后撕成小块,喂给小玫瑰吃。


莹姐见状,夸他:“小景,你这么细心,一看就能当个好爸爸。”


景旭被夸的不好意思,只能略带些羞涩的笑。


莹姐自然不知道这背后的故事,见景旭打定主意不想谈恋爱,也不好继续做媒:“好吧,谈恋爱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拿主意。不过咱们这行工作太忙,你现在不找对象的话,毕业之后更没时间接触其他人了,每天能见到的除了病宠主人,就是医院的医生护士……这两类,都不适合谈恋爱。”


景旭一愣:“为什么啊?”


“病宠主人算是咱们的客人,有时候确实会有客人因为移情效应,喜欢上医生,但是一旦那种滤镜破灭,很快就会分手。至于找医院里其他医生护士……”莹姐不赞同的摇摇头,“办公室恋情是大忌!谁谈恋爱是永远甜甜蜜蜜的啊,今天上下班时间不一致,明天你多看了哪个客人一眼……小事累积多了,矛盾大了,肯定会吵架,在一个医院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影响工作状态?”


景旭磕磕绊绊地拒绝:“我……我暂时不想找对象,现阶段只想好好跟殷老师学习。”


说话时,他眼睛往殷九竹的方向瞟,既想让她听见,又怕她听见。


而殷九竹呢,岿然不同,半垂着眼,淡定地吃着面前的盒饭,连筷子都没抖一下。


殷九竹顿了顿,“景旭,你要是和咱院哪个同事有情况了,你提前告诉我,我给你调过去,让你俩双宿双飞。到时候我再找个新徒弟,这次就找个话少又不会惹我生气的。”


景旭打了个激灵,立刻对天发誓:“我、我绝对不会和其他科室的同事谈恋爱的!”


殷九竹挑了下眉毛,也不知有没有信。


莹姐怕他不信,特意强调:“不信你问问你们殷老师,她肯定也不希望你搞办公室恋爱。”


莹姐话说到这份上,殷九竹就不能装作没听见了。


她一双凤眸盈盈扫过来,落在景旭身上,沉默了几秒,然后才开口:“办公室恋爱确实不合适,不过一旦发生了我也不想当那个棒打鸳鸯的坏人。”


那晚,殷九竹借着酒劲放飞自我,和景旭一起“越轨”了。本以为那只是一晚上的意乱情迷,谁会想到世界居然这么小,兜兜转转一圈,她和景旭居然在医院里再次重逢。


殷九竹装作酒后失忆,在他面前表现得像个严肃且冷酷的老师。毕竟,她刚从一段糟糕的恋爱里脱身,不想再陷入另一段麻烦的纠葛。


而“老师”与“学生”的关系,是比麻烦更麻烦的事情。


她收回视线继续吃饭,但没人知道,她的脑海中正浮现出景旭和别人谈恋爱的样子。


……景旭会和别人谈恋爱吗?和某位顾客?亦或是医院里其他适龄的医生护士?……


明明景旭和谁谈恋爱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殷九竹现在的内心五味繁杂,理不出个头绪。


但殷九竹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悄悄提醒她――即使她装作无事发生,但那晚的事情不会因为她的否认,就消失了。


就像现在。她听到莹姐调侃景旭的感情状况,她只能板着一张扑克脸,继续默默吃午餐。


中午这顿饭吃得食不知味,殷九竹不小心吃了太多的淀粉类主食,导致下午上班时,她有些犯困走神。


在最开始重逢的那段时间,景旭明显有好几次想问她,但是都被她故意打岔,把话题绕过去了。


后来,景旭再也没提过。


她安安稳稳当他的老师。他老老实实当她的学生。


她身旁没有宠物的身影,但是她怀中抱着一只pvc质地的磨砂盒子,磨砂盒子上有几个气孔,这是爬宠常见的外出箱。


那位女客人看到穿着白大褂的景旭从诊室里出来,立刻起身询问:“请问,您是不是异宠科的‘景医生’?”


景旭眨眨眼:“呃,我是姓景,但我不……”


还好今天的病宠不多,而且大多是猫猫狗狗小兔子这样常规的宠物,异宠居然一只都没有。


景旭刚送走了一位带着小兔子来剪牙的客人,一转身,发现诊室门外有一位抱着塑料盒子的女顾客在等候。


那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客人,个子不高,皮肤白白净净的,穿一条淡蓝色的连衣裙,看起来气质娴雅温柔。


他反应过来:“你是王子小朋友的老师?”


“对。”姜燕点点头,“王子同学是一年级三班的,他没少在班里说你的事情。他说你是一位特别优秀的医生,帮他的小金鱼治好了烂尾,还做了个游泳圈,帮小金鱼重新游了起来。”


提到这件事,景旭还有些不好意思。王子和他的小金鱼是他独立接诊的第一个病例,那时候他还没受到殷九竹的承认,唯一的五元钱诊金也被收走了……


“既然你姓景那就没错了!”女客人舒了口气,说话时声音温温柔柔的,“容我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华城一小的自然课老师,我姓姜,姜燕,我是特地来找你的。”


“啊?”景旭更糊涂了。不过华城一小怎么听上去这么熟悉?


华城一小……华城一小……


隔着盒子,景旭看不出来里面装着是什么宠物,只能看到里面有一层暗色的阴影。这个盒子是爬宠常见的外出箱,景旭推断,里面应该是蜥蜴、乌龟一类的生物。


景旭赶忙说:“您误会了。我不是医生,还不能独立接诊,不过您的宠物如果有问题,可以让我老师来看,她是这方面的专家。”


他推开了身后的诊室门,把姜燕领了进去。


景旭关心地问:“不知王子现在怎么样了,回去后,他爸妈没有打他屁股吧?他的小金鱼恢复了吗?”


“放心,他一切都很好。上周的自然课上,王子还把小金鱼带到了学校,介绍给同学们看,我也是在那节课上知道你的事迹的。”说到这里,姜燕把手里的半透明盒子举了起来,面露难色,“现在我养的小家伙遇到了一些问题,想来想去只能来求助你了。”


哦,原来是“熟人介绍”来的生意。


殷九竹随手打开箱盖,想要抱起里面的病宠,结果当她的视线落进盒子、看清里面装的东西时,她全身一僵,手中的盖子应声落地。


她瞳孔紧缩,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战栗感顺着脊骨升起,瞬间击穿她的大脑,让她浑身的鸡皮疙瘩迅速冒了起来。


在这一刻,她忘了她的医生身份、更忘了她的高冷人设,整个人呆立当场,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啊!”


殷九竹正坐在电脑前查看病例档案,见景旭带着一位手捧爬宠箱的顾客,她停下手头的工作,问:“这是……?”


“这是姜老师,她的宠物好像生病了,需要您看看。”景旭接过姜燕手里的爬宠箱,放到了殷九竹面前。


有很多人接受不了爬宠,比如蜥蜴、蝾螈、守宫什么的,觉得这种冷血动物的竖瞳十分可怕,但殷九竹看久了,觉得它们丑萌丑萌的,尤其是伸出长长的小舌头捕食时,还挺可爱的。


而是――一群懒洋洋地咀嚼着树叶的肥硕毛毛虫。


与此同时,他的视线也落到了那个盒子中。


出乎意料的,盒中并不是什么有着攻击性的凶恶爬宠。


她的表现实在太过反常,景旭察觉出来不对,还以为盒中的宠物攻击了她,他想都未想就冲了上来,猛地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后,死死护住她。


好吧,现在景旭知道殷九竹的第二个弱点了。


注意!!以后可能找不到我,因为醋,溜#儿,文,学换域名了,百度也会搜不到。抢先看,请到c_l_e_w_x_x点_c_o_M(去掉_),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