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十(小金鱼(下)...)

病例十(小金鱼(下)...)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看诊结束,小朋仔细装好那瓶放了土霉素的矿泉水瓶,眉间的烦恼彻底消失不见。他决定回去就把矿泉水放在自己的窗台上,一定要治好小鱼!


与此同时,诊室的门被敲响了,一位身穿浅蓝色制服的民警同志出现在诊室外。


让景旭意外的是,这位民警同志居然不是“警察叔叔”,而是一位比他年纪大不了几岁的男青年。那男青年个子和他一般高,皮肤微黑,眼神明亮,大檐帽扣在头上,看起来吊儿郎当的。


两人视线一碰,都从彼此的脸上读出了同样的意思。


就在两人打量对方时,莹姐从那位年轻民警身后挤了出来。


她给他们双方做起介绍:“这是负责咱们这片儿的民警小宋,这是我们这儿新来的医生助理小景,你俩都是年轻人,共同语言多,以后说不定能成为朋友呢。”


……这么年轻的宠物医生?靠不靠谱啊?


……这么年轻的人民警察?能不能行啊?


朋友?


不等景旭说话,那位年轻的宋警官先开口了:“不知道他是哪位医生的助手啊?”


年轻人?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共同语言多?


只见小宋警官突然站直身子,整理了一下头顶的帽子、腰间的皮带、衬衫的领口,实在做作的不得了。同时,他用一种警惕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景旭。


然后,意有所指地说:“哦……原来是殷老师的助手啊。”


“那人你也认识,”莹姐笑盈盈地说,“就是我们医院的院花,殷医生。”


景旭发誓——在那一瞬间,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吊儿郎当年轻民警,看他的眼神一下变了!!


你“哦……”什么???


而且你干嘛管殷九竹叫“殷老师”!!!


景旭的狗尾巴瞬间支棱了起来!


那个“哦……”是怎么回事???


景旭还是道行太浅,沉不住气。他眉头一皱,没忍住问:“你认识殷老师?”


“当然认识啊。”小宋警官挑眉,“局里给了我们所两只警犬,我们所没有兽医官,犬的日常体检、打针、体内外驱虫都是在你们这里做的。殷老师对犬可温柔了,还夸犬聪明勇猛呢。”


殷九竹都没让景旭叫他老师呢!


景旭脑中的警报声瞬间滴滴滴狂想起来,男人的第六感告诉他,面前的小宋警官来者不善,对他将产生极大威胁。


上个月景旭还没入职,他确实不知道殷九竹曾经接待过小宋警官和他的警犬。


景旭说不出现在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仿佛打翻了一整桌的调料,五味杂陈。但细细一品,又发现自己根本没资格押酸吃醋。


“……”


景旭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起来——又不是在夸你聪明勇猛,你嘚瑟什么啊?


小宋警官的到来,让原本沉浸在鱼缸世界里的王子同学转移了注意力。


他抬头看看小宋警官身上的制服,眼神落在他的警徽上,立刻兴奋地尖叫起来。


毕竟……他只是殷九竹的实习助手,到现在还没被她正眼瞧过呢。


至于那一晚的意乱情迷,殷九竹本人都“忘记”了,只有他一个人记得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呢?


听到爸爸妈妈都急疯了,王子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地双手捂住了小屁股。


他现在才感到后怕……爸爸妈妈教育过他很多次,绝对不能独自出门,学校里的老师也强调过独自出门的危险……他这次擅自行动,不会被揍吧?


“你是警察叔叔吗?”王子问。


“是啊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警察叔叔是来送你回家的。”小宋警官面对孩子时,就换了幅笑脸,“你的爸爸妈妈都好着急呀,他们正在赶去派出所的路上,叔叔送你过去。”


王子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他看看景旭、看看鱼,忽然大声说:“就算、就算他们揍我我也不怕!我的小鱼病好了,能重新游泳了,被揍了也不亏!”


看他那副“舍身取义”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呜呜呜,一想到回家后会迎来一场“竹笋炒肉”,他现在就想哭了!


他小小的脸上写了大大的紧张,小宋警官看出了他的不安,安慰他:“你别害怕,有叔叔在,你爸爸妈妈不会打你的。”


“好了,咱们该走了,警察叔叔带你去坐警车好不好?”


王子同学一听说要坐警车,立刻两眼放光的猛点头。


小宋瞥了眼里面那条拴着“游泳圈”的烂尾鱼,在孩子父母的叙述里,这只鱼就是引得孩子离家出走的罪魁祸首。不过,小宋警官知道,真正的元凶并不是鱼,而是忽视孩子感受的家长。


他已经提前和那对父母沟通过了,孩子的内心都是很敏感的,他们越严厉,就会把孩子推的越远。


医院大门口处,黑白两色的警车停在那里,实在是太显眼了,来来去去牵着宠物的客人都要多看两眼。


王子同学兴奋极了,绕着警车跑了好几圈,还说明天去上学时,一定要把这段波澜壮阔的大冒险经历分享给同学们!


小宋警官一手抱起鱼缸,另一只手牵起孩子的手,带着他走出了诊室。


景旭不放心,一路把他们送到了医院门外。


殷九竹正在她自己的诊室看诊。景旭当然不会说实话:“殷老师今天请假。”


“啧,可惜了……”小宋警官眼底闪过一抹遗憾。


小宋警官站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孩子撒欢。


他撇了眼身旁的景旭,状似无意地问:“对了,你不是殷老师的助手吗?殷老师呢?”


扳回一城!意识到这一点,景旭又成了一只快乐的小狗狗了。


景旭:“呵呵。”


其实景旭的这个谎言非常拙略,如果小宋警官有殷九竹的私人联系方式的话,只要给她打个电话,就知道她究竟在不在了。


但看他如此轻易就相信了景旭的话,不正好说明,其实他和殷老师根本就不熟,而且也没有她的联系方式吗?


小宋警官压低大檐帽,招呼王子小朋友:“走吧。”


他替小朋友拉开警车的副驾驶车门,然而王子小朋友刚要爬上去,忽然顿住了脚步。


小宋警官:“呵呵。”


两人相顾假笑,在心里给对方贴上了“傻逼”“蠢货”“不足为惧的竞争对手”“毫无胜算的幼稚敌人”的标签。


王子仰起头,大声说:“医生哥哥,我还没有付钱呢!”


他不是不懂事的小朋友啦,爸爸妈妈带他去儿童医院看病都要付钱,那小鱼在动物医院看病当然也要付钱啦!


下一秒,他从小宋警官的胳臂底下钻了出来,迈着小短腿duangduangduang的跑到了景旭面前。


景旭问他:“怎么了?”


那些东西里,既有一元、五元的纸币,也有一角、五角的硬币,甚至还夹杂着几颗弹珠和两根棒棒糖。


王子急切而大声地说:“这是我今年攒下的零花钱,一共十八块零五毛!”说完,他看向景旭:“够吗?不够的话……不够的话,我再去找妈妈预支下个月、下下个月的零花钱……”


景旭一愣,下意识想拒绝,但是王子同学已经把手揣进裤兜里,掏啊掏了起来。


就这么掏了好一会儿,小朋友把两边的裤兜都翻了个底朝天,然后他双手捧着掏出的东西,全部递到了景旭面前。


他晃了晃手里的钱,那是一张五元钱的纸币。


和购买小鱼的价格等同。


“……”景旭望着那一捧零零碎碎的零钱,再看看小朋友执着的小脸,他只思考了几秒,就伸手拿走了其中的一张纸币。


“谢谢你的提醒,我确实忘了收诊费,你真是个诚实的小朋友。”景旭认真地告诉他,“不过,给小鱼看病用不了这么多钱,只要这一张就够了。”


小宋警官不屑地撇撇嘴,嘀咕了两句:“凭什么他是医生哥哥,我就是警察叔叔啊?到底谁规定的警察后面只能用叔叔啊,我也很年轻好吗。”


可惜,这个问题没有人回答他。


“钱货两讫”后,小王子悬在空中的心终于放下来了。他开开心心地向景旭摆摆手,重新跑到了小宋警官身边,手脚并用地钻进了警车里。


他的背影雀跃,和来时的沉重简直是天壤之别。


警车渐渐远去,直到王子同学的身影消失在道路尽头,景旭才收回摇摆的手。


景旭低头看看手里的五元纸币,用手指认真地捋平,然后重重一弹——纸币发出清脆的声音。


王子同学抱着鱼缸坐在副驾驶座里,冲着景旭不停挥手,景旭也向他挥手回礼。


“医生——谢谢你——我的小鱼也谢谢你——!!!”


坐在前台的莹姐:“……”


她顺着那五元钱往上看,看到了景旭阳光满满的笑容。


他的嘴角情不自禁地翘起,这是他来到宠物医院后,独立接诊的第一个病例,即使只收到五元诊金,也足以抚慰他这段时间坐冷板凳的不安。


他脚步轻快,拿着那五块钱转身回到医院大厅,然后“啪”一声,拍在了前台的桌面上。


“……”莹姐看看钱,又看看景旭。


景旭:“?”


她看向那五元钱:“这是什么?”


景旭清了清嗓子,拖长声音说:“莹姐,麻烦你记在医院的出诊记录上——景医生接诊病宠一条,两岁龄龙睛蝶尾鱼,病况是外伤与细菌感染造成的烂尾、失鳔。用药:红霉素一管,土霉素半片,药浴三日,诊金五元!”


景旭:“…………”


景旭:“………………”


莹姐明白了什么,她硬憋住笑:“‘景医生’,你不会忘了你现在还在实习期,你根本没有资格独立接诊吧?”


景旭:“……”


莹姐两根手指夹住那张五元纸币的边缘,然后从景旭的手心里一寸寸、一寸寸地把它拽走:“咳咳,按照规定,实习期的学生如果接诊,需要把诊单挂靠在所属的指导老师名下——小景,你今天这单五元钱的诊费,我就记在殷医生那里啦。”


莹姐:^_^


景旭的狗狗脸上写满了震惊。


他的前爪还死死按着那五元钱,灵魂已然被这个事实打击到出窍了。


殷九竹有个习惯,每天下班前,她会从电脑后台调出今天接诊的所有病例,进行二次梳理、统计,看看有没有疏漏的地方。若是赶上病例多、病情复杂的时候,她往往会额外耗费一两个小时的加班时间。


这天,她照旧沿袭之前的习惯,独自坐在诊室里安静地复盘今天的接诊病例。


景旭:(╯°□°)╯︵ ┻━┻


……


——用药:红霉素一管,土霉素半片,药浴三日


——诊金五元


病例一页页翻过,就在殷九竹复盘完今天接诊的所有病例后,一个陌生的病例忽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两岁龄龙睛蝶尾鱼,外伤烂尾及失鳔


不过,诊金五元实在太少了。


宠物医生的收入分为三大部分,一部分是保底月薪,一部分是坐诊费用,还有一部分是手术上台费。爱宠之家的收费标准在业内算是中上水平,不仅是因为医院够大、设备够新,更是因为这家医院的医生都经验丰富。


殷九竹一头雾水,除非她今天被人打了脑袋失忆了,否则她怎么记不得今天接诊过一条金鱼???


难道是莹姐在入档时,错把其他医生的病例归到她名下了?


结果,一个出乎意料、龙飞凤舞的字迹,映入了她的眼帘。


她滚动鼠标,直接拉到了病例的最尾端,想看看医生签名。


殷九竹实在想不出来,他们医院里有哪位前辈的坐诊费用只有区区五块钱……


——日京九日


殷九竹:“???”


他们医院,有姓“日”的医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