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45 章(请扶稳您的绿帽...)

第 45 章(请扶稳您的绿帽...)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男人昳丽的容貌近在咫尺, 苏枝儿下意识伸手捂住他的嘴。


“不,不能亲。”


男人皱眉,“为什么?”


“因为,朋友之间是不能亲的。”苏枝儿觉得有必要纠正他这点了, “你以后都不可以亲我。”


身为太子殿下, 周湛然从来没有被人拒绝过, 他拧着眉头直起身, 正对上苏枝儿黑白分明的眸。


颤巍巍的。


苏枝儿紧张地搓了搓手, 又道:“而且也不是所有人亲了以后都会开心的……”


男人听明白了,他亲她,她其实是不开心的。


原本还算和谐的气氛又变得压抑起来,阴晴不定的太子殿下因为小娘子的一句话又隐隐开始有发疯的征兆。


盒子精美无比, 一看就是高贵的包装盒,没有几百两银子下不来的那种, 可里面装着的居然是……两颗红薯?


“这个是……红薯?”苏枝儿表示怀疑, 她甚至猜测这是假装成红薯的沉甸甸的金子。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可他不知道想到什么, 生生将这股怨怒之气压了回去。只是沉着脸起身, 从床头枕边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她。


苏枝儿愣愣伸手接住,一边问, “这是什么东西?”一边伸手打开。


苏枝儿:……


好吧。


可当她小心翼翼地掐开一点皮, 看到里面的肉时, 才终于确定, 这, 就是一颗, 平平无奇的红薯。


周湛然不知道这个叫什么, 他看到她因为惊奇而瞪圆的眼,问她, “开心吗?”


“嗯。”苏枝儿老脸一红,心里充斥着小女生收到礼物的兴奋感。


为了表示感谢,她问,“那个,我们要不烤个红薯吃?”


说不开心是假的,还有点感动。


她最近碎碎念着想吃红薯,男人就不知道从哪里替她弄来了。


香味勾起了苏枝儿的馋虫,她盯着炭盆不停地看,终于在她看了一百次后,红薯熟了!


苏枝儿赶紧从炭盆里把烤好的红薯扒拉出来,一人一半。


.


大早上,天还没亮,东宫内就传出了香甜的烤红薯味。


他冷白面皮上眉头微蹙,似乎是不怎么感兴趣,可他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红薯皮没剥开,黑色的灰烬沾了满手。


“喏,烤红薯。”


男人歪着头坐在炭盆旁边,看着那截橙红色的烤红薯,在微冷的屋子里散出氤氲的白色香甜气息。


苏枝儿捧着红薯,看他像猫咪沾到脏东西似得甩手方式陷入了一下沉默,然后冷不丁想到那只大猫,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近猫者喵?


男人终于还是没甩干净,那边,苏枝儿“呼哧呼哧”地吹了吹,剥开红薯皮,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大口。


男人略显嫌弃地甩了甩手,没甩开。


又甩了甩手,还是没甩开。


周湛然看到她高兴的小模样,也忍不住勾了勾唇,然后张嘴,小猫似得舔咬上一小口。


不是很合他的口味。


哇,又甜又香又糯。


小娘子幸福地眯起眼。


一个小红薯,两个人一人一半分完。


苏枝儿看着自己吃得黑乎乎的嘴,有点不好意思,再看男人,面颊和唇角都干干净净的,完全没有她的狼狈模样。


旁边的小娘子大口朵颐,男人犹豫了一下,慢吞吞的也跟着吃完了。


.


苏枝儿把它放好,跟周湛然说,“我们把它种下去吧,这样过几个月就能收获很多很多红薯了。”


今年种下一颗小红薯,明年就能收获一大堆小红薯啦。


苏枝儿:……这就是属于贵族的优雅吗?即使这位老板是个疯子,也拥有如此完美的疯度。


吃了一个红薯,还剩下一个。


“那个,”她坐到男人身边,神色踌躇,“窦美人的事,你还记得吗?”


男人的面色又阴沉下去,如果问的人不是她,现在那人估计早就脑袋搬家了。


“嗯。”男人漫不经心地应一声。


苏枝儿把红薯放好,然后想起正事来。


男人偏头,看向她的视线冷飕飕的,就像是裹了数层寒冰。


他起身,再也没看苏枝儿,就那么走了。


苏枝儿也知道问的突兀,可这事关礼王和周湛然之间的生死恩怨。


“殿下,窦美人不是你杀的,对不对?”苏枝儿硬着头皮继续问。


因为这是他心底里无法让人触摸的底线。


.


苏枝儿面露懊恼,她觉得自己应该再问的委婉一点的。


可其实她明白,不管她问的再如何委婉,只要一提到窦美人,男人都会无比抗拒。


“听说太子殿下也跟圣人一般有疯病,咱们大周这是没救了,看来是这根烂了。”


“是呀,才十三岁就敢弑母了……”


周湛然立在房廊拐角处,那里幽暗而隐蔽。


冬日寒风之中,隔着一扇花窗和墙壁,那里站着两个宫娥,她们的身影从镂空的花窗中显现出来,用正常的语速谈论着太子杀母之事。


房廊四周栽种了几株梅花,正从那个花窗印出来,如画一般。可现在这幅画中却立着一个嗜血恶魔,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们看。


两个宫娥吓得面无血色,径直跪倒在地,使劲磕头。


最近太子殿下鲜少杀人,这些宫娥们似乎都忘记了她们的太子殿下是怎样一位人物。


两个宫娥说着话,正要走,一转身却见身后花窗内印出一个人影。


他的表情冷淡至极,只是缓慢吐出两个字道:“杀了。”


两个宫娥瞬时瞪大眼,喉咙里发出最后的哀嚎声,“殿下饶命,殿下饶……”


“殿,殿下……”


男人垂眸,透过花窗看到这两个宫娥磕得满头是血。


另外那个宫娥吓得跪地爬行,踉跄着想起身逃跑,也被肖楚耀一刀毙命。


周湛然透过花窗,神色淡然地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他捻了捻佛珠,问,“弑母之人,你会害怕吗?”


肖楚耀不知何时出现在这两个宫娥身边,手中的绣春刀拔出,径直抹下其中一名宫娥的脖颈。


鲜血飞溅,尽数洒在雪白的墙壁和花窗上,像冬日里一抹艳丽的红梅。


肖楚耀双膝跪地,依旧不言。


不敢说。


肖楚耀身穿飞鱼服,手持绣春刀,那刀上的血顺着刀尖往下滴,明明修罗一般的模样,却不敢回答他家主子的话,只是静默地站在那里。


“说。”男人掀开眼皮,眸色阴暗。


若是从前,周湛然并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反正他不在乎,可现在……“查一下。”


男人转身,面对那几株冷香扑鼻的梅花,“五年前,伺候窦美人的所有人,都查一遍。”


可周湛然却明白了,是害怕的。


一个弑母之人,是会令人恐惧的。


比如金公公。


再听到苏枝儿的问题时,金公公的脸瞬时变得惨白。


.


苏枝儿没从周湛然那里问出任何消息,没办法,她就只能去问别的人了。


幸好,金公公能在太子殿下身边伺候那么久,也不是普通人。


“郡主,此事乃皇家秘辛。”金公公摇头,小心的往四周看,“奴才也不知道。”


苏枝儿从来没看过一个人的脸能变得这么白。


“金公公?”苏枝儿都怕金公公一口气上不来直接被吓死了。


“那个,皇后娘娘性子如何?”苏枝儿缠着金公公继续问。


“皇后娘娘吗?最是温顺贤德。”


苏枝儿失望了,没办法,她只能自己猜。


既然不是周湛然杀的,会不会是……皇帝杀的?除了皇帝呢?还有后宫争宠,比如妃嫔与妃嫔之间的勾心斗角。


宫里头的人都戴着一副假面,金公公这种老油条又什么都不肯说,真实信息全然不知。


苏枝儿又开始用她的咸鱼脑努力思考。


金公公说的都是场面话。


唉,白问。


谁会对一个杀死自己亲生母亲的人产生好感呢?


就算是忠心于皇室的大臣们听到这种事,心里也难免要膈应一下,就更别说是普通百姓了。


窦美人一案是陈年旧案,圣人压着不管,只说窦美人是自尽而亡,可宫里却人人都知道是“太子杀人案”。


这对于周湛然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可其实,他或许根本就没有对这副棋盘上过心。


输或者赢对于他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


国在民心,民心若稳,国便稳,民心若失,国便失。


就是因为周湛然的无所谓和郑峰的有心为之,周湛然才会将这大好的一副棋盘输得彻彻底底。


现在以苗内阁为首的反太子党已经将事情挑明,用窦美人的案子来逼迫圣人制裁太子。


若单单只是几个老臣,圣人还能骂一顿,打一顿,可偏偏连太后都掺和进来了。


“最近主子心情不太好,先是去拆了礼王府,又去拆了云府。”金公公看着苏枝儿愁得不行的小模样,又想到自己伺候了这么多年的主子爷,心中不忍,觉得这位长乐郡主或许就是他家主子爷的转机。


虽然不能说太多,但金太监也难得感叹了一句,“都是当年窦美人的事闹得。”


老板要死了,他们这些员工也会跟着死翘翘的。


苏枝儿没办法,只能一边咸鱼瘫,一边努力的继续想。


“圣人虽然一心护着主子,但这次却连太后都掺和进来了。”金太监又叹。


苏枝儿也跟着叹气。


不过苏枝儿知道,礼王对皇位并没有任何意思,他只是想要替窦美人报仇罢了,到时候这皇位还是郑峰的。


如果她不能找出真凶,替男人脱罪,那这场原书中的剧情也就无法避免了。


苗内阁和太后借窦美人一事如此针对太子,得益的人是谁?


圣人之太子一个儿子,如果圣人去了,太子也被弄死了,那么继承帝位的人当然就是皇室剩下的另外一个唯一血脉,礼王殿下了。


深夜,一辆马车从前街驶入,悄无声息地停在苗府后门。


苗夫人呜咽着抱住从马车上下来的苗小姐。


.


苗内阁一边领着几个朝臣对着圣人以死相逼,一边暗地里还在操作着拯救自个儿的女儿。


苗夫人依依不舍地松开苗小姐,苗小姐呜咽着重新坐上马车,由车夫驾驶着,在城门打开的第一时刻冲出了城。


得到苗小姐安全出了金陵的消息后,苗内阁才终于是缓过一口气,他起身,从苗府出门,悄咪咪去了承恩侯府。


仅仅几日,苗小姐就变了一副模样,从精致的贵族小姐变成了街边的破烂乞丐。


“快走,快走。”苗内阁伸手拉开苗夫人,催促道:“赶紧走。”


听郑峰提到那位太子殿下,苗内阁瞬时怒不可遏,“像这样弑母的恶子,怎么能继承我们大周的帝位!”


“苗内阁,慎言。”郑峰语气轻缓的提醒。


“大公子放心,没人看到我。”苗内阁站在郑峰的书房里,朝着这位小辈拱手道:“苗苗的事还要多谢挣郑公子出谋划策,想到用人顶替这样的奇招良策,才让小女留得一命。”


“苗内阁严重了。”郑峰赶紧虚扶一把,然后叹息道:“是那位太子殿下不饶人罢了。”


郑峰沉默不语。


苗内阁神情激奋,“此番必要将这疯太子绳之以法!”说完,他突然注意到郑峰冷漠俊朗的脸,转移话题道:“我真是没想到,郑公子居然是太后的人。”


苗内阁的情绪却是越来越激动。


“郑公子你也该知道那太子殿下的恶名吧?像这样的人怎么能担国家大任?”


“苗内阁可了解那位长乐郡主?”郑峰兜兜转转,终于状似无意的说到了自己的问题。


苗内阁冷笑一声,“那个郡主?我家苗苗说就是个喜欢勾引人的骚.贱货色,只要是个男人就行,连那个疯太子都不放过。呵,真是不要命了。”


郑峰笑了笑,不答话。


他并非任何人的人,他一向都为自己做事。


比如,他有意与礼王联姻。


.


郑峰却不相信这番说辞,他听说这长乐郡主可是太子亲自点了说要的。


若非这长乐郡主有降服疯子的本事,就是那位太子殿下另有所图。


这边大臣们逼着圣人做决定,那边太后为了笼络人心,趁着冬梅盛起之时,借用赏梅宴之名请了金陵城内有头有脸的贵女、夫人们进宫赏梅,想借此探查一下各位皇家大臣们的口风,到底站在谁那边。


苏枝儿听到赏梅宴时,根本就没有联想到那么多复杂的事情,她的理解就是老人家寂寞了,想看看鲜活的生命在自己跟前蹦跶,想被热闹一下,想折腾别人一下。


最近皇宫里不安生,圣人跟太子原本关系就不太好,现在更是因为窦美人一事而开始冷战。


圣人虽然是个疯子,但也没有疯到敢直接提着一柄刀去寿安宫把太后给砍了。


“郡主,太后娘娘她让宫娥传话,请郡主务必参加赏梅宴。”


苏枝儿摆手,表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不能因为担心自己喝水呛死而不喝水了吧?


比如她。


苏枝儿心态很稳,可珍珠的心态却不稳。


苏枝儿装傻,“什么怎么了?”


不就是问了点不该问的,把人给惹生气了吗?


同理,她不能因为担心太后要对她不利,所以把太后杀了吧?


“郡主,还有一件事。”珍珠见四下无人,便凑上前去问她,“您与太子殿下怎么了?”


唉。


操碎了珍珠一颗丫鬟心。


“太子殿下这都好几日没过来了。”


一方面,珍珠担心自家郡主跟太子殿下太亲近,另外一方面,她又担心自家郡主跟太子殿下不亲近。


苏枝儿震惊。


珍珠道:“郡主,这皇宫里头的人都是看碟下菜的,太子殿下冷落您的事传出去,大家都觉得……觉得您当不了太子妃了,因此就都……”


“可能是去找新的太子妃了吧。”苏枝儿笑眯眯的说完后问珍珠,“今日的餐后小点心呢?”


珍珠摇头,“没了。”


苏枝儿往床榻上一躺,想着没有就没有吧,省得她越吃越肥,还没等到自己安全走出东宫,就先把自己吃成了一只大胖子,然后被疯来急转的小花给宰了。


其实除了太子妃跟太子不合的传言外,还有一个传言就是东宫要变天了。


因此连小点心都没了。


这势力的社会啊。


用大白话来讲就是:这狗逼太子要不行了。


.


窦美人一案旧事重提,太子弑母之名怕是摘不掉了。


这东宫太子之位说不定都保不住。


苏枝儿这边也受到了邀请。


像这样的邀请是殊荣,不是她能决定去不去的。


虽然太后不管后宫很多年,但后宫依旧流传着她的传说。


一听说太后要办赏梅宴,平日里温顺怯弱的皇后娘娘赶紧着急忙慌的准备起来。


现在流行素装素容,苏枝儿这张不用化妆就十分妖艳的脸在众多贵女之中实在是十分扎眼。


为了避免自己被扎死,她戴上了帷帽和口罩。


苏枝儿捏不准太后娘娘办这次赏梅宴到底是为了什么,可就算知道了她也做不了什么,那就索性躺吧。


赏梅宴办的很盛大,苏枝儿虽然怕冷,但也像其她贵女一般装扮了一下。


在大周这种较为封闭的朝代,你是个海王就已经超脱女子了,再加上你居然还是未来太子妃,那简直就是超脱人类。


“到底是哪样的女子还会想不开嫁给那个疯太子?”


不仅挡风,还挡人。


作为最近金陵城内娱乐八卦头条,苏枝儿明白一定有很多人想看看这位传说中的海王郡主是谁。


听说最近太子正在疯狂屠杀宫娥和太监,已经几近疯狂。


因为惧怕,所以疯太子的话题戛然而止,贵女们又谈论起最近金陵城内有名的郎君来。


苏枝儿认识这位说话的贵女,就是之前想嫁太子小组里面的某一位成员,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嘘。”有贵女轻声提醒,让她说话小声点,指不定就会被太子抓到拿去喂猫。


“那位云大人,实在是太不懂眼色了。”


“是呀。”


“承恩侯府那位大公子若不是成亲早,怕是早就被媒婆踏破了门槛。”郑峰有京师第一公子之称,品性端庄,容貌俊朗,家世学问皆不差。


排行第二的便是那位礼王学生,有古板君子之称的云清朗。


比起性格更加冷漠的郑峰来说,云清朗端庄温和,克己守礼,风评似乎更佳一点,学问也不差,若说他为何排第二,可能是不及郑峰会装逼吧。


“我可是听说云公子已经做了那位长乐郡主的入幕之宾。”


郑峰已婚,大家稍稍幻想一下就罢了,大多数话题还是引在云清朗身上。


贵女们一提到这位云公子,就恨得牙痒痒,又爱得跺脚。


“咱们大周居然出了如此放浪形骸的女子。”


“是呀,真是不知廉耻。”


拿了一盘瓜子坐在旁边听八卦的苏枝儿万万没想到小丑居然是她自己。


“岂止呀,那位长乐郡主的入幕之宾不知道有多少呢。”


虽然他们曾经有过一段催.情.粉历史,但他们依旧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好吗?


“哎,你是……”正在讨论的贵女群中终于有人注意到几乎看不到脸的苏枝儿。


大部队开始批判苏枝儿,作为八卦漩涡中心的苏枝儿却觉得异常委屈。


她连男人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摸到,怎么就变成海王女了?


贵女们的关注力被转移,又转向那位不要脸的长乐郡主,苏枝儿趁机溜走。


她走在房廊上,嗅着梅花香,手贱的想摘一点回去插花瓶里,不想梅花树边烂泥水坑多,她一脚踩进去已经来不及了。


苏枝儿赶忙把自己的炒瓜子藏好,大声呵斥,“那个长乐郡主真是厚颜无耻!”


“是呀,是呀……”


“这位女郎。”一道声音突然从旁传出。


苏枝儿转头看去,不远处正站着一个男人。


咦……好脏。


苏枝儿把脚□□,绣鞋却连带着罗袜陷在里面没出来。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枝儿下意识伸手拉紧自己脸上的口罩和毡帽。


穿着墨绿色长袍,披同色系大氅,拱手朝她行礼时动作干净利落,带着一股难以忽视的凌厉。


郑峰!


郑峰注意到这位长乐郡主诡异的动作,他稍稍眯眼,然后垂眸看一眼她缩在裙裾中的玉足,只一眼,就君子作风般的迅速移开,并开口道:“我替女郎将鞋取出。”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幸好她怕冷,裹得紧。


毡帽下压,几乎遮住一双眸。


她站得这么不稳的吗?


“女郎,你没事吧?”郑峰迅速上前,伸手扶住苏枝儿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动作快到苏枝儿都来不及拒绝。


苏枝儿当即就要说不用,没想到膝盖突然一疼,然后径直跪了下去。


苏枝儿:???


男人半跪于地时悄然一瞥,看到了那粉嫩匀称的脚趾,正被冷戾寒风吹得蜷缩起来。


圆圆软软,粉粉嫩嫩。


男人将她扶起来后又伸出他干净白皙的手,插入那个泥泞的雪洞里,把苏枝儿的绣花鞋从里面捞出来。


小娘子的脚虽生得小,但肉质均匀,纤薄好看。


“这位女郎,已经不能穿了。”


所以呢?把你的鞋脱下来给我?你要给我还不穿呢,我嫌弃有脚气。


“太脏了。”


男人指尖勾着苏枝儿的罗袜和绣鞋,抬眸朝她看来之时眸中有着隐忍着锋芒。


从外人的角度来看,就像是她在投怀送抱。


正巧一拨贵女经过,她们远远看到那棵梅花树下的两人。


“没关……”苏枝儿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自己站着的膝盖窝上又是一软,她轻叫一声,朝前扑倒。


郑峰正站在那里,他站得位置极巧妙,连伸手都不用就能接住她。


之所以会形成这个弧度的原因是苏枝儿摔下来的时候自己的毡帽勾到了梅花枝桠。


毡帽下面有系带,勾着苏枝儿的下颌,没有那么容易掉。梅花枝桠斜插进毡帽里,将她整个人摇摇晃晃的固定住。


男子身型挺拔高壮,手里提着一只绣花鞋。


女子纤弱娇柔,缩着一只脚站,身型倾斜在一个诡异的弧度,大概距离地面六十度。


盯住毡帽的郑峰:……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在贵女们睁大的双眸中终于说出了一句人话,“我让宫娥过来。”


只差一点,她就跟郑峰这个狗男主贴贴了。


幸好幸好。


长乐郡主被宫娥扶走,郑峰站在原地擦拭着树上的污泥。


贵女们盯着男人俊朗的侧颜看,羞涩的窃窃私语。


早这样不就好吗!要你多事!


.


因此,郑峰精心策划的局,就变成了:有个女的不知廉耻的勾引郑大公子这位有夫之妇,让他提鞋。


可要说这女的是谁,却没有一位贵女说的上来。


虽然此次并未按照郑峰的计划展现出长乐郡主对他投怀送抱的场面,但郑峰手里提着她的绣鞋,还是让这些善于想象的贵女们浮想联翩。


不过让郑峰没想到的是,这些贵女们……并不认识那位长乐郡主。


郑峰瞥她一眼,没说话。


瑶雪神色紧张地擦拭着书籍。


郑峰:……


郑峰阴沉着脸回去,书房内,瑶雪正在替他打扫书架,她一眼看到郑峰回来,赶紧福身请安。


“嗯。”郑峰冷淡点头,不再多问,只吩咐道:“云清朗之前是长乐郡主的先生,你从他那里多打听长乐郡主的事。”说到这里,郑峰想起今日白天的事,脑中却突然冒出那只玉足。


那边,瑶雪擦拭额上冷汗,想起前几日的事,终于忍不住在日落之前又去了一趟云府。


突然,郑峰问她,“你与云清朗如何了?”


瑶雪手一抖,抹布掉在地上,她赶紧捡起来,“挺,挺好的,云公子还给了我字帖。”


那看门小厮道:“今日怕是不成了,我家郎君都病了好几日了。”


瑶雪心中一惊,“怎么回事?严重吗?”


她来的多,出手又大方,云府看门的小厮已经认得她,“是郑大公子让你来的?”


瑶雪点头。


小厮立刻摆手,“没有的事。”


瑶雪松下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小厮也不太清楚,只道:“听说也不是太严重。”


瑶雪神色焦躁,她又问,“那你家郎君可有说什么?比如……不想见我……”


郑峰这个人的性格狠绝至极,如果自己对他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抛弃。


她不能被抛弃的,她还要当皇后的!


瑶雪能确定,云清朗第一次见她时,是有几分情意在的,可后来几次,他却变了态度,对她就跟对别的丫鬟并没有什么两样。


瑶雪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但她却也只能靠着郑峰往上爬。


瑶雪生怕自己做的事情被发现,赶紧过来打探消息。


好在,云清朗似乎并不知道。


瑶雪一狠心,一咬牙,给云清朗下了药,像云清朗这样的君子,但凡与她有了接触,必然会有愧于她,如此一来,她也能更好的获取情报。


可瑶雪没想到,刚刚吃完一杯加了料的茶水的云清朗就被礼王喊走了,回来后听说还病了好几日。


云清朗就站在不远处,他看着瑶雪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瑶雪这般才情出众的女子是云清朗所欣赏的,他承认,第一次见她时他确实被吸引了。


瑶雪安心去了。


那边小厮又奔回去告诉云清朗。


云清朗也是个男人,既然是男人就也有喜欢女人的时候。


瑶雪真的是他理想化中才会出现的女子。


而郑峰也有割爱的意思,屡次三番的让瑶雪来送东西。


云清朗不明郑峰此番何意,不过想到郑峰在外的名声和素来不闻朝局之事的人设,他也没有多想。


除了吃喝就是睡。


对比太过明显,也让云清朗渐渐放弃了瑶雪,可后来突然发生催.情.粉一事。


可云清朗总是觉得缺了点什么,比如……太过寡淡乏味,看向他的眼神中若隐若现的总是露出几分渴望的心机来。


这让云清朗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另外一名女子。


这位承恩侯府的大公子真是无意于朝政之人吗?


.


礼王承认放了一份催.情.粉,可医士却说他服用过量。


今日瑶雪前来,证实了云清朗的猜想,也让云清朗对郑峰产生了怀疑。


可郑峰为什么要算计她?


“郡主,太子殿下来了,您快点躲起来吧。”珍珠冒着生命危险,着急忙慌地奔进来。


东宫内,沐浴完毕的苏枝儿看着自己膝盖窝上清晰的两个淤青,突然反应过来她今天可能是被郑峰算计了。


她就说她怎么站着站着就缺钙了!


苏枝儿一脸懵,她为什么要躲起来?


珍珠一脸同伙样的急道:“您今天不是去勾引承恩侯府的大公子了吗?”


苏枝儿:……


注意!!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_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