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76 章(很好欺负的感觉...)

第 76 章(很好欺负的感觉...)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春风袅袅, 夕阳初显,晚霞遮暮。


苏枝儿惊慌失措地放开周湛然的衣服,“那个,就是, 你这衣服都味儿了。”


真丢脸, 她到底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小娘子羞红了脸, 双手放在身后绞啊绞。


男人慢条斯理的朝她走过来, 身上的黑袍暖融融的不知道吸收了多少春日阳光。


小娘子羞红了脸, 唇瓣饱满而殷红,像挂着新鲜露水的樱桃,天生微微噘着。


男人俯身,凑上去亲了她一下, 然后又亲一下, 又亲一下。


你是啄木鸟吗?


苏枝儿的脸红成猴屁股,虽然他们已经亲过很多次了, 但她每次还是会脸红。


他单手托住她的后脑勺, 长驱直入, 动作略粗鲁, 带着属于新手的生涩感。


屋内安静极了, 苏枝儿觉得浑身燥热, 她被男人往怀里一揽,才发现男人身上更热。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苏枝儿踮脚勾住男人的脖子, 唇齿勾缠,呼吸交错。她轻轻啃了啃他的唇,男人动作一顿,更加凶蛮起来,就像是得到了信号的凶兽。


“别亲了……”小娘子开口说话, 声音细软,红唇张张合合, 似是在邀约。


周湛然的视线集中在她的唇上, 他已经听不见少女的话。男人是天生的猎手, 在这方面他们有着超乎女子的猎性。


小花不用苏枝儿教就已经自己学会了如何做这样的事情。


男人垂眸,因为身形纤瘦,所以黑袍微微敞开一角,露出漂亮的锁骨线条。


他伸出苍白漂亮的手,扯开衣襟。


苏枝儿面红耳赤地捂脸,“你干什么?”


小娘子双眸水润湿漉,男人的眼瞳漆黑深沉一片。


两人互相望着,苏枝儿看到他脖颈处被自己不小心抓出来的绯色痕迹。


三条杠,清晰又明显,像是被正在发情儿的小猫儿挠的。尤其小花肌肤冷白,即使只是一点红也非常明显,更别说是这三道又红又肿的了。


“哦。”男人转身走向屏风后面,刚刚走出三步突然感觉自己宽袖一紧。扭头,便见小娘子红着脸,目光闪烁,指着他的衣襟说,“能不能再拉一次衣襟?像刚才那样?”


刚才那就是古代霸道总裁的感觉吗?像模特大片一样嘤嘤嘤,好霸道,她好喜欢。


苏枝儿目光闪闪发亮。


妈耶,好白。


男人颤了颤眼睫,“热。”


“那,那你去屏风后面脱呀……”


太羞耻了,她一辈子都不想看到这件衣服了。


她撅着身子刚刚把衣服塞好,那边男人正好从屏风后出来。似乎是嫌热,周湛然并没有系衣带,正露着他的八块腹肌。


苏枝儿登时眼睛都直了。


周湛然:……


.


男人去屏风后换了衣服,苏枝儿看着那件依旧挂在木施的外袍,赶紧把它扯下来塞进了床底下。


苏枝儿刚刚降下去的热度又上来了,她赶紧奔出去叫珍珠把晚膳端过来。


晚膳只有三菜一汤,不过也够两个人吃了。苏枝儿一向不是个喜欢铺张浪费的人,坚决在宫内行驶光盘行动,不一小心还获得了个勤俭节约的贤德名声。


.


她是个颜控,小花的脸正好长在她的控位上。而小花不仅颜长得好,身材还一级棒。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


“那个,你把衣服系好,我们吃晚饭了。”


苏枝儿深吸一口气,仰头看向天空。


晚间的燥热已经非常明显,听说古代还有避暑山庄这种东西,作为一名社畜,苏枝儿从来都没有享受过此等高级待遇,就连五星级酒店都没有享用过,不知道今年能不能去传说中的避暑山庄玩一玩。


周湛然不喜欢用正餐,只喜欢吃点可爱的东西。


夏未来,热已至。


吃完晚饭,苏枝儿又吃了一碗酒酿圆子,整张脸热得发烫。


她就是那种比较容易上头的人,虽然这么一点点酒酿圆子肯定不会醉,但耐不住这是古代,东西都太纯粹和天然了。


并没有变浅,反而更深了。


似乎是因为苏枝儿的视线太过炙热,所以男人突然倾身凑过来,呼吸灼热,带着酒香。


“你好香。”


他看到苏枝儿吃酒酿小丸子吃得那么香,自己也跟着来了一碗。


前面的事实已经证明,男人是真的没什么酒量,虽然这酒酿小丸子真的没多少酒,但纯度不低。


风又开始燥热起来,苏枝儿看到男人脖颈间留下的痕迹。


入了夜,两人吹了一会儿风就各自回去睡了。


苏枝儿依旧睡在屏风后面的小床上,男人睡在属于未来帝王的大床上,房廊下的笼子里,鹦鹉也歪着脑袋,闭着眼睛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月亮朦胧,微风习习。突然,鹦鹉被一阵响动惊醒,它摇头晃脑地看,机智的绿豆眼看到窗户前印出的一点微薄影子,透过细密的芦帘缝隙倾泻出来一点。


苏枝儿的脸再次红成猴屁股。


她觉得今夜的风变得格外喧嚣。


.


黑暗中,苏枝儿瞪圆了眼,男人趴在她身边,坨红着脸,唇瓣湿漉漉地盯着她看。


黑发披散,白皮红唇,犹如妖媚。


男狐狸来吸.精.气的?


屋内没有点灯,正在沉浸式睡觉的苏枝儿睡到一半梦到自家猫在舔她。


她伸手撸了撸她的脑袋,猫儿不满意,轻轻地咬了她一口。


苏枝儿回想着自己睡前应该给它留了粮食的呀,然后突然又猛地一下惊醒,她哪里来的猫?


“饿了。”男人声音嘶哑。


苏枝儿气急,“饿了你吃……唔……”男人倾身凑过来亲她,她被亲得喘不过气,偏偏这个时候周湛然还贴着她的面颊,唤她的名字,“枝儿……”


耳朵都要怀孕了。


苏枝儿倒吸一口凉气,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同样湿漉漉的面颊。


一个硕大的牙印。


苏枝儿:……这是她的脸,又不是馒头!


.


苏枝儿想到之前跟闺蜜谈话,早已开了荤的闺蜜告诫她一定要在婚前验货。


不然你怎么知道他是十八还是八呢?


苏枝儿咸鱼一般扑腾了两下,就被周湛然按住了。


小娘子身形纤弱,平日里瞧着娇娇弱弱的,如今深陷在柔软的被褥里,整个人更添加了几分娇媚之感。


显出一种……很好欺负的感觉。


苏枝儿身上薄薄的衣物被剥了下来。


她恍惚间想到自己还没成婚,礼王好像说成婚前会验明正身……“等一下。”苏枝儿的脑子突然清醒,她正要义正言辞地推开男人时,发现男人早已歪着脖子抵着她的下巴睡着了。


苏枝儿:……衣服都脱了你给我睡觉?


受到闺蜜如此大胆风格的熏陶,苏枝儿并不认为婚前性行为不好,虽然她知道周湛然一定有十八,但说不定这只是她的错觉呢?


只是一定要是今天吗?她好紧张,非常紧张,尤其紧张。


大家都是新手,难道不应该先看个图片缓解一下压力,并学习一下方法吗?


不行不行,太羞耻了。


苏枝儿立刻用力摇头,企图把那张脸从脑袋里甩开,因为甩得太用力,所以不小心砸到了旁边男人的鼻子。


“唔……”男人闷哼一声苏醒过来,他伸手捂住自己的鼻子,那里正有两道鼻血缓缓流下。


.


一觉睡到天亮,苏枝儿不是那种有心事的人,她气着气着就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昨天晚上男人那张充满风情和□□的脸。


周湛然:……两行鼻血缓缓流下。


.


珍珠按照流程,领人过来收拾床铺,冷不丁看到床上的血迹,登时面色一白。


“我,我不是故意的。”她赶紧用手给小花抵住。


周湛然委屈地垂眸,看着小娘子慌里慌张的给他收拾。


好不容易把鼻血停住,苏枝儿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什么也没穿,赶紧一把扯过被子全部裹到身上,并一脚把男人踹下了床,怒斥道:“流氓!”


苏枝儿正在往周湛然鼻子里塞纸团。


“不能呼吸。”男人乖巧坐在旁边,鼻子里被苏枝儿用力塞了两个纸团,依旧帅得天人共愤,跟那些去头可食的完全不一样。


“你用嘴呀。”苏枝儿说完,顿时面颊一热。


终于,终于出事了!


郡主没有守住!


珍珠看向苏枝儿的视线充满了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好傻。


苏枝儿看着小花的傻样,忍不住闷头笑了笑,可笑完,她又想起昨天晚上男人按着她的手劲。


周湛然是个疯子,可他没有在苏枝儿面前疯过。昨晚是苏枝儿第一次感受到男性的力量,男女天生的力量差距让苏枝儿明白,明日里在她面前温吞乖巧的男人也有会露出獠牙的一面。


虽然她真的非常非常纯洁,但经历了昨天晚上差点没守住最后一线的擦枪走火后,苏枝儿现在脑袋里面的黄色废料还没完全消除。


“用嘴呼吸。”她的声音低了一度。


男人张嘴,吸了一口气,“哦。”


上朝前,男人取下了鼻子里面的纸团,换上玄色常服。


登基大典尚未举行,男人并未着龙袍。


玄墨的黑色,将男人身上的绯色痕迹衬得一览无余。可周湛然像是没有发现似得,径直往外去。


想想还有点小刺激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小狼狗的快乐?


.


一开始,金公公还在担忧新帝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想着成婚那日是不是要跟礼王商量着给新帝来点药物刺激,现在想来新帝已经长大,不必自己操心了。


金公公不自禁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


新帝一出门,尽职尽责的金公公赶紧迎上来,一眼看到新帝脖颈上的痕迹。男人高挺的鼻梁上有红红的痕迹,殷红的唇瓣上被啃咬的小痕迹。


金公公吸了一口凉气,登时更加高看了里头那位郡主一眼。


要知道,新帝最是厌恶女子。


此话一出,立刻有神色肃穆的锦衣卫从两边出来,架起那几个大臣就拖出去了。


大臣们懵逼了,开始嚎叫。


那些被蛊惑的正准备站队发表自己感言的其他大臣们见状,纷纷默默地缩回了自己试探的脚。


今日的朝廷不太平,一些虾兵蟹将努力地站出来控诉周湛然,他们果然将定远侯这顶锅扣在了他头上。


男人撑着下颌坐在龙椅上,由上而下地俯视着下面那些乱蹦跶的软脚虾,就像是班主任正在看某些不定性的学生。就差说一句,“别以为你们在下面做小动作我看不到,我在上面看得一清二楚。”


“拖下去,杀了。”男人轻启薄唇,神色慵懒,带着一股漫不经心的杀戮感。


云清朗站在最前面,皱眉看向周湛然止。


身为信任内阁首辅大臣,云清朗清楚的知道恩威并重才是最佳手段。这些大臣们心里明镜一般,刚才那些被拖出去的定然就是残留的某些势力的余党。


其实云清朗一直在暗中调查,他发现之前铲除太后后,朝中还留下了一股势力。虽然微薄,但潜伏良久,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打断他们的脚也不敢试探出去了。


这招杀鸡儆猴实在是太绝了。


那些大臣是被活活打死的,蒋文樟还没塞住他们的嘴,让他们尽情的嚎叫,叫得殿里的大臣们两股战战,恨不能跪下求饶。


那里红白一片,三道痕迹非常明显。


分明就像是被人抓出来的。


周湛然靠在那里,身姿慵懒至极,他正对上云清朗的视线,仿佛是无意的,也像是在故意等着他。


云清朗试图追查,没有线索。


他曾怀疑过是定远侯,可现在定远侯却突然死了……难道此事真是新帝做的?因为定远侯正是那股隐藏在后面的叛乱势力?


云清朗心中百思不得解,突然,他注意到了男人露出的脖颈。


.


苏枝儿完全不知道朝堂之上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当她下朝回来看到男人的时候发现他脖子上的痕迹不褪反重。


她有点疑惑并羞愧,难道她用的力气太大了?可她真的是不小心的嘛。


男人伸手,微微扯开衣襟。


脖颈处的痕迹更加明显。


云清朗心中一涩,低下了头。


男人的指甲也很长,他不会修剪,不舒服了才弄掉点。


此刻,那尖锐的指甲顺着苏枝儿划出来的痕迹继续加深。


男人抓完,左右看看,十分满意地站起来,然后一扭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苏枝儿。


苏枝儿低头瞅了瞅自己的指甲,不如她还是把指甲给剪了吧?


午后,苏枝儿坐在院子里把自己的指甲剪了。


被修剪的干干净净的漂亮指甲泛着健康的粉色,苏枝儿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美手,然后高高兴兴的进屋去找周湛然,不想正看到男人撅着身体站在她的梳妆镜前面……抓脖子?


周湛然:……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