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案例十四(野猫案(四)...)

案例十四(野猫案(四)...)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爱岗敬业的小宋警官每天日常三件事——巡视辖区、出警、写出警报告。


自从局里分配来一条警犬后,这一切都变了。


没人知道,看上去吊儿郎当、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宋警官,有个致命的弱点——怕狗。


他小时候太淘气,把一捧摔炮扔进邻居家大黄的狗窝里。大黄足足追了他三条街,最后不仅在他的屁股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牙印,还扯烂了他的裤子,让他一路光着屁股回到家里,足足被街坊邻居嘲笑了好几年。


被狗追的记忆太可怕了,一直深深烙印在小宋警官的记忆深处。


等到那条警犬运到,小宋警官才知道原因。


这条警犬,居然是一只退役犬!


所以,当领导告诉他,局里分配给所里一条警犬,并且最年轻的他被指定为警犬训导员时,他整个人都要裂开了。


一条品种名贵、受过严格训练的警犬价格高达几十万,局里自己都不够分,怎么会分给他们这种小破所?


经过警犬培育中心的兽医诊断——因为无法外出执行任务,战神“抑郁”了!


小宋警官:“………………所以把它分到咱们所,就相当于离退休老干部下基层,发挥余热来了?”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它叫战神,今年九岁,脸部已经白了,但眼神赫赫不逊当年。听名字就知道,它战功卓越,曾经参与过多项任务,在防爆、突袭、越野、寻人等方面表现卓越,是一只令人赞叹的功勋犬。


按理说,以战神身上的战功,他可以安安稳稳地在警犬养老中心安度余生。但战神退役一段时间后,表现出食欲下降、体重降低、活跃度降低等等问题。


战神威猛地蹲坐在一旁,它仿佛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它眼神睥睨地瞥了小宋一眼,又不带任何感情的扭过了头。


小宋警官:“所长,我怎么觉得这条狗在对我翻白眼?”


所长拍拍他的肩膀,赞扬地说:“国家不会忘记任何一位作出贡献的老兵!它的口粮、医疗费用、还有其他相关的支出,都是上面直接划的钱,合算一下,这位老干部的‘退休金’比你工资还高。宋一庭,陪伴功勋犬的光荣任务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能怠慢它啊!”


小宋警官:“………………”


所长:“………………”


总之如此这般,小宋警官和战神成了搭档。


所长训斥他:“别胡说八道了。再说,你入职还不到五年,人家都在岗位上做了九年了,你要对前辈保持尊重,不要总叫它狗狗狗的!没有一点礼貌!”


小宋警官立刻改了说法:“所长,我觉得这条前辈在对我翻白眼。”


具体表现为,遛狗、喂狗、给狗拣shi。


市里要求文明养犬,狗狗拉shi后必须捡起,绝对不能遗留到马路上。警犬当然也要遵守规则,不能例外。


他们这个片儿区治安非常好,至少小宋警官在岗位上做了四年多,遇到的最大案子不过是入室抢劫罢了。


故而,小宋警官有大把时间可以消耗在战神身上。


他究竟造了什么孽啊!


但人类的抗压能力很强的。


可问题在于——战神是狼犬啊,体重八十多斤,一身腱子肉,站起来和人差不多高,拉出来的shi也和人一样一大坨。


小宋警官第一次拣shi时,隔着塑料袋感受手心里那沉甸甸且滚烫烫的玩意,他差一点就吐了。


战神自带威慑气场,所过之处,所有宠物狗都夹着尾巴乖乖退开,不敢在大哥面前造次。


小宋警官嘲讽它:“呵,官威挺大。”


从最开始,他要强忍着恶心去捡屎;到现在,战神只要一翘尾巴,他就以最快的速度在它屁股后面垫上一张小广告……进步不可谓不大。


这天,小宋警官又一次带着战神巡视街道。别的宠物狗遛弯时,往往是埋头一直嗅,东闻闻、西闻闻,甚至在遇到别的狗时,还会追着闻彼此的屁股;但战神是一条高贵的退休老前辈,它一路上昂首挺胸,眼神犀利,观察着四周的人流。


战神知法犯法,又滋了一泡。


就在小宋警官和战神理论之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战神冷冷看了他一眼,抬腿在电线杆前做记号。


小宋警官差点被滋到:“靠,你这个退休公务员怎么能当街便溺呢!”


小宋警官困惑地接起来,短短一分钟里,他的脸色从不耐烦到惊喜,整个五官都飞了起来!


挂掉电话,小宋警官重重揉了揉战神的脑袋,兴奋地说:“老前辈,咱们来活儿了!”


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谁啊?不会是电信诈骗吧。


在她对面的座位上,小宋警官细细在小本上记下口供细节,收好塞进胸口的口袋里。他郑重地拍了拍小本,回答:“殷医生,您放心,人民警察为人民,这个案件我会负责找到涉事嫌疑人的!”


他话音刚落,蹲坐在他身旁的战神突然“汪”的吠叫一声。


……


“总之,情况就是这样。”殷九竹把从昨晚到今晨的事情完整叙述了一遍,强忍怒气说,“不知道这个案件,派出所能不能受理呢?”


殷九竹:“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说实话,我本来有点担心,这种伤害动物的案件你们不会接警。”


提到专业问题,小宋警官态度也变得严肃了:“我能理解你的担心,现在国内还没有出台完整的非涉保动物的保护法,像这种故意伤害野猫的案件,我们抓到人后,也只能以治安拘留的名义关他几天。但是,你刚才有提到他是这片儿区的快递员,这种性格行为极端不稳定的人,既然现在能伤害猫狗、那未来就可能伤害人,所以我们更要在他做出更大的危害前找到他。这才是我们作为人民警察的职责所在。”


小宋警官:“……我是说,这个案件‘我们’会负责的。”


闻言,殷九竹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很淡,但却足以让小宋警官的身子轻飘飘地飞起来。


不等殷九竹说“请进”,景旭已经拧开门把手走了进来。


他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两杯茶,态度恭敬地说:“殷老师,小宋警官来咱们院做笔录,实在太辛苦了,请喝茶。”


小宋警官掷地有声的话,让他看上去伟岸了不少。


就在这时,诊室的门被敲响了。


你说他是为了监视心怀不轨的小宋警官?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啦:)


他的态度无懈可击,任谁都挑不出错来。上完茶后,景旭便理所当然地留了下来,至于原因……他身为殷老师的助手,当然有权了解今天这场手术的缘由!


什么?


它身上穿着警犬专用的荧光色背心,脖子上的项圈悬挂着它的警牌编号,看上去威风赫赫、格外威武。


看来,这就是那只让小宋警官和殷老师产生交集的警犬了。


有景旭在,小宋警官也只能正襟危坐,和殷九竹一板一眼地谈起公事。


景旭听着听着就走了神,他注意到小宋警官身边卧着一只威风凛凛的警犬。它两只耳朵机敏的立在头顶,脸部毛发泛白,看上去年纪已经不小了。


自己的战友怎能吃敌人的肉干?小宋警官立刻警惕拒绝:“战神不会在工作中吃别人投喂的食物——”


话音未落,战神已经站起身,啊呜一声把肉干吞下去了。


虽然小宋警官是个让景旭拳头发痒的混蛋,但他身旁的这条警犬实在英俊。


景旭第一次和警犬距离这么近,心痒的不得了。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条肉干,冲着那只警犬晃了晃。


小宋警官:“……”


殷九竹:“……”


景旭眨了眨眼:“……这不算是贿赂公职人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