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57 章(大魔王的顶级恋爱脑...)

第 57 章(大魔王的顶级恋爱脑...)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苏枝儿突然发现, 她家大魔王似乎是一位……顶级恋爱脑?


好吧,她作为幼稚园园花当然是魅力无敌的,可是这位也太恋爱脑了吧?


苏枝儿看着圣人让人送来的,放在书案上堆积如山的奏折, 再看一眼还跟自己腻在一起敷面膜的周湛然, 想了想道:“呐, 你把这堆奏折批完, 我就给你奖励。”


男人缓慢偏头, 问,“什么奖励?”


苏枝儿想了想,因为敷着自制面膜,所以她面颊上的红晕并未暴露出来。


“就, 你想要的。”


男人却露出一脸疑惑之色, “我想要什么?”


.


生气的女朋友是不可理喻的,即使是大魔王也必须变成小狗儿乖乖过去批奏折。


苏枝儿洗掉脸上的面膜, 想起来最近金陵城内风起的流言。


苏枝儿:……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想要我捶你一顿!”


滚过去批奏折!


男人一手奏折, 一手毛笔, 皱着眉头, 很不高兴。


周湛然不喜欢批奏折, 对当皇帝也没什么兴趣, 就算是圣人让他跟着去一道上朝, 他都跟每天上班打卡一样非常不耐。


看出了自家男人不想打工的心, 苏枝儿语重心长的问他, “你不当皇帝怎么养我呢?”


太子并非圣人亲生之子。


虽然现在看样子圣人是没什么在意的, 但苏枝儿作为一名穿越者,深知这个流言会成为压倒太子的一块大石头。


苏枝儿朝周湛然看一眼。


因此她大概率就是会迎接死亡。


如果她死了,周湛然要怎么办?


他这么挑食,估计会饿死吧,然后两个人就会在黄泉路上前后脚。


按照现在的形势,不是郑峰死, 就是周湛然亡。


周湛然不当皇帝不止养不起自己,还会让她香消玉殒。


苏枝儿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魅力能让郑峰倾心于她,把她装进什么金色鸟笼里收藏。


外面的流言这么厉害,苏枝儿认为这里面一定有郑峰的暗箱操作。


她要出去打探打探!


苏.007.枝儿如是想到。


唉。


一想到这里的苏枝儿就觉得万分悲哀。


她往正在批奏折的男人嘴里塞了三片小饼干,然后起身出门。


苏枝儿点头,两人便转身往屋内去。


突然,一阵狂风起,蒋文樟藏在宽袖内的帕子随风而落,正飘到苏枝儿眼前,被她一把抓住。


嗯?这是什么?像是女子的手帕。


.


苏枝儿刚刚走出正门不久,迎面就碰上了蒋文樟和肖楚耀。


两人拱手请安。


肖楚耀与蒋文樟同时回头,肖楚耀是个藏不住事的,他搭着蒋文樟的肩膀道:“一位姑娘的,现在就住在咱们锦衣卫所里头呢,说不准过上几个月,我就能吃上咱们蒋指挥使的喜酒了。”


肖楚耀朝蒋文樟挤眉弄眼,被蒋文樟狠狠捣了一下腹部,哀嚎着蹲下来。


什么?已经登堂入室了?


苏枝儿看一眼,发现帕子下角上面绣了一个“雪”字。


雪?瑶雪?蒋文樟跟瑶雪的剧情已经开始了吗?


“这个帕子?”苏枝儿立刻喊住蒋文樟。


.


淡水姑娘活的很好,瑶雪活的不是很好。


瑶雪自认为自己手段一流,就连蒋文樟这样的人也能信手拈来,可她低估了这个哑女。


不行,她得去瞧瞧!


苏枝儿说去就去,趁着蒋文樟和肖楚耀寻周湛然说事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去了锦衣卫所,美曰其名,看看淡水姑娘是不是还活着。


淡水:???虽然她会死,但现在还没死。


瑶雪:……


蒋文樟对自己很防备,反而对这个哑女的亲近一点都没有反应。


这可把瑶雪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蒋文樟对这个哑女比对自己好。


是的,没错。


虽然瑶雪能看出来蒋文樟对自己有几分心思,但他秉持着风度,一直保持着两人的正常社交距离,有时候就算自己想亲近一下,他也能凭借着自己良好的反应能力将她甩出三米远。


瑶雪不敢在锦衣卫的眼皮子底下犯事,她只得等待时机。


而在这段时间里,她只能依靠自己勉强凑活的厨艺来拉拢人心。


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


蒋文樟明显更偏向这个哑女。


若是普通的女子,瑶雪略施手段就能将她赶走。


可偏偏这是个心机深沉的哑女,她整日里坐在自己的屋子里,利用自己的医术,跟锦衣卫所里面的锦衣卫们相处融洽,就算是瑶雪想找点事情陷害她,那些锦衣卫的眼睛也不肯放过她。


瑶雪是个丫鬟,但在承恩侯府内她是个大丫鬟,有小丫鬟伺候,根本就不用做什么费力气的杂事,可是在锦衣卫所,她不仅要自己洗衣服收拾家务,还要替一大帮子锦衣卫改善伙食。


分明就变成了一个老妈子。


还是没有工资的那种。


瑶雪为之努力奋斗。


可就算是女主,一天三顿饭,这皮肤也被损伤了,再不复从前的娇弱优雅,反而满身油烟气。


郑峰看到瑶雪的时候差点没认出她来。虽然


郑峰收回自己落在瑶雪身上的视线,在瑶雪满脸恐慌之中,郑峰出口的第一句话却是这个,“你做的很好。”


瑶雪愣住了。


郑峰温柔地抚过她的脸,“我要你做最后一件事,只要做好了,我就放你自由身。当然,你若是想要别的,我也能满足你。”


女人的美都是靠钱砸出来的,尤其是瑶雪这样清丽寡淡的女主,更需要衣物、首饰、妆容来衬托气质。


“大,大公子……”


瑶雪的奴契还在承恩侯府内,可她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找到脉案,杀了淡水。”


杀人!


瑶雪虽心思多,但从未杀过人。


一靠近,郑峰闻到瑶雪身上的烟火气。


离了承恩侯府,这个女人真是什么用都没有。


“大公子,想要我做什么?”瑶雪睁大眼。


“可,可若是那脉案上……”


“我方才说了,拿到脉案就杀人灭口。”郑峰提醒瑶雪。


瑶雪懂了。


她面露惊愕,身体颤抖。


郑峰似乎早已料到她的惊惶,细心安抚,“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关于太子的谣言,我可以告诉你,那不是谣言,是真相。太子并非圣人亲生子,他只是一个孽种,根本就不配继承帝位。”


“淡水是当年替窦美人接生的一位副手收养的养女,她手里拿着当年的脉案,只要得到那脉案,就能证明太子非圣人亲生。”


都说太子是个疯子,没有心,可金陵城内人人都知他对太子妃有多好。


如果,如果她当初压的人是太子……


“瑶雪,你在想什么?”


不管脉案上面写了什么,太子一定不能是圣人的孩子。


“瑶雪,你知道该怎么做吧?”郑峰替她将垂在面颊边的碎发撩到耳后。


直到现在,瑶雪才明白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有多可怕。


谁都明白,瑶雪离开承恩侯府,到达锦衣卫所是想做什么。


瑶雪当然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好,非常不好。


她努力编造起一个关于爱情的谎言。


郑峰的眸色陡然变得深谙。


瑶雪立刻回神,假作温柔,“只要是大公子要我做的事,瑶雪都会去做的。”


郑峰笑了一声,并未回应她的假意情深。


她对郑峰的喜欢到底有几分真心,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如此漏洞百出的谎言,郑峰当然一眼就识破了。


可他并没有过多苛责,他现在需要瑶雪替他办事。


“奴婢早就听说了这个流言,想着离太子最近的便是锦衣卫的指挥使,就想方设法的混了进来,替大公子收集情报。”


从前的瑶雪确实是喜欢郑峰的,可现在她被现实磋磨至极,早就明白自己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不,她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罢了。


总会做出一些别人看似匪夷所思,她却觉得无比正确的事。


.


瑶雪恍恍惚惚的回到锦衣卫所。


“我就知道,只有你想着我。等我事成,必少不了你的好处。”


男人垂眸朝她看来,冬日暖阳不入暗巷,可恍惚间,瑶雪似又看到了上辈子记忆中那个身穿龙袍,头戴皇冠,屹立于阳光之下的帝王。


人,一旦被欲望侵蚀。


两人各自摔了一个屁股蹲。


瑶雪拿着菜篮子起身,一抬头,正对上一张脸。


黑白分明的眸,妩媚娇艳的容,一身华衣美服,美艳不可方物。


她挎着竹篮子,闷头撞到一个人。


这个人蹲在锦衣卫所门口,也不进去,就那么蹲着,因为瑶雪精神恍惚,所以就这么撞上了。


“哎呦!”


苏枝儿努力端庄态度,轻蔑地瞥她一眼,正想假装自己并不是自己的时候,肖楚耀和蒋文樟回来了。


肖楚耀一眼看到苏枝儿,赶紧上前,“女主子,你怎么来了?”


女主子?


“苏枝儿?你是苏枝儿?你不是死了吗?”


瑶雪神色震惊的指着苏枝儿大声道。


卧槽!碰到谁不好,偏偏碰上了女主瑶雪!


瑶雪在心中不断的否定,可她跟苏枝儿相处了这么久,这张脸,明明就是她!


等一下,她听说那位长乐郡主,礼王养女,是在半年前突然出现的。


半年前,正好也是苏枝儿消失的时间。


瑶雪彻底懵了。


能让肖楚耀唤作女主子的人是谁?那就是未来的太子妃,太子的妻子,长乐郡主。


不可能,不可能的,她明明只是苏枝儿,一个下贱的丫鬟而已!一个早就该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变成什么长乐郡主,还要嫁给太子呢?


瑶雪看向苏枝儿的表情从震惊到厌恶再到羡慕。


她挣扎奔波了这么久,依旧只是一个贱籍奴婢,可是苏枝儿呢?她居然马上就要当太子妃了。


“我,路过看看。”苏枝儿刚刚说完,就见肖楚耀不断的朝她使眼色。


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吗?


没有。


长乐郡主就是苏枝儿!


本来他是要骑马的,可外面天冷,小娘子娇气,只能坐马车回东宫。


他的头发是苏枝儿出门前给梳好的,没用什么特别的装饰,只用发带扎了一个高高的马尾,然后侧边有一小撮麻花辫,除了表现出来的青春活力外还有一股飒冷之姿。


他的面色从以前的白面红唇恶鬼变成了现在的略有奶膘,富有人类气息。


苏枝儿偏头,终于看到了肖楚耀身后缓慢驶来的那辆马车。


完了,大魔王缠上来了。


马车还没停稳,周湛然就撩开马车帘子从里面出来。


而且长得非常帅。


这样的视觉效果是非常具有冲击性的,起码瑶雪愣在了当场。


瑶雪只见过假扮太子殿下的蒋文樟,没见过那位真正的太子殿下,这是她第一次看到。


养成这个人样,其中蕴含的艰苦辛劳只有苏枝儿一个人知道。


总结一下,超级大帅比从一辆超级豪华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马车上下来了。


这就相当于总统他儿子从加长版林肯上穿得人模狗样的下来了。


是的,情。


男人面对着苏枝儿时,漆黑暗眸之中溢出来的情就算是瑶雪这个外人也能一目了然。


苏枝儿看出来男人生气了,她不敢耽误,立刻走到他面前,讨好地牵住了他的手。


传说中的疯太子,不仅并非不修边幅之人,反而生得昳丽貌美。


若说郑峰是竹,那他就是幽谷红梅。


远观是艳,近看是情。


这是金陵城内最有名的糕点,苏枝儿第一次吃到的时候惊为天人,然后日日都要珍珠出宫去买。


有时候还买不到。


苏枝儿:……


男人脸上隐藏的怒气这才稍微减缓。


苏枝儿解释道:“我是来办正事的。”


男人低下尊贵的头颅,看到了苏枝儿手里提着的糕饼。


男人的面色却并没有好转,依旧阴沉着脸把苏枝儿牵进马车里。


苏枝儿拉住周湛然,“我有事要交代,你去车里等我。”


在场的人听到此话,都变了脸。


她只是在办正事的路上办了点私事。


都怪这个糕点,是它自己太香了!


“我给你买的。”苏枝儿立刻找到借口,把吃剩下的半份糕点递给周湛然。


“去嘛。”


苏枝儿伸手晃了晃周湛然的袖子。


女友必备技能no.1:撒娇。


什么?


这位长乐郡主居然敢让太子殿下等她!


她以为她是谁?


.


苏枝儿想找蒋文樟说几句话。


她将蒋文樟单独唤了过来。


周湛然偶尔享受过几次,可像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却是第一次。


他冷着脸,上了马车,乖巧坐好。


众人:……


“蒋指挥使。”一道娇柔的声音唤回他的神智。


“女主子。”蒋文樟拱手。


苏枝儿深吸一口气,“女人是天底下最会骗人的生物,尤其是长得越漂亮的女人越不能信!”


蒋文樟的眼神从自家狂霸拽的主子身上抽离,游魂似得跟苏枝儿走到一个僻静之地。


虽然他听说过太子与太子妃的情深似海,但这却是他又一次正面直视。


好惨,他被晃得差点瞎了。


“属下……信了。”


苏枝儿:……你一看就没信。


苏枝儿恨不能当场给蒋文樟来一段张无忌他妈临时前的悲愤表演,可她知道,蒋文樟没看过张无忌,又怎么能理解张无忌他妈的悲愤呢?


蒋文樟:???


“真的,你信我!”苏枝儿向前一步,“你也看到了,你家主子被我骗得有多惨。”


蒋文樟:……


瑶雪的表情半点都不平静,她盯着苏枝儿,面容狰狞。


凭什么?凭什么苏枝儿一个贱婢能有这样的际遇,而她却只能活得像泥潭里的虫子!


暮王没有死,原本应该积攒了不少内外势力的郑峰却反而变得寂寞无声。


算了,随缘吧。


苏枝儿跟蒋文樟也不熟,她觉得这事她还需要再想想要怎么办。


她一个人走出房廊,冷不丁被瑶雪拦住。


瑶雪已经语无伦次,她跟苏枝儿说的这些话实际是在安慰她自己。


苏枝儿看着眼前癫狂的瑶雪,眉头微微蹙起。


“这天下只会是郑峰的,而他也只会是我的,我才是这个大周的皇后!”


瑶雪开始心慌。


难道苏枝儿要成功了吗?


“我知道,你也重生了,对不对?你知道郑峰会当皇帝,千方百计的勾引他,却没有勾引到,然后攀上那个疯太子想成为太子妃?真是天真,这天下怎么可能会是那个疯太子的。”


对于苏枝儿来说,她开局一手烂牌,打到现在,也算幸福安稳。


对于瑶雪来说,她开局一手好牌,打到现在,依旧在泥潭里挣扎。


这到底是谁的问题呢?


“苏枝儿,你等着吧。”


瑶雪咬牙切齿的说完,一把推开苏枝儿往里去。


苏枝儿踉跄了一下站稳,盯着瑶雪的背影,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被褥里窝着一个暖手炉,苏枝儿搓着自己被吹得冷冰冰的手窝进去。


哇,好舒服。


男人矮身靠过来,声音有点委屈,“我以为你又走了。”


不是牌,是持牌人的问题。


.


苏枝儿坐上马车,男人盘腿坐在那里,指了指后面那堆被褥。


男人根本就听不进去。


行叭。


“嗯,再也不走了。”


真是好没有安全感。


苏枝儿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蛋,“我只是出门溜达一下。”


“不准走。”


礼王一见到苏枝儿,就想把她拉到隐蔽处说话,却不想周湛然十分警惕地瞪着他,生恐他再次把自己的小媳妇抢走了。


“你乖,先回去。”


女友继续撒娇。


.


苏枝儿从锦衣卫所回到东宫,在门口碰见了礼王。


她的这位假爸爸最近一天到晚的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王爷,有事?”


“有事有事。”礼王赶紧回神,一张口就是关于周湛然的事。


“我觉得太子的眼睛和鼻子与我长得特别像。”


周湛然:……


男人阴沉着脸,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礼王:……这么好驯的吗?


苏枝儿摇头,面无表情,“没有。”


礼王只得道:“外面说,太子是我的亲生子。”


果然,礼王动了心思。


苏枝儿:……


“您跟圣人是亲兄弟,他的儿子自然跟你有几分相似。”苏枝儿如此解释。


礼王急了,“你没听到外面的流言吗?”


“罢了,活着就好。”


是不是他的有什么关系呢?


礼王转身,出了东宫。


可是说完那句话后,他的面色又沉寂下来,“就算是真的,我也不能认他。”


礼王虽不涉朝政,但他最明白现在的形势不过。


太子的地位本就不稳,若是再闹出这档子事,周湛然这个太子就不用当了。


御书房里,圣人正在批改奏折,他看到礼王进来,微微抬了抬眼,却并未说话,看着根本不像亲兄弟,像陌路人。


礼王径直走入,这两位各自怨恨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终于面对面碰上了。


“咳咳咳……”圣人猛咳一声,端起茶盏吃一口。


只是被当作了倾诉工具人的苏枝儿:???她还以为恁要造反?就这样?


.


礼王离开东宫,却并没有走远,反而神色凝重地走到了御书房内。


圣人面色不变,只是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呵,”礼王冷哼一声,“你这个老疯子,如果不是不能立即杀了你,我定然要为蔻儿报仇。”


圣人终于抬眸直视礼王。


礼王撩袍坐到一张椅上,沉默着看宫娥进来奉茶。


御书房内静了片刻,然后是礼王的声音,“当年,蔻儿是我礼王府的一名舞姬,我与她早已情投意合,若不是你横刀夺爱,我跟她的孩子也跟太子一般大了。”


是了,礼王就是来故意恶心圣人的。


从前的疯癫之态也都收敛了回去,像个正常人般跟礼王对话。


圣人面不改色心不跳,继续道:“你以为我当初是将她强抢入宫的?不是,我告诉她,若她跟我回宫,我便替她找到她的情郎,让他们双宿双栖。你不是很清楚她的情郎在哪里吗?”


秉持着优良的遗传基因,大周皇室的人大部分都是疯子。


他的视线先是在礼王的白发上顿了顿,然后才开口道:“当初你为窦美人一夜白发,确实情深感人,可你又哪里知道,她根本就不爱你。”


“呸!”礼王站起来,“她当然是爱我的!”


相比起年轻的礼王,仿佛一瞬间苍老了不少的圣人变得佛系了很多。


皇帝的话,还写了圣旨,盖了玉玺,窦蔻儿天真的信了。


哪里都是地狱,不如挑一个见得着光的。


可是窦蔻儿错了。


礼王是,圣人也是。


没错,礼王倾慕窦蔻儿,杀了她的情郎,然后告诉她,她的情郎跑了。


圣人为了得到窦蔻儿,告诉她,她的情郎没死,他能替她找到他。条件是,在他找到之前,窦蔻儿要随他回宫,陪伴他左右,等他找到她的情郎,就会让他们双宿双栖。


反正是那两个男人的。


她憎恶这两个男人,他们口口声声说爱她,可为了他们自私霸道的爱,却将她强制留在了身边。


关在这个大金笼里。


当她从酒醉的圣人口中得知情郎已死的消息时,整个人都崩溃了。


她几欲寻死,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孩子是谁的?她不知道。


她每次都想杀了他,可每次都下不去手。


她只能恶毒的诅咒,恶毒的咒骂,恶毒的畅想。


周湛然日日活在这样的咒骂里,那么幼小的孩子,为什么要承担这些?


她恨!她怨!她将这份怨恨尽数倾泻到了幼小的周湛然身上。


稚子何辜。


可窦蔻儿每每看到周湛然那双与二人如出一辙的眸子时,就压抑不住内心的暴躁和怨毒。


窦美人看着眼前懵懂无知的小孩,扯着他的肩膀,疯狂大笑,“你也一样,你也一样!你们都是没有心的疯子!你们永远都不懂什么叫爱!”


.


周湛然从梦中惊醒。


窦美人越来越疯。


她抱着自己给情郎绣的荷包,想着那两个疯子,谁也得不到她。


他们根本就不懂爱。


苏枝儿正在睡午觉。


不管任何事情,有多紧急,一定要保证好自己的睡眠状态和健康状况。


这是苏枝儿的处世准则。


他已经很久没做过这样的梦了。


这是从小萦绕在他身边的噩梦,每次做完这样的噩梦,他总是觉得心中异常暴躁,定要好好发泄一番。


可现在,他却只是慢吞吞地起身,猩红着眼看向榻上的小娘子。


苏枝儿迷迷糊糊间梦到大猫拱在她怀里。


她伸手摸了摸,“别闹。”然后继续酣睡。


男人起身,撑着肘部在女人脸侧,然后俯身亲她。


男人一头挤进窄小的软榻里,把小娘子搂进怀里,就像是在搂一个软绵绵的布娃娃。


好暖和。


周湛然埋进去,他嗅着她身上的味道,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苏枝儿很后悔,非常后悔。


虽然她知道一般小说里男主的学习能力很强,但她没想到反派的学习能力也很强。


尤其是关于某方面的。


苏枝儿梦里,大猫用那湿漉漉的舌头舔她,舔得她满脸都是口水。


苏枝儿嫌弃死了,刚刚张嘴想呵斥,就中招了。


她是被亲醒的。


虽然猪舌头好吃,但你天天吃也会腻的。


“你在想什么?”男人亲着亲着就发现了自家小媳妇的心不在蔫。


苏枝儿躺在那里晃了晃白嫩嫩的小脚丫。


虽然他们还没结婚,但必要的亲密接触是少不了的。


自从上次男人乖乖把奏折批完,苏枝儿羞涩又大胆的奖励了他一个简易版的法式热kiss后,男人就以他聪明的智商举一反三,阐述了更多关于热kiss的深沉理解,痴迷和热烈的追求着这方面的愉悦。


苏枝儿一开始被亲得意乱情迷,后来就变成了生无可恋。


“大猪蹄子。”


炖煮的烂乎乎的大猪蹄子。


周湛然:……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