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55 章(老蒋恋爱报告...)

第 55 章(老蒋恋爱报告...)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公子, 没找到尸体。”


死士回来禀告,搜遍山崖也没找到两人的尸首。


站在郑峰身边的郑濂道:“或许是下面的水太大,把尸体冲走了。”


确实,那夜水流巨大, 两具尸首确实可能会被冲走。


可实际情况却是山崖间有张开的网, 因为雨大所以上面的人看不到。


网张开在悬崖一个隐蔽的山洞下方, 周湛然掉上去后抱住已经被吓得晕厥的苏枝儿步入山洞, 然后穿越一座山, 换了另外一座山假装坠崖。


这就是为什么郑峰一等人怎么找都找不到的原因。


“不,她就是。”郑峰神色笃定的推断出一切, “苏枝儿不知为何成为了礼王养女, 礼王的情报网铺天盖地, 稍微修改一些信息, 替她掩盖行踪是很容易的事。”


“所以太子找了那么久才找不到人?”郑濂的表情也逐渐变得凝重。


“没错。”


郑峰凝视着难得的好天气,表情有些许凝重,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长乐郡主是苏枝儿。”说完, 他狠狠皱眉。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郑濂一愣, 继而笑道:“大哥,你在说什么?苏枝儿不是已经死了吗?”


太子那么大张旗鼓的找都找不到的人, 除了死了, 还能如何?


得到了她还活着的消息, 可如今却又是阴阳两隔。


“去姑苏,咳咳咳……”相比起郑濂的流露, 郑峰就理智多了。


事业型男主开始朝自己的事业进发。


话罢,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郑濂只觉心中似乎空落落了一块, 他看着下面不见底的深渊, 陷入了沉思。


这位风流浪子第一次尝试到了心苦的滋味。


.


经过苏枝儿的言行逼供,她才明白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周湛然突然要去姑苏是有预谋的,他想趁机在旅途上假装坠崖然后失忆变成小花,跟她一起田园老头老太乐,没想到被她戳破了。


临走前,他吩咐郑濂,“你回金陵去,散播太子殿下并非圣人亲生的流言。”


郑濂皱眉,“现在不是还没有找到那位老妇人吗?”


“找不找得到有什么关系。”郑峰双手负于后,立在悬崖之上,风起袍扬,黑发如墨,“大周已经没有太子了。”


虽然这次事件看似是小花设定的一个局,但郑峰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最重要的是,人家是男主啊!男主光环啊!


我等炮灰背景板怎么能干的过去!


至于原本计划好的意外坠崖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被郑峰追杀然后坠崖。


苏枝儿猜测可能是不小心泄露了行踪,被疯狂的男主发现了,这个不重要,反正男女主跟反派不是在我杀你,就是在我追你的路上。


从崖底出来,苏枝儿还在神经紧绷的害怕被郑峰一行人发现。


行吧,及时行乐,说不定十万里长征就落到他们头上了。


敌人怎么追都追不到的那种。


一决定,那就是去姑苏了。


“我们,现在去哪?”苏枝儿看着身边的周湛然,问出了一个看似十分傻可却非常现实的问题。


“旅游。”男人道。


苏枝儿:……这都被追杀了,你也不忘旅游?


苏枝儿:……


“那我的东西呢?”


十车!十车啊!


.


“马车呢?”苏枝儿站在茫茫官道上仰头长看。


褪去了猎户大哥皮囊的肖楚耀解释道:“主子觉得用不着了,就让我卖了。”说着,肖楚耀指了指苏枝儿和周湛然身上的两套衣裳,“换了两套衣裳。”


肖楚耀道:“飘走了。”


苏枝儿:……好想打人,可是她打不过。


苏枝儿抬手指向肖楚耀,“打他。”


“那倒是没有丢,都放在山洞里呢。”肖楚耀赶紧领着锦衣卫去拿,不过一会儿后回来,一脸生恐被自家主子打的表情道:“那个,雨太大,淹了……”


苏枝儿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噎死。


“捡回来。”她哆嗦着道。


因为金钱拮据,所以肖楚耀临时找了一辆……驴车?


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到姑苏?


“乡村野地,实在是没地方去找马车,请主子和女主子将就一下。”


周湛然一脚踹过去。


苏枝儿:舒服!


.


“这花袄子是你安排的?”苏枝儿一脸生无可恋地盯着自己身上的花袄子。


周湛然朝肖楚耀的方向瞥了瞥。


苏枝儿:……


好了,可以了,再说烦了。


苏枝儿穿着大花袄子坐上了驴车,身边坐着同样穿着大花袄子的周湛然。


要不是颜值在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双双智障了。


苏枝儿继续沉默,然后跟身边的人形踹打机器周湛然道:“踹。”


肖楚耀:……


.


肖楚耀听到两人的对话,竟然十分开心的希望加入并得到赞美,“女主子,是不是很好看?那卖袄子的大妈说女孩子就喜欢这样的。”


苏枝儿沉默了一会儿后问,“你也觉得好看吗?”


肖楚耀用力点头,仿佛被大妈更新了审美后豁然开朗的升华。


老蒋骑在马上,神游天外。


肖楚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老蒋,回神,你在想什么?”


老蒋回神,拍开肖楚耀的手,然后继续神游天外。


驴车悠悠闲闲的晃悠到了城镇,换了马车,苏枝儿终于能舒舒服服地躺进去了。


只是可惜,她惯用的被褥都没了,想到这里,苏枝儿又让周湛然去踹了肖楚耀几脚。


被踹得感觉自己命不久矣的肖楚耀挨着蒋文樟哀嚎,“老蒋,下次你去挨踹,我再也不去了。”


冬日暖阳笼罩,苏枝儿抱着怀里的小手炉,马车帘子微微晃悠,路过冬日一树野梅花。


苏枝儿停下来从地上薅了一把落下来的花瓣。


他们都是有素质的游客,从来不乱来。


肖楚耀:……


.


马车辘辘而行,轻车简行或许更适合穷游吧。


苏枝儿本来是想把野梅花做成香包的,可她看到男人的样子,心里起了恶念。


她伸出手,往男人额间点了一瓣梅花,然后跟他说,“我给你变个戏法,你信不信只要你握紧一样东西,你额间的梅花就会变成印记?”


好吧,她自己说出来都觉得智障。


苏枝儿重新坐回马车里,男人正在吃她买的南瓜包。


嚼一点点,然后戳着玩。


就跟戴着饭兜坐在吃饭椅子里一边玩一边吃的三岁小屁孩没有什么两样。


“嗯,它一辈子都不会掉。”


苏枝儿被暴击!


像这种大魔王居然还有说情话的时候!而且他似乎根本就意识不到自己在说情话!


苏枝儿正准备收回手,接受小花的嘲笑,没想到戳着南瓜包的周湛然看她一眼,然后慢条斯理地伸出手,握住了苏枝儿的手。


男人的手修长白皙,指骨分明,轻轻地包裹着她,然后问她,“掉了吗?”


苏枝儿愣了愣,说,“没有。”


.


因为钱财所剩无几,所以一路上都靠锦衣卫们卖艺演出筹集路费。


苏枝儿坐在马车里,看着顶着寒风在大街上耍刀卖艺的锦衣卫们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穷游?


小娘子涨红了脸,下意识想把手抽出来,男人却不肯。


他抓着她,另外那只手也给苏枝儿的额间贴上了梅花瓣,然后说,“你也一辈子不会掉了。”


恋爱酸臭味充斥着整座车厢,肖楚耀和蒋文樟抬头望天,觉得今日的阳光竟如此刺目。


肖楚耀认命的回去继续卖艺。


苏枝儿想,如果不是要隐藏身份,她一定要给肖楚耀拉个横幅,打打广告,增加吸睛点,比如:生活不易,锦衣卫卖艺。


一定会有非常多的人来看。


顺利表演完的肖楚耀拿着寒酸的一点卖艺钱递给自家女主子。


苏枝儿笑眯眯道:“这还不够半件衣服的钱。”


肖楚耀:……


作为一座还没有被破坏的古城,苏枝儿终于第一次领略到了什么叫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青砖瓦漆,宁静致远,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古朴缓慢的田园气息,你站在这片土地上,就觉得连心灵都似乎被治愈了。


“你最近好像都没有犯病了。”


.


一边卖艺,一边行进。


陆路行了小半月,终于到达姑苏。


她转头跟小花说,“小花,希望你永远快乐、幸福。”


周湛然伸手往额间贴上一枚梅花瓣,然后牵住苏枝儿的手,敷衍地点头。


苏枝儿:……


果然,出来旅游是一件正确的事。


没有什么比身体健康,快乐生活更自在的事情了!


进入姑苏的时候已然入夜,苏枝儿掀开马车帘子,一眼看到漫天星辰。


其实这也有苏枝儿自己的考量。


不管能不能避开男主,反正藏得深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


这个客栈很小,只有几个房间,他们一堆人过去直接就将客栈包圆了。


.


姑苏作为一座经济繁荣的城市,有很多好看的客栈。


不过因为生活拮据,所以大家只能选了一间性价比较高的,藏在深巷里的。


苏枝儿好奇地推开窗子,把头伸出去。


夜风习习,她原本漂亮柔顺的黑色瞬时变成了贞子在世。


苏枝儿:……她想象中的美人依窗自怜呢?为什么会变成贞子在世?


老板非常殷勤的替他们收拾物件,并引着苏枝儿上了最好的一间屋子。


因为处于深巷内,所以屋子为了得到采光造的有点高。


红砖墙壁之上开了一个窗户,从这里看下去能瞧见窄小的青砖巷子。


怎么肥事!


“别看。”


“为什么?”


苏枝儿贞子了一会儿,正准备把脑袋收回来,不想听到一阵脚步声,很轻,可在如此安静的夜晚中伴随着剑鞘拍打的声音就显出几分紧张感来。


姑苏夜跑?真是有活力


苏枝儿正想把头探出去仔细看看,突然就被男人一把按了回来。


这低沉幽怨的咳嗽声似曾相识。


郑峰?


他追过来了?


“是死士。”


死士?什么死士?


苏枝儿正要问,突然听到一阵不断的咳嗽声,穿透幽暗的小巷,直击灵魂。


“看不到。”苏枝儿什么都看不到了,只能用耳朵听。


一行人来的快,去的也快,苏枝儿什么都听不见了。


“我们要不要回金陵?”


苏枝儿赶紧把窗户关上,然后在窗户上捅出一个洞使劲地看。


“他们好像在追什么人?”苏枝儿闭着一只眼,努力睁开另外一只眼。


男人从喉咙里哼出一个音,“嗯。”


是啊,男主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来姑苏,那一定是有事要办。


“他不会发现我们没死吧?”苏枝儿想到这个可能性。


男人却摇头,“不会,有其它的事。”


她真是第一次碰到旅游加逃命集一体的买卖。


“他来姑苏,必有事。”男人慢条斯理道。


苏枝儿顿时恍然大悟。


“等?”周湛然转头看她。


苏枝儿道:“说不定好运气从天上掉下来了呢?”


周湛然:……


苏枝儿觉出一点不对劲,她问,“你知道?”


男人摇头,“不知道。”


“哦。”苏枝儿想了想,拍板道:“那就先等着。”


要是一不小心她变成了寡妇那怎么办?


姑苏内常有高阁女子从窗户抛下篮子,买卖胭脂手帕。苏枝儿也搞了一个挂在窗户口,顺着高墙下去。


她看着粗实的绳子想了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古代的外卖绳?


.


虽然苏枝儿的话被嘲笑了,但有时候,人的好运气来了,是挡也挡不住的。


作为一名谨慎的女子,自从知道了郑峰的存在后,苏枝儿就勒令小花不准出门。


可是没想到,有一天,这个外卖篮子里居然有一天真的出现了……一个人?


.


这是一名纤细柔弱的少女,她穿着一身古朴的黑衣,浑身脏兮兮的像个乞丐。


因为不能出去,所以苏枝儿就比较绝了,她拿了一个巨大到能装下她的篮子用来装外卖。


什么都能装。


苏枝儿有一次开玩笑跟周湛然说,“能装天下万物!”


苏枝儿顿了顿,明白了。


啊,是个哑巴。


幸好,小娘子会写字。


苏枝儿上下打量她,因为有小花在身边,所以她也不觉得害怕,只是问,“你是谁?”


小娘子张开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着急的比划。


嗯,挺纯的。


怡宝矿泉水很瘦,身上的衣服空落落地挂着,像个难民营里逃出来的。


苏枝儿发现她盯着桌子上的糕点看,便拿了一盘递给她,“你吃吗?”


她写下自己的名字,说自己叫怡宝。


怡宝?


苏枝儿看她一眼,正对上那双眸子。


医学生幼苗看着也不过十四五岁,豆芽似得弱小。


苏枝儿问她,“你家在哪?我让人送你回去。”


怡宝望着眼前明艳妩媚的美人,她说话的时候声音轻柔,仿佛冬日暖阳,夏日凉风,让人只看一眼便再也忘不掉。


怡宝有点犹豫,可饥饿最终还是战胜了理智,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根银针,一顿疯□□作后用见银针没有毒素反应,就开始疯狂往嘴里塞。


苏枝儿:……看来还是位古代医学生。


吃了东西,苏枝儿看着她脏兮兮的样子,让她用脸盆洗了手和脸。


日月同辉,尤其是这冬日阴寒之天,怡宝下意识朝苏枝儿靠近。


怡宝朝着美人轻轻摇了摇头,写下四个字,“我没有家。”


是嘛。


再看她身边的那个男人。


虽着白衣,但气质凌然,一双眸子又黑又沉,阴鸷异常。


若说这女子是日,那这男子就是暗夜的月。


有钱行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


男人点头,一副“都听你的”表情。


苏枝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虽然说现在苏枝儿和周湛然也在“逃命”,但他们确实比怡宝干净舒适多了。


“我让肖副使拿些银子进来给她吧?”


苏枝儿询问周湛然。


蒋文樟点头,拿出几两碎银。


苏枝儿尽数取过,递给怡宝。


怡宝却盯着蒋文樟不放,手指疯狂摆动,就像是在结印一样。


嗯,好乖好乖。


.


肖楚耀出门卖艺去了,只有蒋文樟守在门口,苏枝儿将蒋文樟唤进来,说,“你身上有银子吗?”


苏枝儿:……好嘛,什么怡宝,原来是淡水,她还农夫山泉冰川水呢!


“你是淡水?”蒋文樟面露惊愕,“你竟是淡水?”


淡水努力点头,双眸滚下泪珠,那种万里遇同乡的激动感充斥着整间屋子。


蒋文樟刚毅的脸上露出迷茫之色。


怡宝急了,那副样子让苏枝儿差点以为哑巴要开口说话了。


幸好,怡宝憋住了,她取过纸笔,写下自己的名字:淡水。


苏枝儿想起来了,传说中的青梅竹马打不过天降。


淡水跟蒋文樟是青梅竹马,后来蒋文樟入金陵谋职,成为锦衣卫,淡水就一直跟着老母亲住在姑苏。


后来,老母亲去世,淡水一人无所依靠,她入金陵寻蒋文樟。


淡水这几日过得太苦,她毕竟只是一个小女孩,看到能倚靠的大哥哥,立刻飞奔扑向他。


蒋文樟也将淡水视作亲妹妹,他伸手环住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怎么了?”


淡水摇头,哭得抽噎。


淡水哭够了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及笄,也不是当年跟在蒋文樟身后的小屁孩了。


她不好意思地松开人,伸手抹脸,企图表现自己端庄的一面。


可惜,她现在眼睛肿,鼻子肿,原本只是一位清秀小佳人,现在基本就不能看了。


淡水身上似乎藏着什么秘密,那个时候被瑶雪发现,此秘密事关重大,瑶雪为防秘密泄露,蛊惑蒋文樟杀害了这名哑女。


那到底是什么秘密?


苏枝儿盯着淡水陷入沉思。


苏枝儿:???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她说了算了?


“我没意见。”苏枝儿摆手。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跟瑶雪不对付的敌人就是她苏枝儿的朋友。


淡水伸手扯了扯蒋文樟的袖子。


蒋文樟朝周湛然看一眼,道:“主子,我想让淡水留下。”


周湛然看苏枝儿。


难道仅仅是因为嫉妒?


是了,瑶雪虽然不爱她的这些男人们,但她绝对不允许她的男人们有其他女人。


诸如云清朗,蒋文樟一类,都是为了郑峰的皇位鞠躬尽瘁,一生未婚,孤独终老的。


“多谢女主子。”蒋文樟那张扑克脸上难得显露出几分喜色,他领着淡水出了屋子。


苏枝儿八卦之心高高扬起,“小花,我们要不要去偷听?哎呀,不行不行,这不道德。”


可是她真的好想知道是什么秘密要让瑶雪杀害这么一位十五岁的小姑娘灭口。


苏枝儿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去偷听。


算了,随遇而安吧。


.


对此,读者们纷纷表示:真的好深情,然后纷纷开始站股说其实女主瑶雪配xxx也挺好的。


苏枝儿看到这里就开始翻白眼。


小说毕竟是小说,若真有一生一世不变心的人,那估计几率就跟火星撞地球差不多吧。


被苏枝儿严词拒绝后阴着一张脸坐在窗户边声闷气。


蒋文樟虽然不如肖楚耀那么见风使舵,但明显也能察觉到屋子里沉甸甸的气氛。


“主子。”


事实证明,有时候人的运气呀真是说不准的。


蒋文樟过来禀告,说淡水跟他说了一件事。


彼时,他家主子喝了一杯奶,正装作醉奶,想拉着苏枝儿亲亲。


身世?


苏枝儿精神一凛。


她终于想起来这名淡水少女在剧情中的重要作用了!


周湛然表情幽怨。


蒋文樟:……又不是我不给您亲。


蒋文樟低眉顺目,继续道:“淡水说她手上有一份东西,事关您的身世之谜。”


淡水全心全意的信任着这位竹马哥哥,没想到蒋文樟听信瑶雪蛊惑,将她杀害。


瑶雪要蒋文樟杀死淡水的目的很简单。


她要得到那份脉案。


淡水手中拿着一份当年的脉案,母亲临死前告诉她一定要好好保守这个秘密。


可郑峰利用礼王的情报网知道了这件事追杀而来欲取得脉案。


淡水用怡宝这个名字仓皇出逃,奔走到金陵,偶遇早已变成锦衣卫指挥使的竹马哥哥蒋文樟。


那份脉案是导火索,也是灭亡的终点。


苏枝儿猛地一下从椅子上蹦起来,她说,“淡水呢?”


“在隔壁屋子休息。”


是了,瑶雪是在利用蒋文樟诓骗淡水得到脉案之后,将其杀害。


之后,太子并非圣人亲生的谣言愈演愈烈,使得那些忠诚于皇家血脉的臣子产生了动摇之心,其中以定远侯为最。


也就是因此,太子走向灭亡。


蒋文樟出去后将肖楚耀唤进去,肖楚耀哀嚎,“不是有你吗?”


蒋文樟冷淡道:“主子信你。”


“哎,”肖楚耀抬手按住蒋文樟的肩膀,“老蒋,主子对我们都是一样的。”


“哦,”苏枝儿稳下心神,“让肖楚耀进来一趟。”


“是。”


.


“蒋文樟走了吗?”


肖楚耀道:“走了。”


难道真有什么事要瞒着老蒋?


蒋文樟不说话,拍开肖楚耀的手出去了。


肖楚耀看着蒋文樟的背影,暗暗皱眉,然后转身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气氛不算好,自家那位吃吃喝喝的女主子不知道为什么满面愁容。她一眼看到他,就变得十分谨慎。


肖楚耀心痛如绞,“我不知道。”


苏枝儿:……


“你去盯住老蒋。”苏枝儿表情凝重。


“他跟淡水关系还好吗?”


肖楚耀:……是他多想了,自家这位女主子就是个八卦源头。


“老蒋跟淡水姑娘……”等一下,淡水姑娘是谁?老蒋什么时候有了女朋友他却还是只单身狗?


肖楚耀满面愁容,自家女主子为了吃个八卦,居然要他去天天吃狗粮。


他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性,呜呜呜……


肖楚耀虽然难受,但主子的命令不能违抗,主子想要看自家下属谈恋爱的八卦,肖楚耀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


因此,当苏枝儿拿到那份“老蒋恋爱报告”时的表情是这样的:(???(???;)哈?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