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二十(长不大的狗(六)...)

病例二十(长不大的狗(六)...)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二十章长不大的狗6


和几日前相比, 这只约克夏的状况更加糟糕了。它如一只枯萎的玫瑰,即将凋零。


景旭接过它时,甚至不敢用太大力气, 唯恐让它的枝叶掉落。


那对狠心的主人因为无暇照顾它,直接把它扔进了垃圾桶自生自灭,它全靠求生意志挺过了这几天,又幸运地遇上了一只嗅觉敏锐的警犬,这才把浑身沾满脏污的它从垃圾堆里刨了出来。


它太小了, 太轻了,太瘦了, 景旭一手捧着它,另一只手再一遮, 它仿佛就会消失不见。


殷九竹给它抽血时, 甚至找不到血管,很不容易才抽到了几毫升的血液。


更别提垃圾堆就是个细菌培养皿, 现在它还染上了严重的皮肤病和炎症……


殷九竹和景旭对视一眼, 他们没有问彼此“要不要救”,因为他们只有一个答案, 那就是“救”!


生化检测结果出来,虽然他们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在看到检查结果时, 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小玫瑰因为营养不良导致了多器官衰竭,肝功能受损, 蛋白流失严重……狗正常的ALB(白蛋白)应该在26.0-33.0g/L之间* , 但它已经降低到了个位数。


美容师李托尼带着他的宝贝剪刀前来支援,轻手轻脚地给它削去了身上打结脏污的毛发,他一边剪一边骂:“它主人怎么忍心?这种虐待动物的人是要烂鸡鸡的!”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殷九竹告诉他:“小玫瑰之前的主人已经烂鸡鸡了。”


人血白蛋白、犬用肝肽、氨苄西林钠、醋酸泼地松龙……一支支药品化成一滴滴救命的甘露, 顺着最细尺寸的静脉留置针,汇入了小玫瑰的身体里。


它太虚弱了, 在景旭给它扎针时,它只微微抖动了一下眼皮。


不过庆幸的是,它活了下来。


它虽然弱小,但求生欲旺盛。小小的心脏在胸腔内扑通扑通的跳,每个从透明icu前经过的医生护士,都会放慢脚步,观察这个可怜的小家伙。


李托尼改口:“那就祝他不光这辈子烂鸡鸡,下辈子、下下辈子都烂鸡□□!”


被剃光了的约克夏犬看起来像是一只小老鼠,身上还有被跳蚤和蜱虫吸咬过后的伤疤。


小玫瑰毫无知觉地躺在icu加氧仓里,毛几乎被剃秃了,更显得身体瘦骨嶙峋,极为可怜。细细的爪子上连着静脉留置针,点滴水一滴一滴的汇入它的身体里。


高大尚当即捂住心口退后一步,怀疑自己被这个小家伙蛊住了。


这段时间,医生护士们都知道院里多了这么一个小病号,也知道它就是害得景旭和病人起冲突的小家伙。


就连院长高大尚都没忍住跑来探望它。


高大尚哼了声:“妹妹,我开医院也是要赚钱的啦。再说了,我要真是霸道院长,这时候应该说:‘治不好你们都给它陪葬!’”


殷九竹:“……没想到师兄你还看言情小说。”


“这样吧,”高大尚肉痛的表示,“看在小家伙这么可怜的份上,师妹,你们使用icu的费用都免了,药费也以进货价从药房直接拿!”


殷九竹讨价还价:“只免icu费用?师兄,你作为霸道院长,这时候不应该一挥手说:‘钱都包在我身上’?”


这样严重的器官衰竭,若是放在人类身上恐怕就没救了,但是动物的生命力永远能创造奇迹――三天后,小玫瑰重新睁开了眼睛,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景旭给他少量多次喂了半个狗罐头,不是他不想多喂,而是小狗狗被饿了太久,这几天又光是打营养针没有进食,它脆弱的肠胃无法适应食物,只能一点点加量。


高大尚昂起头,背着手慢悠悠走了。


……


离开icu的第一天,它吃了半个罐头。


第二天,四分之三个罐头。


好在,小玫瑰吃的很香,它大口的吞咽着、咀嚼着,一边吃一边不停的呜咽。


细细的尾巴轻轻摆动着,这是它从出生到现在,短暂的生命中第一次被人类不求回报的关爱。


而这一天,它的体重也相应增长了50g。


要知道,它入院时体重已经掉到不足600g了,这50g对于这只饱受虐待的狗狗来说弥足珍贵。


第三天,它独自吃完了100g的罐头!拉了很多很多的粑粑!


粑粑稍稍偏软,尿液微微泛红,这是体内还有炎症的反应,好在没有出现呕吐,证明肠胃已经适应了正常进食。


第十五天,它的耳朵立了起来,它开始淘气地在笼子里撕咬尿垫,还会用鼻子顶翻水盆了。


它是个不老实的小家伙,景旭把它从笼子里抱出来,轻轻放在殷九竹办公室的桌上。小东西入院这么久以来,每天都要打针吃药,它第一次离开那小小的笼子,细细短短的四肢迟疑地踏在桌面上,过了好久,才颤巍巍迈出了第一步。


第七天,它可以正常咀嚼硬质干狗粮。


第十天,它的体重增长到800g。


它追着小球跑了过来,就在即将抵达之际,殷九竹把小球扔了出去,它立刻调转四肢,biaji、biaji的追着小球跑远了。


说是“小”球,其实也有殷九竹半个拳头大,小约克夏追上去后,张开尖尖的嘴巴想要咬住它,结果左咬右咬,口水糊满了小球,就是叼不住它。


然后是第二步、第三步……


“过来,小玫瑰。”殷九竹拿出一个里面装有铃铛的小球,在约克夏面前晃了晃,小狗的视线也跟着那只小球左右摇摆。


“来,小玫瑰。”景旭一手抱起这个小家伙,一手把小球塞到它怀里。


小狗用前爪抓住球球,开始认真的舔啊舔啊……


它只能抬起头,委屈巴巴地看向景旭――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它一点都不害怕这个每天给它抽血喂药的两脚兽,反而特别依赖它。


小狗撒娇时,会从喉咙里发出一种可爱的嘤咛,介于“呜呜呜”和“嘤嘤嘤”之间,这种撒娇的本事可不是任何狗都会的。至少景旭在医院工作了这么久,只遇到过两只狗狗会在打针时发出这种无辜的声音,让景旭从心口一直软到骨头缝里。


四目相对,他们不约而同地移开了目光,说不清究竟是谁在心虚。


景旭胡乱找了个话题:“老师,今天抽血检查,小玫瑰的各项指标都恢复到正常范围了,就是肌酐还有点偏高……”


殷九竹托腮看了一会儿,不知为何,忽然觉得这一幕有种“父慈女孝”的感觉……她打了个寒颤,赶快把这不切实际的想法轰走。


景旭逗着小玫瑰玩了一会儿铃铛球,一抬头,没想到意外撞进了殷九竹的视线里。也不知殷九竹盯着景旭看了多久,她的视线是她自己也没察觉的温柔。


他把血液检查结果递给殷九竹,殷九竹敛眸看了看,安慰他:“你不用太担心,幼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而且最近咱们一直在给它补充补铁补营养,蛋白质摄入多,肌酐上升也正常。只要不超标太多,就不会给肾脏带去太大负担。”


有了殷九竹的保证,景旭才终于放下了心。


肌酐是肌肉在动物体内代谢的产物,由肾脏转化排出。如果肌酐过高的话,就说明肾脏负担过重,有受损的可能性。狗狗正常的肌酐应该不超过130,现在小玫瑰已经差不多要到临界点了。


因为小玫瑰是从濒死的情况下救回来,当时它的心肺肝脏等多器官衰竭,景旭非常担心它的肾脏也出问题……急性肾衰是临床上常见的动物杀手,一旦遇到,那就是又一趟生死线之旅。


可它实在太小了,居然可以从笼子的缝隙里钻出来!着实看呆了旁边病房里住院的二哈。


哈奇士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深深的迷惑――怎么同样都是狗,这个小玩意居然能从笼子缝里钻出来呢?不行,我也要试试!


正如她所说,随着小玫瑰一天天长大,它的各项指标都很快回到了正常值。现在,它成了景旭的跟屁虫,景旭走到哪里,这团小肉球就跌跌撞撞地跑到哪里。


它之前剃光的毛发也长出来了茬茬,现在它像个炸毛的毛线球,景旭怕踩到它,有时候忙起来,就把它塞回住院部的笼子里。


景旭:“那我这个爸爸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我的小玫瑰能长大一些、再长胖一些……”


可惜小玫瑰因为从小亏了身体,即使他们后期再怎么给它补营养,它的身体也比同品种的小狗矮上很多,肩高还不到二十厘米,体重只有三斤多重。


于是哈士奇对着铁门又咬又抓,差点把笼子掀了,也没能从里面跑出来。


殷九竹说:“景旭,我看它是把你当爸爸了。”


这一次,战神没有之前的沉稳豁达,而是脚步快速地冲向了住院区,开始伸着鼻子一个笼子、一个笼子嗅闻。


正试图把自己从笼子缝隙里钻出来的哈士奇瞬间就不敢动了。


……


在得知小玫瑰恢复健康后,小宋警官再次带着战神登门了。


她话音未落,身后就响起一串脚步声。


只见景旭手里推着换药车,正从药房里走出来。今天他穿得很像个“学生”,白大褂下是一件深蓝色的帽衫,青春气息满满。腹部的位置有个可以插手的大口袋,一只肉乎乎的小狗正趴在口袋里,好奇地探出脖子,观察着四周的风景。


战神根本没理那条哈士奇,它没在住院区找到小玫瑰,甩甩尾巴,又唬着脸重新回到了小宋警官身边。


殷九竹见他这幅迫不及待找小伙伴的样子,不忍再逗它,弯下腰告诉它:“你救的那只小狗狗现在很健康,你放心吧。”


还不等小玫瑰站稳,战神就冲了过去,尾巴好似螺旋桨一样360°螺旋摆动,长长的鼻尖一顶,就把小玫瑰顶了个跟头。


它如此热情的姿态让小宋警官颇为震惊,他喃喃道:“我算是明白,‘舔狗’究竟是什么样了!”


小玫瑰实在太粘人了,每次关进笼子都会不停的呜咽,甚至有一次咬断了输液的管子。景旭认为它有分离焦虑――这种病不光人会有,小动物也会有,尤其像小玫瑰这种曾经遭受虐待又被拯救的小狗,就会很粘人。故而景旭现在走到哪里就把它带到哪里,今天干脆穿了一件有兜兜的衣服,把它踹在身前。


看到战神来了,景旭把小玫瑰从兜里掏出来,轻轻放在地上,鼓励它:“这是战神,你还记得吗?就是它把你从垃圾堆里刨出来的。”


小宋警官啧啧称奇。他从没见过这么小的狗,见它四肢细细的,仿佛碰一下就会断。


“本来还想着,等它长大了可以给战神做老婆……”


他打量着还没有战神脑袋大的约克夏犬,摸了摸下巴:“这原来是条狗啊?之前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只小猫呢……不过这狗怎么这么小啊,以后还能长大吗?”


“长不大了。”殷九竹回答,“约克夏本来就是小体态犬,而且它又遭受过断食虐待,估计未来只有四五斤重了。”


正常来讲,母犬的绝育手术选在第一次发-情前是最好的,也就是五、六月份左右。但小玫瑰的情况太特殊了――它是黑心犬舍繁育出来的小狗,卖给客户前,为了保持血统纯正,都会提前做绝育。


殷九竹估计,小玫瑰在它四个月的时候就做了绝育手术,而那时的它体重应该只有500g上下,它尚未发育好的子-宫恐怕还没有牙签粗,在这个情况下做手术,很容易引发操作不当致使子宫断-裂,引发大出血。


景旭爸爸立刻上线,强势护女:“首先,如果小体态母犬和大型公犬交-配怀孕,对母犬的身体伤害特别大,因为胎儿的体型会超过母犬的承受能力,最终会撑破它们的肚子,导致死亡,这种非自然交-配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其次,我们给小玫瑰做过检查,它已经做过绝育了,你就绝了这份痴心妄想吧!”


“绝育?”小宋警官惊讶,“这么小的狗也能做?”


它不必再做被人捧在手心里亵玩的玫瑰,它可以做一只快乐的、勇敢的、无忧无虑的小狗狗。


她的提议,获得了景旭和小宋警官的赞成,就连战神都像是听懂了,支持地汪汪吠叫。


这只只比手掌大一点点的小狗,虽然只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不到半年,但它一次次和死亡擦肩而过。它能挣扎活到今天,遇到有着精湛医术的殷九竹和关怀之心的景旭,实在是它的幸运。


“我觉得它应该换个名字。”殷九竹看着它,伸出手指轻轻挠了挠它的头顶,“玫瑰娇嫩,所以才会被人随意摆布。而它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艰险,远比玫瑰更加坚韧。”


“坚韧、顽强、生命力旺盛……”她轻启双唇,喃喃道,“不如,它以后就叫‘小狗尾巴草’吧。”


景旭:“……”


景旭问:“那给它起个什么新名字好呢?”


殷九竹看着约克夏犬伶俐摆动的尾巴,脑海里闪过一个灵感。


殷九竹抬头看向他们,见两人一狗都不说话,她迷茫地问:“怎么了?这名字不好听吗?”


战神:“……”


小宋警官:“……”


景旭想到隔壁那只从“猫坚强”改名叫“阿杜”的狸花猫,对殷九竹的取名功力,再次有了深刻的认识。


景旭艰难地吞了口口水,磕磕绊绊地找理由:“……老师,小狗尾巴草字数太多了,要不然还是叫小玫瑰吧。”


注意!!以后可能找不到我,因为醋,溜#儿,文,学换域名了,百度也会搜不到。抢先看,请到c_l_e_w_x_x点_c_o_M(去掉_),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