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案例十二(野猫案(二)...)

案例十二(野猫案(二)...)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猫咪很容易应激,尤其是刚遭受虐待的猫咪,它们会对所有人类抱有警惕。


殷九竹把卷成一条猫猫虫的小三花抱回了家,一路上,小猫咪从刚开始的浑身瘫软,再到后来恢复力气后不停挣扎……若不是殷九竹死死抱住它,它一定会钻出来不可。


眼看再有几步路就要到家了。


殷九竹忽然觉得胳臂一湿,一股腥骚的味道从怀里漫了出来。


殷九竹低头看猫:“……”


猫冲她哈气。


……行吧,这祖宗尿了。


跟猫讲道理那是永远讲不通的,有轻微洁癖的殷九竹只能顶着一身臭味回到家中。


如此狭小的空间,正好适合猫咪休息。


殷九竹松开卷着猫猫虫的外套,小猫咪立刻跳了出来,缩在纸箱的角落里,冲她不停的哈气。


进门后,殷九竹来不及清理自己身上的衣服,而是先忙给猫猫虫找了个废旧的快递纸箱。她在纸箱里细心放上尿垫和水粮,然后把猫咪连同纸箱一起放在了厨房里。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她租的这套房子是个小两居,小小的厨房只有不到五平米,只能容纳一个人转身。她平常很少在家里做饭,基本都在医院吃,偶尔轮休时也是靠外卖解决。故而这间厨房干干净净,杂物非常少。


厨房的门上有一片磨砂玻璃,隔着玻璃,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厨房内的情况。


刚开始,厨房内非常安静,连猫咪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真是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殷九竹没有再靠近,而是面向它,慢慢后退,直到退出厨房,房门咔哒一声关上,把整个空间都留给它。


叮叮当当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那只猫在厨房里上蹿下跳的跑酷,开始好奇地探索这里。


嗯……听声音,桌上的东西应该全被它扒拉到地上了。


十分钟之后,厨房内传来了响动——一道模糊的身影轻巧地跳上厨房案台,开始好奇地嗅来嗅去。


紧接着,是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应该是盐罐子,幸亏是用的塑料瓶。


听这个动静,应该是没事了。


殷九竹的心放下了一多半,她决定明天一早把小三花带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既然来都来了,不如顺手做个绝育吧。


幸亏所有的刀具都已经提前收进抽屉里了,要不然这只蠢猫猫一定会伤到自己。


那只三花小猫才几个月大,托在手里只有四五斤的样子,殷九竹估计它不会超过六个月,和小朋友一样正是好奇心最旺盛的年纪。虽然刚刚被人类伤害过,但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明明刚才被被卷成猫猫虫时,它都被吓尿了,但是现在恢复四肢运动能力后,它又开始飞檐走壁起来。


殷九竹洗被尿湿的衣服一直洗到晚上十二点,然后才在猫咪一刻不停的跑酷声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她起的很早,因为带小三花去医院做检查属于私事,不能占用正常的上班时间,影响其他医生使用仪器,故而她特地比平时早一个半小时出门,打算早些到医院。


可怜的猫咪根本不知道,在今天受到虐待之后,明天它还要迎来新一轮的打击……


……


殷九竹阅猫无数,按理说面对再可爱的毛孩子,她也应该心如止水了。但可能因为她们昨晚共同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战争,所以在殷九竹眼里,这只猫猫睡着后的样子真的像极了小天使——如果它昨晚没有尿湿她的衣服,又把她厨房里所有的调味料都推倒在地的话,那就更可爱了。


她抱着猫咪拐出小区,忽然注意到前方的路边,几名环卫工大叔大婶围在一起,正低头看着什么。


清晨露重,这个时间还没到早高峰,路上行人稀少,只有清扫街道的环卫工人在兢兢业业的工作。


殷九竹抱着装有猫咪的纸箱走在行人萧瑟的马路上。纸箱留着一个缝隙,方便通风换气。猫咪昨晚跑酷一夜,现在早就累了,它在纸箱中团成一团,两只前爪抱着长长的尾巴,睡得正香。


“这种事情太常见了,那些送外卖的赶时间,骑着电动车横冲直撞,撞死个野猫野狗的很正常。我在这儿扫了三年,每个月几乎都能遇到一只被撞死的,你把它扔到垃圾桶就行了。”


“要是不小心被撞的也就罢了!我可亲眼看见的,那辆快递三轮车本来在里面车道,他看到猫站在外面车道上,他突然加速,直冲这猫压过来的!!”


“作孽噢……”


“看样子是不行了……”


快递车、野猫、车祸……


这些关键词争先恐红的灌入了殷九竹的耳朵。


“这可真是缺了大德了!这种人也不怕遭报应!”


“这猫活不了了,你看看,这骨头都翻到外面来了!”


她挤了进去——然后,愣住。


她怀中的纸箱里,闻到同类味道的小三花从昏睡中睁开眼,扒着纸箱的边缘站起身,看向外面。


殷九竹僵立三秒,然后迅速冲了过去。


“让让……麻烦让让!”她大喊着跑向了人群,那些原本围在一起的环卫工们见状让开,给她空出了一个缝隙。


——血泊中,一只狸花猫奄奄一息地倒在那里,两条后腿皮开肉绽,骨头渣子从皮肉中刺了出来,尾巴也被绞断了……


血液在地上拖出长长的车轮印,可以看出,开着快递车的人不仅一次撞向猫,而是撞猫后又故意倒车,从猫身上碾过!


当它看清眼前的惨状时,它当即吓得喵喵大叫,全身毛发全都竖了起来。


殷九竹从医多年,她见过的因为车祸受伤的动物太多了,但唯有这次,她由内心深处感到刺骨的寒意——


它,在看着殷九竹。


殷九竹眼前一片血红。


因为身负重伤,猫咪的屎尿完全失禁。血液和腥臭的排泄物混在一起,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


即使身受重伤,它也没有停止对生存的渴望,它哀嚎着,哀嚎着,它那双黝黑的圆眼睛里盛满了痛苦,它看着殷九竹。


为了给猫咪止血,殷九竹直接拆掉头上的真丝发带,捆绑在猫咪的大动脉上。鸦黑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垂落肩头,也沾上了血污,但她却无暇顾及。


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和死神赛跑。


她想都未想,立刻把原本呆在纸箱里的小三花揣进随身的包里,然后把身受重伤的狸花猫放进了纸箱内。


小三花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原本淘气的它安静地蜷在她的背包里,没有叫,没有闹,让殷九竹可以安安静静地给那只重伤的大猫治疗。


“医院?啊,是给动物看病的医院吧?”


“我听说那种医院很贵的。”


“这只猫我带走了。”殷九竹把猫咪装进纸箱,“我带它去医院。”


闻言,原本聚在旁边的环卫工人们都愣住了。


一句句话叠在一起,殷九竹并没有回应。


她是兽医,她是为动物看病的医生。


“这么重的伤,治得好吗?”


“不是说可以给动物安乐死吗,直接给它打一针吧!让它痛痛快快的走吧,别让它受罪了!”


她绝对不会辜负每一条生命。


……


在她正式成为兽医的第一天,就曾经发誓——


她将永远对生命怀有敬畏之心。


正在大厅里打扫卫生的莹姐吓了一跳,赶忙扔下手中的抹布迎了过来。


向来优雅冷艳的殷九竹形象尽失,她长发披散在肩头,身上还带着星星点点的血迹。


“莹姐,莹姐!”


殷九竹抱着已经失去意识的狸花猫快步冲进了医院里。


“莹姐,这只猫必须尽快手术!肾上腺素0.1兑1,直接从药房支;你去帮我给x光机开机准备;上午还有空闲的手术室吗?看能不能帮我立刻安排一间,所有药和耗材从我这边走账!”


殷九竹一连串要求砸下来,也多亏莹姐经验丰富,能逐一帮她安排妥帖。


她怀中的纸箱里有一只血肉模糊的猫咪,而她身后的背包里,一只幼小的三花猫怯怯地探出了脑袋。


“哎呀,这伤的也太重了!”莹姐惊呼。


殷九竹顿足。


“手术怎么了?手术室排不开?”


殷九竹抱着猫咪就往药房奔,临走前,她没忘把背包里的小三花塞到莹姐怀中。


莹姐手忙脚乱的接过猫,下意识地rua了两下,脚步追在殷九竹身后:“殷医生,其他的都没问题,可是手术……”


那只狸花猫伤的这么重,初步预估除了骨盆和腿部的粉碎性骨折外,还有膀胱破裂等内脏问题。


这种大型手术至少要几个小时才能做完,就算殷九竹是超人,可以一个顶俩,但她也需要助手啊!


他们医院光有常规手术室五间、大型手术室两间,因为业务繁忙,往往提前三天就排满了。


“不,手术室可以排开,我可以把今天上午的两台绝育往后排……但是人手不够啊!”莹姐急切道,“现在距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其他医生护士都没来!”


“……”这可糟了。


殷九竹暗自咬牙,如果只有她一个人的话……实在不行的话,她可以先撑一段时间,等其他医生到了再进来帮忙……


“谁都没在?”殷九竹迟疑了,“昨天值夜班的是哪位医生?”


“昨天没有中重症病宠,所以没有安排值班医生。”


“莹姐,早上的药都喂完了,还有什么其他杂事要做吗,我……”当青年的视线撞上殷九竹时,原本还神气活现的他,立刻熄火,“……殷老师,您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不仅他愣住了,就连殷九竹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见到他!


就在她思索之际,忽然从楼梯那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手里提着换药篮,从地下一层的住院部走了上来。


他越说声音越小,因为在他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大肆炫耀的事情。


殷九竹定定望着他。


“……景旭,你每天早上都提前一个小时到医院吗?”殷九竹喃喃问。


“其实是一个半小时……”景旭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莹姐每天早上又要负责打扫前台的卫生,又要给病宠喂晨药,有点忙不过来。所以我就早到一会儿,帮她分担一些,也顺便积累一些经验……”


景旭被她的话砸懵了,他足足反应了好一阵子,才明白她在说什么,“……殷老师,您要带我上台?”


“景旭,你去换手术服。”她沉声下令,“十五分钟之后,我要看到三号手术室准备完毕,骨板骨钉和所有骨科要用到的东西都在它们该在的位置上。”


几秒后,殷九竹下定了决心。


殷九竹没有回答这个显而易见的傻问题。


她抱着浑身是血的猫咪走向x光室,只留下一句话——


“这次的手术会非常复杂,我的要求也会比你想象的更加严格。景旭,这是你第一次做我的助手,别让它变成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