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58 章(一段无疾而终的暗恋...)

第 58 章(一段无疾而终的暗恋...)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虽然外面流言四起, 但圣人对太子殿下却并没有做出什么处罚。


有人猜测,圣人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正在暗中调查。


也有人猜测,圣人并不介意这顶绿帽子, 反正不管是他还是礼王, 都是皇家血脉, 无所谓。


对此, 苏枝儿一无所知, 她只知道圣人往周湛然这里塞了十几个宫娥。


“郡主,您看看,这一个个妖媚坯子。”珍珠指着那头十几个搔首弄姿的宫娥,用力唾弃。


苏枝儿撑着下颌, 上下打量。


不得不说, 宫里的质量很不错,尤其这些还是被精心挑选过的。


周湛然若是要继承帝位, 按照一些小说设定和她自己看的某些历史书籍和电视剧, 里面的皇帝为了巩固皇权, 会因为朝政上的某些事而独宠某些女子。


比如什么年贵妃。


珍珠看苏枝儿无动于衷, 不免焦急, “郡主,您就不急吗?”


苏枝儿不急, 因为她急也没什么用啊。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苏枝儿打了一个哈欠, 问珍珠,“太子还没回来吗?”


“没呢。”珍珠摇头。


再比如昏庸一点的, 看上某位女子的容貌, 就会让这位女子的亲眷们跟着鸡犬升天。


苏枝儿不知道小花属于哪一类, 但她知道, 既然她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能避免可能或许会跟某些女子分享一个丈夫。


苏枝儿:……她好着呢。


“奴才听说今日朝堂之上有人提出要彻查太子身世一事。”


最近太子天天跟圣人一起去上朝,学习政务,一般都是跟着下朝流回来的,每次回来的时间还不固定。不过有时候他不耐烦了,也会提前回来,就像是个光明正大逃课的熊孩子。


话说到这里,那边金公公突然着急忙慌地奔进来,“郡主不好了。”


没错,圣人按照自己一惯的冷辣手段处理了这些试图挑拨他跟太子关系的人,可圣人没有意识到,他的强制手段对于太子来说产生的其实是负面影响。


也或许圣人意识到了,可他根本就不在意,因为太子根本也不会在意这种事情。


其实这事已经被流传的很广,今日有大臣提出来肯定不是巧合,这些大臣大概率就是郑峰安排的人。


“虽然圣人已经将这些人关进了昭狱,但外头说闲话的却越来越多了。”金公公忧虑至极。


苏枝儿叹息,“我能怎么办呢?”


她只是一条咸鱼啊!智商比不上甄嬛,打仗比不过霍去病,权谋也比不上诸葛亮,她还能干什么?她最多能给自己做一副漂亮点的棺材,提早躺进去。


苏枝儿看着焦急万分的金公公,眨了眨眼,“所以呢?”


金公公:???


半响后反应过来,是啊,郡主说的真有道理。


.


金公公:……


一腔热情错付了的金公公陷入了沉默。


珍珠是苏枝儿自己做的,也是小花最近超级喜欢的一样东西,苏枝儿会用心的做成各种可爱的形状,比如什么卡通头之类的。


颜值上去了,就能吸引小花的注意,最重要的还是它糯叽叽。


跟苏枝儿预计的差不多。


一下朝,周湛然根本就没有被那些提到他身世之谜的大臣影响心情,他往苏枝儿整理好的软榻上一躺,拿起她的自制奶茶吸一口,吸得满满的,然后开始嚼里面糯叽叽的珍珠。


苏枝儿盯着跟她同款咸鱼躺在榻上的周湛然,伸出手戳了戳他的面颊。


可怜的小奶膘在苏枝儿的努力下终于长出来了。


男人喜欢一切捏起来软绵绵,嚼起来糯叽叽,看起来可可爱爱的东西。


确定真的不是三岁半吗?


“嗯?”周湛然嘴里的珍珠还没嚼完,他嗯嗯啊啊的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苏枝儿说话。


面对男友的敷衍式聊天,苏枝儿扬高声音,“外面的!你!想!怎么办!”


“嗯?”男人哼出一个音。


苏枝儿问他,“外面那群你准备怎么办?”


站在旁边门口的珍珠哆嗦了一下,赶紧跟金公公一齐往门里走了两步,企图证明自己不是在外面。


因为主子说话的时候大家都要保持安静,所以周湛然的声音虽然不大,但门口的珍珠和金公公听到了,站在前排的宫娥也听到了。


男人想了想,“煮了吃?”


苏枝儿:……你确定我们聊的是一个话题吗?


只是小宫娥们没想到,她们雄心壮志的刚刚站了半天,就听到了如此噩耗。


第一排,第一位,最漂亮,最有实力的小宫娥漂亮的小脸蛋瞬时煞白,跪在地上的身体软软倒地。


小宫娥们是圣人送来给周湛然使唤用的。


说是使唤,其实就是提前练习伊甸园禁果,这可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好机会。


毕竟在太子妃没出现前,每天都有人被太子殿下的残暴吓晕,小太监们已经对这项业务十分熟练了。


苏枝儿问他,“你在说什么?”


这就晕了。


金公公赶紧业务熟练的让小太监把人抬走。


腊肉这玩意真的不好看,可苏枝儿别出心裁,利用腊肉能随意改变形状的优势做出了很多漂亮的形状。


诸如镂空的星,弯曲的月,漂亮的卡通人物线条。


周湛然眨了眨眼,“肉。”


哦,是她挂在门口的腊肉啊。


捏了就表示感兴趣,想吃。


可这腊肉得放几天,男人没吃上,今天苏枝儿一问,他就以为要吃外面的腊肉了。


为了让自家男人吃上一口肉,她真是费尽心机。


刚刚灌进去的腊肉是软的,男人也不嫌弃油腻,天天有事没事就捏捏。


今天苏枝儿给小花做了一个腊肉煲,男人吃完就去批奏折了,苏枝儿吃到一半听到珍珠神神秘秘的跟她说起这件事,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原来流言就是这样三人成虎的。


堂堂东宫,门口挂了好几大截腊肉,那些被吓晕后醒过来的小宫娥哭哭啼啼的说,“太子妃要把她们做成腊肉,之前挂在东宫门口的腊肉你们以为是真腊肉吗?那是人肉!”


听到流言的苏枝儿:……嘴里的腊肉顿时不香了。


荣获大魔王二号称号的苏枝儿看着正在熟练地啃小熊饼干的周湛然陷入了沉默。


难道是无敌太寂寞了,他想有个伴?


自此,东宫里头拥有了两位大魔王。


大魔王一号和大魔王二号。


郑峰利用几颗棋子测试出了圣人对于流言的态度,他不相信圣人居然会对流言没有反应。


不该是这样的。


可是像她这样软萌漂亮的小仙女为什么会被叫作大魔王二号!就连金公公都比她残暴好吗?


.


郑峰开始急躁起来,他听说圣人的身体已经开始出现问题,虽正在强撑着,但指不定熬不过这个冬日了。


瑶雪那边近半个月没有消息,那份脉案若是再不能拿到,就不能在圣人驾崩前扳倒太子了。


圣人为什么会对流言没有反应呢?


难道是因为证据不足?


可郑峰哪里静得下来,他天天忧思太子之事,日日幻想皇位霸权,根本就没有时间休息,就算是睡着了在做梦,也是梦到自己当了皇帝,笑得合不拢嘴。


门口,李绸儿亲自端了药过来,她看到郑峰捂着嘴咳嗽,赶紧放下药碗替他顺气,“夫君,你没事吧?”


“咳咳咳……”过了年后,郑峰的身体也越加不好。


侯府内的医士看了,说让他静心修养。


两人站在一起,李绸儿面色红润,郑峰面色惨白,完全就与上辈子倒转了一下。


“没事。”郑峰推开李绸儿,问她,“岳父呢?”


自从李绸儿偷偷将药倒了之后,她的身体越发健朗起来。


反观郑峰,一场感冒发烧拖到现在,整日里咳嗽,怕不是已经支气管炎了。


.


虽然那天吓晕过去了很多小宫娥,但真的勇士不怕大魔王,她们敢于奉献自己的生命和鲜血。


“父亲在练兵。”李绸儿道。


“练兵呀。”郑峰声音冷淡的重复了一遍,“练兵好啊。”


周湛然面无表情看着倒在地上的小宫娥。


小宫娥紧张又羞涩,趁机露出自己大片白皙锁骨肌肤。


这天,周湛然刚刚从外面跟着圣人一起上朝回来,一个小宫娥端着果盘过来,一不小心就摔倒在了他的面前。


“哎呀……”


男人眸色一暗,他缓慢弯腰。


小宫娥激动的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小宫娥明显是精心装扮过的,大冬天的,穿的那么少,那么薄,仿佛再多穿一件就会被热死一样。


冬日阳光温暖,小宫娥露在阳光下的肌肤莹白如玉,令人浮想联翩。


小宫娥颓败地站起来,正准备收拾东西,不想从两边奔出两个小太监,先是捂住她的嘴,然后一左一右地架起她,将她拉进了一个小黑屋里。


小宫娥:!!!


男人伸出手,指尖从小宫娥头顶略过,拿起被削成兔子的苹果,慢吞吞朝屋子里面去。


小宫娥:……


他好歹也是东宫的首席太监。


东宫这样人人惧怕的地方,能在这里当上首席太监,难道他真的是个孬种吗?


小黑屋里,金公公坐在榻上,手里端着一碗热烫的茶水。氤氲茶气往上升腾而起,将金公公的脸笼罩在里面。


虽然金公公在太子和未来太子妃面前是只鹌鹑,但其实他并不是。


他看向那小宫娥的视线也从平日里的温和混沌变得犀利果断。


从金公公跟着太子那天起,他就知道,自己一辈子只能是太子的人。


“金公公,带来了。”小太监小心翼翼道。


金公公在东宫内一直佝偻着背脊,在这个小黑屋里挺得笔直。他身上穿着的朱红色的太监服在昏暗灯色下是暗红色的,这样的颜色表示着自己在东宫里面的地位。


可最让金公公害怕的是,太子还没亡,他就亡了。


可现在不一样了,太子有了太子妃,那个明媚温暖,如冬日暖阳一般的女子。


太子生,他生。


太子亡,他亡。


没有。


只有他家太子妃。


她会体恤他们这些低贱的太监,会在过年的时候送红包,吃食,还会在冬日里送上松软的被褥和厚实的棉衣,还会笑着唤他,“金公公。”提醒他,“冬日天冷,屋子里置着炭盆的话,晚上睡觉不能将窗户封死。”


谁家主子会替低贱的奴才留心这样的事?


女菩萨是能随便亵渎的吗?


当然不是!


最关键的是,这位脾气温软的太子妃能在太子发脾气的时候安抚他,救下他们的命。


太子妃对于金公公来说,那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女菩萨。


被堵住了嘴的小宫娥脸上露出希望之光。


“按照宫规,从轻处置,就打二十棍吧。”


谁若是想撬他们女菩萨的边,就要先过他金公公这关!


“你呀,真是没眼力见。”金公公吃完一口茶,面容和蔼可亲,“念你是初犯……”


金公公是有考量的。


他为了杀鸡儆猴,特意把这小宫娥带到了东宫门口,趁着自家女主子睡觉的时候打。


小宫娥听到此话,面白如纸。


二十棍,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力度全部掌握在行刑之人手上。


既然自家女主子狠不下心,没有这个心思,那就只能由他来代替做这个坏人了。


有心思的宫娥太多了,自家女主子不计较,他不能不计较。


金公公知道苏枝儿心善,见不得这种血腥场面。


可宫里头就是这么现实,就是这么血腥。


苏枝儿只觉得最近这东宫里头的宫娥们都安分极了,连一个眼神都不敢往周湛然身上瞥。


要知道,这些小宫娥之前刚刚进来的时候可是媚眼如丝,妩媚妖娆,活像是水蛇精转世呀。


.


小宫娥一事被金公公封了口,谁也不敢在苏枝儿面前提起。


周湛然显然是知道那份脉案了,可他却什么都没做,为什么呢?


苏枝儿抱着这样的疑问找到了正在批奏折的男人。


虽然感觉奇怪,但苏枝儿也没深究。


她依旧在担忧那份脉案。


“你批好了吗?”苏枝儿今天第三十八次发问。


周湛然捏着毛笔,眉头紧皱,嘴里叼着小饼干,含含糊糊道:“没有。”


自从开始每天打卡上朝之后,男人早上要批奏折,下午要批奏折,晚上还要批奏折,都不能陪她一起傻了。


虽然认真工作的男人很帅,但不陪女朋友的男朋友难免会得到女朋友的抱怨。


苏枝儿万万没想到,找一个未来皇帝当男朋友她不是要跟后宫佳丽三千争宠,而是要跟一大堆奏折争宠。


她能争吗?不能!


苏枝儿没收了他嘴里的小饼干,扔给了正在咬自己羽毛的鹦鹉。


鹦鹉穿着苏枝儿给它做的小衣服,正在站杆上来来回回的晃悠,别提有多悠闲了。


男人的胳膊架在书案上,苏枝儿就从胳膊下面的空档里穿进去,躺到他的腿上。


周湛然微一低头,就能看到小娘子那双盈盈美眸。


因为这奏折里面装的是天下百姓!


苏枝儿瘫倒在周湛然身上,拱着身子,像只胖虫子似得往他怀里钻。


他转头看向金公公,“新的内阁首辅选出来了吗?”


正在wink的苏枝儿:……貌美如花的女朋友躺在怀里,你却在工作。


Wink。


突然,男人握着毛笔的手一顿。


选谁?这还用问?


“云清朗。”


金公公道:“还没呢,殿下。”


“哦。”周湛然缓慢垂眸,问苏枝儿,“你觉得选谁?”


虽然苏枝儿不知道她这位师傅会不会色令智昏,但如果云清朗真的当上了首辅,会不会对周湛然造成威胁?


苏枝儿这边还在头脑努力风暴,周湛然那边就在奏折上勾画了一个什么,然后扔给金公公,“去送给圣人。”


说完,苏枝儿一顿,发现自己的嘴巴实在是太快了。


按照剧情,云清朗确实会成为首辅,可同时他也会成为女主的裙下之臣。


云老先生年事已高,早就提过多次想要退休。


圣人一直没同意。


金公公哪里敢耽搁,立刻就去送给了圣人。


圣人也正在烦恼内阁首辅一事。


其实圣人比较属意云清朗,可惜,比较年纪太小,不能服众,若是能有什么突出贡献的话……正巧此时,御书房门口传来动静。


“陛下,”伺候圣人多年的老太监手里捧着一份奏折,“这是太子殿下差人送来的。”


本来,苗内阁是第一候选人,不过现在已经被去除了资格。


现在,第二候选人,第三,第四等等相继排队出现,圣人却无法抉择了。


圣人摆摆手表示不要水,只打开奏折来看。


奏折上只用朱砂写了四个大字:红夷粮米。


“拿来,咳咳……”冬日严寒,圣人年纪大了,老年人最怕冬天。


老太监赶紧上前递了奏折,并亲自端了茶水来。


圣人顿时明白了太子的意思。


这是自己解决不了就推给别人?还美曰其名测试?


这件事情圣人早已交给太子处置,只是这问题乃旧疾,总是不能找到最合适的处置方法,因此搁置良久。


“太子还让金公公传话说,首辅之选可从中择出。”


不会死老婆。


.


圣人:……行吧,倒是个好主意。


圣人立刻召集首辅候选人,让他们背上行囊,去往红夷,谁能在半年之内解决这件事,回来就升官发财!


不过这样也好,云清朗奔着事业走,也就不会被瑶雪这份感情牵扯住了。


圣人的命令下来的很快,云清朗马上就要走了。


苏枝儿听到云清朗要去红夷的时候愣了愣。


她记得原书中没有这段剧情啊?


“你跟出来干什么?”苏枝儿撩开马车帘子从里面出来,她穿着黛色袄裙,身披纯色大氅,乌发红唇,美目流转,那露出外面的肌肤在冬日阳光之下仿若凝脂棉云。


通俗一点来说,就是美得发光。


苏枝儿抽空出宫来送他。


华丽的马车停在云清朗那辆朴素的马车旁边,直接就把这辆朴素马车衬得不能看了。


苏枝儿虽然长得好看,但正所谓人靠衣装,她的美除了自身的魅力之外,还靠周湛然在她身上堆砌的金银珠宝。


作为未来的太子妃,苏枝儿早已拥有传说中的六司为她服务。


苏枝儿没戴帷帽,她一出现,街上的人顿时都停住了脚步。


仙子下凡,也不过如此吧?


除了这些,苏枝儿还拥有一间独属于自己的美容研究所。


也就是太医院里专门给宫里头的贵人研究美容产品的一个地方。


什么司珍、司宝、司彩之类的。


从头到脚,皇家绣房和专门私人订制珠钗玉环等等,想不高贵都难。


她如果不跟着美一点,岂不就是辜负了他们的辛勤劳动吗!


苏枝儿听着周围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高傲地扬起自己昂贵的脸。


什么护肤膏、凝脂露、乌发膏等等等等,都是千金难买的好东西,因为周湛然的宠爱,所以苏枝儿可以伸手就拿,张口就要,简直爽歪歪。


这些太医院的美容师按照现代地位划分,大概都是高级教授之类。这就相当于她拥有了诸多高科技专业人才,美容方面的顶尖学者,每天就只为了她的美貌而服务。


苏枝儿一扭头,看到跟在自己身后的大魔王。


苏枝儿:……


正在她享受着凡人们的注视时,凡人们突然害怕的四处奔逃。


苏枝儿:???


大魔王会承认自己没有安全感吗?不会。


他只会用那双阴沉的眸子扫视四周,把这些蝼蚁般觊觎自己女人的家伙赶跑,然后使劲盯住云清朗,并附赠一句,“红夷多蛮人。”并且看向云清朗的眼神满满充斥着:你不会活着回来。


自己的女人跟其它男人单独见面,周湛然再不跟着出来就是傻!


可大魔王会承认自己傻吗?不会。


面对这段无疾而终,并且当事女主人公完全不知道的暗恋,云清朗觉得现在也没必要告诉她了。


“先生,这个给你。”苏枝儿递给云清朗一个木盒子。


云清朗:……


云清朗自认为自己跟苏枝儿什么都没发生过,顶多就是他违背师生情谊,暗恋了这位学生一段时间。


他下意识伸手掩了掩自己挂在腰间的玉佩,然后在苏枝儿的目送下上了马车。


他怕自己再不走,那位太子殿下就要吃人了。


云清朗伸手接过,面露感动。


千里长途在即,教授了半年多的学生过来送行,作为老师,云清朗抛却那份爱情,心中还是存在很多感动之情的。


云清朗:……他大概能猜到是谁。


.


云清朗刚刚坐稳,不知从哪里飞进来一颗石子。


“啪嗒”一声,打碎了他腰间的那块玉佩。


未来首辅不会,现在的锦衣卫指挥使会不会呢?


一想到这件事,苏枝儿就觉得头疼。


云清朗是一个人上路的,瑶雪还在锦衣卫所待着。


苏枝儿觉得自己可以暂时放下心了,这位未来的首辅看样子是不会被瑶雪蛊惑了。


苏枝儿看他一眼,习以为常,然后猛地发现不对劲。


这个兔子小饼干为什么这么眼熟?


她重新坐上马车,周湛然也跟着上来。


一上来就掏出小饼干来吃。


这到底是怎么肥事!


.


她只做过一次耳朵上戴了红色蝴蝶结的兔子,那是她送给云清朗的离别礼物。


因为云清朗属兔子。


可出乎云清朗的意料,苏枝儿送给他的是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


嗯?石头?泥块?


马车辘辘行驶起来,云清朗抱着怀里的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


按照苏枝儿心灵手巧的程度,云清朗猜测里面是小饼干,小点心之类的。


云清朗笑了。


“希望先生不饿肚子。”


除却这块脏兮兮的不知名东西,盒子下面的隔层里还有一张字条。


不饿肚子。


这对于这位长乐郡主来说,是最大的祝福了吧?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