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三(泰迪犬)

病例三(泰迪犬)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三章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钻了进来,暧昧地投射在酒店房间正中那张柔软的双人床上。


原本平整的床单早就被揉皱了,衣服散落一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缠绵的气息。


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懒散地搭在床外。那只手修长纤细,指甲修得短短的,带着一点粉;指尖动了动,这只手的主人终于从漫长的睡眠中苏醒。


“唔……”殷九竹晃晃脑袋,宿醉后的大脑像是被拧空了又榨干了似的,刺痛感在她睁开眼的那一刻就找上了她。


她趴在床上,感觉全身都是酥软的,从骨头缝里透出一种说不出的酸意。


她僵硬的、一寸一寸的转过头,看向了大床另一边,那个沉睡的背影。


年轻男人尚沉浸在美梦中。他背对着她,裸露的脊背上有着浅浅的抓痕,可以想象昨晚战况的激烈。他睡的很熟,短短的头帘搭在额前,让他看上去甚至比实际年龄还要稚嫩一些。


但实际上……他昨晚的表现,只有刚开始称得上稚嫩,后来完全超乎了殷九竹的预料……


她混沌的爬起来,呆呆望着这个陌生的房间。


因为时差与宿醉,这一晚她睡得并不好。她的记忆停留在酒吧里,她为了驱散被劈腿的烦躁,借酒消愁,一杯接着一杯,然后……然后……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殷九竹愣住了。


但是昨晚,说不清究竟是酒精的作用,还是被劈腿后的空虚,她居然在酒吧里,和一个初次见面的年轻男孩do了!!


而且没搞错的话,这个小屁孩还在读书呢!!


昨天是他23岁的生日,也就是说,他比她小六岁呢。她博士毕业两年了,他还在读大学;她大学时,他还在上小学;她读小学时,他还在玩泥巴……


殷九竹扶住宿醉的额头,无声地在心里哀叹。


她tm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啊啊啊啊啊啊!!!!


她不是小孩子了,在国外读书工作时,她对这种事有所耳闻;但她一心扑在工作上,再加上她有远在异国的男朋友,故而她一直洁身自好,很不齿这种和陌生人约p的行为。


这样的后果就是——昨晚的殷九竹很开心,今早的殷九竹要疯了。


果然是酒精误人。


好在,该做的保护措施都做了,看来她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殷九竹心中莫名涌上了一阵愧疚。


她居然“祸害”了祖国的花朵、拿下了纯情(?)少男的初次。还记得昨晚她把他推倒在床上,他双手像是投降一样聚在半空,战战兢兢地想要推开她,又想拥抱她。她不耐烦他的生涩,直接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身上。


之后的事情,全凭本能。男孩刚开始生涩,但举一反三地能力很不错。


老师?


殷九竹的回忆又找回了一点:昨晚因为男孩什么都不会,殷九竹不耐烦地批评他,说他是个笨学生、蠢学生、坏学生;男孩只能刻苦攻读,不停深入研究,努力用汗水浇灌沃土,最终赢得了老师的一点称赞。


所以,“老师”和“学生”,算是昨晚他们之间的dirty talk……


就在殷九竹放空发呆之际,放在床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吓了一跳,赶忙攥住不停嗡鸣的手机,甚至来不及看是谁打过来的电话,就立刻关机。


但是拜手机所赐,原本沉浸在睡梦中的男孩动了动身子,嘴里发出了一声轻轻的低吟。


“老师……”


殷九竹:“……”


靠靠靠靠靠。


——这哪是小奶狗,这明明是一只小狼狗!!!


——殷九竹,你可是未来要当老师的人啊!!!你清醒一些啊!!!!你对得起你的职称吗!!!!


殷九竹真不明白,自己酒后怎么能这么大胆,做出曾经不会做的事、说出曾经不会说的话。


眼看身旁的男孩有苏醒的趋势,她可不敢再待下去,赶忙掀开被子,蹑手蹑脚地下了床。结果脚刚一触地,她就腰肢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房门合上,发出清脆的咔达声。


睡梦中的年轻人被这声关门声吵醒,但是当他睁开眼时,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女人发丝的馨香,若有似无地留在了枕头上。


像是一个美妙的梦境。


殷九竹用她此生最快的速度胡乱穿好衣服,提着高跟鞋,匆忙地离开了酒店房间,在她的脚即将踏出房门时,她想了想,又退回来,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纸币压在了床头柜上。


作为占了小奶狗便宜的大姐姐,理应负担一半房费。


放好钱,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殷九竹:“……”


她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拨通了闺蜜的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


……


不出所料。当殷九竹重新打开手机时,她的未读短信快把手机信箱填满了。


未读消息来源于两个人,一个是某只在医院洗胃了一整晚的渣狗,殷九竹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那混蛋会说些什么,她看都没看就把所有消息都给删掉了,又把吴斌的号码直接拖黑,为了防止对方换号骚扰她,她干脆把手机设置成陌生人来电直接拦截;而另一个联系她的人,则是她的好闺蜜冯盼盼。


殷九竹笃定地说:“只是睡觉。”她停了停,反问道,“还是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是我带你来夜店的,你要是被哪个不怀好心的混蛋占便宜了怎么办!”


殷九竹呵呵两声,没有告诉她,昨晚殷九竹没被别人占便宜,反而是占了别人便宜。


“小竹!!!!!!”电话那端,传来冯盼盼凄厉的尖叫,仿佛是一只高分贝的尖叫鸡,“你终于接电话了!!你昨晚到底去哪儿了,我不过去跳了会儿舞,回来你就不见了!!”


殷九竹语气僵硬:“昨晚我太累了,就去酒店开了间房睡觉。”


“只是睡觉?”冯盼盼狐疑地拖长声音。


殷九竹在冯盼盼家足足休息了一周,终于倒过来时差。只是倒时差的滋味不太好受,一个梦境连着一个梦境,半梦半醒间,她偶尔会产生一阵恍惚。


恍惚间,她会以为男朋友的背叛是假的、她和那个陌生男孩共度一夜也是假的。但是很快她就清醒过来,那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过去的事情无法改变,她至少要保证,未来她绝不会跌入同一个坑。


不过,以冯盼盼跳脱夸张的性格,如果让她知道昨晚自己居然和一个陌生的小男孩do了,恐怕她未来的日子都消停不了了。


……


日子仿佛回到了正轨。


大门打开后,小泰迪会迅速从敞开的门缝里挤出去,围着下班回来的冯盼盼不停旋转。它会像小朋友一样用两条后腿站起来,两只前爪交替挠着主人的小腿,一蹦一蹦地渴求主人的抱抱。


每当这时,冯盼盼就会立刻放下背包,蹲下身抱起这个小可爱,甚至连鞋子都顾不得换。


“冯日天!!”冯盼盼用那种甜腻到像是棉花糖一样的声音说,“今天有没有乖乖和小竹阿姨在家玩?今天有没有乖乖吃饭饭,有没有乖乖睡觉觉?”


闺蜜冯盼盼家境不错,在父母的帮助下在华城首付了一套小公寓,现在每月还房贷车贷,生活不算紧巴,还有余力养只小狗。


每当冯盼盼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响起,黑色卷毛圆圆脑袋的泰迪犬都会猛地从窝里冲出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扑向大门,摇着尾巴等着主人出现。


即使殷九竹怎么拿肉肠诱惑他,小泰迪都会表现出非同一般的忠诚。


殷九竹看着冯盼盼对着小泰迪亲亲抱抱举高高,觉得十分好笑。都说“物似主人型”,冯盼盼养的狗,和她本人带着微妙的相似,尤其是冯盼盼现在顶着一头黑人爆炸头,修剪的像是一团蘑菇的发型和黑色的小泰迪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殷九竹问她:“说起来,今天我溜日天时,他追一只发情的母金毛,它还没人家大腿高呢,就冲着人家冒‘唇膏’……你有没有考虑过给它绝育?我来做,二十分钟就能完成,就收你一点耗材费。”


冯盼盼脸上闪过一丝意动。


回答她的,是小泰迪清脆的汪汪声。


贵宾犬(泰迪犬)是非常亲人、非常聪明的伴侣犬。它活泼好动,又不需要多大的活动空间,而且毛量多,又不掉毛,洗完澡做做造型,就成了人见人爱的好宝贝。


当然,前提是忽略它“日天日地”的个性。


冯盼盼雀跃道:“听你的意思,你是要去上班了吗?”


“差不多了,下周入职。”殷九竹笑着回答,“房子我也找好了,就在医院旁边。”


一听说小竹要搬走,冯盼盼的心情又down到了谷底。她们二十年的闺蜜情,最近几年小竹都在国外,哪想到她们刚住了一个多星期,小竹就要搬走了!


关于要不要给宠物做绝育,很多主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作为一名兽医,殷九竹自然认可科学绝育,在她手里“断子绝孙”的动物怎么也有上百只了。科学绝育好处多多,可以让宠物性格更稳定,平抑激素,预防生-zhi器官病变,但是,绝育也有一定的风险,比如麻醉风险、愈后康复等等。


尤其是麻醉风险——虽然在实际操作中这个可能性非常低,但是对于宠物主人来说,出事的概率只有两个:0%或者100%。


冯盼盼非常信任殷九竹,若是能把自己的爱宠交给闺蜜操刀,那她就不用担心手术的风险了。


殷九竹把理由说清了,并许诺以后只要一有假期,就会来冯盼盼家做客,冯盼盼这才收了眼泪。


冯盼盼拉着她的手说:“其实你能上班也挺好的,你在医院工作,每天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肯定能找到一个比吴斌更靠谱的对象!而且养小动物的人都很有爱心,至少人品方面是不用担心了……如果实在找不到,那就等明年你去学校教书,说不定能遇到更合适的人呢!”


“停停停。”殷九竹赶快打断她,“你这思维也太跳跃了。事先声明,第一,我现在只想好好工作,根本不想谈感情,男人是比狗忠诚,还是比狗听话?我干嘛要把宝贵的精力浪费在这种生物身上?第二,就算我去学校教书,我也不可能找男学生谈恋爱,师生恋是师德问题,是红线!”


她还有好多好多话没和小竹聊够呢……


冯盼盼明明比殷九竹还大一岁呢,但性格还是说风就是雨,心态和刚毕业那阵儿没什么区别。眼见她眼睛一眨就要掉金豆子,殷九竹赶忙搂着她一阵劝。


不是殷九竹不想和闺蜜合租,实在是两个人的作息不一样。冯盼盼是朝九晚六的社畜,每天上下班时间很固定;但是宠物医院需要有人值班,殷九竹入职后,每周都会轮一次大夜,进进出出势必影响她,所以殷九竹才会重新找房子搬走。


“……”


“我从头到尾都没提到过男学生,你怎么会莫名其妙想到男学生?难道——”


殷九竹迅速伸手指向后方:“快看!日天又冒唇膏了!!”


冯盼盼一愣,眨巴眨巴眼睛,说,“可我说的是学校里的男老师,不是学校里的男学生……”


“……”


冯盼盼狐疑地眯起眼睛:“小竹,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


拆蛋专家老高:如果没休息够的话,那就再延缓几天也成。


拆蛋专家老高:【憨厚河马微笑】.jpg


高大尚是殷九竹读博士时的师兄,他是动物内科方面的专家。高大尚比她大了十几岁,毕业后工作多年才选择出国深造读博,回国后开了一家大型连锁宠物医院,两人关系一直不错。


……


好不容易糊弄完冯盼盼,殷九竹身心俱疲地回到了卧室。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的手机滴滴几声,提示有了新的消息。


拆蛋专家老高:师妹,休息的怎么样,下周能入职吗?


拆蛋专家老高:我已经在帮你找了,新医院的护士不太够用,我联系了农大那边,让系里推荐几个大五的实习生。


拆蛋专家老高:你需要亲自面试吗?


小竹:不用了,师兄的眼光我相信,只要成绩好、人踏实、对病宠有耐心就可以。


他是华城农大的客座教授,这次殷九竹能够取得教职,他在中间牵线搭桥,出了不少力。为了报答他的这份恩情,殷九竹决定暂时在他的新医院挂牌执刀。


小竹:谢谢师兄,我休息得差不多了,下周入职没有问题。


小竹:我之前说我需要一个助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拆蛋专家老高:我决定会选一个让你百分百满意的助手!


拆蛋专家老高:放心吧。


看到表情包里河马咧开大嘴,殷九竹仿佛能看到高师兄出现在眼前一样。


拆蛋专家老高:【憨厚河马微笑】.jpg


高大尚特别喜欢用憨厚河马的表情包,脸大大的,眼睛小小的,脖子短短的,笑起来憨憨的,和他本人带着说不出的相似。


殷九竹收起手机,望向窗外落在树枝上的小鸟。


新的工作,新的住处,新的助手……殷九竹无比期待她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