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案例十三(野猫案(三)...)

案例十三(野猫案(三)...)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这是一场格外艰难的手术。


在上台之前,景旭根本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如此复杂的情况。


X光显示,这只猫的内伤情况甚至比外伤还要严重。


尾部截断、盆骨粉碎性骨折、双后肢胫骨远端关节处开放性骨折、左侧膝关节趾长伸肌腱断裂引起髌骨外方脱位四级、膀胱破裂、肾脏出血……


站在手术台旁,景旭望着这只伤痕累累、刚刚停止呕血的猫咪,一时间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愣着干嘛?”殷九竹一边踩动手术台的升降踏板,一边吩咐,“备皮、清血、上麻醉、连监测器……这些还需要我教吗?”


“深部拉钩呢?”“复位钳……不是这个,球头的那个。”“0/6的线还有吗?”“再推一针。”


没有一句废话,没有一句讲解,只有一个命令接着一个下达。


刚开始,景旭还有些呆愣,往往她让他做什么他才做什么;但是随着手术进程加快,他逐渐跟上了殷九竹的节奏,开始学会主动思考殷九竹下一步要做什么。


殷九竹毫不间断的下达一个又一个的命令,景旭脑子还没转过来,身体就先跟着动了起来。


他头一次跟这样复杂的大型手术,之前在学校上外科课时,往往是一个老师带着一群学生,每进行一步都会进行相应的讲解,而处置的对象往往是提前医学处死的兔子。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但是这台手术,和以往完全不同。


不知不觉中,汗水把她的衣襟打湿,一滴汗液顺着她的额头流下,即将滑落进她的眼眶。然而她现在双手持着针与钳,根本无法抬手擦拭。


就在此时,一块干净的纱布贴上了她的额头,擦净了她额际的汗水。


拿着纱布的那只手骨节分明,景旭默默收回手,并没有出声打断殷九竹的操作。


从这一刻起,景旭在手术室里的身份不再是被动吸收知识的学生,而是要“想主刀医生所想”的助手。


当动物伤势过重、病情复杂时,救治必须要分清轻重缓急。内伤优先,看上去最严重的骨折反而是最后再处理的。


这些病况中,最难处理的便是破裂的膀胱和直肠,屎尿已经污染腹腔,出现感染症状。殷九竹精神十分集中,手术室里腥臭的味道与血污的味道融合在一起,但她已经无暇顾及。


殷九竹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接过,摘下口罩几口喝完。


她刚刚完全是破罐子破摔,实在缺人手了才把景旭拉来助阵,在此之前他们甚至连一台常规手术都没有磨合过。


但是景旭的表现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如此复杂的手术、如此复杂的病情,他除了最开始有些手忙脚乱之外,后面居然能完全跟上她的思路,在最恰当的时候递上最恰当的器具。


殷九竹甚至根本没注意到景旭帮她擦了汗,她连一秒分神的时间都没有,因为她深切知道,但凡她有一次手抖,都将迎来不可预估的后果。


直到殷九竹终于清理完充满血污和屎尿的腹腔,把膀胱缝合完毕,她才终于有了短暂喘息的机会。


景旭适时递上两瓶葡萄糖。


景旭皱眉:“其他指标还好,但它失血过多,血压一直在降低,现在已经进入贫血状态了。最好……”


“最好?”


景旭老老实实回答:“因为手术会持续失血,病宠一旦进入贫血状态,最好立刻找到供血体。”


殷九竹还记得自己刚在美国工作时,她和她的团队磨合了非常久,才能培养出默契。这是她头一次在这么高难度的手术中享受这样畅快的合作。


如臂使指,珠联璧合。


殷九竹问:“监控仪上的数据怎么样?”


殷九竹没有为难他:“其实你说的没错。教科书上就是那么写的,但在实际操作中,往往会遇到比教科书还要复杂十倍的问题。”


她重新戴上口罩,像是一名战士重新披上铠甲。


口罩遮住了她大部分的表情,只露出一双写满自信与决绝的眼。


殷九竹反问:“供血体哪是这么好找的?猫不是狗,如果一只狗缺血,六七十斤的大型犬随处都可以找到。但猫的体重一般就在十到二十斤以内,这个体重很难给其他猫供血。”


“……”景旭被问的哑口无言。


是啊,所有人都知道贫血手术有多危险,可是供血从哪里来呢?


最难处理的是脊骨与骨盆交界处的骨折,骨折面即使只错位1毫米,也可能导致这只猫再也站不起来。景旭和殷九竹一起,慢慢清理那些细小的骨头渣子,把错位的骨头一点点拼回原位。


这是教科书上从没有写过的复杂病况。这是在学校学习时从没接触过的复杂病例。


但是,殷九竹全部教给他了。


“——今天殷老师教你新的一课,如何在严重贫血的状态下,完成这场与死神的赛跑!”


……


这场手术持续了整整六个小时。


“我来吧。”景旭立刻上前接过,“老师你先休息,肌□□合我来做。”


还带着殷九竹手心温度的持针器就这样转移到了景旭手里,殷九竹退到一边,看着这个男孩以娴熟的针法缝合撕裂的皮肉。


他做得很好。


猫咪的骨头比较细,在这么细的骨头上要把错位的地方重新拼好,再打上骨板,非常考验主刀医生的技术水平。


殷九竹一共下了三条骨板,骨钉和螺丝更是不计其数。


最终缝合时,殷九竹一度手抖到拿不住持针器。


手术结束后,猫咪被景旭小心转移至icu观察箱。


动物用的重症观察箱有点像是人类婴儿使用的那种,箱子尺寸不大,透明的上推玻璃门可以方便病宠的放置,也可以方便医生的观察。


景旭小心翼翼地把那只狸花猫放在了箱中,监控夹夹在它的小耳朵上,旁边的监控仪上代表心跳的数值沉稳跳动。


她也做得很好。


她完成了她的诺言,她在猫咪严重贫血的状态下,想尽办法减少出血量——这场和死神的比赛,他们赢了。


……


一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了,他们早饭吃得少,午饭根本没吃,胃袋里空空如也,饿到前胸贴后背。


但他们的付出是有收获的,他们把这只濒死的猫咪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


它活了下来。


“它的求生欲很强。”殷九竹倚靠在一旁的椅子上,静静地望着这只还未从麻醉中苏醒的猫咪。


这场六个小时不间断的手术,几乎耗尽了她的体力。做手术时因为精神集中并不觉得累,一下手术台,她就站不住了,腰酸背痛不说,太阳穴也嗡嗡直跳。


不止是她筋疲力竭,第一次跟完手术的景旭也觉得双腿发胀,手抖到拳头都握不住。


两人谁也没说话。


监护室里,只有彼此安静的呼吸声,和监控仪的运转声。


半晌,殷九竹开口了。


他们胜利了。


殷九竹拉开抽屉拿了两条士力架,扔给景旭一条,两人谁也顾不上说话,三两口把巧克力吃完。


士力架实在太甜了,甜到嗓子眼里都被腻住了,殷九竹赶快喝了两口水,把那种腻劲儿压住。


“……”


“你的理论知识不错,能看出来你把书本上的东西都背下来了,而且你能跟上我的思路,知道接下来的每一步要做什么。但你的问题在于实践经验太少,很多处理太过教条,对器具的使用不够熟练,在最后缝合时也有失误的地方。”


“……”景旭蔫了。


“景旭,你在手术室里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


景旭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他看向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好,我还有很多需要向老师学习的地方……”


殷九竹打断他:“别高兴的太早,我没在表扬你。”


殷九竹望着他,望着这个赤诚、执着,细腻的年轻人。


“通过这场手术的观察……我给你的打分,是七十分。”


“七十分?”景旭猛的站起来,他愣愣重复,“那我……”


“我之前说过,这是你以助手身份跟的第一场手术,如果你表现不及格,它就会成为最后一场。”


殷九竹顿了顿,看到面前的男生脸上露出焦灼又紧张的表情。


他即希望能从她口里听到答复,又怕听到答复。


他以为,他是靠这一场手术让殷九竹对他改变了看法,但其实这场考验早在他进入医院的第一天就已开始。


这段时间以来,她从他身上看到了热情,专注,细心,与对动物的一视同仁的爱。正是因为他身上的这些闪光点,让殷九竹决定放下私事的隔阂,正式收他为助手。


从现在开始,殷九竹将倾囊相授,把自己的所思所用所感所学全部交给他,引领他成为一个足够独当一面的兽医。


“恭喜你,”殷九竹看着他的双眼,露出一个轻轻的笑,“——景旭同学,你合格了。”


她的笑容极轻,嘴角轻轻上挑,很快就收了回来。仿佛稍纵即逝的春花,悄悄在男孩心头绽放。


景旭合格了。


殷九竹和景旭走出重症病房时,莹姐第一个发现了他们,赶快迎了上来。


“殷医生,你辛苦了!”莹姐体贴地说,“我给你们定好了盒饭,就放在诊室里了。”


殷九竹早就饿到不行了,本来还想定外卖,没想到莹姐考虑的这么周到:“莹姐,今天谢谢你帮我协调手术室了……对了,我上午没接诊,有没有耽误什么事?”


动物医生也是医生,他们肩上所背负的责任和所有医生一样。


生命的重量会督促他们向前,永不停下脚步。


……


景旭立刻挺胸站直,大声回答:“没问题!”


殷九竹捂住耳朵,头疼道:“我又没聋,下次不用这么大声。”


景旭点头如捣蒜,整个人身边都冒起了小花花。


“没有,您放心吧。今天上午只有一只刺猬来体检,我看不是急诊,就给安排到明天了。其他猫猫狗狗什么的,全科那边都接走了。”


一听没耽误什么事,殷九竹这才松了口气。


“对了,今天手术室的使用报告和用药单……”殷九竹刚想说自己会填好,但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看向身后高大的年轻人,“景旭,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莹姐凑过来,冲他揶揄地笑:“怎么一直傻乐?是不是殷医生决定收下你了?”


景旭重重点头,无需言语,他整个人就洋溢着雀跃的氛围。


看到这一幕,莹姐由衷地为他开心——她就说嘛,殷医生认真又负责,小景细致又热忱,这俩人就是天生一对的好搭档嘛!


殷九竹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回了自己的诊室。


诊室门轻轻合上,景旭站在诊室门口,对着合拢的大门径自傻笑。


嘿嘿……嘿嘿嘿……


金毛被他拽着,被迫用两条后腿在地上打圈圈。金毛想——我不是真的人,但你是真的狗!!


就在景旭犯痴之际,他身后的诊室门又推开了。


殷九竹从诊室里探出半个身子,看了眼正拽着狗跳舞的景旭,露出了一个即震惊又嫌弃的眼神。


景旭空有一腔兴奋无处抒发,恰巧这时有一只来打针的金毛犬从他面前经过。


景旭立刻冲上前,拉住金毛犬的两条前腿,和它跳起双人恰恰。


景旭一边跳一边笑:“一哒哒二哒哒三哒哒……小金毛,你开不开心呀?”


殷九竹:“你应该有小宋警官的联系方式吧,麻烦给我一下,我有事找他。”


景旭:“……”


景旭:“…………”


算了……自己选的助手,再傻也得认啊。


殷九竹没搭理那个傻小子,转头看向莹姐:“对了莹姐,还有件事。”


莹姐:“什么事?”


景旭:“………………”


莹姐答应的很爽快,说一会儿就把小宋警官的联系方式推给殷九竹。


她们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刚刚还浑身开满小花花的景旭,现在已经被一片死气笼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