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五(羊驼(上)...)

病例五(羊驼(上)...)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五章


殷九竹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实习助手。


他很高,肩背结实,是一个很英俊也很年轻的学生。只是现在的他看上去呆呆的,一副大受打击、失魂落魄的样子。


见他手里拿着一些文件资料,殷九竹便伸手接了过来。


唔……学年成绩单、全优奖学金、个人获奖证明、还有几位老师写的推荐信。


殷九竹快速扫过那些资料,挑不出什么错来,看来高师兄确实有按照她的要求,好好帮她挑选一位助手。


殷九竹看完文件,随手放在一边,再次看向面前的青年:“你叫……景旭是吧?你的成绩单我看过了,绩点很漂亮,但是在宠物医院工作,需要运用的不止是课本上的知识。你之前有做过什么实践实操吗?学校的手术课不算。”


“那除了猫狗以外的动物,你有经验吗?”殷九竹的神色并未放松,“我是异宠科室的负责人,鹦鹉、龟类、鱼类、雪貂、刺猬、松鼠、仓鼠……这些都是我们的未来客户,你之前有接触过吗?”


“……”景旭哑火了。


这个问题瞬间把景旭从刚刚那种神游天外的状态拉了回来。


他猛地站直,下意识地大声回答:“报告老师,我加入了流浪动物救助社团,和校外的民间团体有合作,会定期去给流浪猫狗做救治,一般的绝育手术、骨折类手术,我都有很充足的经验!”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人,不仅是与他春风一度的神秘女郎,更是他的导师、他的上级、他的boss。


在学校里,景旭向来是成绩名列前茅的好学生,甚至五分钟之前他还信心满满。但是现在,他的自信当然无存了。难道就这样承认自己无法胜任这个工作吗?


“除了这些常见品种以外,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会饲养一些新奇的宠物品种,羊驼呢?黑脸羊呢?蜥蜴呢?狐狸呢?”


“……”景旭明明比殷九竹要高一个头,可是现在的他却觉得自己无限渺小。在来报道之前,他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与殷九竹重逢,然而不等他收拾好心情,殷九竹就用一个又一个的专业问题,让他认识到了他和她的差距。


他挣扎着说:“我有救助过受伤的鸟类,它翅膀骨折了……哦还有,我的禽类和畜牧都学得不错,所以如果有宠物小香猪、宠物柯尔鸭什么的,我也可以治疗。”


他尽量详细清晰的把自己所有的经验都倒了出来,把这当成一场不成功、便成仁的面试。


不,当然不行。


景旭觉不允许自己就这样认输。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刚才还如旭日朝阳一样的男孩,瞬间就变成傍晚□□点的太阳——落山了。


在旁边的莹姐听完了两人的面试谈话,其实她也有些不明白,平常待人接物和气、爽快的殷医生,为什么对这个新来的实习生如此挑剔。但转念一想,医生工作繁忙又琐碎,她对助手要求高也是很正常的。


然而,殷九竹是个极为挑剔的人。


她眉头轻拢,淡淡道:“景同学,以你现有的经验来看,还不足以胜任我助手的工作。不如这样,你这段时间先跟在莹姐那边,熟悉一下医院的各项事务,我会尽快和高院长联系,看有没有其他医生需要助手,到时候把你调过去。”


他艰难地扬起一个笑容,对殷九竹鞠了一躬,诚恳地说:“殷老师,我非常珍惜这次的实习机会,您刚才说的那些异宠救治方面的问题,我之前确实接触的不多,但我会抓紧一切时间,看书、看论文补上这些空缺。请您给我一段时间,让我证明自己。”


说完这些,他没有再过多纠缠,转身准备和莹姐一起离开。


莹姐不忍看那个大男孩如此沮丧,她拍了拍景旭的后背,示意他振作起来。


景旭虽然备受打击,但他生性乐观,从不轻易屈服。


景旭脚步一顿,欣喜若狂的回头看向那位挑剔的老师。


“景旭同学,有件事情我要提醒你。”然而迎接他的,是殷九竹毫无温度的话语。那双漂亮的眸子不带任何感情的落在他的身上,“你只是我的实习助手,称不上我的学生。请不要叫我老师。”


“等等。”


身后忽然响起了殷九竹的声音。


宠物医院里,每个医生都会有一间单独的诊室,除了在这里为病宠看病以外,医生们也会在这里处理一些资料工作。殷九竹是异宠科的负责人,现在养异宠的客人越来越多,一般的医院都可以给猫猫狗狗看病,“爱宠之家”为了从众多医院里脱颖而出,特地开设了异宠科,专门给那些少见的宠物服务。


殷九竹的诊室收拾的一尘不染,透过落地玻璃窗,可以清楚看到诊室内外的场景。因为她是新来的医生,不像其他医生的诊室挂满了主人们送的锦旗,她的墙上空荡荡的,桌上的东西更是寥寥无几,笔筒里除了几支常用的笔以外,还插着专门给动物测量肛温的温度计。


……


殷九竹回到了自己的诊室。


殷九竹快抓狂了——这世界怎么能这么小,为什么她盼了好久好不容易盼来的小助手,会是那天在酒吧里遇到的男孩啊!!!


是的,没错,殷九竹并没有“酒后失忆”。她清楚的记得那晚发生的事情,也记得景旭的模样。


她走入诊室,先慢悠悠拉上玻璃窗前的百叶窗帘,然后关上诊室大门。


——下一秒,她顺着门板蹲在地上,一张脸烧的通红。


殷九竹在刚刚那十分钟里,贡献出自己人生中最强的演技。


她不仅装作完全不记得他,甚至绞尽脑汁想从他的简历里挑出毛病,好顺水推舟地把他退回学校,让高师兄再给她派一个新助手来。


毕竟她是第一次和陌生人ONS,景旭的样貌声音早就深深刻在她脑海中,她根本想忘也忘不掉!而且最糟糕的是,不仅她记得他,他也记得她!


当四目相对时,男孩脸上明显洋溢出一阵惊讶与惊喜,眼见他脸色涨红,殷九竹赶忙抢在他开口之前,冷冰冰地打断他,用语言在两人之间划下一道不可逾越的界限。


只可惜……他和她之间,有那么一段孽缘。


她没有办法把之前的事情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她无法公正地面对那个赤诚的青年,尤其听到他叫她“老师”时——


然而,当她看完景旭的获奖证明和推荐信后,她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一个很有实力的学生。虽然景旭在异宠方向确实没什么经验,但那并不是因为他不去学,而是因为在大学象牙塔里,他没办法接触那么多的病例。


只要给他机会,假以时日,殷九竹相信他是可以成才的。


殷九竹站起身,拍拍自己的脸,先驱散脸上的燥热,然后拿出手机给高师兄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那天晚上的经历又跳入了殷九竹的脑海,她哀嚎一声,把脸埋在手臂里,可殷红的耳朵已经暴露了她的内心。


俗话说得好,一失足成千古恨,还有一句话是“一步错步步错”,殷九竹现在真是充分理解了这两句古语的含义。


她开门见山:“师兄,我想把景旭同学调到其他医生的诊室里。”


“啊?”高大尚愣了一下,“他哪里做的不好吗?你说要选个成绩好、对动物有爱心的,我看了那个小朋友的简历,挺符合你的要求啊。”


高大尚慢吞吞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师妹啊,你今天应该见到那个新来的实习助手了吧?怎么样,师兄的眼光你还满意吗?”


殷九竹在心底吐槽,高大尚的这句话说得怪怪的,什么叫“我的眼光你还满意吗”,简直像个媒人一样。


殷九竹咬咬牙,又问:“那如果直接换人呢?”


“那更不可能了!咱们医院是通过学校和那位小朋友签署的正规实习合同,在他们院里是有备案的,如果你没有正规理由,我没办法随随便便换人,除非……”


“……”殷九竹语塞。


“带助手就像带学生,医生和助手之间类似于一种师徒关系,需要费心指导教学;咱院的其他医生嫌麻烦,都不愿意带助手,宁可多带两个护士。”


……让他自己辞职?


很多人以为当宠物医生是一件很轻松的工作,每天和毛茸茸的猫狗打交道,又萌又治愈。实际上,宠物医生和人医没什么不同,他们每天也要接诊数不清的病患、也要值大夜、也要面临抉择考验、也要为病患的生死负责。这样的心理和生理压力,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殷九竹忙问:“除非什么?”


“除非他自己受不了苦,决定不干了。”


殷九竹的大脑迅速动了起来——景旭是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如果她让景旭早日明白兽医工作的“疾苦”,是不是他就会知难而退了呢?


……


就像殷九竹的同学,大学毕业后坚持做兽医的人不足五分之一,剩下的人都早早转行了。有进兽药厂做销售的;有考公务员上岸的;有考研考到人医传染病,研究人畜共患病的……跨界最远的一个同学,现在在一家游戏公司做产品经理。


每次同学聚会时,大家都佩服殷九竹能如此坚定本心,“一条道走到底”。


其他诊室的助手都会跟着医生一起看诊,当医生给病宠做诊断时,助手就可以在旁边学习、积累经验,验证课堂上所学的内容。


但景旭来宠物医院上了一周的班,每天的工作内容,居然除了打针、保定就是喂药,他甚至连一台绝育手术都没跟过!!


殷九竹打定主意,先“冷处理”景旭。


她做的非常巧妙,分配给景旭一些边边角角的工作,美其名曰让他“先熟悉一下医院的环境”。景旭只能无所事事地跟在莹姐身后,毫无可以施展拳脚的地方。


他想问,为什么殷九竹不记得自己了?为什么她要在床头留下那些钱?为什么她不肯给他分配更重要的工作?为什么她不能带他上手术台?


但每一个问题,他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开口。


每天早上他都信心满满地从学校出发,发誓要让殷老师正眼看看自己;但到了晚上,他又垂头丧气地回到寝室,反思自己又浪费了一整天的光阴。


景旭心里沉甸甸地缀着好多好多问题。


他没有告诉方博文,殷九竹和他的另一层关系,只遮遮掩掩地告诉他自己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而烦恼。


哪想到方博文听完后一拍大腿,怪叫起来:“清闲还不好?你认识隔壁宿舍的杨子吧?杨子被分到了畜牧站,带他的老兽医成天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他刚报完道,那个老兽医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舍友方博文注意到他的不对劲,问他:“老景,你怎么回事?每天回到宿舍就唉声叹气的,难不成是工作太忙了?”


景旭和方博文当了四年舍友,是关系非常好的兄弟,他们两个人向来无话不谈。但景旭在开口前,稍微迟疑了一下,说出口的话就打了个折扣:“工作不忙,正相反——带我的老师嫌我实操经验少,不肯给我分配工作,也不带我上台。”


景旭:“……”


要治疗牛的急性胃扭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整条手臂塞进牛的菊花里,然后通过触摸调整牛胃。


景旭:“什么下马威?”


“他报道的第一天,就让他不停歇的阉了八十只小猪!第二天凌晨三点又被抓起来做了台母牛急性胃扭转!当晚还要去给一百只母鸭受-精!杨子累的手都抬不起来,那老兽医就阴阳怪气的说:‘还大学生呢?还没我这个中专文凭的肯吃苦呢!’杨子干了不到两周就瘦了十斤,现在辞职回学校,打算和我一起考公了!”


“……算。”景旭心有戚戚焉。


果然有对比才有差异性,景旭被“安慰”了一番,终于没那么沮丧了。


光是想想,景旭都要yue出来了。


方博文:“你说说,你现在的工作又清闲,还能天天吹空调,难道还不算身在福中不知福吗?”


景旭大声回答:“因为我发现,当我沉浸在自怨自艾中时,总有人比我更悲惨!”


莹姐:“?”


第二天,景旭再次精神奕奕地出现在医院里。


莹姐好奇:“小景,之前还看你没精打采的,怎么今天这么开心?”


直到他身后的诊室大门被推开,一道倩影出现在门后。


“咳咳。”殷九竹清了清嗓子。


景旭:“即使被殷老师冷落也没关系,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相信我总有一天可以让殷老师看到我的努力的!”


景旭说得太过专注,完全没注意到莹姐在疯狂对他眨眼睛、使眼色。


被抓包的景旭:“……”


景旭浑身僵硬地接过她手里的诊单。


白大褂包裹着她修长挺拔的身体,殷医生今天也很美,美得如刀锋般尖利。她手里拿着一张诊单,脸色平静地递到景旭面前。


“那个谁,”她抖了抖手里的诊单,语气里没有任何起伏,仿佛她刚刚根本没有听见景旭在背后说她坏话,“既然你觉得我这段时间‘冷落’了你,那这个病宠的药浴你来做。”


看上去是非常平平无奇的一个病例。


但唯一不普通的,是这只病宠的品种。


诊单上写——病宠“公主殿下”,两岁龄,主人五日前带它去草坪里玩耍,结果传染了跳蚤。


处理方法——全身药浴、剃毛,伤口处敷药。


主人牵着它脖子上的牵引绳,连拉带拽,终于把它拖出了诊室。


它明明长得极为可爱,但脾气却很差。它不耐烦地咂么着嘴巴,间或“呸呸”两声,暴躁的吐出臭臭的口水,喷向四周。


诊室里,响起了如马蹄落地般清脆的声音。


隔着百叶窗的缝隙,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的情形。那是一只全身雪白、四蹄落地、有着长长脖颈和圆圆脑袋的大型异宠。


景旭终于看到了他即将服务的第一位客户——


“草泥马……”景旭喃喃道。


“这位实习生同学,请尊重你的客户。”殷九竹纠正他,“它叫羊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