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四(鸭子)

病例四(鸭子)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四章


方博文敏锐地发现,他的舍友景旭同学,最近变得怪怪的。


一切的缘由要从那晚的生日趴体讲起——方博文只不过离开了一小会儿,再回来时,景旭就和一位神秘女郎离开了夜店。


他们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方博文只知道,第二天景旭回来时,表现得失魂落魄,就连上课时都频频走神。


要知道,景旭可是全院绩点名列前茅的好学生啊!每次上课都要坐在前三排,即使是再无趣再枯燥的理论课,他也会做满满一本的笔记。这么一位学霸级人物,居然会在大课上走神,甚至老师点名让他回答问题,他都支支吾吾回答不出来……这难道还不够说明他的反常之处吗?


景旭回过神,看向一脸关切的舍友。


“……文子,问你一件事。”景旭斟酌了很久,终于开口,“我有一个朋友,和一个偶然认识的女生去酒店住了一晚,结果睡醒后发现她没留一句话就走了,只在床头放了几百块钱,这是什么意思?我朋友想联系那个女生,却没有联系方式,他该怎么办?”


而且,景旭一回到宿舍,就会从钱包里拿出几张百元纸币,在台灯下看了又看,脸色困惑且严肃,仿佛在解答什么世纪难题一样。


“老景,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方博文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放下书包,拖着一把椅子坐到景旭身边,撞了撞他的肩膀,“上课走神,下课连球都不打了,游戏也不玩,一天到晚就对着那几张钱看来看去的。怎么了,这钱是能生崽啊,还是能变出花来啊?”


方博文:“………………”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方博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方博文:“……”


方博文:“…………”


景旭立刻坐直身子,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等着他发表真知灼见。


“不要惦记去找那位不知名的神秘女士了。共度春宵之后,她在桌上放了几张钱,那只说明一件事情——”方博文不忍心地移开视线,狠心揭露了答案,“——她一定是把‘你朋友’当作了特殊服务人员,那是她留下的夜渡资啊!!”


什么“我有一个朋友”?方博文又不是傻子,联想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答案就已经浮出水面了!


他抬手拍了拍景旭的肩膀,深深叹了口气:“兄弟,我有一句话送给你——”他大喘气的停顿了一下,“——的那位朋友。”


夜渡资?!!!!


这几个字就如一道巨雷,直接炸在了景旭头上。


夜渡资……


夜渡资?


他从没想过,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心动、第一次脱轨,居然是在鱼龙混杂的夜店里发生的。


等他第二天醒过来时,那个与他一夜沉沦的美丽女郎已经失去了踪影,他甚至连她的名字都没有来得及问,只有床头柜上的几张纸币可以证明她确实存在过。


景旭的脸腾一下变得通红。


从初中开始,景旭就是男生群里最引人瞩目的那一个,经常能接到女孩子的告白情书,但他不知道是开窍晚,还是什么其他原因,面对那些前来告白的女生,都没什么心动的感觉。他只能婉拒她们,并表示自己心中只有学习。


这段时间,他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那晚发生的事情,对着几张纸币猜测她的用意——但他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把他当做了特殊服务人员!


原本方博文说那席话是想劝景旭不要再想着她了,哪想到适得其反,现在景旭更忘不掉那位神秘的女郎了。


那一晚,她喝了酒,可他没有。


他无比清醒。清醒到可以回忆起每一分钟的细节。


“鸭,什么鸭?”电话那头,传来班长困惑的疑问,以及纸页翻动的声音,“景旭,你的实习单位确定了,不是养殖场,你接触不到鸭子的。”


“……”景旭赶忙回神。


就在景旭神思恍然之际,他的手机响了。


他接起电话,下意识脱口而出:“——我不是鸭!!”


农大动物医学院本科是五年制,大五时不考研、不考公的同学会被学校统一分配实习。动医实习分为几大方向,第一类是家禽家畜养殖场,优点是赚得多,缺点是全封闭管理,一入场就要被封闭好几个月;第二类是去乡下的畜牧站,又累又苦又赚不到钱,还要时不时下乡去给猪牛羊绝育;第三类则是宠物医院,这是最抢手的香饽饽,每天可以和猫猫狗狗打交道,可惜是僧多肉少,每年只有最优秀的学生才能去。


即使隔着电话,班长声音里的羡慕也藏不住:“有一家新开的宠物医院,和咱们学校有合作关系,一些新的临床疗法、一些高价设备,都会在那家新医院登陆。那家医院现在急缺人手,让咱院推荐了几个实习生过去,对方看了成绩单和老师评语,最终在三个备选里挑中了你……”


他一时嘴瓢,居然把心里想的事情说了出来。


幸亏班长神经大条,没有纠结什么鸭不鸭的问题。


如果真能见识到这个难度级别的手术,就算只是在手术室里当个“扯线侠”,那也值啊!


这张天降的大饼,把景旭砸的晕晕乎乎。之前被人误当做鸭子的经历,也被他暂时压下,连同那晚的梦幻旖旎,一起打包藏在心底深处。


就连景旭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么好的运气!新疗法、新设备?这不就说明他可以在未来几个月的实习里,见到很多精妙绝伦的高超手术了??


限于科学发展,很多对于人类来说司空见惯的手术,在小动物身上执行难度大。比如老年犬多发的白内障手术,全华城有超声乳化设备的医院屈指可数,能操刀的医生更是凤毛麟角。


周六早上八点,景旭和方博文同时踏出寝室。


方博文往左,去图书馆冲刺考公;景旭向右,踏上实习之旅。


毕竟对于第一次踏上岗位的实习生来说,什么事情都没有即将到来的第一份工作重要。


……


俩人整理好书包,精神抖擞,一左一右的分开了。


景旭要去实习的那家宠物医院名叫“爱宠之家”,距离他们学校不远,步行二十分钟可达。医院九点上班,景旭提前半个小时到了医院门口,大门刚开,一个穿着蓝色护士服的小姐姐正在门口打扫卫生。


景旭挥挥手:“加油,方局长!”


方博文回:“晚上见,景院长!”


景旭同学连恋爱都没谈过,就快乐当爹了。


景旭赶忙说:“您误会了,我是农大动物医学系的学生,学校分配我来这里实习……这是学校给的实习推荐信。”


见景旭来了,护士很热情地问:“您是哪位宝宝的家长?是来接住院的宝宝的吗?”


听听——宝宝,家长。


“爱宠之家”是一家大型宠物医院,在广深开了五家,今年刚在华城开了第一家分院。这家医院上下共有三层,分为内科、骨科、眼科、中兽医科、综合全科、异宠科共六大科室,执业兽医和执业助理兽医近二十人。


“这么大啊……”景旭感叹。一般的小医院,墙上能挂三五张执照就算不错了。


“哦哦哦,我听院长提过。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到了。”那位护士把景旭领进去,给他接了杯水,让他暂时休息一下,“我叫赵莹,你叫我莹姐就行,我是负责前台接待的,还有其他杂事也都是我在处理。”


因为经常和小动物打交道,莹姐说话时和声细语,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她给景旭简单介绍了一下医院的情况。


景旭愣了一下,很快想起来学校里确实有一位姓高的客座教授,好像是叫……对,叫高大尚!大二时,景旭还上过他的一门选修课,记忆里,那是一位身材矮胖、头发略少、说话总是带着笑的教授,他的外貌很像某家大型生鲜超市的蓝色吉祥物,非常和气好说话。


景旭忙问:“那我是要给高院长当助手吗?”


“是啊,医生多,护士不够用了,所以才招人啊。”莹姐笑眯眯的,“说起来,我们高院长还是你们学校的客座教授呢!”


高院长?


景旭闻言更紧张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在这么优秀的医生手下工作,想必一定会收获满满吧?他可千万不能掉链子,绝对要拿出百分百的努力,获得那位老师的信任!


“不知那位老师怎么称呼?”


“不是哦。我们院新来了一位医生,是高院长在美国读博时的师妹,那位医生经验很丰富,之前在美国州立动物医疗急救中心工作。如果不是高院长和她很熟,都没法请她过来坐镇呢。你负责给那位医生打下手。”


居然是一位从国外回来的医生!


她穿一身职业套装,妆容素雅,大方干练。鸦色长发未经烫染,用发带松松绑起,服帖地垂在女郎的肩头。她耳畔坠着一对成色很好的珍珠耳环,而比珍珠更加明亮的,是那双凛然有神的双眼。


她看上去是那样的利落、美丽、成熟稳重——也是那样的熟悉。


“哦,她姓殷,叫做——”


不等莹姐说出口,动物医院的大门忽然嘎吱一声被推开。玻璃门划过整洁的地砖,一个身姿高挑的女郎迈步走了进来。


是“她”吗?


那个曾与他沉沦一夜,又悄然消失的“她”?


景旭呆呆立在原地,望着她一步步走近。


是“她”吗?


直到——她停在他面前。


景旭的手心湿热,他像是又回到了那个夜晚,无处安放的紧张,手足无措的生涩,他在成熟而美丽的她面前,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猎物。


景旭想不到这世界居然会这么小,几天前,他还在烦恼于要怎么从茫茫人海中找到她,没想到此时此地,她居然就出现在他面前——而且,她还是他的实习老师!!


那几秒钟里,景旭被完全剥夺了呼吸的能力,他的眼中只剩下她越来越近的身影。


她的目光,是纯然的陌生。


仿佛这是他们第一次相见。


“老师好,我……”他刚要开口,就被她打断了。


“你就是我的新助手?”女郎目光冷淡,平平静静地落在他身上,像是在看什么路人甲乙丙丁,“我是殷九竹。”


“……”在这一刻,景旭终于意识到——殷九竹根本没有认出他!


她不记得他了。


这是比殷九竹在他床头留下几百元钱,更让他感到挫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