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61 章(我在青楼吃火锅?...)

第 61 章(我在青楼吃火锅?...)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重新回到礼王府, 苏枝儿的屋子依旧还留着。


听王氏说,礼王每天都会让丫鬟过来打扫。


苏枝儿看着跟她离开前一模一样的屋子,脸上不自禁露出笑来。毕竟是自己之前生活过的地方,再次看到难免会涌现出一点美好的回忆。


虽然她救了礼王, 但两人作为一对丝毫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女, 礼王对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天色已经不早, 苏枝儿打了个哈欠, 决定洗澡睡觉。


冬天的时候泡热水澡是最舒服的一件事了。而让苏枝儿感到更舒服的一件事就是, 礼王府有一处温泉。


礼王爸爸表示你想要就要啊。


这就是土豪的霸气。


然后礼王只用了三天, 就在温泉池子上造了一个小木屋。


虽然不大,但真的超级爽。


这处温泉还是当初苏枝儿率先发现的,面对如此适合咸鱼加社恐加死宅的人生好物,苏枝儿当然选择要啊!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她立刻去找了她爸爸。


虽然过程略艰难,但结果很不错。


可惜的是她并没有享受到几次就被选秀大赛耽误, 然后莫名其妙变成小花的未婚妻了。


苏枝儿让珍珠在周围守着, 自己进小木屋里泡温泉。


这也是苏枝儿要求的。


小木屋虽然外表只是一个小木屋, 但里面的构造跟苏枝儿去过的那种温泉桑拿房很像。


这可是她绞尽脑汁跟礼王派来的施工队坚强沟通出来的结果。


苏枝儿脱了衣服, 先是在房间里欣赏了一下自己的美丽, 然后才赤着脚走进隔壁房间泡温泉。


温泉水缓慢浮上来, 苏枝儿舒服的仰天长叹。


温泉上方是镂空的, 苏枝儿一仰头就能看到天空和……一颗头?


小木屋分为两个房间。


一个泡温泉,一个替换衣物。


替换衣物的房间里放了一面大镜子, 虽然没有现代的那么清晰, 但也能模糊照出她的美。


说话的时候,她把身体藏进温泉池水里, 正在纠结自己是挡脸还是挡胸的时候,男人又把头缩了回去。


苏枝儿:……你以为你缩回去我就不知道你来过了吗?


.


啊啊啊啊啊!什么玩意!


苏枝儿惊恐地喝了三口自己的温泉泡澡水, 然后在蒸腾的温泉水中眯眼细看, 终于是看清楚了那颗的主人是谁。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苏枝儿指着小花大惊。


“嗯?”苏枝儿略显烦躁。


“想你了。”


苏枝儿被暴击。


男人并没有走,他把脑袋缩回去以后就出现在了小木屋里,而且地点的温泉池边。


苏枝儿:……他难道看不出来她现在不方便吗?


“你不在。”男人声音嗡嗡,透着委屈。


约会必备项目,逛街。而逛街之前她必须先……从这温泉池子里出来。


“你先出去。”


男人蹲在她身边,指尖略过热烫的温泉水,然后抬眸看向苏枝儿,“你都蒸红了。”


好吧。


有点小感动和小心动。


“不如……我们出去逛个街?”


苏枝儿用力瞪向周湛然,“你给我记住。”


男人歪头,指尖还在温泉水面上轻轻转悠,“记住什么?”来自一个马上就要挨揍的小屁孩的询问。


苏.锤娜丽莎.枝儿伸出自己的胳膊一把将人薅下了池子,然后自己快速站起来跑出去了。


苏枝儿:……


“像猪。”


苏枝儿:……你完了。


那白衣本就薄,贴在他身上细细一层,勾勒出漂亮的身体曲线。小木屋四周镶嵌着礼王送给苏枝儿的夜明珠,在夜明珠幽幽的光线下,男人湿发白衣,犹如暗夜鬼魅一般,妖媚至极。


“你……”妖媚说话了。


因为泡了个澡,所以他的唇色更显红润,开口时脸上的水珠往下落,滚过贴着白衣的,漂亮的肌理。


苏枝儿认为自己的速度已经无敌,可是她忘记了地上湿滑,再加上她泡的有点久了,脑袋有点晕,因此刚刚跑出三步,把浴巾围在自己身上,然后就“啪叽”一下摔倒了。


苏枝儿:……


正在此时,被苏枝儿薅进池子里的周湛然破水而出,他身上湿漉漉的贴着白衣和黑发。


尴尬中,她强撑着说出一句话,“扶我起来。”


我还能干。


.


□□没跑了。


男人说了一个字,又不说了,视线往下一略。


苏枝儿也跟着往下,然后沉默了。


不过作为一名有后台的美少女,苏枝儿却能跟小花在宵禁地区里大摇大摆的逛街。


真是好嚣张。


她好喜欢。


换好了衣服,苏枝儿坚强的跟小花手牵手走上了金陵城大街。


没关系,看看而已,也不会少一块肉。


冬日晚间,金陵城内会进行区域性宵禁。


正在跑步的蒋文樟停下,看一眼苏枝儿的男装,然后拱手与她请安后道:“淡水说她有点冷,我正带着她跑步。”


苏枝儿:……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懵。


苏枝儿转头看向淡水,按照女性的直觉,她觉得淡水似乎并不是这个意思。


好吧,大晚上的不太安全,她还是换了一身男装。


虽然没有商铺,没有人,但难得两个人平静的走路,说说话,也挺好的……嗯?前面那两个东西是什么鬼?


“你们……在干嘛?”


淡水伸手捂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苏枝儿明白了。


估计等一下跑完一身汗,这位蒋指挥使还会询问道:“怎么样,还冷吗?”


放在她身上,她跟小花夜半三更出来逛大街。


夜黑风高,寒风铺面,女生娇羞的表示自己有点冷。然后有点智商的男人都会立刻脱下自己厚实的外衣,替女人披在身上。


只有这位蒋指挥使,秉持着直男的魅力,拉着淡水这位柔弱的弱女子绕着大街开始跑步。


蒋文樟颔首,“那就回去吧。”


淡水:……


苏枝儿:……


你让人家女生情何以堪?


“怎么样,还冷吗?”蒋大哥转头,一本正经地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淡水。


淡水汗湿的面颊上贴着青丝,她勉强露出一个笑,比划了一下,“不冷了。”


“我有点饿了。”


苏枝儿跟周湛然走出一段路,她远远看到前方一片耀眼灯色,是之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漂亮建筑。


好像是个酒楼?


直男,我该如何拯救你。


苏枝儿看着蒋文樟跟淡水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突然觉得淡水真是一位坚强的女人。


.


周湛然:……


苏枝儿考虑的很周到,虽然她是未来太子妃一号种子选手,但她不常露面,而且她穿的是男装,电视剧里的女人穿男装别人都是认不出来的!


可周湛然却不一定了,他的疯名早已传遍整座金陵城,虽然认识他的人估计也不多,但这玩意怎么看都不太正常啊!还是不要带出去吓人好了。


“你饿吗?”苏枝儿询问周湛然。


男人摇头。


苏枝儿想了想,道:“那你在这等我,我去前面吃点?”


.


如果说刚才那片区域是沉浸式宵禁,那么这片区域就是沉浸式蹦迪了。


大晚上的,这座楼灯火通明,里面穿梭着各种各样漂亮的小姐姐,让苏枝儿不禁疑惑,现在的服务员小姐姐质量都这么高了吗?


苏枝儿觉得自己想的非常对,然后一扭头,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看。


行叭,一起去吧。


她吃,他看,也挺好?


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沉静了一会儿后问,“火锅是什么?杂耍表演吗?”


苏枝儿摇头,努力想了想,然后道:“古董羹。”


苏枝儿再抬头看向匾额,嗯,“色香楼”,一看就非常好吃。


“这位小郎君是……”苏枝儿一进门就有人迎上来,是个十分端庄体面的中年女人。


苏枝儿看了一眼正在大堂里吃饭喝酒的人,点单询问道:“有火锅吗?”


少女身后跟着同样姿色出众的男子,两人一出现就吸引了全部人的视线。


或许是习惯了这些视线,因此这两位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坦坦荡荡地跟着中年女人往楼上去。


大晚上的吃火锅夜宵还真是有点嚣张呢。


古代火锅的别名。


“哦哦,有,有。”中年女人恍然大悟地点头,将苏枝儿引着往里去,并时不时的往她身后瞥一眼。


虽然身着男装,但一眼就能看出其是位貌美少女。


男人们心思各异,目不转睛。


.


是了,没错,这就是金陵城内最大的妓.馆。


苏枝儿正在喜滋滋的规划自己等一下要吃什么锅底,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人古怪和痴迷的视线。


楼内虽然有诸多美人,但苏枝儿一出现,珠玉瓦砾之美就立刻被拉出了距离,大家的视线黏在她身上,即使是厚厚的男装冬衣都遮不住她妩媚妖娆的身段。


而且如此大摇大摆出现在这种地方的女子,怕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吧?


苏枝儿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觉得装修华丽,琴声悠扬,下面还有小姐姐在舞台上跳舞。


真不错。


中年女人引着他们入包厢。


因为是最大,最好的,所以大部分宾客都比较有素质,表面上。


大周明文规定,官员不得狎.妓。


因为如此,所以大部分官员就只能躲在包厢里,堂下坐着的都是没有官位的有钱人。


苏枝儿和周湛然各就各位,有漂亮的小姐姐端了锅来。


苏枝儿点了最普通的微辣锅底。


大晚上的,就不要吃那么辣了。


包厢很大,分两个房间,外面摆着桌椅板凳,里面是床铺。


苏枝儿不太能够理解为什么吃饭的房间里面要摆一张床,她认为这可能是酒楼特色吧,并且非常适合她这种吃饱了喜欢躺着的咸鱼。


吃饱了就躺躺,很完美。


好嫩呀~


苏枝儿自己享受美味,也不忘记call一下周湛然。


“吃吗?”宝儿?


火锅,火锅,火锅!大冬天的,还是吃火锅舒服呀。


苏枝儿目不转睛地盯着火锅,它一烧开,她立刻伸出筷子去夹里面原本就放着的配料。


唔……这个季节居然已经有笋了吗?


男人盯着眼前红澄澄的笋,犹豫半响,终于张开尊贵的口,咬了一点笋尖尖。


“怎么样?”苏枝儿满怀希望。


男人沉默应对。


宝儿摇头,他对这种一锅炖的东西一向没什么欲望。


“吃一点嘛。”撒娇女孩最好命。


苏枝儿亲自夹了一块笋送到周湛然面前。


苏枝儿忙着吃火锅,没有喝饮料。


饮料是漂亮的淡粉色,杯子也是极其好看的碎裂纹。


男人坐在苏枝儿身边,低头嗅了嗅,然后似乎是有点感兴趣,他端起杯子,轻抿一口。


行吧,难吃,知道了,你饿着吧。


苏枝儿不再伺候这位祖宗,只自己吃自己的。


除了火锅,小姐姐还端了饮料来。


小姐姐一共拿了两壶酒,她的没喝,周湛然的已经空了。


她真的万万没想到,挑食怪居然还是个小酒鬼!


男人坐在苏枝儿身边,面色平静,眼神淡然。


苏枝儿吃完一顿火锅,正准备喝点饮料顺顺口,一口下去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饮料,分明就是酒啊!


好吧,她还是有一点酒量的,不过只是一点点,可是为什么周围酒气这么重呢?


苏枝儿循着酒气闻到了周湛然身上。


行吧,她去要一碗解酒汤回来。


.


外面不知道在举行什么活动,吵闹的厉害,苏枝儿喊了几声也没有人理她,没办法,她只能自己出去找人。


嗯,酒量还不错呀。


苏枝儿刚刚想夸一下男人,不想周湛然脑袋一晃,“砰”的一声磕桌子上了。


苏枝儿:……


什么?花魁?


什么地方会有花魁?那当然是青楼了!


她居然来青楼吃火锅?


一出去,她就被外面热烈的气氛感染,趴在栏杆边往下瞧去。


刚才接待她的那位中年女人正站在舞台上说话,“今日是我们色香楼一年一度的花魁竞选日……”


后面的话苏枝儿已经听不见了。


大周明令禁止官员不准来青楼,小花算不算官员?算吧。


如果被发现了会怎么办?


一定会成为金陵城内最大的新闻!


好吧,这青楼的火锅还是挺好吃的。


苏枝儿回味了一下,觉得这青楼如果办不下去,改行开火锅店应该也还行。


.


青楼还没有普及会员制,不过妈妈桑显然已经具备了人类AI智能识别系统,认得每一位土豪权贵。


一会儿王公子,一会儿张公子,一会儿郑公子的,叫的不亦乐乎。


“这朵牡丹花是用来投票的,公子看中谁,往台下扔就是。”


毕竟大周可是民风闷骚的国度,到时候金陵城内的第一号cp新闻就是:喜欢发疯的疯太子寻找刺激出轨去逛青楼了vs喜欢逛青楼的貌似拉拉的同样出轨寻找刺激的太子妃。


嗯,真的非常劲爆了。


苏枝儿努力安慰自己,青楼奇遇什么的都是男女主才会碰到的事情,像她这样低劣的炮灰是不配享受这种高等待遇的。


演出舞台上挂了一颗夜明珠,跟巨大版的LED灯似得照得苏枝儿眼睛都睁不开。


她挪了一下,然后又挪了一下,最后终于选定位置准备抛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有一股视线若有似无的在她身上扫视。


苏枝儿一偏头,看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人。


妈妈桑话刚刚说完,就有服务员替苏枝儿送来一朵牡丹花,送花小姐姐在看到她时还露出了几分诧异之色。


苏枝儿略显尴尬,终于明白自己这女扮男装别人认不出来的bug并不存在。


捏着手里的花,她想着随便扔扔就算了吧。


她忘记了,身为青楼常客,金陵城内最著名的风流公子,花魁大赛怎么能没有郑二公子的身影呢?


楼下,众家公子为了美人豪掷千金,pk钞能力。


楼上,苏枝儿一头热汗,被郑濂抓住了胳膊。


郑公子!


郑濂!


夭寿了!苏枝儿的呼吸一瞬憋住,她涨红了脸,小心翼翼的企图往旁边挪回去。


身为男人,郑濂虽然武艺不佳,但力气却足。


他掐着苏枝儿的手腕,倾身靠过去,身上的酒气侵袭过来,侵占了她的呼吸。


男人抵着她,语气低哑,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兴奋戏谑,“这位小郎君看着有点眼熟。”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