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42 章(又见微笑脸...)

第 42 章(又见微笑脸...)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金太监随在太子身后, 看到满脸懵懂的长乐郡主,赶紧使眼色。


苏枝儿看着金太监抽搐的眼睛,不明所以。


雪越下越大,苏枝儿从出生到穿越到现在, 就没见过比今年还大的雪。这么大的雪, 地都要冻坏了吧?


这样想着, 她看到从自己身侧走过的男人从头湿到脚。


那厚实的大氅披在他身上, 能看到上面沉甸甸的一层湿润水渍, 还沾着圆滚的水珠子,简直就像是刚刚从坏掉的滚筒洗衣机里面爬出来。


苏枝儿叹息一声,朝珍珠使了个眼色。


珍珠回以苏枝儿一脸懵懂的表情,并贴心询问, “郡主, 您的眼睛怎么了?”


珍珠赶紧把自己正在替苏枝儿撑着的伞往前移了移。


苏枝儿:……教不会了。


苏枝儿:……蠢货啊!蠢货!


“撑伞。”苏枝儿小小声提醒。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苏枝儿踮脚, 撑高伞,“雪大, 你撑着吧。”


珍珠手里还有另外一把伞, 作为一个好老板, 她是不会让自己的丫鬟淋雪而她一个人撑伞的, 她决定跟珍珠撑同一把伞。


她索性自己接了伞,走到男人身边。


半年不见, 男人的身高似乎又往上窜了窜。


幸好这位长乐郡主还算是看懂了他的眼色。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盯着她看。


金太监看到苏枝儿的举动, 轻轻吐出一口气。他是临时跟着周湛然出来的, 根本就来不及拿伞。


自家太子爷一路从东宫“路过”到寿安宫, 身上被雪打得寒湿, 金太监却只能心惊胆战地看着。


周湛然握住了伞,也握住了苏枝儿的手。


男人的手冷冰冰的,那是被风雪侵袭的寒。


苏枝儿被盯得不明所以, 她给他送伞还不好?


伞不大,撑了一个人就装不下另外一个人。男人看着小娘子被雪落了薄薄一层的肩膀,伸手握住那柄伞。


气氛有些尴尬的诡异,苏枝儿颤了颤眼睫,挣扎了一下。


男人看到她露出伞下的瘦削肩膀,眉头不可见地皱起。


苏枝儿想抽手,却发现男人看似轻松握着,力气却不小,她根本就抽不出来。


周湛然微微用力,苏枝儿踉跄着往前走了两步,正贴到他胸前。窄小的伞下,两人站在一起,纷繁雪花落下,风很大,有些迷糊了苏枝儿的眼。


苏枝儿看一眼外面的雪,确实越下越大了。


好冷,赶紧回去躲被窝吧。


雪越来越大,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主子,郡主,雪下大了,还是赶紧回去吧。”金太监捧着自己的小心脏,小小声的提醒。


“那我们一起回去?”挣扎不开,索性放弃。


“嗯。”男人的语气冷冰冰的,像是在不满着什么,可苏枝儿也不知道他在不满什么。


“你有事吗?”苏枝儿询问周湛然。


男人低头,轻启薄唇,“没事。”


苏枝儿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试试。


她认为,周湛然是因为认出了自己,想要报复她,所以才会钦点让她成为太子妃。


难道是因为她那位擅作主张的牡丹玉佩批发商假爸爸?好吧,看来疯如反派大boss,也有属于男人的自尊心。


等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明她假爸爸的方法是奏效的?


.


两人一路回到东宫,苏枝儿被男人握着的手终于从伞柄上抽离。


按照剧情,这位反派大boss是只孤寡青蛙,别说老婆了,连个小情都没有。


所以,苏枝儿觉得她也不会成为什么太子妃,只要不被分尸扔进大海她就阿弥陀佛了。


苏枝儿没注意到男人的视线,只是赶紧吩咐珍珠去放热水,她要好好泡个澡,然后躲进被子里。


东宫内虽然有炭盆,但温度也不算特别高,而且苏枝儿为了防止一氧化碳中毒,不会一直烧着炭盆,就算燃着炭盆的时候也会开窗通风,这就导致屋子里的温度一直高不起来。


她的手掌湿漉漉的,又热乎乎的,一方面是因为男人的温度,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随处乱飘的雪花。


“好冷啊,没有空调的南方天连手指都伸不直。”苏枝儿嘟囔一句,男人偏头朝她看一眼,没听清楚她后面的话,只听到她娇娇软软的说了一句冷。


苏枝儿的头发已经由珍珠绞干,现在用炭盆再烘烘就行了。


“金公公,怎么没擦干?”苏枝儿询问站在一旁装假人的金公公。


苏枝儿让珍珠伺候着洗了个热乎乎的澡,一出来就见男人坐在矮凳上,面无表情地盯着炭盆看。


男人明显也洗过澡了,只是一头湿发搭在肩膀上,也没绞干,就那么湿漉漉地摊开着,把身上的白衣服都浸湿了。


苏枝儿本来不想管,可她往炭盆旁边一坐,男人那双黑沉沉的眼睛就朝她望了过来。


他一袭白衣,黑发贴面,因为洗了澡,所以面色红润不少,眼尾泛起一股氤氲绯红之色。


金公公小小声道:“不肯。”


苏枝儿陡然生出一种熊孩子不肯擦头发的既视感。


苏枝儿无奈站起来,“你不擦头发会头疼的。”


金太监在旁边使劲点头。


本来就生了一张漂亮的脸孔,现在用这副眼看过来,更让人产生一股怜惜之情。


好吧,她就是个保姆。


金公公立刻摇头,拨浪鼓一样就差把自己的脑袋摇断了。


苏枝儿无奈,只能转移目光,“珍珠……”


男人听到“头疼”二字,下意识蹙起了眉,他似乎也极其厌恶头疼,可却依旧坐在那里不动。


“金公公,替你家主子擦一擦。”


一瞬间,屋子里都空了,就连原本还假装木头人的几个不认识的小宫娥和小太监也偷摸着溜了出去。


苏枝儿:……到底是有多可怕,行叭,是挺可怕的。


“郡主我去替您倒洗澡水。”


苏枝儿:……那洗澡水还用得着你倒?


苏枝儿:……


知道的是在擦头,不知道的是在拒绝交流吗?


她无奈,只能自己扯了一块干净的毛巾递给男人,“你自己擦?”


男人慢吞吞地伸手接过,把毛巾往头上一盖。


行叭,像这种含着玉玺出生的人的生活方式是她不能理解的。就连她自己,自从当上郡主之后也没有自己擦过头。


苏枝儿站起来,走到周湛然身后,拿起毛巾替他擦洗头发。


苏枝儿彻底无语了。


老公智障多年,自己不离不弃?


男人半眯起眼,应该是享受到了。


苏枝儿顿时明了,在这等着她呢?行吧,你是老板你最大。


苏Tony上岗。


老板,手法怎么样?


苏枝儿羡慕地看着这头海藻般的长发,想着依靠男人这张脸,男扮女装饰演什么性转版泡泡之夏也会很受欢迎吧?


想着想着就歪了,苏枝儿正对着不远处的梳妆台,她看到男人冷白的面孔上殷红的唇,这张不用化妆就直接显露出来的盛世美颜暴击直接就把苏枝儿给打趴下了。


男人的头发很长,又细,又软,又卷。


半年多了,只有这头长发依旧如她记忆中一般温柔。


好生气哦。


不擦了。


不过幸好,她自己长得也不赖。


镜中,苏枝儿一张妖艳贱货脸,一看就是恶毒皇后。再看男人那张虽然冰凉凉,但明显唇红齿白的脸,一看就是白雪公主。


气氛难得安静,苏枝儿撑着下颌盯着炭盆,嘟囔一句,“可惜了,没有红薯。”来自吃货的执着。


吃不到就一直想。


苏枝儿把毛巾一扔,正好男人的头发也擦得差不多了。


两人坐在炭盆边烘烤头发,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头油的味道。


“我道歉好不好?”苏枝儿语气柔和的几乎要滴出水来,虽然她觉得自己说的仿佛是渣女语录。


“不喜欢?痛苦?”男人转头看她,面庞被蓬松的黑色遮住半边,让苏枝儿心里毛毛的。


幸好,苏枝儿嘟囔完也没有撒泼打滚一定要,她自己静了一会儿,眉眼低低下垂,像是在想什么正经事。


半响后,她终于鼓起勇气跟男人说话,“我知道殿下不喜欢我,跟不喜欢的人成亲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当年是我……年少无知,”虽然只是半年前,但她也算成长了。


他生了很久的气,可是她都没有来哄他。


还说不喜欢,痛苦。


她是不是说的太不委婉了?


男人霍然起身,阴沉着脸离开。


他活该孤独一生,彻头彻尾变成一个疯子。


只要疯了,就不再需要那些东西。


周湛然垂在身侧的手霍然收紧,他不懂情爱,就如他那位亲生母亲给他的诅咒一般。


他就该一辈子没有人关心,一辈子没有人信任,一辈子没有人爱。


从未拥有,便也不会奢求。


曾经拥有,便会撕心裂肺的想。


可现在的周湛然并没有疯的那么厉害,他还是一个真实而血肉的人。


如果他从未感受过那种温暖,他便也不会奢求。可他感受到了,他正想细细品味的时候,温暖陡然散开,就像一朵灿然一现的烟花,开过后就湮没在了黑暗中,没了踪迹。


找到了呢?


周湛然不知道,从一开始的滔天怒气到现在的古怪心情,他本来一心想要杀了她,可却又好像……舍不得了。


心底的渴望与日俱增,曾经的浑噩人生中陡然冒出一个执着的念头。


找到她。


他只想一个人拥有她。


让她对着他一个人。


舍不得?他为什么会舍不得?


他不愿意看到她不开心,不愿意看到她对着别人笑,不愿意听到她跟别人有私情。


看守库房的太监哪里见过真正的太子殿下,他守在这都快要发霉的库房十几年了,只见进,就没见出过,毕竟他家太子殿下从来不会在意这些身外之物。


“玉佩。”周湛然站在库房门口,只说了两个字。


让她只送他一个人牡丹玉佩。


牡丹玉佩……想到玉佩,男人又开始生气,他顶着风雪走入东宫库房。


玉佩们被装在盒子里,一个个的由小太监捧着,一轮轮的拿到男人面前。


周湛然略过一排排玉佩,都没有合心意的。


太监赶紧爬起来,让所有人都去找玉佩。


身为大周国圣人唯一的儿子,周湛然收到的赏赐不计其数,太监们找出非常多的玉佩,几乎堆成一座小山。


玉被拿过来,这是一块还没有被雕琢过的璞玉,不大,不过看尺寸,做两块玉佩是绰绰有余的。


男人的指腹摩挲过这块玉,他拿着它回到猫儿院。


他想要唯一的,独一无二的。


周湛然的目光从玉佩上略过,看到前面不远处一块架子上的玉,抬手一指,“拿过来。”


.


苏枝儿猜测,男人又生气了。


大猫正在打瞌睡,看到自家主人来了,“嗷呜,嗷呜”的凑上来撒娇。


周湛然没空搭理它,找了个角落开始雕玉。


难道要她自己切腹自尽?


算了,她怕疼。


她是想好好道歉的,可惜失败了。


半年前的事确实是她不对,可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获得他的原谅呢?看现在的情况,他不知道是真的想养肥了杀,还是把自己关到死。


“郡主,奴婢进来之前,王爷跟奴婢说,一定会将您救出来的。”珍珠看着自家日渐瘫痪的郡主,心中难受极了。


日日面对如此凶残的太子殿下,她连气都不敢多喘一口,更别说她们家娇弱的郡主了,这几日睡得……挺好?人也瘦……好像胖了?


苏枝儿烘干头发,又滚回了床榻上。


她这个人没别的优点,说好听点是随遇而安,说难听点是不求上进,咸鱼一条。


.


苗夫人又进宫找太后娘娘哭诉了。


珍珠放弃了打量她们家活得无比滋润的郡主,只是尽职尽责的将礼王的父爱传达过来。


苏枝儿觉得这位礼王真是重情重义,她只是不小心救了他一命,他居然肯让她白吃白住半年多,还为她如此掏心掏肺……他是不是看上她娘了?


“我给忘了,大理寺卿是那个云清朗!”


云清朗年少有为,性格却是没有年轻人的那种焦躁,反而刻板的很。


本来嘛,苗小姐从昭狱里出来,虽说被送入了大理寺,但好歹不是像昭狱那种连面都见不着,连钱都没地方使的地儿。


苗夫人本想着让苗内阁把自家女儿从大理寺弄出来,可谁曾想,苗内阁白着脸出去,黑着脸回来。


苗内阁气得发抖,可自己的女儿在别人手上,他也没办法,只能气鼓鼓的回来了。


现在大理寺那边又插不上手,自家女儿依旧在牢里待着。


大理寺本就是个严苛之地,再碰上云清朗这种六亲不认的,更是让人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


苗内阁自持跟云清朗的父亲有几分交情,就腆着脸去了,没想到把自己的老脸给丢尽了不说,还被小了自己一辈分的云清朗教训了一顿。


苗夫人回忆起自家女儿消瘦了许多的面孔,忍不住悲从心中来,大骂苗内阁无用,这才亲自又入了宫。


太后正在念佛,听到苗夫人来了,也没起身。


那牢是能一直坐的吗?像苗小姐这样身娇肉贵的娇小姐已然哭得不成样子。


苗夫人塞了钱,偷偷去瞧过一回,阴暗潮湿的监牢内,两人抱头痛哭,将那长乐郡主痛骂一顿,又恨上了那位疯太子。


“阿姐,如果不是没办法了,我也不会来求你,可你就苗苗一个亲外甥女啊。她平日说最是喜欢阿姐你了,时常来看你,说阿姐一个人在宫里头寂寞,自己要多来陪陪。”


太后虽然知道苗夫人说的都是些场面话,但心中难免起了几分波澜。


外头是苗夫人呜呜咽咽的哭声,伴随着那只丑鹦鹉聒噪的声音,太后的心也越来越躁,她终于是念不下去了,起身出了佛室。


“阿姐。”苗夫人哭得眼睛肿成核桃。


这最后一把火是说到太后的心坎里去了。


自从这疯太子的母亲死后,他的疯病就开始显露,这几年间不知道杀了她多少外戚势力。


苗小姐确实是时常过来陪她,或是另有目的,或是真有孝心,可她毕竟是自己的亲外甥女。


苗夫人说了一大堆,见太后面有松动,赶紧再加一把火,“那大理寺卿是礼王的人,礼王的养女就是那长乐郡主,他定然会为了那长乐郡主折磨苗苗的。礼王一个没实权的王爷,居然也敢这样打阿姐的脸。”


苗夫人一听就知道太后对此事上心了,“就是长乐郡主那个姘头,云清朗。”


苗夫人也是紧跟时代潮流,知道云清朗现在正居于苏枝儿绯闻男友第一位。


现如今还施威到她头上了。


“那大理寺卿是谁?”太后慢悠悠问了一句。


简简单单五个字,苗夫人却定下了心。


她对自家阿姐有信心,想当年那位窦美人如何的艳压群芳,宠冠后宫,最后还不是就那么死了。


讨厌的人都聚集到了一起,太后捏着佛珠的手缓慢收紧。


“哀家知道了。”


太后独坐在那里片刻,然后终于起身,朝身旁的嬷嬷道:“备衣。”


.


若非她家阿姐肚子不争气,现在这皇位哪里轮得到如今的陛下坐,这天下早就是他们苗家的了!


苗夫人乐滋滋去了。


郑峰躬身请安,随那中年女人上楼。


楼上一素净雅间,正坐着一个身披黑袍的女人。


郑峰一接到消息就出门了。


等他赶到城内那座最大的青楼妓馆时,已有一位面容刻薄的中年女人站在那里,替他引路。


“娘娘。”郑峰下跪请安。


身穿黑袍的女人转过身来,赫然就是太后。


女人背对着郑峰,正在饮茶。


茶案上是满溢出来的茶水,说明女人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太后将面前的茶碗朝郑峰的方向推了推,开口道:“坐。”


郑峰起身,跪坐到太后面前。


太后换下了宫装,只着朴素又低调的黑衣黑袍,看着像个黑寡妇。


“娘娘怎么亲自来了?”郑峰垂着头,声音变得温顺。


“太子那边怕是察觉到了什么。”郑峰一向将自己隐藏的很隐蔽,可自从那个叫苏枝儿的人得罪了太子殿下之后,那个疯太子只要逮着是他的人就死命的杀。


不过半年时间,郑峰的人就死了一大半。


太后的指尖滑过茶碗,手指被茶水湿润,“这么多年了,你办事我从来都很放心,可最近我却听到些不好的事。”


郑峰知道,不然这位太后娘娘也不会亲自过来了。


之前,太后之所以如此有恃无恐的每天吃斋念佛,是因为她知道,这个疯太子根本就对治理国家没有任何兴趣,他仿佛只是在活着而已,不,他或许连活着都不想。


在太后眼里,这样的一具行尸走肉根本不足为惧。


只剩下一些隐藏的极深的暗桩还在。


“他素来不管事,就算是察觉到了,只要不惹到他头上,他也懒得管。”太后最了解这位太子,跟他父亲的脾气一模一样。


对于这疯太子的变化,太后开始感到忧心,尤其是他对苗小姐下手之事,难道是因为他猜到了自己的意图?


可若是真猜到了,为何对苗小姐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贵小姐下手,而不直接抄了苗内阁的府邸?


杀几个人就杀几个人好了。


可现在却不一样了,太子居然开始插手朝政之事,还杀了那么多郑峰的人。


一个她最不愿意忽略的人。


那疯太子为何突然针对苗小姐?因为苗小姐想杀长乐郡主。


难道他也有顾忌的时候?不,他根本不会有任何顾忌。


想到这里,太后眉头一皱,突然,她想到一个人。


可等她将长乐郡主放出去,太子又没进来找她。


这说明什么?说明太子是冲着长乐郡主来的,不然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好几年未曾踏足的寿安宫里?


是了,她忽略了这个长乐郡主。


太后又想起上次她欲将气撒在长乐郡主身上,不想这气还没放出去,那边就有人传话说太子殿下来了。


这个疯太子还真的跟他的父亲一模一样,虽是个疯的,但却是个情种。


“那位长乐郡主,你去查查她,我看太子对她不一般。”


想清楚了这件事,太后脸上顿时显露出几丝笑意。


她似乎明白了一个疯子突然改变的原因。


苏枝儿又躺平了。


经过那日跟小花的“贴心交谈”,她备受打击,甚至每天都不能干饭三碗了。


“是。”郑峰拱手。


.


“嘿咻,嘿咻……”


原本还横躺着的小娘子突然踢开被子使劲蹬了三五下,然后虚弱的重新窝了回去。


珍珠看着自家被冠以吃喝郡主名号的主子,愁得脸都圆了。


她们大周女子崇尚纤细柔弱之美,可她家这位郡主似乎一点都没有身材的困扰……不,她有。


珍珠:……


“郡主,用晚膳了。”


每天锻炼一下,身体健康康,不然过年会被拉出去宰的。


来自嘴上说着减肥,嘴里却永远塞着东西的反复无常的女人。


不行!猪就是这么去世的!


苏枝儿闭眼,赶紧让珍珠把东西撤下去自己分了。


苏枝儿一直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多吃了,不然会长胖的,长胖的猪都是要被拉出去宰掉的。


她艰难地放下筷子,目光随着那盘糖醋里脊移动。


男人依旧窝在猫儿院里彻夜不眠的雕刻。


“主子。”肖楚耀手中拿着一份调查报告过来。


不能畅快干饭的生活真累。


.


“郡主所画之物应当唤作朱薯,小者如臂,大者如拳,味同梨枣,只是……”肖楚耀话说到一半,面露迟疑,“这朱薯是番邦之物,咱们大周没有。番邦将朱薯视为国宝,别说卖了,就连番邦地界都不肯让带出来。”


“不过前段时间有个商人从番邦之地利用船锚偷渡了一些回来,属下已经寻到那个人,那个人开价说要……一千两。”


男人抬眸看他一眼,眸色阴鸷。


肖楚耀下意识止住步子,“主子,上次您要我查的东西查到了。”


“主子,其实我前几年去过番邦,吃过这朱薯,味道也就一般……”肖楚耀不太明白自家主子执着的点在那里,“而且价钱十分便宜,这一千两黄金都能够几家子人吃上几辈子了。”


“买。”周湛然还是这个字。


男人想起少女盯着炭盆嘟嘟囔囔的声音,蹦出一个字,“买。”


面对自家主子霸道总裁式的发言,肖楚耀下意识怔了怔,要知道,自家主子可从来没有如此执拗的做过什么事……啊,追杀女贼党除外。


肖楚耀最终还是将朱薯买了回来。


小小一颗被装在木盒里,递到周湛然面前。


肖楚耀算是明白了,这位主子对朱薯势在必得。


.


男人单手接过朱薯,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起身出了书房。


他一路行到小院门口,只见宫娥们提着食盒出来,脸上都是笑,“郡主这几日吃得少,咱们有口福了。”


一颗朱薯,一千两。


有钱人的游戏,他不懂。


周湛然低头盯着那个食盒看了一会儿,抬脚步入院子。


苏枝儿吃的少了,睡得就多了。


“是呀,郡主日后就是太子妃了,吃的可都是好东西。”


两个宫娥笑着走出来,等发行站在门口的周湛然时,立时俯身跪下,吓得面无人色。


她捂着额头,抱着被子坐起身。


一块圆润的玉佩掉在她手边,苏枝儿胆战心惊的想这又是她爸爸给她找的哪位后宫,没想到拿起来一看,上面只刻了两条奇怪的曲线。


她喝了一杯蜂蜜水,正懒在床上,面前突兀出现一个黑色的人影。


苏枝儿眨了眨眼,迎面就被砸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


苏枝儿终于注意到周湛然腰间挂着的那块玉佩,跟她手里拿着的一模一样,只是那两条曲线一个靠左,一个靠右。


苏枝儿想了想,捏着玉佩凑上去。


嗯?这是什么?


男人上前一步,腰间玉佩轻晃。


两个玉佩合在一起,凑成了一个图案。


一个熟悉的微笑脸。


注意!!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_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