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六(羊驼(中)...)

病例六(羊驼(中)...)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六章


羊驼“公主殿下”是一只在短视频网站上拥有十万粉丝的非著名网红。


它的主人是一位房车旅行家——当然,这是林小姐的自称。实际上,林岚是一位网络主播,房车原本是她男朋友的,两个人商量好了,要一起开着房车环游世界。


至于钱从何处来?刚毕业的他们想的很轻松。


房车旅行,吃住都在车上,除了油费和买菜费用外不需要有什么其他支出。


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可以通过直播带货、直播探店赚取收益。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工作比做网红主播更好?一边玩一边赚钱,简直不能再爽了!


小小的空间内,要挤下驾驶舱、一张双人床、大衣柜、四人位餐桌、开放式厨房和密闭洗澡间,局促得连转身的位置都没有。做饭时,要叮叮咣咣铺一堆的东西在桌上,等到吃完了,再叮叮咣咣得收拾起来,每次都如搬家一样费劲。


更别提这辆四手房车根本没有装洗衣机的地方,所有的大件小件衣服都要手洗。


刚开始旅行两个月,一对小情侣就吵了无数次架。


可惜的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林岚和男朋友从各自父母那里借了十万块钱,凑钱买了一辆四手房车。房车烧柴油,开起来咣当咣当响,屁股还冒黑烟,三天两头出问题,男朋友每天以“开车很累”为由,拒绝承担一丁点家务。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别看房车空间小,但其实家务活并不少,整理起来可真是费事极了。


临走前,他撂下一句话——“房车旅行的点子是我出的,车也是我开的,没有我,你一个女司机能开得动这车??”


他本以为自己下了最后通牒,女朋友一定乖乖道歉,以后对他千依百顺。哪想到林岚也是有脾气的,居然二话不说,自己坐到驾驶座上,把房车开动了!


“殷医生,您说说,女司机招谁惹谁了?我还没说他一路上违章多少次呢!我也是有车本的人,凭啥不能开啊!”


林岚觉得男朋友每天除了开车之外,就在床上一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甚至连内裤袜子都要自己去洗;而男朋友觉得,凭什么别人家的女朋友都能伺候老公,她就这么叽叽歪歪的?不过是做做家务,几平米的车内空间随手收拾一下就行了,有什么可累的?


再加上,两人迟迟接不到广告,无法变现,坐吃山空的经济情况让他们两人的矛盾越来越大。


最终,在一次大吵后,男朋友居然直接在服务区甩门走人了!


女主播+房车+羊驼+旅行的绝妙搭配,倒真让她涨了不少粉,陆陆续续也能接到一些广告了。


林岚认定,公主殿下就是她的福星。至于前男友?呵,不过是一团不可回收垃圾。


她把房车重新改造了一番,把四人餐位拆除,铺上稻草,作为公主殿下的窝。她带着它“逐水草而居”,内蒙,东北,西南……他们在高原和牦牛嬉戏,在天池和羊群玩耍。哪里有可以让它撒欢的牧场,哪里就有她的足迹。


在殷九竹给羊驼看诊时,林岚的嘴巴吧啦吧啦说个没完:“是,我承认,刚开始确实有点不习惯,这车是开起来比较麻烦,但是没了那个男人,我反而觉得更自在了!”


林岚越说越是开心,她一手搂住“公主殿下”的脖子,一边亲热地说:“后来呀,我在一家羊驼公园里遇到了早产的‘公主殿下’,当时它奄奄一息的,都快活不成了。好不容易救回来,走路还一瘸一拐的,老板看它是残疾,就便宜卖给了我——哪想到一转眼,它也出落得这么漂亮了!”


林岚的短视频直播账号就叫“公主殿下环游华国”,它是公主殿下,她也是公主殿下。


忽然,一只黑黑的小虫崩了起来,殷九竹眼疾手快地用桌上的纸杯扣住、捏死,然后用镊子夹在眼前观察。


“这是跳蚤。”殷九竹笃定地说,“再加上它身上的毛已经打结,我建议直接给它剃光,然后药浴加敷药,鉴于你说经常带它去草场,那以后要勤做体外驱虫,防止再犯。……对了,跳蚤是人畜共患的,你最近有没有被咬?”


“啊!”林岚这才反应过来,拉起自己的长裤,指了指腿上的虫咬痕迹,“这不会就是跳蚤吧?我还以为是蚊子咬的……”


只可惜,野外草场实在不干净,公主殿下染上了某种小虫子,不停地挠痒痒。


林岚是个爱生活爱冒险也特别话痨的女孩,这点上和冯盼盼有些许相似。殷九竹一只耳朵听她介绍自己的祖宗十八代,一边给羊驼看诊。


羊驼其实并不是专门培育出来的宠物,而是一种从国外引进的优质毛用养殖动物。因为它长相呆萌可爱,又有“草泥马”这种诡异的称呼,所以在国内也有养羊驼作为宠物的人。羊驼的毛又细又密,如果不打理的话,很快就会打成毛结。殷九竹轻轻扒开公主殿下的毛,很快就找到了成片红肿的小包。


她又问:“那剪毛、药浴,也是您来做吗?”


殷九竹摇头:“不,我们医院有专门的美容部,他们会来做的。”


“呀……”林岚迟疑道,“其实公主殿下脾气挺不好的,我以前也没给它洗过澡,只用湿毛巾擦过。也不知道它第一次洗澡,能不能配合。”


殷九竹:“这就是跳蚤。你和它吃住在一起,跳蚤不止会咬你,还会潜伏在你的床垫、被褥中,回去后你要车内消毒,勤通风。”


林岚是个爱干净的姑娘,发誓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打扫卫生。


“殷医生,真的太谢谢你了!”林岚感动地说,“我一路上去了好几家宠物医院,人家都说看不了!我本来都放弃了,后来听人说这里有异宠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了,没想到真的能看!”


殷·冷暴力实施者·九竹:“……”


“咳咳。”殷九竹咳嗽两声打断他,心情畅快地看着可怜的小助手脸色从通红转变为煞白。“……那个谁,既然你觉得我这段时间‘冷落’了你,那这个病宠的药浴你来做。”


她正愁没机会让他领略到兽医工作的“疾苦”呢,不如就从现在开始吧。


“放心吧。我们的员工都是专业的。”


下完诊断,殷九竹把林岚和公主殿下送出诊室,正要把他们送往美容部,哪想到一开门,正好听到她的“小助手”正在手舞足蹈的说话——


景旭:“即使被殷老师冷落也没关系!!”


李托尼在成为宠物美容师之前,是给人类剪头发的,因为实在受不了美发店给他的推销业绩压力,愤而辞职,改学宠物美容。


在今天之前,他遇到的最难搞的客人,是一只将近一百斤的阿拉斯猪……啊不对,阿拉斯加犬。光是把那只阿拉斯加抬到洗澡池里,就要耗费两个托尼。


“殷医生,我没给草泥马洗过澡啊。”李托尼皱着眉头,一脸为难。


……


“爱宠之家”的美容师李托尼迎来了工作八年来最大的挑战。


——给一只不停吐口水的羊驼剪毛加洗澡。


她叫他“分配来的实习生”,而不是“我的助手”,虽然仅仅是一个称呼,但也足以说明问题。


景旭来不及沮丧,赶忙立正站直,向李托尼问好:“李老师,我是景旭,今天还请你多多指教。”


“别别别,李老师这个称呼我可担不起。”李托尼忙说,“还是叫我托尼老师吧。”


殷九竹提醒他:“这是羊驼,草泥马并不是这种动物的官方学名,在医院里应该使用正规称呼。”


“好的。”李托尼说,“这只草泥马有一百多斤吧,我一个人弄不了。”


“……”殷九竹放弃纠正他了。“我给你带了个帮手,”她指了指身旁的景旭,“这是分配来的实习生,年轻人力气大,你看着使唤就行。”


李托尼:“……”


景旭:“……”


殷九竹:“……噗!”


美容室的洗澡池有不同大小,李托尼比划了一下,之前洗阿拉斯加的那个池子勉强能装下公主殿下。


李托尼和景旭一人抬前腿、一人抱后腿,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羊驼塞进了池子里。在此期间,景旭被羊驼踹了好几脚,从胸口到小腹都印上了蹄印,如果不是他躲得快,说不定“那个地方”也要被来上一脚。


等到他们好不容易把它安置好,下一秒——羊驼从池子里跳了出来。


“我记得羊驼吃牧草的!”景旭赶忙说,“没有牧草的话,新鲜蔬菜也可以!哦对了……他们喜欢吃胡萝卜!”


前台莹姐最近在减肥,每天中午都要生啃一只胡萝卜,景旭用两只苹果从莹姐那里换来了胡萝卜,然后用绳子吊起来,诱导着羊驼重新走进了洗澡池子里。


做完这一切,景旭立刻转头看向一旁的老师。他的眼睛晶晶亮的,放完牧的牧羊犬也是这么看自己的主人的。


李托尼和景旭同时转头看殷九竹。


殷九竹表情一整,严肃道:“我可没笑啊!”


李托尼冥思苦想,提议道:“以前我也接触过特别不配合洗澡的动物,这个时候只要给他们一点食物,他们就能老实呆着了!”


趁着公主殿下啃胡萝卜的时候,李托尼赶忙拿起剪刀,大刀阔斧地开始修剪起它身上的毛。


羊驼的毛和羊毛很像,是中空的,很轻很密;即使是毛发最细的梗犬也比不上它。专门用来剪猫狗毛发的推子根本无法使用,只能用剪刀贴着毛皮一片片的剪。


剪的时候,可以看到黑色的跳蚤卵混杂在羊驼毛中,若不直接剃光,等到这些跳蚤孵化出来,绝对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殷九竹看着乖乖在洗澡池里嚼着胡萝卜的公主殿下,再看看期待表扬的景旭,心底有些发笑。


但她脸上依旧不动声色,严肃地点点头,说:“不错,生产队的驴也是这么洗澡的。”


景旭:“……”


公主殿下咬人时可疼了,两排平平的牙齿像是碾子一样,叼住衣服,转着圈的一拧,连带着衣服下的皮肉也跟着旋转了九十度。


“草泥马!草泥马!”李托尼大叫,“景旭,你别光看着啊!你来帮帮忙啊!”


景旭哪见过这种阵仗。他捡了个最大号的犬用防咬口罩,蹑手蹑脚地向着羊驼靠近。然而他刚进入它的攻击范围,铺天盖地的吐沫星子就啐了他一脸。


剪下来的羊驼毛像是一张毯子,又像是一件衣服,垂落在公主殿下的身侧,露出它光滑的背脊,和背脊上连成片的叮咬痕迹。


公主殿下第一次剃毛,它很不习惯身上光溜溜的感觉。它连胡萝卜都顾不上啃了,焦躁地踱着步子,再次“呸”、“呸”地吐起了口水。


最要命的是,它不仅吐口水——它还咬人!!


“我是个主播,”见殷九竹侧目看她,林岚认真解释,“这么有趣的场景,我一定要拍给我的粉丝看!”


“行吧。”殷九竹替自己的徒弟答应下来,“但是发出去之前,记得给我的助手脸上贴一个遮挡物。”


“没问题,”林岚开心地说,“我到时候就给他贴个美国队长的头像,配文我都想好了——《华国队长勇斗小怪兽》。”


他下意识地抄起一旁的塑料桶盖挡在身前,这才抵过了全方位的口水攻击。


殷九竹见势不妙,早就施施然躲到了美容室外。美容室用全透明玻璃打造而成,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人”飞“驼”跳的场景。


眼看景旭一手拿着红色的塑料盖子、一手摇晃着犬用防咬口罩,羊驼的主人林小姐立刻掏出手机,拍下了这有趣的一幕。


“你没说错。”殷九竹心情很好地跟着一起鼓掌,“加油啊华国队长,you can do this all day!”


……


耗费了两个小时,景旭终于顺利给毛茸茸的公主殿下“沐浴更衣”,脱掉它身上厚厚的毛毡,然后在它被虫子叮咬后的皮肤上涂上了药膏。


“……”殷九竹沉默。


林岚:“我说错了吗?”


电影里,美国队长就是这样举着盾牌,面对邪恶势力九头蛇;现实生活中,景旭也举着一个圆圆的塑料盖子,接近吐口水的大羊驼。


“妈妈,为什么这只长颈鹿脑袋上会长毛啊!!”一只抱着仓鼠笼子的小朋友,伸出短粗的小手指向了羊驼的方向。


景旭:“……”他弯下腰,用最简单的词语耐心向小朋友解释,“这不是长颈鹿,这是羊驼,它生病了,所以把身上的毛剔掉了,棕色的地方是它涂药的地方。”


他话还没说完,殷九竹便带着林岚从诊室里走了出来。


为了美观考虑,李托尼没有动它的脑袋,甚至还给它的头发修了个造型,剪得圆圆的。


当景旭牵着公主殿下走出美容师时,在大厅等候的所有病宠家属,都不约而同地把视线投向了那只造型奇特的羊驼身上。


光溜溜的四肢、粉扑扑的皮肤、以及皮肤上东一片西一片的棕色药水,配合上蓬松圆润的脑袋,让它看上去就像是……


林岚:“天啊,为什么我的公主殿下变成了一只脑袋长毛的长颈鹿了!”


殷九竹:“噗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