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63 章(你看这杯茶它又热又烫...)

第 63 章(你看这杯茶它又热又烫...)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最终, 苏枝儿还是把小花给领回了礼王府。


当然,她是偷偷摸摸领回去的。


因为在大婚前,按照规矩,两人是不能见面的。


好吧, 她一向对这种陋习没什么忌讳。


周湛然第一次来到礼王府内苏枝儿的院子, 礼王对苏枝儿是很宠溺的, 给她安排的当然是礼王府内最漂亮的一座院子。


苏枝儿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 因此整座院子都非常的通透和田园。


这跟她的天性有关,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份诗和远方,苏枝儿的诗和远方就在这一方院子里。


别人家小姐的院子里都是琴棋书画,曲径通幽。她的院子里……到处都能找到吃的,到处都能找到躺的地方, 简直就是咸鱼肥宅的快乐基地。


就连云清朗来了都想躺。


珍珠是见过周湛然的, 当她看到苏枝儿居然将太子殿下领回来的时候先是震惊了一下, 然后才努力的把自己张成鸡蛋大小的嘴闭上。


苏枝儿当初为了吃桃, 还让礼王移栽了几棵桃树过来,现在那桃树上挂着一兜子网, 俗称吊床。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还有那边的架子上, 爬的是葡萄。葡萄藤下面置着一套石头……躺椅,夏日阴浓之际, 躺在那里吃点小饼干, 消消暑, 简直不要太神仙。


粗粗长长的, 不止能喝奶茶,还能吃里面的芋圆之类的小东西。


昨天晚上没睡觉, 苏枝儿尽想着补眠了,她往床上一摊,还没把自己摊开,男人就挤了上来。


“珍珠, 奶茶。”苏枝儿熟门熟路的吩咐。


珍珠哆哆嗦嗦的替两人各自端来一杯奶茶, 上面还有用陶瓷做成的非一次性吸管。


男人委屈巴巴的回去了。


酒意尚未消散,周湛然身上带着薄薄的酒香,他闭上眼,躺在少女身边,像回到了熟悉港湾的孩子,渐渐沉睡过去。


苏枝儿:……行吧,各睡各被。


两个人两个被窝,男人似乎是想往她这里拱,苏枝儿严厉警告道:“回去。”


一觉睡到大中午,珍珠唤两人起来用午膳。


用完午膳,冬日暖阳正好,苏枝儿又转移到院子里摊开。


苏枝儿看着男人的侧颜,轻轻笑了笑。


.


苏枝儿睁眼,面颊上立刻掉落n多饼干碎屑。


算了,这种甜蜜的姿势不适合他们。


不一样的是,她是躺在自家男朋友的腿上。苏枝儿正想来一个甜蜜瞬间,比如男朋友看到她倾城的脸,实在忍不住低下头亲她,连阳光都害羞地躲了起来……可是她万万没想到……


“咔嚓,咔嚓……”


院子里有个土灶,那是苏枝儿用来做小饼干的地方,男人曾经好奇的钻进去过,因为苏枝儿跟他说,里面有很多小饼干,然后他就进去了……嗯,白惨惨的进去,黑漆漆的出来。


简直要把苏枝儿给笑成智障,他到底为什么会相信里面居然有小饼干的啊?


苏枝儿选择放弃。


男人很喜欢吃小饼干,每次都会吃一大堆,虽然在苏枝儿看来那些小饼干着实有点干巴了,但毕竟人各有爱嘛。


事实证明,随便嘲笑别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因为苏枝儿捂了一下午的肚子,所以珍珠也非常忧虑的担心了一下午,甚至非常脑抽的过来问她,“郡主,你是不是有了?”


面对苏枝儿嚣张的笑声,男人黑乌乌的脸上露出困惑之色,“因为相信你。”


“咳咳咳……”苏枝儿岔气了,疼了一下午。


“噗咳咳咳……”苏枝儿半碗珍珠奶直接喷了出来。


珍珠被迫进行了一场珍珠奶茶面膜后,终于在苏枝儿严厉的指责下知道自家郡主还是清白之身。


有?她有什么了?


珍珠见自家郡主不开窍,就非常焦急的挑明了,“孩子呀!”


现在的周湛然每天吃完小饼干就跟苏枝儿一起躺在院子里晒太阳,补充从前缺失的各种营养钙素。


完全没有发疯的迹象,简直就像一个正常人。


.


人为什么会发疯?一般都是因为压力大。


那小胖腿倒腾的,就好像后面有老虎在追。


苏枝儿无奈,觉得日久见人心,有时候怕着怕着就习惯了嘛。


不过因为他从前的形象太过根深蒂固,所以还是难免让人心生恐惧。


珍珠抱着手里刚刚替苏枝儿晒洗好的各种大头娃娃匆匆路过,特意绕开周湛然那边,从苏枝儿这边走。


苏枝儿的院子靠近礼王府侧边院墙,那里有个小门,是苏枝儿让礼王叫人开的,方便她平时出去浪。


“我们出去看看吧?”


她打了一个哈欠,正准备睡个甜蜜蜜的午觉,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异域风情的音乐。


嗯?什么声音?还挺好听的?


好吧,她的瞌睡虫们转移阵地,到了男人身上。


小花难得能睡着,苏枝儿也就没有吵醒他,叫来珍珠,两个人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看热闹脸JPG。


苏枝儿转头跟小花说话,却发现小花已经睡着了。


因为苏枝儿不信,所以珍珠硬要带她去下人房看一眼。


这个下人房里是专门伺候苏枝儿这院子的,小到洒扫丫鬟,大到珍珠这样贴身伺候的大丫鬟,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明明白白的生无可恋。


途中,珍珠一定要给苏枝儿看看她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说自从太子殿下来了之后,她的鸡皮疙瘩就没下来过,跟她同屋的丫鬟更惨,那头发竖的就没下来过。


苏枝儿:……有这么夸张的吗?


丫鬟:……


行叭。


苏枝儿见到了那位总是竖着头发的姑娘,她先是羡慕了一下人家的发量,然后伸手摸了摸。


“哇,原来头发真的能竖起来耶。”


苏枝儿想了想,让珍珠给大家双倍工资,尤其是近身伺候的,三倍。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苏枝儿的金钱攻势下,大家终于还是放下了对小花的偏见。


苏枝儿让珍珠给了这丫鬟一点钱,休息几天。


其他的丫鬟们包括珍珠立刻露出羡慕的眼神。


她们站在小巷子口,看到前方远远行来一队车。


宝马香车,美人帅哥,异域风情,音乐不停,简直就像迪士尼花车游行一样。


.


完美的处理完下人房的事,苏枝儿就跟珍珠一起到了外头。


有时候,大妈才是情报网顶端。


“大金国。”果然,话痨大妈立刻就给苏枝儿解释道:“听说这次来的是大金国的公主和王子,是来和亲的。”


这真的是不用花钱就能看的吗?


“这是谁啊?”苏枝儿捅了捅身边的大妈。


大金国是接壤大周北境的国家。


苏枝儿记得,在《丫鬟皇后》的番外篇中提到过这个国家。


和亲?大金国?


两个关键信息对上,苏枝儿立刻就想起来了。


呸!


当时,北境送来公主和亲。


郑峰作为事业型男主,后宫里当然不可能只有瑶雪一个皇后。


因为瑶雪没有背景,所以郑峰又纳了很多有背景的妃子进后宫,用大猪蹄子的话来说就是:虽然我有很多女人,但我只是在逢场作戏,我最爱的还是你一个。


男人嘛,谁不喜欢美人。


连郑峰这样事业型的男主都沦陷了,啧啧啧。


郑峰装模作样的犹豫了几天后欣然接受,瑶雪虽然心中不爽,但因为她是个大度的皇后,所以为了两国邦交友谊,只能忍气吞声的对那位大金公主以礼相待。


大金公主是位异域风情的美人,虽然番外内没有过多的描写,但从郑峰一月宠幸好几次的频率来看,他也是很喜欢的。


“周湛然!”


苏枝儿猛地一下蹦起来。


等一下!番外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会现在发生?


大金公主来和亲的话是要嫁给皇帝的吧?皇帝都一把年纪了,大金公主不愿意的话会嫁给谁?


他想了想,又重新从端着的碟子里拿了一块小饼干递给苏枝儿,“给你?”


苏枝儿看到突然出现的男人,怒目而视。


因为醒过来发现苏枝儿不在,所以问着人一起跟出来的周湛然身形一顿。


他正站在苏枝儿身后,第一次被叫了大名的男人摔了手里的小饼干,神色迷茫而无助。


贵妃是什么存在?艳压后宫独宠的存在!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她已经被自己的脑补给气炸了!


皇帝不嫁那嫁谁?当然是嫁太子了!做不成太子妃?没关系,现在是太子侧妃,以后就是贵妃。


.


女孩子总是因为无缘无故的理由生气,即使她一句话也没说,可她已经脑补到周湛然娶了大金公主,自己以泪洗面,吃成肥宅的悲惨生活了。


小花想了想,把一碟小饼干都递给了苏枝儿。


苏枝儿怒急:谁要你的小饼干!


啊呸呸!拒绝渣男身上的任何一样东西。


“要进宫。”


“呜呜呜……”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呜呜呜……”假哭了一顿的苏枝儿抬手扯过一个东西擦眼泪……嗯?这帕子怎么有点奇怪?


苏枝儿睁开眼,发现自己用来擦眼泪的东西是小花的头发。


周湛然知道自家女朋友喜欢吃吃喝喝,因此当他一听说宫里要开宴的时候就立刻想到了苏枝儿。


吃吃喝喝以后,他的女朋友就不会生气了。


虽然周湛然不会哄人,对情绪感知能力也很差,但因为苏枝儿表现的很明显,所以男人终于明白。


他的小女朋友生气了。


行啊!她倒是要看看这位大金公主到底有多漂亮!


.


这就是男人简单的脑回路,可苏枝儿却知道,这次宴会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宴会,而是大金公主和王子的接风宴!


咋的!太子妃还没娶进门,就已经想要看侧妃了?


势要把自己弄成最美的那条咸鱼!


珍珠不明白自家郡主为什么发现发奋了,她看着床上,地上铺满了的衣裳,有些困惑,“郡主,天还冷着,您怎么连夏装都拿出来了?”


按照设定,大金公主艳压群芳,在番外里成为了郑峰后宫中最美的一位美人。


苏枝儿一大早上起身,就拼了命的捣鼓。


苏枝儿努力的把自己的夏装套上,然后看着镜子里胸大腰细,肤白腿长的自己露出满意的微笑。


这才是大美人的样子。


正在往自己身上套夏装的苏枝儿憋着一股气道:“我就试试!”


“哦。”因为自家郡主时常做一些珍珠不能理解的事,所以珍珠也就没有在意。


冬日已过,现今初春,只是不巧,恰逢倒春寒,冷得刺骨。


苏枝儿一出去,就被冻回来了。


哼。


女人的好胜心一旦被激起,就算是大冬天的也能套着一套夏装出门。


苏枝儿骄傲地挺起胸脯。


冷怕什么!她要漂亮!


周湛然被苏枝儿赶到门口吃小饼干,他一转头看到刚刚迈出一只脚又缩回去的苏枝儿,神色一顿,眸色微暗。


苏枝儿这套夏装最抓人的点就在胸前,这是一套类似抹胸装的夏装,用是还是最衬肤色的翠绿,简直能让男人当场扬起屠刀。


“不可以!”苏枝儿猛然想起男人的怪癖。


不行不行,还是赶紧遮起来吧。


传说大金公主的肚皮舞一绝,她就跳大胸舞!我凶死你!


“你……”周湛然舔着嘴里的小饼干,指尖动了动,缓慢开口道:“可以……”


“啊?”珍珠一脸困惑。


郡主去吃席还要自带馒头的?从前没有这样的事啊,郡主都是让带麻袋的。


里面穿着夏装,外头套着斗篷,苏枝儿也不算太冷。她抱着手炉安慰自己,实在不行到那边再脱。


“珍珠,帮我拿两个馒头。”


男人捏了捏馒头,依旧心不满,意不足,单纯且委屈道:“没有你的软……唔唔唔……”


馒头被苏枝儿塞进了他嘴里。


虽然困惑,但珍珠还是拿了两个馒头递给苏枝儿。


苏枝儿把馒头塞给周湛然。


为了此次接风宴,礼部着实费了很多心血。


而按照规矩,太子殿下当然是要出席的,虽然苏枝儿还没成为真正的太子妃,但她却被周湛然拉着坐到了一起。


闭嘴吧你!色胚!


.


只是,这宴为什么会在户外?


苏枝儿哆哆嗦嗦地坐在那里,努力把自己往斗篷里面塞。


圣人是c位,那他们就是c位第二。


此次宴会极其壮大,听说里三层,外三层都聚满了人,由此可见圣人对大金国的重视。


苏枝儿被冻得面色微白,连脸上的胭脂都掩盖不住。她转头去看小花,男人坐在她身边,邋里邋遢的依旧是那一套白衣,苏枝儿都怀疑他的衣柜里一股脑的都是一样的款式。


好吧,她看过,真的全部都是一样的衣服。


因为是在户外,所以送上来的菜在路上就已经冷了。


就算是有热的,那也是温热,吃下去根本就不能发挥一点热量补充。


苏枝儿一愣,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冰冷的手就逐渐温热起来,然后像个手炉似得变得滚烫。


嗯?嗯嗯嗯?这是什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功!


身边的小女朋友抖啊抖,周湛然终于注意到了。


一向直男气息爆棚的男人突然伸出手握住了她。


“咚、咚、咚……”一阵鼓声响起,伴随着风情乐,苏枝儿在大街上看到的队伍缓慢入场。


大家都伸长了脖子去看。


那股热流在苏枝儿身体内流转,苏枝儿顿时舒服的连筋骨都要麻了。


啊,好舒服~


美女被簇拥着,倒春寒的天,她穿着肚脐装,身上挂了很多金饰铃铛,走路的时候叮叮当当格外好听。


而且似乎一点都不怕冷的样子,那肚脐眼实在太好看,让苏枝儿想往上面贴个暖宝宝。


苏枝儿也努力伸长了脖子去看。


美女呢?


“大金国前来参拜大周皇帝。”公主说话的口音虽然有点别扭,但能听出来是大周话。


圣人显得挺高兴,原本病恹恹的身体居然看着健康不少。


美人蒙着面纱,那双水绿色的眼睛让苏枝儿有一瞬间的记忆错乱。


她好像见过她?在哪里呢?难道是在梦里?


大臣们纷纷点头附和,一时间,大家其乐融融。


然后,一位同样生了碧色眸子的男人从大金公主身后走出来,他手舞足蹈,叽里咕噜说了一通。


这或许就是美人的魅力?


“大周跟大金是永远的兄弟。”圣人的声音高高传来。


咋的,现在都流行青楼偶遇?


苏枝儿赶紧伸手遮住自己的脸,可已经晚了,那位大金公主的视线穿透众人,缠缠绵绵地落到周湛然身上。


听到这熟悉的话,苏枝儿终于想起来了。


这两位不就是那天在色香楼里看到的人吗?


注意到大金公主的视线,圣人道:“那是我大周太子,那位是我大周的太子妃。”


顿时,周湛然和苏枝儿这里成为吸睛重灾区。


苏枝儿身上警报声顿响。


不是吧,不是吧,太子也算人?


啊,对,礼仪,是礼仪吧?就像是别人送哈达一样的礼仪?


茶香四溢,看起来还是热的,暖暖身子也好。


正在苏枝儿纠结她是遮自己脸,还是遮周湛然脸的时候,那位大兄弟惊喜至极,朝她直奔过来,并随手拿了一碗茶。


苏枝儿呆呆地看着面前热情的大兄弟,想着作为大周国未来的门面担当,她是不是应该接过来?


苏枝儿把嘴里差点就咽下去的茶给吐出来还了回去,为了避免被发现她咽了一口,她还多加了几口口水。


啊tui啊tui!


苏枝儿端庄起身,微微一笑,然后接过那茶碗,优雅地微微张开嘴喝下。


跟大兄弟一起走过来的大金公主用不那么标准的大周话翻译道:“喝了我哥哥的茶,太子妃就是答应我哥哥的求婚了。”


大金王子:……


大金公主:……


吃瓜群众:……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