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73 章(嘘)

第 73 章(嘘)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李绸儿是在定远侯府内清醒过来的。


她最后的记忆是混乱的, 她似乎被下了蛊一般陷入了神思不由自己控制的癫狂状态。


她头疼欲裂,脾气暴躁,因为情绪太过强烈,所以甚至想往墙上撞过去。


正在此时, 屋里好像进来了一个人。


浓黑的颜色, 雪白的肤, 虽然根本没有半分相似, 但精神恍惚的李绸儿还是将周湛然认成了郑峰。


她上前一步抓住人, 语气里带着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癫狂和歇斯底里。


“我头好疼……”


周湛然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紧拽着自己的女人。


“你在做什么!”突然, 一道中气十足的苍老声音响起,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口。


进宫一般是不能带兵刃的, 可有一个人例外, 那就是曾经驰骋沙场, 为大周立下无数战马功劳的定远侯。


后来的事周湛然其实有点记不清了, 因为他的脑袋真的很疼, 很多人在说话, 他想杀人。脑海中有个声音告诉他, 把这些人都杀了, 他的脑袋就不会疼了。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他不认识她是谁,觉得很烦。男人抬手挥开女人扯着自己宽袖的手,女人继续缠上来,甚至想要来抱他。


周湛然的暴躁达到顶峰, 他想起苏枝儿说的话, 不能杀人,就抬手将李绸儿打晕了。


力道虽然不轻, 但一定不会死。


突然,嘈杂的声音中响起一道柔软细腻的嗓音,它刺破浓厚的黑夜,破开他满是荆棘燥火的干涸火地,像一捧从天而落的清泉般浇灭了一大半暴虐情绪。


他被少女揽进怀里,他能闻到她身上柔软的香气,那是一种能安定人心的味道。


起码能安定他的心。


可周湛然想到苏枝儿,他想到她看到自己杀人时惊恐的表情和视线。


男人只能忍下。


可他越来越忍不下去, 他强制自己坐到椅上,努力扼制住自己心中的凶性。


.


苏枝儿一路牵着身后正处于暴走边缘的男人回到东宫。


周湛然虽然已经是新帝了,但还没来得及搬家,因此依旧住在东宫里。东宫内的东西都没有变过,甚至连枕头的摆放位置都没动。


脑中那片干涸的火场渐渐熄灭,烧焦的肌肤也被甘霖治愈,男人闭上了眼,像投入港湾的幼崽,紧紧攥住了苏枝儿的手。


“我相信你。”


这四个字萦绕在周湛然的脑中,破开那些诡异阴暗的场面,像一束竖在黑暗中的光。


当东宫众人听说新帝回来了的时候,大家纷纷面露恐慌,甚至有的人还想直接自我了断,这样避免了被新帝戳成筛子,还要多死几次的危险。


“新帝来了。”远远守在门口的小太监朝里面颤巍巍地喊了一嗓子。


大家面色煞白,满脸灰白之色,直觉怕是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了。


新帝发疯的事情已经光速传遍整座皇宫,从一开始的新帝被下药发疯到后来的新帝被人药疯了到最后的新帝跟疯狗似的乱杀人。


流言就像飘雪般迅速席卷整座皇宫,每个人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听说新帝疯了。”


东宫距离流言初始版本地较远,因为远,所以它接受的信号也不太好,它接收到的是最后一个版本的信号:新帝跟疯狗似的乱杀人。


金公公的脚步开始变得缓慢,他捏着自己的袖子,身体抖得跟秋天落叶一般。


苏枝儿牵着周湛然的手一齐进入东宫,里头跪了一地宫娥、太监。他们蜷缩在地上,像鹌鹑似得扭曲着不敢抬头。


“召月,去备热汤。”


金公公随在苏枝儿和周湛然两人身后,他能闻到两人身上沾染的细香味道。那就是导致新帝发疯的原因,这股味道充斥在金公公鼻息间,使得金公公都开始觉得内心烦躁起来。


可他一抬头,看到自家主子的背影,那股烦躁感立刻被恐惧淹没。


他只是闻了一点点沾染在衣服上的味道就变成了这样,那么自家主子闻了三天三夜,到底会不会疯?


苏枝儿不放心周湛然一个人待在浴室里。


小太监们搬着那个巨大的浴桶到屏风后面。


苏枝儿作为一个女孩子,也不能唐突的进去陪周湛然洗澡。


小花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将身上的味道去除,从头发丝到脚趾的去除干净。


召月如获大赦般疾奔出去预备热汤。


热汤很快弄好,正要搬入专门的皇家浴室,苏枝儿改变了想法,“搬到这里的屏风后面。”


金公公跪在地上,根本就连看都不敢看一眼站在苏枝儿身后的周湛然。


男人垂着眉眼,双眸猩红,这副模样可是比从前的每一次都严重。


金公公是从小伺候周湛然长大的,连看着他长大的人都不敢进去伺候他沐浴,苏枝儿的心中五味杂陈。


“金公公,你陪……”


“奴才,奴才不敢。”


苏枝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金公公抢白了。


.


屏风后,氤氲热气升腾,逐渐模糊了男人的影子。


苏枝儿隔着屏风坐在外面,正等着,看到自己塞在床底下的绣篓子,便弯腰奔过去抱出来放到桌上,然后开始做小人。


“我自己进去。”


周湛然依旧头疼难忍,可他十分听话的自己进去沐浴了。


苏枝儿心中的心疼更加明显。


小衣裳都是按照苏枝儿喜欢的风格来的,既然是她喜欢的风格,那么这个娃娃一穿上,虽然没有五官,但总会给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苏枝儿在娃娃的脸上缝了一个简单的笑脸,并慢吞吞的替她绣上黑色布条充当长发。


珍珠站在一旁看着苏枝儿动作,面露欣喜道:“郡主,这个娃娃瞧着好像你。”


一颗脑袋,两只胳膊,两只脚。


苏枝儿做的小人很简单,没有五官只有四肢,里面塞了棉花,看起来鼓鼓囊囊的可爱。


重点在衣服上,苏枝儿有段时间无聊,让珍珠做了很多漂亮的小衣服,原本她还想找个木匠做一个现代那种能活动的类似SD娃娃一样的东西,可现在她突然发现用棉花塞成的娃娃上更温暖可爱一些。


按照古代礼仪,这当然是不行的。


可苏枝儿又不是正宗的古代人,她都要跟周湛然结婚了,进去看看自家男人洗澡怎么了?自家男人自己不看难道还给别人看?那她多吃亏呀。


苏枝儿想完,立刻拿着娃娃站起来。


“是嘛。”苏枝儿顿时觉得自己手艺还不错。


她做好娃娃,正想让珍珠喊金公公进来,可一想到刚才金公公的表现,登时放弃。


不如……她自己进去?


苏枝儿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假装路过一般地走进去。


男人的黑发挂在巨大的浴桶旁边,那柔顺的黑发顺势而下,细腻绵长,被热气沾湿。


苏枝儿走近,热气更加浓厚,直扑了她满头满脸。


她做娃娃的时候能听到水声,现在做完娃娃,突然发现一点水声都没有了,四周安静极了,只有那一点氤氲热气顺着屏风的缝隙往外钻。


苏枝儿捏着娃娃在屏风处探头探脑。


热气太厚,她有点看不清。


她急了,伸手去捞。


隔着黑乌乌的药草,她似乎摸到了男人的脸,便赶紧双手都伸下去,然后猛地使劲往上一提。


这可真是力气活。


热汤里面加入了镇定心神的药草,黑乌乌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脑袋呢!


苏枝儿猛然发现没有看到男人的脑袋,只有那头长发蜿蜒下来。


怎么办?还有呼吸吗?


“珍珠,叫御医过来!”苏枝儿朝外面急喊一声,然后又想到什么,“金公公!金公公快点领几个小太监进来!”


金公公听到声音,领着几个战战兢兢的小太监跟进来。


苏枝儿使出了吃奶的劲才勉强把男人的脑袋从水里抱出来。


男人脸上沾着药渣子,冷白的肌肤被水浸得湿润,他紧闭着眼,像一副没有生气的瑰丽画皮般摊开在那里。


“周湛然,周湛然?”苏枝儿伸手去拍他的脸,男人毫无反应。


苏枝儿跪在旁边,因为不小心看到了一点不该看的东西,所以面色有点红。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种事情的时候,她想起自己那个时候参加学校演习学习的那些急救技能。


虽然没用过,但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苏枝儿捏住男人的鼻子,然后用两根手指破开他的嘴,捏住,倾身渡气。


“把人搬出来。”


苏枝儿努力镇定下来,吩咐金公公先把周湛然从浴桶里搬出来。


金公公跟几个小太监上前,小心翼翼的把人搬出来,并套上一件衣物。


苏枝儿焦急万分,她给周湛然渡了好几口气男人都没有反应。


怎么办?心肺复苏,对,没错,还有心肺复苏。先渡完这一口……气?你丫昏迷的时候舌头还能动?


苏枝儿猛地一下推开人,看到男人缓慢睁开了眼。他的眸色已从一开始的猩红变为墨黑,想是已经从那股激烈的暴躁感中成功抽离了出来。


金公公并几个小太监站在那里,因为主子没让走,所以他们只能干站着,然后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这……金公公和小太监们并不明白这是什么操作,他们只知道自己不能看。


一众人低头垂目,只敢盯着自己的脚尖。


苏枝儿不知从哪里涌上来一股情绪,“啪”的一声,她的双手分别拍上男人的两边面颊,用力到让金公公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命案。


男人脸上沾着两个明显的手指印,双眸黑漆漆地沾着水雾,显出十分无辜姿态。


可苏枝儿却只觉得窝火,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早已被冷汗浸湿,身体也僵硬的不行。


经历过那种感觉的苏枝儿只能无限佩服周湛然这样强悍的自制力。


如果换作别人,怕是早就被逼疯了吧?


男人躺在那里,双眸定定望着她。


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对周湛然的感情有多深。


那种日久浸淫,点滴累积起来的感情就像温水煮青蛙,当你明白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已没有办法逃脱。


不,她不想逃。


“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死了……”一开始的话是气愤的,说到后面,苏枝儿竟忍不住呜咽了起来。


她还记得刚才自己的感觉,从看到男人紧闭着眼睛被她从热汤里捞出来的那一刻,一股冷意从脚底板往天灵盖上冲过去,那种被绝望侵袭的恐惧感,是她第一次经历,她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苏枝儿一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她并没有太多激烈的情绪。可刚才,她明明确确感觉到了自己对失去周湛然而感受到的恐慌。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大反派!!!


苏枝儿真的要被这个男人气死了。


她差点就变成寡妇了!


男人的面色依旧苍白,即使他泡了那么久的热水。只有触到指尖的肌肤泛着热度,让苏枝儿明白现在躺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个活生生的血肉之人。


周湛然看着小娘子满脸泪滴,他伸出手,接住她的眼泪,解释道:“太疼了,想泡泡。”


然后一不小心就差点泡死了。


金公公赶紧领着小太监们退出去。


小娃娃软糯可爱,上面大大的一个笑脸清晰印入周湛然眼中。


男人的指尖轻轻捏着它,缓慢搓揉,然后轻轻掀开眼皮朝金公公一众人看过去。


苏枝儿抬手去抹自己的眼泪,男人倾身过来抱住她,将下颌搁在她的肩膀上,并伸手摸到那个软绵绵的小娃娃。


那边,珍珠刚刚领了御医过来,就被金公公拦住,“嘘。”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