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41 章(无证同居ing...)

第 41 章(无证同居ing...)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宫里的流言越传越热闹。


苏枝儿看大家这副不怕死的八卦趋势, 仿佛看到了每个人的脑袋上顶着一个时尚标题:惊!十三岁少年弑母,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其实关于窦美人的真实死因,作者并没有做出解释。


不过苏枝儿隐约记得, 太子并没有杀死窦美人。


至于真正的凶手是谁, 苏枝儿也不知道。


.


东宫作为一座人间地狱, 这些太监和宫娥们都是被长久锻炼出来的抗压能力极强的奴仆。


尤其是时常跟太子殿下近距离接触的气氛组组长金太监, 每次总是领先众人哆嗦。


求生技能get!


来到这里几日, 苏枝儿已经占据了大半东宫。


其实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居然这么会占地方。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苏枝儿倒不是特别怕, 主要是因为她善于自己解压,比如现在,虽然被困在这座东宫里,前途未卜, 但她就擅于转换场景。


苏枝儿把这想象成是一部游戏, 她只是不小心在恐怖游戏里开启了地狱求生模式而已,只要好好苟命就行了。


而通关秘诀就是顺毛撸好某位疯太子大boss。


众所周知在现代社会, 一条正宗的蚕丝被没有个几千块是下不来的。而像这种高级蚕丝被没有个上万又是下不来的, 现在, 苏枝儿一下就拥有了好多条。


她觉得自己仿佛睡在大几万上面。


这就是金钱的柔软吗?


那张舒服的大床苏枝儿是无缘再睡了, 她睡在屋内的一张小榻上。


虽然小,但被苏枝儿指挥着珍珠一顿收拾, 就变得格外柔软舒服。


小榻上被铺了三层垫子, 最上面是一层蚕丝被。


有钱人的快乐就是如此朴实无华。


苏枝儿踩在软绵绵的毯子上,觉得自己的小脚丫都能陷进去。


周湛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满屋子白绒绒和粉嫩嫩。


苏枝儿选用的蚕丝被面是温暖的大花粉色, 比起太子殿下冷冰冰的纯色系被褥, 显得格外突兀。


还有那些穿着花衣服的, 奇奇怪怪的棉布娃娃,被堆在小榻上, 苏枝儿每次睡进去,就像是占了娃娃的床铺。


除了这些,苏枝儿还嫌弃地砖太冷硬,要了一张硕大无比的毛绒绒的毯子,一直铺满整间屋子。


金太监身上的冷汗浸湿了衣裳,大冬天的,他硬是出了一身汗。


“谁干的?”男人语气阴沉。


金太监“扑通”一声跪下,“是,是长乐郡主。”


他停顿了一下,往后退两步。


金太监站在旁边,面色紧张至极。


虽然这些事情都是问过太子殿下才做的决定,但当时太子殿下明显在神游天外地喂大猫,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他说话。


周湛然冰冷的指尖被屋内飘散出来的暖意融化,可他却像是烫到似得迅速收手,然后转身离开。


金太监不明所以,可却知道自己逃过一命。


他伸手捂住狂跳不已的心脏,转头朝屋内的长乐郡主看去。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重新推开门,就看到那张看起来就十分舒服的让人想躺上去打滚的小榻上面窝着一个人。


真的是窝进去的,像一团融入了棉花团里的棉花。


屋内烧着炭盆,暖融融的跟外面仿佛两个世界。


正在睡午觉的苏枝儿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莫名其妙搬上了东宫佛祖的位置,也不知道以金太监为首的哆哆嗦嗦气氛组开始给她供上牌位每天三炷香的磕头。


.


周湛然重新回到猫儿院。


今日是下雪天,可金太监却在雪色之中看到了金光。


那金光是从长乐郡主身上散发出来的!


这不是长乐郡主,是佛祖在世啊!


可肖楚耀知道,自家主子是不会哭的。


“主子,查到前几日郑峰跟云清朗有过接触。”


他说完,就见男人依旧闭着眼,仿佛任何事都不放心上。


这是在东宫里的一座猫儿院,不管是设备还是环境都比在承恩侯府的高档多了。


男人靠在大猫身上,半阖着眼,面前是纷纷落下的雪。


那雪被风推着,飘到男人眼睫上,顺着眼睑往下滑,乍然一看,就像是男人的一滴泪。


这大概是肖楚耀至今为止看过的,他家主子最像人的时候。


“主子,这位长乐郡主是礼王养女,属下觉得,她不得不防。”


肖楚耀还不知道苏枝儿的真实身份,若是知道她不仅曾经是郑峰的人,现在还是礼王的人,肯定立刻跪在地上让他家主子把这个多面女间谍逮进昭狱里好好招待招待。


“主子,”肖楚耀上前一步,犹豫道:“礼王虽无实权,但他教出来的那些学生却遍布咱们整个大周,若是他与郑峰联合,对我们十分不利。”


男人依旧没什么动静,他只是捻着老虎的一撮毛,将脸靠了上去。


他的动作自然而优雅,可埋脸的动作却难掩稚气。


诸如这位长乐郡主连四五十岁的都不放过,硬是赠了自己的牡丹玉佩给人。


简直就是放荡无耻!


被迫成为海王的苏枝儿:……


可男人却依旧什么话都没说,他埋在那里,像是睡着了。


.


宫里除了疯太子的流言,还有关于苏枝儿的。


苏枝儿想大概是这位苗小姐不知道哪里又惹到那位疯爷了吧。


“苗夫人听到消息,已经连夜去找了太后。”珍珠怕苏枝儿不知道太后跟苗夫人之间的关系,跟她科普道:“苗夫人与太后是亲姐妹。”


哦,上面有人。


“郡主,奴婢听说太子殿下将苗小姐关进了昭狱。”珍珠在外面溜达一圈,又带回来一个小道消息。


苏枝儿一怔,问,“为什么?”


珍珠摇头,“奴婢不知道。”


苏枝儿不明所以。


珍珠左右四顾,见小太监们低着头根本不敢往这边看,赶紧道:“听说太后娘娘属意苗小姐已久,一直盼望苗小姐能当太子妃,现在搞成这副局面,太后定然会来找郡主您的麻烦。”


明白了,她莫名其妙挤掉了内定人员,上面老板的老板不满意了,要找她的茬。


怪不得那位苗小姐如此嚣张,原来太后是她姨母。


“郡主,您就一点都不着急吗?”


她着急什么?


窝在榻上的苏枝儿忍不住幻想了一下太后娘娘搬出几大箱金子,让她离开她宝贝孙子的画面。


啊,金子太重了,她搬不走,能不能换成银票?


“郡主,听说太后娘娘虽信佛,但可不是好相与的。”珍珠小声提醒。


可是……“这不是正好吗?”


她巴不得退位让贤呢。


珍珠:……


“太后可有什么喜欢的东西?”苏枝儿询问珍珠。


珍珠最近跟召月混熟了,两人一齐在东宫内外走动打听消息,银子使了不少,消息也真打听出来不少。


“太后娘娘吃斋念佛,喜静厌闹。”


苏枝儿立刻便道:“这种好事也能让我碰上?”


珍珠:……


苏枝儿立刻准备给这位太后娘娘准备一份好礼。


作为高贵的太子殿下的同居者,东宫气氛组组长金太监也知道这位长乐郡主身份尊贵,不敢得罪。


虽然如此,但他依旧要重复一下每天的口头禅,“东宫内从未养过鸟,此事还需禀告太子殿下,奴才做不得主。”


苏枝儿生怕那位太后娘娘马上就要召唤她,怕自己不能给太后娘娘留下一个坏印象,赶紧解释道:“不是我要养,是要送人的。”


苏枝儿一拍手,“给我弄只鸟来,最好还是能说话的。”


珍珠:……


.


那嬷嬷道:“苗夫人已经在外头等了一个时辰了。”


太后虽久居深宫,不管事,但最近外面闹得厉害,她多少也听到过一些消息,明白苗夫人是为何而来。


“那位太子殿下可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到底是什么事竟要将苗小姐拉进昭狱。那可是昭狱,别说女子,就是男子进去都活不了。”


既然是要送人的,金太监当然表示没问题。


.


寿安宫内,太后刚刚念完佛经,由身旁的嬷嬷搀扶起来。


太后不说话了,正巧两人一道出了佛室,就见苗夫人哭得双眸红肿,面色惨白。她一眼看到太后出来,赶紧急急上前,“阿姐,救命啊!”


太后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拍着苗夫人的手让她坐到自己下首处。


苗夫人哭哭啼啼的开始诉说那太子是如何残暴,自家女儿是如何的无辜可怜。


嬷嬷跟在太后身边,她也是从小看着苗小姐长大的,说话时难免露出心疼之色,“太后也该管管这乌烟瘴气的皇宫了。”


太后冷笑一声,“我老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两个。”


嬷嬷却不同意,“太后娘娘,您若不管,咱们这大周怕都要亡了!”


苗夫人继续哭,“那昭狱哪里是人去的地方,苗苗身子弱,指不定受了多少苦……”苗夫人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疼得心肝一般。


“确实是没有把官家小姐往昭狱里头压的事。”太后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心里却明白那位太子殿下是个疯的,什么样子的事情做不出来。


“哀家替你去找皇帝说说。”


“阿姐,你可要救救苗苗啊!”


苗苗是苗小姐的小名。


太后道:“我知道了。”


一路上,苗夫人的嘴就没停过,“阿姐,我听说那长乐郡主是个浪.荡.女子,像这样的女子怎么能成为大周的太子妃呢?”


哭诉完了自家女儿的遭遇,苗夫人又趁机贬低一拨苏枝儿。


太后的眉头越皱越深,一方面是觉得苗夫人有些聒噪,另外一方面也是对这位风评极其不好的长乐郡主产生了一点偏见。


苗夫人赶紧站起来,“阿姐,苗苗的性命就全攥在你手里了。”


.


苗夫人扶着太后起身,一齐往寿安宫外面去。


可惜,疯太子不愿娶妻,拖了这么多年太后也没有如愿。好不容易等到他愿意选秀,太后赶忙让苗小姐参加。


太后本来都将考核的人买通了,只可惜,那位太子殿下竟然要亲自甄选。


亲自甄选也没什么,苗小姐容貌出众,家世出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万里挑一的美人。


不,是很多偏见。


苗小姐毕竟是太后的亲外甥女,也蛮有孝心,隔三差五就来看看她这位姨母。


太后是属意让苗小姐成为太子妃的。


想到这里,太后捏着佛串的手陡然收紧。


.


太后与苗夫人一路来到圣人的御书房。


苗小姐自己也十分自信能赢得太子青眼,可万万没想到,竟会栽在那什么长乐郡主身上。


太后猜测,太子或许猜到她的意图,妄想阻断外戚之势。


难不成这太子疯了这么多年,突然就清醒了?太后还听说最近他接手了红夷之事,开始插手朝政。


苗夫人整装待发,随在太后身后踏上御书房的石阶。


御书房门口站着一个太监,看到太后娘娘前来,赶紧跪地请安。


太后娘娘目不斜视,那边早已有小太监奔走禀告圣人,太后娘娘来了。


太后收回思绪,与她道:“你跟我一起进去吧。”


苗夫人自然肯,她一定要在圣人面前好好哭诉一番,自家女儿遭受如此磨难,一定是那个不知廉耻的长乐郡主搞的鬼。


自己被太子选上当太子妃,就容不得别人了!


太后时常流连佛堂之中,她几乎已经有好几年没踏出过自己的寿安宫了。


作为一名疯太子,周湛然自然也不会去看望这位在他看来根本就不必认识的老女人。


因此,周湛然并不怎么认识太后,太后也不怎么认识周湛然。


御书房的门虚掩着,有小太监从里面打开。


太后端着身子,抬脚跨入,圣人正坐在御案后面批改奏折,他身边站着一位容貌昳丽的年轻男子。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太子周湛然。


圣人不知道这事,他转头看向周湛然,“怎么回事?”


男人微掀眉眼,眼神淡漠地看一眼太后,朝身侧的小太监吩咐一声,“把肖楚耀叫来。”


小太监立即奔出去,不过一会儿便将肖副使带了过来。


可当太后在看到周湛然那张脸的时候却愣了愣,她似乎透过少年这张雌雄莫辨的脸看到了某一个人的影子。


“阿姐。”苗夫人轻轻推了推太后。


太后回神,走到圣人跟前,“皇帝,哀家听说苗苗被抓进了昭狱?这是怎么回事?”


肖楚耀先是与圣人行礼,然后才向太后行礼,他与众人介绍道:“这位是苗小姐的贴身丫鬟。”


苗夫人立刻跳起来,“没错,是绿桃。绿桃,小姐呢?苗苗怎么样了?”


绿桃显然是被吓傻了,她不住地磕头,在听到苗夫人提到小姐时,脸上的表情更加恐慌,“是小姐让奴婢做的,都是小姐让奴婢做的,奴婢只是听命行事,太子殿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肖副使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手里还拎着两个人。


一个是苗小姐的贴身丫鬟,另外一个则是赵公公。


两个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使劲磕头求饶。


疯太子做事哪里有什么理由,苗夫人赶紧过来求太后救人。


“事情是这样的,”肖楚耀解释道:“苗小姐意图谋杀长乐郡主,被太子殿下发现,命臣将苗小姐暂压昭狱看管。”


“谋杀?”苗夫人当然不信,“你胡说八道什么,苗苗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说着话,苗夫人就朝肖楚耀冲了上去。


绿桃哭得几近晕厥。


苗夫人却愣住了,做什么?


“你在说什么?”苗夫人也不知内情,她只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被疯太子抓进了昭狱。


周湛然瞥她一眼,“三个。”


男人走到太后面前,他凭借着身高优势,成功将太后变成了小矮人。


“三个人证,包括我。”


女人打架向来是没有章法的,就算是身份高贵如苗夫人。肖楚耀不敢回手,硬生生被苗夫人在脸上抓住了三道血痕。


面颊上的疼痛让肖楚耀变了变面色,他一把握住苗夫人的手,在震慑住苗夫人后又突兀摆出一份笑脸,“苗夫人,证据确凿,臣也是万分惊愕啊。”


“这两个是人证,那物证呢?”太后突然开口。


周湛然将圣人也一起牵扯了进来。


圣人本来不欲加入太后跟太子的争吵之中,可既然被cue了一下,他还是说了一句,“交给大理寺管吧。”


一个是后妈,一个是亲儿子,就算是老疯子了,皇帝也知道该站在那里。


周湛然此话一出,就相当于在跟太后宣战,不管此事真相如何,他就是要教训这位苗小姐。


太后用力捏紧手上的佛珠,“太子,苗苗好歹也是一品大臣的女儿……”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发疯的太子殿下眸色阴冷,嗓音清寒,“她大的过皇帝?”


苗夫人跟在太后身后哭道:“我的苗苗,我的苗苗,呜呜呜……”


太后也是憋着一肚子火,不过她并不是因为心疼自己的外甥女,更多的则是在乎自己的颜面和权威。


不过短短几年,这两个人就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不过交给大理寺也算是一个折中的法子,只是这个解决办法明显没有达到苗夫人的期待。


苗夫人还想要说什么,被太后拉住。


太后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怒气,“皇帝真是教出了一个好儿子。”说完,她转身领着苗夫人离开。


那跟着鹦鹉一起过来的,训鸟的小太监说这鹦鹉极聪明,会说很多话。


苏枝儿逗弄了半天,可这鹦鹉却硬是一句话都不说。


她看一眼紧张不已的小太监,也没为难,只道:“算了,能叫就行。”


太后怒气值高涨,她憋着一股气,想找出气筒。


.


苏枝儿接到太后传讯的时候她正在喂鹦鹉。


作为一名资深宫斗剧迷,苏枝儿已经深知宫斗剧套路。


她掰着手指数出自己要带的东西。


珍珠听到苏枝儿要带的那些东西,震惊地瞪大了眼,“郡主,是太后娘娘让您过去……”


小太监逃过一劫,赶紧跪在地上磕头谢恩。


苏枝儿见不得这种谢法,赶紧让小太监下去了。


“珍珠,再备点东西。”


.


苏枝儿带着她的鹦鹉去向寿安宫。


太后憋着气,在嬷嬷说那位长乐郡主正等在外面的时候,太后慢悠悠道:“不急,让她等着。”


不是旅游公司。


苏枝儿则表示无所谓,只让珍珠将她要的东西准备好。


不怕,怎么嚣张怎么来。


“还请长乐郡主跪着等。”


苏枝儿表示没问题,并十分和善地笑了笑。


这份笑落到嬷嬷眼中就是挑衅。


这是第一个下马威。


看着面前对她露出嚣张的鼻孔的嬷嬷,苏枝儿并不意外,低智商玛丽苏宫斗剧套路第一步嘛,大家都懂的。


作者真是没新意。


嬷嬷又赶紧转回去,就见那位本来应该被太后罚站的长乐郡主正跪在软绵绵的垫子上逗鸟。


她身后随着的宫娥手里还拿着一大堆东西。


什么手炉、油纸伞、棉被……最夸张的是一个巨大的食盒。


嬷嬷恶狠狠瞪她一眼,然后就回去禀告太后娘娘,不想刚刚走到太后跟前,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极其聒噪的鸟叫声。


穿透力极强。


“哪里来的鸟叫?”太后正准备进温暖的佛室念上一下午的佛经,让那位长乐郡主在外面吹上一下午的寒风,突然听到鸟叫声,面色难看,赶紧让人出去查看。


苏枝儿一脸无辜道:“不是吗?”


嬷嬷:……


嬷嬷无言以对。


嬷嬷:……


苏枝儿郊游小队JPG。


“长乐郡主,太后娘娘叫你过来是让你享福的吗?”


嬷嬷有苦难言,她冷着一张脸回去禀告太后。


太后原本是找苏枝儿来出气的,没想到硬生生又被气了一回。


“让她进来。”太后没有办法,把苏枝儿放了进来。


太后吃斋念佛,在外头素来有慈悲之名,就连百姓都称赞她家太后娘娘是女菩萨在世。


女菩萨怎么可能做出折磨人的事情来呢?


当然不会,她只会暗暗施压,识相的为了平息太后怒气,早就不知道跪得多笔挺了,哪里像这位……


太后:……


嬷嬷:……


“没有人教过你规矩吗?”嬷嬷立刻发难。


苏枝儿让珍珠把东西收拾好,自己提溜着鸟笼进了正屋。


太后正坐在榻上,屋内烧着炭盆很是暖和。


苏枝儿一进去就感觉浑身一暖,她叹慰一声,乖巧地提着鸟笼子站到了炭盆旁边,还伸出胳膊暖了暖手。


只是这份糊弄到了宫里就真的成了糊弄。


“你当哀家是好欺负的吗?”太后终于爆发。


苏枝儿还没开口,她手里的鹦鹉突然开始说话,“好欺负,好欺负……”


苏枝儿想了想,学着电视剧里面的样子朝着太后福身,“给太后娘娘请安。”


太后看着苏枝儿歪歪扭扭,极其不标准的行礼姿势,面色又黑一层。


其实这也不怪苏枝儿,云清朗又不是教习嬷嬷,不会教授她礼仪。礼王也根本就没有想过这种事情,再加上苏枝儿在承恩侯府的时候规矩也不严,平日里就糊弄一下。


嬷嬷嫌弃的不肯接手,太后更是面色黢黑。


气氛沉重不已,突然,外面急急本来一个小宫娥,“太子殿下来了。”


太后神色一变,正当苏枝儿觉得太后要把她跟鸟一起丢出来的时候,太后娘娘竟然极其能忍的开口了,“嬷嬷,拿着。”


苏枝儿:……真秀。


“这是我送给太后娘娘的礼物。”过来拜访别人,一定不能空手来。


苏枝儿把鸟笼子往前递了递。


.


那位长乐郡主领着她的丫鬟走了,嬷嬷看着太后难看至极的面色,小心翼翼地开口,“太后,这鸟……”


太后眸色阴沉地盯着这只正在用爪子瘙痒的鹦鹉,她伸出自己的手指,狠狠拔下鹦鹉身上的一根羽毛。


嬷嬷上来把鸟拿了过来。


太后站起身,“哀家要礼佛了,你先去吧。”


苏枝儿:???这就完了?容嬷嬷牌扎针呢?鞭打呢?泼盐汽水呢?


嬷嬷也跟着点头。


她倒是要看那位长乐郡主能嚣张多久。


.


鹦鹉疼得叫一声,“好欺负,好欺负……”


太后冷笑一声,又继续拔了三根,惹得鹦鹉又是连续叫了好几声。


太后总算是顺下一口气,她道:“来日方长。”


自从上次这位男子单方面的不欢而散后,苏枝儿就没见过他。


周湛然上下扫一眼苏枝儿,面无表情的从她身侧略过。


苏枝儿神色懵逼。


苏枝儿刚刚走出寿安宫,迎面就跟周湛然撞上了。


男人顶着半身的雪,也没打伞,就那么冒雪一路走来。


苏枝儿看到他眼睫上都是凝结的白霜,一眨一眨的像是上了一层雪白色的眼睫妆。


路过?


注意!!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_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