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46 章(嚎叫吧!鹦鹉!...)

第 46 章(嚎叫吧!鹦鹉!...)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苏枝儿觉得很伤心, 珍珠跟了她这么久,难道还不了解她的为人吗?


“郡主,虽然承恩侯府那位大公子确实好,但您怎么能背着太子殿下做出这种事情来呢?就算要做, 您也要等到出了东宫啊。”


苏枝儿:……求求你闭嘴吧。


珍珠并不想闭嘴, “而且郑大公子是有夫之妇啊!”


苏枝儿:……


虽然外面传她是个放荡不羁, 连疯子都不放过的女人, 但真的, 她就算是对一只猪感兴趣,都不会对那只男主感兴趣。


“哗啦”一声,门被推开,苏枝儿下意识把自己的腿藏进被子里。


苏枝儿盯着男人青筋绷起的手, 用力咽了咽口水。


男人的脾气古怪又阴晴不定, 就连苏枝儿都没有办法预料。


男人夹带风霜朝她走来, 一手径直推开那扇屏风。


屏风厚重无比, 平日里都要两三个小太监移动,可他却只用一只手就把它硬生生挪开一块。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好吧, 他们并没有成家, 他也没有动手。


“你去见他了?”男人站在床边, 阴测测地盯着她。


他可以在昨日里与你一道吃红薯,第二日就能像这样突然发着脾气冲进来。


你这样是要载入家暴史册的!


偶遇还有谁偶遇谁的?


苏枝儿小心翼翼道:“他偶遇我?”


苏枝儿的回答在嘴里转了个圈, 然后道:“偶遇。”


“谁偶遇谁。”


唉, 古代就是早熟, 十五岁就要及笄嫁人了。


苏枝儿低头,看到自己发育良好的大胸沉默了一下。


男人转身就走, 那架势就像是不良校霸附身要去干架。


其实算起来男人的年纪也不大, 放在现代确实就是一名高中生吧?


反正不要她的小命就好了。


她可还记得当初她到底是为什么会躲了小花半年,都是因为郑峰和郑濂那两个煞笔!


真的早熟。


感叹完自己的早熟, 苏枝儿也对男人来如风去如影的行为没有兴趣。


唉。


.


最好小花一起弄死这两个玩意。


当然,郑峰身为男主,光环在身,小花这样的反派怎么可能弄得死他呢?


承恩侯府只一个晚上就变成了危房。


第二日,郑峰再度进宫参加赏梅宴,整张脸都是黑的,可太子殿下的报复还没有完。


那天,锦衣卫拆迁队再度营业。


这次,他们拆得更狠,更快,更准。


周湛然特意等在男人进宫的必经之路上。


郑峰进宫之时已有诸多贵女、郎君在场,太子殿下也不忌讳,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人拦住了。


昨日他没出宫去找郑峰算账的原因是,因为窦美人一案,所以圣人暂时周湛然出宫。


幸好,今日郑峰进宫了。


“咚”的一声,郑峰的单膝磕在冷硬石板之上。


周围响起一阵倒吸一口气的声音,却无人敢上前。


男人虽纤薄,但气势阴狠,身量也与郑峰一般高。


他看着站在自己跟前拱手行礼的郑峰,面无表情的上前抬脚朝他膝盖窝一踹。


而且他越使劲,肩膀上的那只脚就压得越重,那一瞬间,他甚至听到了自己肩胛骨裂开的声音。


郑峰也是习武之人,可他更擅诗书,他不像周湛然这个疯子,为了遏制疯病,他能日日泡在锦衣卫所里跟锦衣卫打斗。


膝盖痛极,郑峰单膝跪在那里,先是懵了一阵,而后面容扭曲起来。他想起身,不想肩膀上一重,一只脚踩在了他身上。


周湛然白袍撩起,脚上的皂角靴看似轻松地压在郑峰肩上,实则用了力。郑峰只觉肩膀千金重一般,即使他伸出双手撑住地面,想站起来,依旧使不上力。


男人一身寒霜而来,单薄的衣袍外面罩了一件大氅,他也不觉得冷,浑身肌肤在冷阳之下更显苍白。


“想打你。”男人的马尾被风吹起,发丝贴着面颊和脖颈,那纯黑的发色更衬得他唇色嫣红,如嗜了血般。


周湛然的武艺自然是不容小觑的,郑峰若是正面交锋,或许能过上几招,可现在男人依旧是太子殿下的身份,就算他能打败他,也不能以下犯上。


“殿下这是何意?”郑峰虽不能起身,膝盖骨和肩膀也痛得厉害,但他依旧昂起头,朝周湛然看去。


“咚”的一声,郑峰彻底双膝跪地,他咬牙,神色隐忍地单手握住周湛然又放回到他肩膀上的脚。


“太子殿下若要责罚,也要说个理由出来。”


郑峰早就知道这疯太子不按常理出牌,可没想到竟如此不按常理出牌。


不等郑峰反应,男人一脚又踹向他另外一只脚。


郑峰终于明白,这位太子殿下是因为那日梅花树下的事来找他的茬了。


“原来那日的人是长乐郡主。”郑峰抬眸,表情平静,可说出的话却充满了挑衅,“臣不识长乐郡主,只是看到有女郎需要帮助,随手帮了一把而已。”


周湛然做事从来随心所欲不会解释,他不屑于和郑峰多话,只是一想到小娘子膝盖窝上面的两个青点,男人就忍不住地升起一股暴虐之气。


“她是我的太子妃。”


“太子这是在做什么?”一道声音响起,太后急匆匆地走过来。


原来是郑峰身后的小太监见势不好,就十分机灵的去禀告了太后。


周湛然知道郑峰虚伪的面孔下藏着什么小心思,他冷笑一声,“这么急着想死?”


郑峰面色微变,暗自握紧了拳头。


周湛然眯眼,随后注意到跟在太后身后一起出来的苏枝儿,咬牙松开了脚。


苏枝儿临时被太后召唤,刚刚到寿安宫门口,就见太后急匆匆的出来。太后瞥见她,就让她一道跟着。


“还不住手!”


太后怒斥。


因为太后的介入,所以郑峰这才塌着肩膀,由小太监扶起来。


他的膝盖疼痛不已,肩膀那里已经被踩脱臼,别说走路,就连站都站不稳。


苏枝儿稀里糊涂的过来看戏,看到郑峰被小花踩得吱吱呀呀,心里顿时一阵欢欣雀跃。


现在就算让她死,她都能含笑九泉了。


“岂有此理!”太后气得大骂,“毫无规矩!”


长辈还在这,连个告辞都没有,扭屁股就走,果然是他的行为作风。


郑峰从来没有这般狼狈过,他站在太后身后,眼神阴鸷地扫过周湛然。


周湛然看一眼苏枝儿,再看一眼苏枝儿,然后在太后开口之前,突然转身离开。


惨的她好高兴。


真不知道这个男主是怎么惹到小花了,居然被揍成这样,连站都站不直了!


苏枝儿伸着脖子点头,然后看一眼郑峰的惨相。


是真的惨呀。


这是苏枝儿二进宫了。


上次她侥幸逃脱,这次不知道太后憋着什么招儿呢。


苏枝儿有点高兴,不过很快她又高兴不起来了。


郑峰被太后安置好让太医诊治,苏枝儿就被太后带进了寿安宫。


大冬天的,它可怜巴巴缩成一团,笼子里没水,没粮,身上的羽毛还被拔了很多,从丰满的大鹦鹉变成了秃头鸡。


怎么搞成这样?


.


一进去,苏枝儿就看到了那只挂在房廊下的鹦鹉。


苏枝儿:???


太后为了不破坏自己的仁慈名声,当然不会大打出手,她想了一个法子,让苏枝儿罚站。


苏枝儿脚步一顿,看到鹦鹉渴得去啃笼子上面凝结出来的雪。


“你就站在外头。”太后身旁嬷嬷的声音隔着门帘子传出来。


您这样斯斯文文的不得能啊。


苏枝儿站在那里,悄悄挪到门帘口,那里正有热风吹出来。


面对太后如此幼稚的手段,苏枝儿陷入了沉默。


她非常想推荐太后看一遍还珠格格,学习一下里面的容嬷嬷,看看人家是怎么又扎又打又骂又作妖的。


苏枝儿一抬头,对上鹦鹉可怜兮兮的眼神,心中一软。


.


不热也不冷,正好。


舒服的她想对鹦唱歌。


只见门帘子口,小娘子裹得严严实实地靠在那里,闭着眼睛……睡着了?


这到底是什么人,居然闭着眼睛都能睡着!


太后在佛室里坐了半个时辰,平日里非常适应安静的她再次忍不住朝外面瞥了瞥。


嬷嬷懂她的出门去看。


男人悄无声息的靠近,因为怕冷,所以苏枝儿脸上的毡帽盖住了眼睛,不仅遮光,而且防风。


郑峰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伸手。


嬷嬷气炸了,当即就想要教训教训她,可一想到那位太子殿下,又生生忍住了。


那边,郑峰看完了太医,过来感谢太后的出手相助,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圆滚滚的雪白身影。


鹦鹉以为郑峰伸手是要去扯它的羽毛,那叫声震天响,苏枝儿立刻惊醒。


“太后,我是不是能走了?”她推开毡帽,脸蛋红扑扑的还带着睡意,一睁眼就看到了站在眼前的郑峰。


小娘子睡得酣熟,无知无觉。


“啊啊啊啊啊啊!”笼子里的鹦鹉突然疯狂吼叫起来。


“有片梅花瓣。”


太后的寿安宫内种满了梅花,因为太后喜欢梅花的高洁和坚韧。


男人一只手杵在她眼皮子底下,马上就要碰到她。


哦豁。


虽只是看了一眼,但郑峰却觉得这双眸子似乎有点眼熟,不过他也只是想了一下罢了,并没有深想。


这世上女子千千万,在他眼里其实都差不多。


郑峰指尖确实有片梅花瓣。


苏枝儿后退一步,拉紧毡帽。


这是为何?难道传闻不符?


“郑公子?”嬷嬷撩开帘子,看到郑峰。


只分能利用,和不能利用罢了。


传闻这位长乐郡主是个放□□子,可如今看来她却避他如蛇蝎。


苏枝儿乖巧点头,眼看着郑峰和嬷嬷进去后,裹着大氅离开了。


.


郑峰拱手,“嬷嬷。”


“进来吧。”嬷嬷颇为客气,然后一扭头看到苏枝儿,脸又垮下来,“时辰不早了,郡主去吧。”


郑峰摇头。


太后又问,“你没事吧?”


太后看到从外头进来的郑峰,心里正憋着一股气。


“那疯子今日又发什么疯?”


嬷嬷会意,“已经让长乐郡主回去了。”说完,她亲自出去把守门口。


屋内闲杂人等都走了,太后这才开口,“苗内阁那边怎么样了?”


“多谢太后关心,臣无碍。”


太后稍稍点头,朝嬷嬷看一眼。


“不错。”太后赞赏地点头,“你办事哀家是放心的,真不亏哀家当时制造机会,让你娶了李家那个女儿。”


郑峰垂眸不言,太后也不多言,只道:“还有那个长乐郡主,哀家看她真是胆大包天,若是她真跟那个疯太子成亲了,到底会影响到窦美人一案,此事你可要好好盯着。”


“苗内阁已对太子恨之入骨,苗小姐那边我也安排好了,只要苗内阁稍有动静,便能将苗小姐请出来辖制他。”


苗内阁还以为自己碰上了什么大好人,没曾想步步都是棋。


若是真让这郡主跟疯太子成婚,礼王说不准要抛却那陈年旧事,重新过活也指不定。


到时候若是站到疯太子那,他们可就难办了。


礼王无子,收养了一个女儿,外头都传闻宠得无法无天。


如今太后一看,确实是无法无天。


跟郑峰谈论完正事,太后按照每日惯例,出门准备揪一把鹦鹉毛,没想到嬷嬷一揭开帘子,就见那笼子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什么鹦鹉?


“怎么回事?”太后大怒。


“是。”郑峰艰难拱手道:“我会盯住的。”


.


“算了。”


.


嬷嬷赶紧上前查看,“好像是笼子的门开了,老奴听说以前有鹦鹉会开笼子门。”


太后听到此话,虽然生气,但也无奈。


又是路过?


真是太巧了吧。


苏枝儿一出寿安宫,就看到了周湛然。


男人像上次一样,再看到她后侧身往前面去。


她厚脸皮地走过去,“好冷哦。”


男人罩着一件大氅,语气平静道:“不冷。”


男人又没撑伞,不过幸好,这次金太监的手里拿着伞。


雨是突然下的,这次轮到苏枝儿没伞了。


男人看她一眼,加快脚步。


苏枝儿没追上,金太监看一眼自家主子,又看一眼苏枝儿,最后还是选择了她。


苏枝儿:……


金太监有眼色地撑开伞遮住苏枝儿和周湛然二人。


.


东宫内,苏枝儿让珍珠去准备了一个垫满棉花的窝,还有一些鸟类吃的小黄米,瓜子之类的东西。


“郡主,奴才送您回去。”


苏枝儿盯着周湛然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点头答应。


小娘子的大氅里暖和极了,鹦鹉一开始使劲挣扎,被苏枝儿强力镇压后,居然窝在里面睡着了。


苏枝儿轻轻的把它放到窝里,鹦鹉震了一下,惊恐地睁开眼,又开始疯狂嚎叫和乱飞。


她也不知道鸟喜欢吃什么,反正让珍珠都拿一点过来,并让召月去找一个会养鸟的小太监过来。


吩咐完,苏枝儿小心翼翼的从大氅里把鹦鹉掏出来。


苏枝儿眼睁睁看着它在周湛然的床铺上拉下一坨新鲜的鸟屎。


苏枝儿:……


“没事,没事,下来,下来……”苏枝儿轻轻唤着它安抚,可没有任何效果。


鹦鹉到处乱飞不说,还因为惊恐,所以到处拉屎。


周湛然情绪不好。


他早就到了寿安宫门口,可他一直没有进去。


“珍珠,赶紧让人过来换了!”


.


既然她害怕,那他就不在她眼前杀了。


寿安宫内传出鹦鹉狂乱的叫声,周湛然眯眼,抬脚跨入。


他在外面徘徊,他想到刚才少女看到他踢打郑峰的样子,他没杀他,是因为她在。


她说,害怕杀人。


周湛然看不到少女的脸,可他想到她之前是郑峰的人。


他想到了那个麻药包。


郑峰正将自己的手从少女面前拿开。


他垂眸看她,语气温和,眼眸亦是柔情似水。


杀了以后,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这么一个人了。


那就先养着,想杀的时候再杀。


他努力忽略的那个麻药包,就在此刻陡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本来该杀了她的,可他舍不得。


可现在,那股早已消散的杀意又重新复燃。


她是不是,又要背叛他。


这段日子相处下来,男人的杀意逐渐消散,他觉得这样也挺好。只要她乖乖的,他就不杀她。


就算养胖了也不杀。


小太监瘦瘦小小,明显是换了新衣,他站在那里,紧张极了,根本就不敢抬头。


“你看看。”一道柔软的声音唤他。


.


苏枝儿好不容易抓住鹦鹉把它包裹在衣服里,那边,正好养鸟的小太监被带了过来。


作为献给太后的礼物,这只鹦鹉自然是万里挑一的。


那小太监看到秃毛鹦鹉顿了顿。


小太监下意识抬头,就看到了一位容貌艳丽的美人。虽艳但不俗,也没有那股盛气凌人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极温和的柔软感,像冬日暖阳,夏日凉风。


小太监看得有点怔,直到他身后的珍珠推了他一下,他才红着脸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查看鹦鹉。


正常吗?一般不都是夏天吗?


行吧,你是专业的,你说是就是。


苏枝儿满脸愧疚,“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


小太监哪里敢责骂这位未来的太子妃,他小小声解释道:“冬日脱毛是正常的。”


“养在这吧,你每日过来看看它,行不行?”


当然行了!


小太监小心翼翼的将鹦鹉放到笼子里,盖上黑布,然后问苏枝儿,“郡主想养在东宫内,还是由奴才带回去?”


苏枝儿看着小太监的动作,想大家一样一双手,怎么它到你手里就这么乖?


用一朝升天形容都嫌弃它太慢。


“当然行,当然行了。”小太监不住谢恩,欣喜至极。


养鸟这种活虽然悠闲,但下贱,没有人看得起。


小太监能日日入东宫,还能见到主子,真是走了天大的狗屎运。


幸好小太监有经验,用好吃的诱惑它,又时常陪它玩,跟它说话,鹦鹉的心理创伤这才缓慢恢复。


这只鹦鹉被训练过,会自己定时定点的飞出来拉屎。


.


鹦鹉被养在了东宫内,兴许是受到了太大的刺激,这只鹦鹉只要别人稍稍靠近一点,它就会又飞又叫。


鹦鹉喜欢镜子,它对着镜子左照右照,突然又开始垂头丧气,然后拔自己的毛。


你都秃了还拔?


之前乱拉是因为心理创伤还没好。


苏枝儿看着小太监小心翼翼的把鹦鹉拿出来,放到苏枝儿面前的梳妆台上。


这只鹦鹉不只是鹦鹉,而是他自己的缩影。他的前途性命都寄托在这只鹦鹉身上,鹦鹉能得主子高兴,就相当于他得了主子高兴。


小太监惴惴不安地看着苏枝儿,他看惯了那些主子人前一个模样,人后一个模样。


鹦鹉拔了几根,看中了苏枝儿的头发,又伸着鸟脑袋去叼,被眼疾手快的小太监阻止。


“它应该是看到了自己没毛的模样,伤心了。”小太监如此解释,生恐苏枝儿厌恶了鹦鹉。


小衣服很小,只有苏枝儿巴掌大。


从鹦鹉的两只爪子那里套进去,后面露出一块屁股用来拉屎。


那些坏模样都是对着他们这些奴才的。


苏枝儿点点头,拿出一块布,给鹦鹉做了一件小衣服,然后让小太监给它穿上。


他好几日没有回来了。


宫里的流言越来越多,圣人逼于压力将小花软禁于皇宫之内。


鹦鹉似乎很喜欢这件衣服,一点也不挣扎。


苏枝儿有点高兴,她看着这只鹦鹉,突然就想到了小花。


苏枝儿一愣,说的什么?


鹦鹉对着镜子歪头晃脑,说了几句又不说了。


各边势力蠢蠢欲动,都想将这个疯太子拉下马。


“杀,杀了她,用毒,用毒……”突然,鹦鹉开始说话。


小太监之前会教鹦鹉学些吉祥话。


可这鹦鹉聪明归聪明,它不按套路出牌,它就喜欢讲它想讲的。


小太监没听清楚鹦鹉说的什么,他只知道鹦鹉说话了。


主子们喜欢瞧新鲜,鹦鹉说话是件新鲜事。


他没接触过很多主子,可这位主子却是他接触的人中脾气最和软,性格最温柔的一位。


小太监赶紧道:“这鹦鹉是最聪明的一只,只要讲过几遍,它都能讲出来。”


不过总归是说话了。


小太监心中松了一口气,又去瞧苏枝儿。


苏枝儿伸手碰了碰鹦鹉的翅膀,鹦鹉猛地一下缩起翅膀,又开始“吱吱哇哇”乱叫起来。


等一下!


是嘛。


那它讲的话是谁说的?


不会!


苏枝儿顿时恍然大悟,这只鹦鹉或许掌握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鹦鹉是挂在房廊下的,太后又喜静,白日里说话或许不明显,晚上一定能听到。


若是说什么私密事,太后或许会让人守着不让别人靠近,可你会提防一只鹦鹉吗?


苏枝儿兴奋至极,她想将这个消息告诉小花,可她不知道小花在哪里。


“金公公?金公公?”苏枝儿寻到金公公,询问小花现在哪里。


太后一定有问题!


.


经过金公公的解释,苏枝儿才知道原来东宫也有一座猫儿院。


那么承恩侯府里头的猫儿院这名字居然不是乱取的?还是一座皇家分院呢。


金公公道:“殿下一般都会去猫儿院。”


猫儿院?


“郡主,没有主子的吩咐,奴才是不敢进去的。”


苏枝儿犹豫着问,“那我是不是也不能进?”


苏枝儿由金公公领着去往猫儿院。


到了猫儿院门口,金公公却不敢进去。


苏枝儿也没敢进去,她踮脚站在门口伸着脖子往里头看。


大门虚开一条缝,苏枝儿瞅着瞅着,门突然被人打开,她一抬头就看到了肖楚耀。


金公公笑了笑,说,“郡主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她有九条命不成?


对于苏枝儿来说异常沉重的行李箱对于肖楚耀来说却是非常轻便。


行李箱的缝隙里滴滴答答正淌着血,肖楚耀看到苏枝儿,拱手道:“郡主。”


男人手里拎着一个东西。


嗯?这个不就是她的沉重版行李箱吗?


男人非常兴奋,“这东西是有个小丫鬟想出来的,本来我也觉得没什么用,可后来发现用这玩意搬运尸体不仅方便,而且隐蔽多了,比什么麻袋、布袋也干净多了。”


苏枝儿:……


苏枝儿的视线落到那个行李箱上。


肖楚耀道:“这里头装着一具尸体。”


猫儿院很大,可男人就坐在院子中央。


肖楚耀说完了,一侧身,“郡主是来找殿下的?”说完,他将门大开,招呼苏枝儿进去,语气欢快,就仿佛那种做不正当生意的人终于开张接到第一单。


苏枝儿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摆出什么表情。


他躺在大猫身上,听到门口的动静时微微掀开眼皮,仿佛最贵最嚣张的那只……花魁?


接客了?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x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