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54 章(男朋友突然智障...)

第 54 章(男朋友突然智障...)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按照这位大哥所说, 他略懂医术,他不知道苏枝儿这位男性朋友是从上面跌下来摔傻了,还是一直都这样。


苏枝儿捧着周湛然的脸问那位大哥,“你看他长得像傻子吗?”


男人肤色冷白, 眼神凌厉, 抬眸看来时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上位者气势。


大哥忍不住后退一步, “不, 不像。”说完, 大哥眼神游移,趁着苏枝儿不注意偷溜出了屋子。


苏枝儿想了想,觉得自己现在跟小花处境危险,需要关注任何一个可能成为危险分子的人。


她偷偷摸摸的过去, 凑近半开的窗子, 看到那位大哥从背篓里取出一沓纸,上面都是画像, 还有字。


等一下, 这位大哥看通缉令干什么?


大哥蹲在窗户下来,阳光照射下来, 他看到地上苏枝儿的半颗头。


被云清朗恶补过一段时间大周字体文化的苏枝儿认出上面最大的两个字:悬赏。


苏枝儿:……这就是传说中的古代通缉令吗?


这位大哥看起来有很多副业啊。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没有在通缉悬赏里找到他们两人, 大哥似乎颇为遗憾。他站起身来问苏枝儿, “这位姑娘想吃点什么?”


大哥把通缉令翻完了, 抬头看她, “没有。”


苏枝儿:……


苏枝儿看着眼前歪七扭八的土灶和似乎很久都没有洗过已经包浆的锅,陷入了沉思。


嗯……还是先洗锅吧。


苏枝儿刚想说什么都可以, 可一想到小花挑嘴的坏习惯, 便厚着脸皮道:“我能自己做吗?”


大哥当然非常高兴, 他把苏枝儿带到了露天大厨房。


苏枝儿这才发现那里居然有一条小型瀑布, 流下来的水正好汇聚成一滩小池子。


苏枝儿提着锅过去,把它扔进去洗。


“这里有河吗?”


大哥指了指前面一处瀑布。


大哥想了想,从背篓里拿出一点蔫了吧唧的青菜叶子。


苏枝儿再次感受到了绝望。


吃力的把锅洗完,苏枝儿又问有什么食材,大哥拎出一袋米和一袋面粉。


苏枝儿:“……没有其它的了吗?”


苏枝儿看着卑微的大哥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明明他才是这个茅草屋的主人,为什么搞得如此卑躬屈膝?


大哥认识这里的蘑菇,说他可以摘一点过来。


敢情您这强健的体魄就是这么来的?


大哥解释说今年冬天收益不好,自己没打到什么猎物,屋子里挂的都是要卖的。


她用小刀把类似小番茄的野生果子切下一小块,分成两半做成耳朵,然后把耳朵插进番茄身体里,这样一只番茄小兔子就做好啦!


苏枝儿做好一个,再去做另外一个,转身回来的时候刚才那只番茄兔子已经不见了。


趁着大哥去摘蘑菇的时候,苏枝儿就开始加水揉面,准备给小花做一碗蘑菇汤面吃。


大哥先摘回来一种类似小番茄一样的红色果子,苏枝儿没见过,却并不妨碍吃。


“好吃。”身后冷不丁传来一个声音,男人吃掉一只番茄小兔子,正在舔手指头上的汁水。


苏枝儿:……


苏枝儿:???


成精了?跑掉了?


“你这里受伤了?”她面露担忧地踮脚。


男人实在太高,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小花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智障一样的跟在她身后。


苏枝儿注意到他面颊侧边,耳朵前面有一道细长的口子。


“大哥,有伤药吗?”苏枝儿朝还蹲在地上采蘑菇的大哥问。


大哥扭头说,“屋子里桌子上绿色的那个。”


小花乖巧俯身过来,苏枝儿看到这条伤口已经被水泡烂,虽然不再渗血,但边缘泛白,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这么好看的脸如果留疤,那真是太可惜了。


她把男人按到椅子上坐好,先用清水清洗了一下,然后才去拿那坨药。


真的是一坨。


苏枝儿牵着小花进去,小花抬手抓住一只番茄兔子托在掌心。


苏枝儿:……好没眼看。


算了,反正不是她自己涂。


苏枝儿用手指尖尖捏了一点,企图往小花脸上贴。


正好大哥从外面回来,手里不止有蘑菇,还有绿色的草药,大哥见苏枝儿盯着那坨药不说话,赶紧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解释,“这草药消毒、消肿,很好用的。我嚼的时候嘴巴都麻了,你替你家郎君多抹一点,别浪费。”


苏枝儿:……嚼?


喂了那么长时间,男人脸上的奶膘总算是冒出来了一点点,可惜,只是一点点,现在又多了这么一条伤口,唉,影响美观至极。


苏枝儿把药糊到他伤口上,男人伸手要扒,被苏枝儿抓住双手分别夹到了……腋下。


小花抗拒地扭头,甚至要逃。


“别动。”他被她硬掰过来,用两只手固定。


苏枝儿把药涂好,觉得会掉,她左右看看,就让大哥找一块布来。


大哥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条布。


实在是没地方牵制了。


按照苏枝儿的力气,夹到腋下这种方法其实牵制不了多久,可奇怪的是,男人没有反抗,甚至原本白皙的脸微微涨红。


真棒。


小花:……


行叭,一条就一条。


苏枝儿用布条顺着小花的脸盘子绕,绕上一圈之后在头顶扎了一个蝴蝶结。


灶台的火是大哥生的,大哥垂涎地盯着那盘番茄兔子,可惜,被扎了个蝴蝶结的男人抱着那碟番茄兔子,时不时地啃一口,时不时地戳一戳,半点都不肯给大哥留机会。


大哥放弃了,只能寄托希望于锅里的面。


.


处理完小花的伤口,苏枝儿继续出去做饭。


两碗清香的蘑菇面就做好了。


小花站在苏枝儿身边看了看,然后分别放了两只番茄兔子上去,还是嘴对嘴的那种。


这面是苏枝儿自己做的,虽然这里没有什么调味料,但蘑菇本身就鲜香。


蘑菇上面用刀划开花,扔进去煮,半熟放面,然后出锅,摆盘。


她牵着小花的手进屋吃面,然后让大哥自己盛锅里剩下的吃。


大哥连碗都没拿,端起就吃了。


大哥:……没眼看。


苏枝儿没感受到这恋爱的酸臭味,反而微微羞红了脸。


苏枝儿看着自己面前这一小碗,陷入了沉思。


看来大哥经常用锅吃饭,她这碗还能不能吃了?算了,都这种境地了,娇气什么。


苏枝儿顿了顿,问大哥,“大哥,你不用碗?”


大哥说,“还要洗碗,麻烦。”


小花低头继续戳番茄。


苏枝儿把番茄兔子没收,“吃面。”


小花明显对番茄兔子更感兴趣,可你又不是真的小仙男,不吃五谷杂粮会死翘翘的!


苏枝儿道:“吃面。”


苏枝儿盯着他脑袋上面晃晃悠悠的蝴蝶结,有点怀疑那位大哥说的话,这不是挺正常的吗?


“小花。”


小花凑过去闻了闻,“不想吃。”


你是猫吗?闻一闻就不想吃了?


小花慢吞吞道:“三。”


苏枝儿一脸震惊,“这是三根手指!”


“嗯?”男人抬头看她。


“这是几?”苏枝儿伸出三根手指。


大哥你乱说!


“他叫小花?”大哥听到周湛然的名字,表现出惊奇。


小花:……


好吧,开玩笑的,真的没有傻。


苏枝儿觉得男人非常谨慎,她满意地点头。


趁着大哥外出嘬面的时候,她伸手轻拍了拍小花的胳膊,叮嘱他,“千万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名。”


苏枝儿道:“当然不是。”不过现在可不能说真名。


“嗯。”小花点头。


嗯嗯,孺子可教。


苏枝儿满意地点头,“对对对,不用说真名。”


虽然她知道小花也不会做出这种掉智商的事,但还是需要提醒一下的。


小花神色古怪地看她一眼,“我叫小花。”


她定睛看他,男人也在看着她。


“你不叫小花。”


男人沉吟半刻,又重复了一遍,漂亮的眉头微微蹙起,“我叫小花。”


苏枝儿终于察觉出不对劲。


“你还记得,你是大周的太子吗?”苏枝儿试探性的问。


男人摇头,“我不是太子,我在锦衣卫养猫。”


男人的眉头蹙得更加厉害,他用力纠正道:“我叫小花。”


完了,不会真傻了吧?


周湛然:……


苏枝儿咽了咽口水,好吧,这形容实在是不太好。


苏枝儿:……这是什么情况!精神分裂症?


“不是,”苏枝儿急了,“你是大周的太子,杀人如麻的那个大魔王。”


苏枝儿捧住他的脸,问他,“你真的不记得了?”


“记得。”


她想了想,说,“你是大周圣人唯一的儿子,是大周太子,你叫周湛然。”


男人偏头,不想听苏枝儿说话。


苏枝儿脸上的笑容僵硬了。


真的,见过别人摔傻,摔惨,摔智障的,就是没见过摔成精神分裂的。


是嘛,是嘛,她就说他是开玩笑的。


“我是小花。”


“大哥,怎么出山?”苏枝儿找到大哥询问。


大哥刚刚出山回来,脸上露出疲惫之色,“来了一堆人,不知道为什么把山给封了,我是从那边爬过来的。”


.


苏枝儿觉得男人这样不行,一定要出去找个大夫看看。


这要怎么弄?她可爬不过去。


苏枝儿猜测封山的人应该是郑峰,可她还是寄希望于或许是蒋文樟也说不定。


大哥指了指那边跟地面垂直九十度的悬崖峭壁。


苏枝儿懵逼。


那应该就是郑峰了。


说到病,苏枝儿又想到小花,心情更加焦灼。


“封山的人穿着什么样子的衣服?”


大哥道:“黑衣服,有个领头的,一直咳嗽。哎呦,看起来像是要病死了。”


是了,昨晚淋了那么大的雨,地上全部都是淤泥。滚来滚去,早就脏兮兮了。冬天本就冷,湿寒气重,身上的衣服半干不湿实在难受。


“多谢这位大哥……”苏枝儿满脸感动。


“姑娘,换身衣服吧。”大哥从背篓里拿出衣服递给苏枝儿。


“你们的衣裳都湿透了。”


苏枝儿转身拿着衣服进去了。


.


“哎哎哎,不必不必。”大哥连忙摆手,一脸惊恐,“我喜欢隔壁山头的小芳很久了,你以身相许我是不要的。”


苏枝儿:……


这难道不是九十年代标配?为什么会出现在古代背景里?难道就因为作者是个现代人就可以随便乱写吗!


好吧,穿就穿吧,反正她长得好看。


大哥人长得五大三粗,挑衣服也……花花绿绿。


苏枝儿拿着手里的大红袄子陷入了沉思。


扯远了。


苏枝儿现在身上穿的是小衣,勒得有点紧。


大哥细心的很,买来的是一套衣裳,从里到外,除了某些私密的没有,大部分都齐全了。


其实大冬天的,某些私密的也不是非有必要穿。像苏枝儿在现代的时候,大冬天就不会穿内衣。


苏枝儿感叹完,突然感觉到一股视线。她猛地一扭头,看到站在门口的小花。


茅草屋分了两间,一间算大堂,一间算小屋。


这应该是去年的款式,去年的小衣今年已经穿不下了。


唉,都怪她,发育太好了。


好吧,这种程度相比人家沙滩比基尼实在是很弱,不过苏枝儿还是非常羞涩地伸手挡了挡。


男人视线一顿,说,“你有三层下巴。”


小屋里堆着杂物,没有窗户,苏枝儿就待在里面换衣服。小花作为男人就待在大堂里面换衣服,可她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过来了。


虽然她穿着,但感觉像没穿。


事实证明,长得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


苏枝儿摸着自己的三层下巴盯着水面上的人影看。


苏枝儿:……滚!


.


大哥的眼光实在是高,小花身上穿的是跟她同款的东北大袄子,不得不说,挺配。


主要还是人长得好看,穿啥都好看。


不不不,她才没有三层下巴,这都是因为低头的原因!她这是婴儿肥!


苏枝儿伸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大花袄子,然后一转身,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小花。


虽然她知道自己也是这样一副滑稽的样子,但明显小花比她更搞笑啊!


.


不过真的……好滑稽。


虽然男人一副面无表情的冷冽模样,但配上这喜庆的大袄子……“噗,哈哈哈……”苏枝儿捂着肚子疯狂嘲笑。


大哥看到她,反应特别迅速地趴地。


“哎,我的刀呢?”


换完了衣服,又开始了每天的觅食时刻。


大哥教会了苏枝儿如何分辨能吃的蘑菇,苏枝儿穿着大花袄子化身采蘑菇的小姑娘,挎着篮子采了很久,然后回去的时候似乎看到大哥正……跪在地上跟小花说话?


苏枝儿:……那么大个砍柴刀要你趴在地上找?


行吧,你高兴就好。


苏枝儿走过去,问,“大哥,怎么了?”


大哥道:“我的砍柴刀不见了。”


她看了一眼天,天气不错。


苏枝儿放松了一下身体,跟男人一齐坐在茅草屋前看大哥劈柴。


.


今天又吃蘑菇汤,已经连续吃了三天蘑菇汤了,苏枝儿觉得连自己都要变成蘑菇了。


大哥非常的想挽回尊严,结果就是越来越糟。


苏枝儿沉默。


大哥劈柴的时候还穿着衣服,一举一动都非常……生疏。


柴不是滚了,就是劈岔了。


这里确实岁月静好,像一片世外桃源。


除了没什么吃的。


这位大哥看来并非劈柴老手。


“我还是去捡树枝吧。”大哥放弃了,大哥去捡树枝了。


自从智障以后,男人跟她就变成了连体婴,有事没事就要靠一靠,亲近她一下。


苏枝儿闭上眼,享受了一下晨光,“蘑菇吃多了好腻哦,我想吃绿豆糕。”


不过大哥猎的野味很不错。


苏枝儿肩膀上一沉,小花又把他的脑袋靠了过来。


等到她一觉睡醒,身边已经放了一个油纸包。


大哥满身热汗,喜滋滋道:“临时出去了一趟,看到这绿豆糕香甜,就给你……们买了点。”


男人没说话,兀自闭着眼。


苏枝儿虽然刚刚起床,但觉得这样好的日头她其实可以睡个回笼觉。


苏枝儿:……那倒还真的不至于。


.


“哇。”苏枝儿开心道:“大哥你真好。”


大哥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往正蹲在地上捏馒头的小花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小小声道:“顺手,顺手,不用以身相许。”


嗯,真心不错。


苏枝儿啃着热乎的豆沙包如是想。


自从绿豆糕事件后,只要苏枝儿提到一嘴的东西,大哥都会非常及时的出山替她带回来。


苏枝儿一方面觉得大哥或许是她肚子里面的蛔虫,另外一方面又觉得他大概是叮当猫翻版。


昨晚刚刚在池子里洗的头,苏枝儿替他将头发梳顺,然后编了……两个揪揪。


嗯,真可爱。


吃完了豆沙包,苏枝儿牵着小花的手坐到院子里替他梳头发。


自从无缘无故智障后,男人的头发就由苏枝儿全权负责了。


“嗯。”男人点头。


那是他第一次吃长得那么难看的食物,不过有点好吃。


男人还在恍若未觉地戳豆沙包。


苏枝儿摸了摸他脑袋上的哪吒头,问他,“我想吃红薯了,你觉得上次的红薯好吃吗?”


小娘子凶神恶煞,一字一顿的叫他,“周,湛,然!”


.


苏枝儿又道:“不知道我们种在东宫里面的红薯有没有发芽。”


周湛然刚刚想说让人去看看,话到嘴边一顿,意识到什么,头顶上两颗揪揪一颤,然后被苏枝儿两把握住。


耍她很好玩吗?


苏枝儿气得不愿意搭理他,男人顶着那两个揪揪过来找她,轻轻坐到她身边。


是了,男人根本就没有傻,他骗她。


苏枝儿很生气,她觉得他把她当猴子耍!


苏枝儿使劲挣扎,正企图给他来一个铁头功的时候,男人开口说话了,“如果我一直是小花,你就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了。”


男人抱着她,把下颌搁在她的肩膀上,声音轻细。


苏枝儿一个扭动,避开他,连坐都不愿意坐在一起。


男人慌了,一把抱住她。


“不要,你会骗我。”


男人孩子似得在她颈窝处蹭了蹭,声音变得很柔软。


苏枝儿表情一顿,随后眼眶一热,觉得男人这理论好笑又难过。


她心中的怒气悄然消散,“不管你是小花还是周湛然,我都喜欢你,也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当然会,他是血肉组成的人。


苏枝儿深吸一口气,努力掩下眼眸之中的湿润之色。


苏枝儿心尖一疼,她虽然不理解他这古怪的思维逻辑,但她或许能明白他心中的不安全感。


一个大魔王,居然还会觉得不安全吗?


男人也垂眸看着她,两人对视片刻,男人率先移开视线。


苏枝儿跟他说,“你相信我吧,嗯?”


“真的,我不会骗你的,那日在悬崖之上我不是也说了吗?就算是死,我也会陪你一起死的。我死都不怕了,为什么会怕你是周湛然呢?”


苏枝儿捧起他的脸,仰头看他。


好吧,本来就是她的错。


小娘子踮脚去亲他。


男人抿唇不言。


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我逮到一只山鸡……”大哥兴奋的声音戛然而止。


苏枝儿面红耳赤地推开周湛然,左右四顾,就是不敢看人。


男人顺势低头纠缠上来。


山地的风,崖上的水,都变成了缠绵的音。


她捂着脸跑了。


大哥僵在原地,一抬头,看到自家主子阴沉的神色,立刻噤声,小小声道:“主子,属下……”


“哈哈哈,这个草好红……”她对着一片光秃秃的地面说了一句极其没有营养且尴尬的话。


苏枝儿:……妈的,好丢脸。


.


大哥跑到瀑布边,伸手抹了一把脸,然后从暗袋里掏出一瓶药水,往脸上抹去。


“滚!”


捡回一条命的大哥飞速奔逃。


肖楚耀吐掉嘴里的棉球,摸了摸自己一下就变回了英俊的脸,然后又脱下身上臃肿的袄子,露出修长的身材。


主子爷喜得美人心,他深藏功与名。


脸上深黑色的肌肤缓慢褪去,显露出白皙肤色。


臃肿的双眸也变得清晰凌厉起来。


嘻嘻嘻,主子爷会不会赏赐他?


肖楚耀摸着自己的下巴喜滋滋地想着,突然感觉自己后腰一疼,被人踹进了池子里,转头一看,是自家穿着花袄子的记仇主子。


肖楚耀:……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