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67 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第 67 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莫名其妙靠自己未来老公当着未来公公上吊事件成功解决了纳侧妃事件后, 苏枝儿又被礼王接回了礼王府。


面对这位不安分的养女,礼王三令五申她不可以再回东宫,坏了规矩是小,天天见面让那小子咸猪手了事大。


“成婚前都会有老嬷嬷检查身体是否完毕。”礼王提醒她。


苏枝儿顿时恍然, 脸上也忍不住露出愧疚。


真是操碎了她老父亲的一颗心啊。


虽然已经亲亲抱抱, 但幸好没有走到最后一步。


“我知道了。”苏枝儿乖巧点头。


礼王看着眼前明媚的少女, 想到自己养了一年的白菜马上就要被猪拱了, 悲从中来, 头发似乎更白了。


偶然起来,她也安慰自己。虽然云清朗当上了首辅, 但他并没有跟瑶雪产生感情, 红夷之乱也早早的成功解决,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礼王爱女心切, 给苏枝儿准备了十里红妆。


虽然苏枝儿极力表示自己受不住, 但礼王一脸“给你你就受着”的表情让她实在没有办法拒绝。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


初春的天微冷,云清朗来信礼王府,说他已经成功解决红夷粮食短缺一案,正往金陵城赶回。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 苏枝儿作为一条快乐的咸鱼, 早已忘记了国师这位背景人的装逼公告。


第一次结婚, 苏枝儿彷徨紧张又兴奋。


虽然她身份尊贵, 衣来伸手, 饭来张口, 但幸福的生活是需要自己经营的。


一点一点的营造出自己幻想中的两人世界这种事情不是很甜蜜,很幸福吗?


既然无法拒绝, 那就享受吧。


金银玉器摆满了一桌子, 苏枝儿挑得眼花缭乱。


.


苏枝儿在白纸上写下自己的狗爬字。


卧室。


首先要改造的当然就是卧室了,一定要温馨。


正好被礼王拘在礼王府内没事干的苏枝儿开始给东宫进行规划。


金陵城内核心地带, 占地几百平方,豪宅中的豪宅,还有成百上千的奴仆,这些对于苏枝儿来说就像是贫民窟社畜突然跨入了霸总的世界,还是那种掌握着全球经济命脉的霸总。


虽然东宫很大,但住人的地方也就那么一点。


不知道古代有没有粉红色的颜料用来刷墙?没有粉红色的颜料也没有关系,她可以做粉红色的娃娃和帷幔进行装饰,努力营造出温馨的氛围感。


嗯,落地式琉璃灯来一盏。


飘窗能不能砸一个出来?最好飘窗外面还要栽种几株芭蕉,下雨的时候她可以跟小花坐在飘窗上面喝茶聊天听雨。


第一点:不能在卧室杀人。


嗯,非常极其特别的重要,要画波浪线,再画双横线,最后用框框圈出来,这是重点中的重点。


然后是什么呢?没错,第二点:氛围感。


“珍珠,你们在干什么呢?”


“郡主,今日是清明,我们在插柳条呢。”


清明呀,苏枝儿想起每年清明的时候自己都会吃包着豆沙馅料的艾草青团。


想到雨,苏枝儿就想到了雨后春笋。


现在的笋一定又鲜又嫩吧?


苏枝儿正坐在窗户前头,院子里,珍珠正领着小丫鬟们插柳条。


“郡主从前没看过吗?”珍珠有点奇怪。


苏枝儿轻咳一声,“小时候见过,现在就……忘了。”


于是,珍珠不辞辛劳地掰着手指头数出蚕花会种种表演节目,“蚕花会的时候会有迎蚕神、摇快船、拜香凳、龙灯、翘高竿、唱戏文等等很多活动呢。”


珍珠插完柳条奔进来,欣喜道:“郡主,今日外头还有蚕花会呢。”


“蚕花会?”苏枝儿没听过。


在她生活的现代社会,年轻社畜们都被现实压垮,那些传统节日的氛围早已被磨灭,也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爷爷老奶奶们还坚持着这份传统。


身为皇家人也要在清明节的时候祭祖,这是传统。礼王一大早进宫祭祖,现在估计忙着呢。


这意思就是能出去。


.


苏枝儿虽然在这里生活了近一年,但却没有参加过这种大型活动。


她蠢蠢欲动的问珍珠,“我能出去看看吗?”


珍珠道:“王爷进宫去了,要晚上还能回来。”


虽然比较麻烦,但转念一想太阳那么大戴上帷帽也遮阳。


换上新制的春衫,苏枝儿戴上帷帽跟珍珠一起出门。


她还没好好逛过金陵城的市集,尤其是像这么热闹的时候。庙会这种东西苏枝儿一向是只闻其名,不见其身。


逛街。


没有女人不爱逛街。


大周比较封闭,女人也不是不能出街,只是像苏枝儿这样的贵族女子需要掩盖容貌。


她随意选了一家铺子进去。


一开始,苏枝儿还没认出来这是个什么铺子,等她转了一圈后才明白原来这是一个卖餐盒的铺子。


古代的餐盒非常讲究,喜欢在上面雕刻一些什么梅兰竹菊之类的东西,虽然好看,但在苏枝儿这样年纪轻轻的人看来难免不可爱。


金陵城作为经济中心,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很多。


从前的苏枝儿做丫鬟时没有钱,现在的苏枝儿可以随便买。


街上人挤人,大家都在看各种各样的活动,苏枝儿也跟着人潮涌了一会儿,然后立刻就觉得累了。


老板虽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但看苏枝儿身边跟着一个丫鬟就知道这位小娘子不简单。


“这位女郎请随便看看。”老板虽然嘴上说随便,但一路都跟在苏枝儿身后贴身服务,“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


老板穿着粗木麻衣,一看就是小本生意。他双手粗糙,屋子里还残留着木屑的味道,脸上都是生活的痕迹。


等一下,她为什么不来一个定制餐盒?


想想“未来老婆送的可爱小便当”这种设定就觉得好萌。


苏枝儿忍不住跟老板交流起来。


“我,我没做过,也不知道行不行。”老板是个憨厚人,话也不敢说满,非常踌躇。


“不行也没关系,我先交个定金,失败了定金也不用还。”苏枝儿让珍珠交钱,然后问老板要了笔墨纸砚。


老板赶紧奉上,站在一旁紧张地看着苏枝儿作画。


苏枝儿问老板,“这个能专门订制吗?”


老板面露疑惑,小心翼翼地询问,“专门订制的意思是……”


“就是我画个样子,然后你帮我照着做。”


老板伸手接过,上下打量,面露难色。


苏枝儿道:“做好了就送到礼王府。”


礼王府!老板面色大变,忙不迭地点头。


苏枝儿想了想,画了一个可爱小猪头佩奇,并询问老板,“能不能涂颜色?”


老板道:“当然可以。”然后拿出不知道用什么做的,五颜六色的颜料。


苏枝儿把图填好,然后递给老板,“就是这样的,您看着做。”


.


逛完了饭盒店,苏枝儿又看到一家饰品店。


原谅女孩子对亮晶晶的东西都没有抵抗力吧。


居然是这样的贵人!


等苏枝儿和珍珠一走,老板立刻关店,开始埋头苦干。若干年后,私人订制饭盒火遍全国,并带起一阵又一阵私人订制潮流,不管是什么东西,就连卖根胡萝卜都能给你雕刻成私人订制。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它是一条细细的银链子,上头坠着小巧自然的红宝石,衬在苏枝儿奶白的腕子上漂亮极了。


苏枝儿当即决定拍板买下它,然后视线一转,她被一旁的一对戒指吸引住了目光。


众所周知,古代是没有对戒这种存在的。


这家的老板就非常有眼力劲了,一看苏枝儿的装扮就将她领到了“猛宰土豪区”。


苏枝儿随意点了一条手链,老板立刻夸得天花乱坠,“这位女郎眼光真好,这可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


虽然老板有夸大的成分在,但作为镇店之宝,这条手链真的好看。


想到这里,老板看一眼富贵的苏枝儿,“女郎若是不嫌弃,就送给女郎吧。”


苏枝儿一愣,“真的吗?”


镇店之宝都买了,今天的这一单生意都够老板吃一个月了,送一对不值钱的指环罢了,当然不会亏本。


这应该也不是对戒,可它分明就是一对。


老板解释道:“这是用一根银制的百合簪熔下来之后打出来的一对指环。本来是想做成链子的,可不够,只能打了这么一对指环。”说到这里,老板就发愁。


因为它太过朴素无华,所以放了这么久也没有卖出去。


苏枝儿没办法,只能提前回府。


她刚走,那边巷子阴暗处就走出来两个人。


男人顺着苏枝儿消失的方向慢条斯理地收回视线,他身边的女子显然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眼神,只是指着不远处的杂耍道:“我要去看那个。”


“当然是真的,日后还请女郎多多光顾。”


.


庙会极热闹,苏枝儿还想多转转,珍珠却看着时辰道:“郡主,王爷要回来了。”


可只凭借她那双绿色的迷人眼眸,大家也知道这一定是位美人。


大金公主看了一会儿杂耍,突发奇想,“我想试试你们大周的衣服。”


郑峰一惯回答,“好。”然后领着大金公主进入成衣店试衣服。


“好。”郑峰露出包容的微笑,领着身边的大金公主去看杂耍。


正在表演的杂耍是走高跷,大金公主没见过,豪气的打赏了很多银子,惹得众人纷纷围观。


大金公主戴着面纱,众人看不到她的脸。


大金公主把试过的衣服都买了下来,看着郑峰付钱的时候用那双绿色眼睛盯着他道:“我大金的巫王说,谁若是看了我的脸便要娶我。不娶的话,就会死。”


郑峰面色不变,平静的付完钱,然后就像是没有听到大金公主的话,“时辰不早,我送公主回去。”


.


这处成衣店是金陵城内最豪华的店铺,卖的也都是最流行的款式。


郑峰等在外面,看着大金公主试了一套又一套。


虽然如此,但她始终没有把脸上的面纱拿下来。


李绸儿坐起来,正看到郑峰进门,她呐呐道:“你出去了一夜。”


“嗯,昨夜很热闹。”


“陪着那位大金公主?”


陪了那位大金公主一夜,郑峰精神不济的回到承恩侯府。


李绸儿坐在屋内,盯着烧了一夜的琉璃灯发呆。


“小姐,大公子回来了。”奶嬷嬷赶紧奔进来告知。


可这位大金公主不一样,她的身份比她高,而且听说还是大金第一美人。


李绸儿开始焦虑起来,她看着郑峰褪下身上的大氅,拿起榻上昨夜看的书卷,跟她道:“今晚我睡书房。”


如果是从前,李绸儿必定会挽留。


“这是公事,我也不好推脱。”


李绸儿原本以为郑峰对那位太子妃有意,可现在她发现近在咫尺的对手是那位大金公主。


从前她自持身份高贵,不将别的女子放在眼里。


李绸儿想起太子妃那张妩媚纯欲的脸,再想到大金公主那副柔软鲜嫩的身段,她的心中开始产生一股无休止的焦躁。


.


书房内,郑峰握着书卷,视线停留在书页上,神思却不在。


可现在,她却只是坐在那里盯着郑峰的背影看。


突然,她猛地一下起身坐到梳妆台前看自己的脸。


比起那些刚刚及笄的小娘子,她确实已经不年轻了。她十六岁的时候嫁给郑峰,现在已经二十岁了,她是不是老了?


李绸儿、大金公主,都成为了他的工具。


他能对她们温柔至极,却也能在一瞬间毫不留情的解决掉她们的性命。


郑峰又想起那日悬崖边的事。


他想起昨夜看到的人。


少女穿着新制的春衫,虽戴了帷帽,但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郑峰活了二十多年,不知情爱为何物,他只知道,所有能利用的东西都该利用起来,只为了完成他的宏图霸业。


他的人设并没有给他爱人的能力,他的生活中该充斥着阴谋诡计和狡诈地狱。


可苏枝儿的出现成为了这个变数。


当郑峰看到苏枝儿跟周湛然在一起的时候,他心中的嫉妒开始生根发芽,几乎要将他撕碎。


当他明白她是谁的时候,他看着她坠入崖底,心脏仿佛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那种感觉分外清晰,让郑峰下意识抵抗。


作为一个励志成为皇帝的男人,儿女情爱不该存在于他的身体里,这是他的天性,通俗点来说,是因为他的人设。


三天后,苏枝儿拿到了她特别定制的餐盒。


漂亮的粉色猪猪餐盒,类似佩奇那样的卡通形象。虽然画的不是那么像,但老板做出了猪的精髓。


珍珠很是不能理解这种猪,“郡主,这是猪吗?”


郑峰下意识开始焦躁,他总觉得这个变数的威胁力实在太大,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告诉他。


他若想成功,必要将这个变数去除。


.


行吧,就这么干!


苏枝儿花费一上午的时间做好了一个便当盒,递给珍珠。


“去,送东宫。”


“对。”


“哦。”珍珠疑惑。


苏枝儿把新买的手链戴上,然后盯着那对戒指发呆。


苏枝儿:……你这说的倒也没错。


.


最终,珍珠还是将便当盒送了出去,不过她是直接托人交给金公公的。


“送东宫?”珍珠拿着便当盒神色游移。


“他又不吃人,你怕什么?”


珍珠委屈巴巴,“殿下虽然不吃人,但是他杀人。”


不行不行,若是殿下怪罪下来怎么办?


金公公踌躇良久,眼看时辰不早,一狠心,一跺脚就揣着便当盒去了。


朝会已经结束,圣人领着一部分重要人物赶往御书房。


朝会还没有结束,金公公一接到宫娥送来的便当盒,便赶紧让小太监去看太子爷什么时候回来。


春日的天说冷不冷,说热不热,若是坏了那可怎么好?


要不……直接送过去?


老太监赶紧趁机奔进来,“是,是太子殿下宫里头的金公公,说,说……”


“说什么?”圣人更加不耐烦。


“说是长乐郡主差人送了一份膳食来。”


云清朗今日刚刚回来,就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御书房内,呈上自己对红夷之乱的报告书。


圣人满意地点头,夸赞云清朗办事妥帖之际,看到了站在外头探头探脑的老太监。


圣人不耐,“什么事?”


.


“拿来。”


周湛然站在御书房门口,春日阳光倾洒而落,金公公明显看到自家主子翘起的唇角。


一份膳食,至于送到御书房来吗?


圣人面露不愉,正要呵斥,站在他跟前的好儿子已经扭身出去了。


圣人:……孝感天际。


金公公赶紧用帕子垫着,将便当盒递过去。


周湛然托着便当盒看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悠悠地打开。


便当盒里装着一个巨大版的用糯米做的豆沙馅猪猪包。


男人本就生得容貌昳丽,因为平日里总是阴沉着脸,所以才让人觉得可怕。


可如今笑起来,也是极其惹人注目的。


只是因为身份原因,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敢多看一眼。


他不仅自己吃,他还要拿到御书房里面去吃,尤其还要当着云清朗的面吃。


云清朗:……


众人:……


男人先是按照惯例戳了一会儿,然后才张嘴咬上去。


苏枝儿给猪猪包贴了一朵小黄花头饰,还有两朵漂亮的小腮红,看起来十分可爱。


这么可爱的猪猪周湛然当然会吃了。


什么?大金公主看上的不是小花,而是……郑峰?


其实这也没错,郑峰才是男主,大金公主当然会看上郑峰了。


所以那场马球赛其实就是为了让大金公主跟郑峰看对眼而举行的?好吧,身为男主,郑峰确实是有让女配们一见钟情的超能力。


.


苏枝儿一边等着便当盒从东宫送回来,一边听珍珠跟她说今日最新八卦传言。


“奴婢听说那位大金公主看上承恩侯府的大公子了。”


苏枝儿正想着,那边珍珠又碎碎念一句,“承恩侯府的大公子确实人品才情一流,若非早早跟定远侯府的小姐成了亲,怕是门槛都要被踏破了。”


什么意思?她家小花差哪了?凭什么看不上她家小花!


苏枝儿正想为自家小花据理力争一下,可转念一想,算了,她家小花的好她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好了,要是所有人都知道了,过来跟她抢怎么办?


等一下,郑峰如此花费心思讨好大金公主是为什么?难道他还想把大金公主娶回家做妾?


不可能,大金公主这样的身份不可能是做妾。


大周又没有什么平妻之类的存在,如果大金公主真的要跟郑峰在一起的话,那么郑峰势必要跟李绸儿断绝关系……


苏枝儿义正言辞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在珍珠看来却是自我催眠。


谁都知道那位太子殿下除了身份地位外,哪一点都比不上大公子。


哦,可能容貌也略胜一筹。


珍珠完全不理解自家郡主的心,她忍不住道:“若郡主嫁的是那位大公子就好了。”


好什么?我看你是脑壳发晕了!那种伪君子倒贴给她,她都不要!


“太子比他好。”


.


到了晚上,便当盒终于被送回来了。


苏枝儿看着空荡荡的便当盒,脸上露出欣慰的老母亲笑容,然后继续规划自己的新房。


唉,也只有脸能看了。


珍珠看向苏枝儿的眼神一瞬变得极其悲伤。


苏枝儿:……


苏枝儿的尖叫卡在喉咙里,因为贞子露出脸来,是她的花。


苏枝儿:……


周.贞子.湛然挂在窗户口,慢吞吞地爬进来。


嗯,还想要一个小马墩,放在屋子里摇啊摇……她作画到半夜,打了一个哈欠,想到自己不能熬夜,要做最美的那个新娘,就放下毛笔准备歇息。


不想一转头,看到了贞子。


啊啊啊!!!


好吧,虽然你是大反派,但因为作者太粗糙,所以直接把你NPC背景化处理了,身上的皮肤都是一样的,连换件衣服的资格都没有。


只是这白衣,实在是看腻了。


苏枝儿随意替周湛然挽了一个开花版本的揪揪,一边玩着他的头发,一边道:“你怎么过来了?”


苏枝儿:……


“真的,你能不能换个其它颜色的衣服?”苏枝儿伸手扯着人的胳膊把人拉进来,并真诚的建议。


男人落地,低头看一眼身上的衣服。


男人天生皮肤好,浸在月光下的脸凝白透明,像一尊美玉。


苏枝儿想起今日白天珍珠说的话,又想到郑峰那个伪君子,心中立刻就是一阵恶心。


她猛地一下捧起男人的脸,问他,“你差在哪了?啊?你差在哪里了?”


男人倾身过来,贴着她的耳朵道:“想你。”


苏枝儿小脸一红,觉得这男人怎么越来越会撩了。


春日晚间月色朦胧,苏枝儿借着月色仔细打量周湛然。


“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听懂了。


男人迅速过来要亲亲,被苏枝儿阻止后问,“那个,你没戴吗?”


周湛然:?


“哼,没有眼光。”


周湛然:??


因为她知道男人吃东西的时候一向细嚼慢咽,所以她笃定他不会吃进去才把戒指放进去的!


怎么办?是不是要洗胃?可是古代根本就没有洗胃这种工具吧?


难道要等他自己拉出来?


周湛然歪头。


苏枝儿红着脸,声音嗡嗡,“就是,就是我送给你的戒指,装在猪猪包里面……等一下,你不会吃了吧?”


苏枝儿震惊。


苏枝儿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摸银戒指,她想起自己今天坐在梳妆台前偷偷替自己戴银色戒指的动作,小脸更红。


“这个是什么?”男人问。


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就戴上去了。


好好的甜蜜小瞬间突然就不甜蜜了,苏枝儿正想打发小花去厕所跟气氛组一起努力一下,不想男人突然伸手,露出了自己戴着戒指的一只手。


苏枝儿一直都知道男人的手很好看,是那种不用p图直接就能当手膜的手。


现在那枚没有任何花纹和装饰的银色戒指被他戴在手指上,一瞬间就从粗劣的赠送版工艺品变身高档私人订制。


苏枝儿:“……你晚饭没吃?”


“猪猪包。”


苏枝儿深吸一口气,“你中饭没吃?”


苏枝儿勾唇,娇声娇气道:“金箍圈,戴上你就什么事情都要听我的了。”


“嗯。”男人点头,戴着戒指的手抚过苏枝儿的头发,动作轻柔至极,“什么事都听你的。”


话刚刚说完,男人的肚子就发出一阵绵长的“咕咕咕”,十分破坏气氛。


“猪猪包。”


好了,知道了,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只吃了一个猪猪包,你以为自己成仙了啊!只喝清风玉露就能活?你是小仙男啊!


苏枝儿气得叉腰。


她深刻怀疑这货不是被郑峰插死的,而是被自己饿死的!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