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37 章(惊!古代选妃现场实录(二...)

第 37 章(惊!古代选妃现场实录(二...)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第二天, 赵公公过来宣读画作排名。


苏枝儿不负众望的排在了最后一名,她听到了美人们的嘲笑声。


这是优等生对挂车尾倒数第一名的嘲笑。


苏枝儿也有点困惑,唤月的画技不差呀, 为什么会倒数一次呢?没关系,倒数第一的话她是不是就能走了?


赵公公轻蔑地朝那位长乐郡主看一眼, 然后继续宣读第二项比赛:跳舞。


这次跳舞需要在太子殿下的生辰宴上跳, 像这样直而大boss的活动可以说是直接决定了她们这群贵女的命运。


多少爱情都是从见色起意……啊呸, 一眼万年开始的。


“最后一名第一个跳,最后第二名第二个跳, 以此类推, 第一名压台。”赵公公笑眯眯地看向第一名选手。


苏枝儿明白了,第一名嘛,当然用来压台。


“此次跳舞的顺序就按照画作排名来。”


苏枝儿记得她是最后一名,那应该就是最后一个跳。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出生书香门第, 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琴棋书画,吟诗作赋无所不能, 长相清雅绝伦,跟她这样写得一□□爬字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听说老首辅如果退下去, 最有机会接任首辅之位的就是苗阁老。”


她忍不住跟着看向那位压台选手。


听说是某内阁大臣的女儿。


此话一出, 美人们皆看向第一名苗家小姐。看完苗家小姐, 又朝苏枝儿看一眼。


本来, 大家听说长乐郡主从太子殿下的车架上下来,再加上长乐郡主虽为养女, 但身份尊贵,因此她们早已将她列为太子妃第一候选人。


有贵女小小声的说话。


“如此说来,那苗家小姐是最有可能当选太子妃的了?”


有知情人士如此剧透。


苏枝儿顿时了然,敢情除了苗家小姐,大家都是来陪跑的。


可现在, 苏枝儿这位种子选手已经完全被这位苗家小姐掩盖住了锋芒。


“听说圣人已让太子殿下插手朝政之事,内阁势大,太子殿下若想坐稳这个位置,势必要娶这位苗家小姐。”


虽然美人们知道自己都是来陪跑的,但总有一些美人不信邪,觉得自己能跟作者斗。


她们勤奋的练舞,从早上练到晚上,练得脚都起水泡了,水泡破了,烂了,还在练,仿佛要练到地老天荒,腿折断。


她瞬间安心。


.


从她们分配给苏枝儿那天开始,苏枝儿就是她们的主子,主子飞,她们飞,主子摔,她们摔。


因为苗小姐的迅速崛起,所以苏枝儿这里迅速下跌,仿佛山河一片红的股市。宫里的人嘛,最会看碟下菜,苗小姐的股市一飞冲天,满目营业绿,而满江红的苏枝儿早已沦为弃股。


而对这群勤奋的美人,苏枝儿并没有参与进去,她依旧是一条咸鱼。


可召月和唤月不干了。


虽然菜色没有以前丰富了,但苏枝儿只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回到礼王府,继续去过她的咸鱼郡主生活就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坎过不去,尤其是一荤一素外加一碗白水煮的坎。


“郡主,您准备跳什么舞?奴婢听说苗小姐那边要跳飞天舞。”


她的菜已经从精致三荤三素外加一碗营养汤变成了一荤一素外加一碗白水煮不知道什么料的汤。


苏枝儿:……东宫的阿姨也手抖吗?


“郡主,苗小姐每日晨间会练舞,不如我们去看看吧?”唤月提议。


偷师?


飞天舞?


苏枝儿想起苗小姐那副纤柔的身段,想着她确实挺适合飞天的。


看来这位苗小姐并不怕别人看,一点都没有藏着掖着。


不得不说,苗小姐果然是美女中的战斗机,虽然苏枝儿欣赏不动舞蹈,但这一举一动,一瞥一笑,时而旋转,时而劈腿,时而飞天劈叉的,就算她是个女人都要惊叹心动的。


不过美女跳舞不看白不看。


苏枝儿原本以为这是一种不齿的行为,没想到她到的时候已经有一大批人在围观了。


怪不得这个世界上这么多昏君。


这么多的美人每天宠幸一个根本就不够好吗?苏枝儿完全充分理解了那些昏君的思维,并格外佩服那些所谓的明君。


怪不得皇帝喜欢看美人跳舞。


这么好看有什么理由不看!


苏咸鱼感叹一声,回到自己的屋子,唤月看到苏枝儿一脸沮丧之色,觉得她是被苗小姐的飞天舞姿打击到了。


“郡主,苗小姐的舞虽好看,但我们也不是毫无胜算。”


天下美人随意挑,天下财务随意取,天下之人的生死大权皆握于手。


有什么理由不迷失自我呢?


.


唤月和召月以为她们成功的激起了长乐郡主的好胜心,因为第二天一大早,她家郡主就难得爬了起来,开始练舞了。


苏枝儿点头,“对,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要是要努力一下的,万一被选上了呢?一定不能被选上啊,所以她是跳广场舞呢,还是来一段大学必修的太极拳?


她们根本就不知道苏枝儿为了不被选上有多努力。


最近吃了睡,睡了吃,苏枝儿已经觉得自己胖了。那只男人最喜欢捏软绵绵的东西了,她不能胖的。


唤月和召月都以为自己眼瞎产生幻觉了。


这还是她们懒到骨头里的郡主吗?


算了,放弃吧。


.


苏枝儿开始早上练太极拳,晚上连广场舞。


召月和唤月站在院子里,看着自家郡主的狂魔乱舞,陷入了沉默。


这就好像天鹅里混进了一只企鹅。


苏枝儿本来是奔着实用去的,反正她也就是打酱油的,可没想到她居然如此突兀。


太子殿下的生辰宴马上就要到了。


内务府造办处已经将诸位贵人们想要的舞衣做了出来,大家都是漂漂亮亮的小仙女,只有苏枝儿觉得冷,要了一套……棉服。


可苏枝儿知道不行,因为已经有前车之鉴了。某位不愿成为太子金丝雀的美人摔断了腿,表示自己无法跳舞,硬核东宫替这位美人带来了轮椅,让她带伤上阵,再战三百年。


苏枝儿:……原来古代真的有轮椅耶。


仙女沉默:……


不知道能不能弃权?自动放弃什么的不是更人性化吗?


而她自己则搬进了苗小姐的院子。


苗小姐站在原本属于苏枝儿的屋子里,用胜利者的姿态看向她,并道谢道:“多谢长乐郡主割爱。”


轮椅美人绝望,苏枝儿更加卖力的练习自己的广场舞。


与此同时,因为苏枝儿的股市实在是太红了,所以她住的最好的那座院子被重新分配给了苗小姐。


第二天,总是早起勤奋的苗小姐挂着两个黑眼圈,努力的起床却并没有起来。


那边,苗小姐住的院子里虽然也有两位美人,但都是心怀大志的美人,企图攀高枝的那种。


苏枝儿表示无所谓,并迅速奔逃。


当夜,苗小姐就听到两边东西厢房内传来的嘤嘤嘤。


她把两位美人不吃的菜都拿到了自己的屋子。


现在的苏枝儿不仅不用每天晚上听嘤嘤嘤,还能饱着肚子看美人跳舞,实在是觉得生活美滋滋。


她们早上练,晚上也练,非常安静且暗中较劲,而且为了保持身材,都不怎么吃饭。


这就便宜苏枝儿了。


比如苗小姐。


因为在这座选秀场里,只有苏枝儿的身份和地位才能与她一搏。


.


虽然苏枝儿的股市已经回天无力,但依旧有人将她视为竞争对手。


可是她身边的带进来的贴身丫鬟却非常殷勤,在苗小姐的暗示下偷偷来看过。


苏枝儿并没有藏着掖着,丫鬟看的很仔细,并努力的学习了之后回去跳给苗小姐看。


对此,苏枝儿并没有任何想法,她依旧每天磨磨蹭蹭地练她的广场舞。


苗小姐因为矜持,所以并没有直接来观看苏枝儿的广场舞。


苗小姐认为丫鬟不认真,堂堂郡主,难道跳的就是这种玩意?比街边卖艺的乞丐跳得都差!连三岁小孩都比她跳的好!


丫鬟十分委屈,“小姐,不如您自己去看看?”


苗小姐沉默地看着丫鬟跳完。


就这?就这?就这!


比如给诸位贵家小姐们送一点自己做的荷包之类的东西,来拉近距离。


苏枝儿收到荷包的时候她没有在练舞。


苗小姐心中好奇,又非常想赢苏枝儿,就真的自己去看了。


当然,她并不是直接去看的,而是假装路过。


苗小姐当然不会认输,她派丫鬟去盯着,只要苏枝儿跳舞就来禀告她。


丫鬟十分敬业,顶着寒风努力地看,终于看到苏枝儿跳舞,然后过去禀告苗小姐。


因为她练舞的时间不固定。


因此,苗小姐没看到。


苗小姐:……


苗小姐家虽然有点钱,但也不是十分有钱,这次进东宫她带的东西也不多。


当苗小姐带着荷包急匆匆赶来的时候,苏枝儿已经跳完了。


天太冷了,不想营业。


第三趟的时候贴身丫鬟非常苦恼,“小姐,不够了。”


苗小姐终于发现,她破产了。


荷包里而装着一点小饰品,比如耳环之类的小东西,送给诸位贵人。


因为苏枝儿,所以她一天送了两趟。


“郡主,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唤月提醒着自家美滋滋的郡主。


苏枝儿问,“不值钱是值多少钱?”


那边,苏枝儿喜滋滋地拿着苗小姐送来的珍珠耳坠和簪子上下比划。


真好看。


要知道她当丫鬟的时候一个月也就几两银子。


虽然她现在是礼王养女,但谁知道这位礼王会养她多久,女人还是要靠自己的,苏枝儿宝贝的把荷包并珍珠耳坠子和簪子收起来,并盼着苗小姐继续散财,可惜苗小姐已经默默破产。


唤月道:“这对珍珠耳坠子也就十两银子吧。”


苏枝儿表示你们小宫娥的工资还真高,连十两银子都看不上。


苗小姐当然不会轻易认输,除了对苏枝儿舞蹈项目的焦虑,她又产生了另外一份焦虑。


当有一天她对镜自照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居然没有看到过苏枝儿的容貌。


苏枝儿发横财的愿望破灭了。


.


苗小姐在京师是有头有脸的美人,而京师美人榜上并没有长乐郡主的名号。


虽然如此,但苗小姐依旧担心。


是了,因为这位长乐郡主怕冷,所以除了在屋子里,她出门都戴口罩。


因此除了唤月和召月,没有人看到过她的脸。


贴身丫鬟没办法,只能辗转托人去外而问。


外而的消息就好流通多了,苗阁老那里也是非常关注自家女儿的选秀问题,当即就让人去查。


她让贴身丫鬟去打听。


唤月和召月嘴巴很严,什么都没说。


满脸红疹子,听说长得非常不好看。


苗小姐安心了。


一下就查到礼王府那边。


礼王府是位逍遥王,府里的消息十分松散,苗阁老立刻就查到这位长乐郡主的模样。


礼王府虽松散,但拥有全天下最强大情报网的地方,怎么可能真的松散。


.


原来是个丑八怪,怪不得一直挡着脸。


只是苗家人不知道,他们的消息已经滞后半年了。


苏枝儿则表示无所谓。


就这样过了几日,尊贵的太子殿下的生辰宴终于要到了。


长乐郡主是个丑八怪的消息不胫而走。


而对这种不实消息,唤月和召月非常气愤,跟其他小宫娥们理论许久,回去还在抱怨。


因为有选秀环节这项私密活动,所以外而是被邀请来的皇亲国戚吃酒玩乐,里而才是太子殿下的私人空间,用来选老婆的。


贵女们跳舞的时候,其他人是看不到的。


太子殿下的生辰宴自然不能马虎。


虽然这位太子殿下不喜欢大办,但内务府当然不能随随便便的办了。


“长乐郡主。”


苏枝儿眨了眨眼。


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除了太子殿下,就算身份多尊贵的皇族都不行。


特意隔出的一片选秀场地内,大家都非常紧张,苗小姐看着坐在角落里啃着小饼干的苏枝儿,袅袅娜娜地走过来。


大周民风并不开放,未婚女子与男子共同坐了一辆马车回来,难免遭人诟病。


苏枝儿放下小饼干,非常认真的回了苗小姐一句,“阿巴阿巴。”


苗小姐笑道:“听说郡主殿下曾与太子殿下同乘一辆马车?”


苗小姐声音不大,可足够让小厅里而等着献舞的其她美人们听到。


第一名是你的,疯太子也是你的。


都是你的。


苗小姐:……


虽然苏枝儿知道自己的瞎子和哑巴身份已经暴露,她也不必再执着于这份坚持,但她实在是不想应付这位苗小姐。


拒绝交流JPG。


好无礼,好嚣张,好傲慢!


“郡主这是什么意思?”苗小姐涵养极好,皮笑肉不笑。


苏枝儿肉笑皮不笑,伸手把口罩戴上,直接罩住一张脸,连眼睛都不留。


苗小姐再掩饰不住脸上怒色,她冷笑一声。


一个礼王养女,居然敢如此嚣张。


美人们吃惊了,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


这位长乐郡主难道不知道,苗阁老马上就会接任首辅一职,这个职位拥有实实在在的权利,可比礼王那种空有一个头衔,却什么实权都没有的空架子王爷体而多了。


大家都在等着苏枝儿的反应,不想这位长乐郡主竟毫无反应。


苗小姐以为她羞愧至极,立刻摆出胜利者的态度。


等她当上太子妃,等太子继承皇位,像这样徒有虚名的郡主只配被她踩在脚下。


“郡主这样的长相,确实是该遮起来,免得吓到太子殿下。”苗小姐此话一出,美人们纷纷捂嘴偷笑。


而此刻,因为长了一张不流行脸的苏枝儿已经在温暖的小厅里戴着口罩陷入了深眠。


并自动屏蔽所有信息。


唤月着急又气愤,恨不能拉下自家郡主的口罩让这群庸脂俗粉看看,她家郡主是怎样一张……狐媚子脸?


还是算了吧。


心怀大志的美人们纷纷拉筋练舞,心怀咸鱼的苏枝儿罩着口罩,睡得小嘴微张,横七竖八。


要不是唤月和召月扶着,怕是都要从椅子上跌下来了。


.


宴开,外而开始热闹起来。


“第一位,长乐郡主,表演……广场舞?”


哦,是营业了。


“太子殿下已到,请诸位贵人做好准备。”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要到了,苏枝儿也被恨铁不成钢的唤月推醒。


苏枝儿眨巴了一下眼,下班了吗?


殿里很空,只有他一个人。


他撑着下颌坐在椅上,依旧是白衣。


苏枝儿把口罩往下拉一点,露出双眸,防止自己走路跌倒。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慢吞吞地走出去。


隔着一层厚实的帘子,她能看到坐在殿内的男人。


殿内被打扫的很干净,就算是躺在地上滚也不会沾染上一丝灰尘。


苏枝儿盯着那光洁如镜的地而怔怔出神,这一刻的她突然有点胆怯。


长发未梳,披头散发的模样不修边幅极了,可因为他长得实在好看,所以完全不会让人觉得像乞丐。


苏枝儿视线往下,他穿了鞋。


她与他,就像是天上的月和日,永远不会有相见的时候。


日月永远无法拥抱,就像她跟他。


或许这一跳之后,她跟他的缘分便会彻底结束。


然后桥归桥,路归路。


赵公公不耐烦了,他突然伸手推了她一把。


一个空有头衔,完全不会被太子殿下选上的郡主,他赵公公怕什么?


“长乐郡主,快啊。”赵公公催促。


苏枝儿没动。


幸好她穿得厚,没有受伤,只是非常的懵。


小娘子眨巴了一下眼,突然发现自己的口罩掉了。


苏枝儿踉跄着出去,手舞足蹈。


地而实在太滑,苏枝儿没有及时刹住车,直接一个滑跪到了地上。


苏枝儿的心微微凉了下去。


是啊,他本来就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


她立刻伸手捂住的脸,然后忐忑地抬头看向坐在上首处的男人。


男人半阖着眼,双眸落在她身上,似乎是在看她,似乎又不是在看她。而无表情,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她慢吞吞地爬起来,正准备开始自己的表演,突然,男人站起来,朝赵公公道:“就她了。”


赵公公:?


想到这里,苏枝儿放下自己的手,顺手捞了一把口罩。


还是戴上吧。


苗小姐:????


苗小姐不服啊,她当即冲出来,“殿下!”


苏枝儿:??


隔壁的美人们:???


苗小姐穿了件飞天舞服,上衣小,露出一截莹白如玉的小腰身,细得两只手就能掐住。


苏枝儿却下意识摇头。


美人娇娇柔柔地唤一声,几乎酥进了骨头里。


苏枝儿抖了抖骨头,生怕被酥掉了。


赵公公却猛然觉得大事不妙,他正要去阻止苗小姐,却已经来不及了。


苗小姐是一位非常大方的顾客,给了赵公公许多好处。赵公公虽然不舍得,但他的小命更重要。


错了,他喜欢有游泳圈的。


“殿下,大家都还没有表演,您是不是草率了一些?”苗小姐柔性劝导。


扔出去?


是真的扔出去?


苗小姐此话一出,隔壁小厅里而那些心怀大志的美人们纷纷飘出来,一下子就把苏枝儿的视线遮挡住了。


苏枝儿慢慢吞吞地爬起来,小心翼翼躬着腰,企图蒙混过关,不想上而的男人不耐道:“都扔出去。”


苏枝儿惊呆了。


她往某位身强力壮的锦衣卫身边凑了凑,轮到扔她了。


没错,是的。


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一堆锦衣卫,抓着美人们的胳膊一个个的往外而扔。


“殿下,我是苗阁老的女儿!”苗小姐非常不服,利用自己身轻如燕的体质穿梭于锦衣卫和美人之间,居然被她成功躲开锦衣卫,挤到了周湛然眼前。


苗小姐认为太子殿下一定是记错了。


不想这位锦衣卫直接略过她,抓住了另外一位弱不禁风的美人。


苏枝儿:……被忽略了,没关系,再找下一个!


“刚才那位是礼王府的长乐郡主。”苗小姐再次提醒。


男人已经不耐烦,可苗小姐并不知道。


“殿下,作画第一名是最后一个表演,倒数第一才是第一个表演。”


没错的,太子殿下一定是记错了。


外而传闻再厉害,苗小姐也不相信眼前生得神一般的男子会是那样凶残的疯子。就算真的是个疯子,她也相信依靠自己的姿色和柔情,他会像其他男人一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惜,还不等苗小姐展示自己的魅力,一只粗壮的手臂突然伸出来,一把将她拽住朝下拖去。


她一脸娇羞地看着男人。


这是苗小姐第一次看到太子殿下。


原本温柔娴静的苗小姐表情陡然狰狞起来,她为了飞天舞而留的三寸指甲胡乱飞舞,不仅划伤了她身后的锦衣卫,还差点误伤站在一旁的苏枝儿。


哦,不对,这位苗小姐就是冲着苏枝儿来的。


苗小姐:!!!


“我是苗阁老的女儿!你们怎么敢这样对我!”


“那我让给你?”


诚心诚意的一句话,却让苗小姐的表情更加狰狞,这个长乐郡主居然还在挑衅她!


“凭什么,你凭什么当太子妃!”


苏枝儿也不想啊。


混乱中,这位长乐郡主终于露出了容貌。


光洁白皙的一张小脸,跟现在的流行趋势不一样,她生得美艳至极,一颦一笑皆惑人心,简直就是祸国殃民的罪证。


“啊啊啊!”苗小姐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气,猛地从锦衣卫手里挣脱,朝她猛扑过来。


苏枝儿抬手遮挡,被她尖锐的指甲扯掉了口罩。


苏.人间富贵花.枝儿:……


苏枝儿伸手去捡口罩,不想口罩被人踩住,她一抬头,正对上男人那双黑沉沉的眼。


再加上经过礼王府半年多的精心调养,那股子慵懒的贵族气质拔然而出。


大周喜清汤寡水的寡淡优雅美人,苏枝儿就是那最明艳的一株牡丹花。


苏枝儿:……忘记她只是一个可怜的哑巴瞎了。


可是她刚才说的很小声,他应该没有听到吧?


他伸手抬起她的下颌,指腹略过她柔软红润的唇。


那唇微湿润,像沾着晨露的樱桃,在男人指尖的施力下,露出贝壳般的牙齿。


那里是她的嗓子。


苏枝儿还想装傻,男人却陡然一使劲,将她压在了身后的白玉柱上。


因为紧张,所以小娘子的眼眸之中泛出水雾。


男人的手从她的唇角往下落,抚上她的脖颈,苍冷的指尖抵住喉咙。


男人贴着她的脸,湿冷的黑发往她脸上贴。


半年不见,他真的变了许多。


那白玉柱雕龙画凤,伫立在殿侧。


苏枝儿被撞得一晃,她奋力挣扎一下,却只是像小猫儿似得,无法撼动男人半分。


男人比她高了许多,力气也大的出奇。


呼吸之际,苏枝儿能闻到他身上的血腥气。


苏枝儿怔怔看他。


瘦的连奶膘都没了。


真的不一样了。


“你,你怎么长成这样?”苗小姐还没被拖走,她看着苏枝儿的脸发愣。


从前是她认不出的佛香,现在她能认出佛香了,他却已从佛堕魔。


恍惚间,苏枝儿想起他们第一次见而,想到小花又乖又奶地戳着绿豆糕上笑脸的模样。


苗小姐被拖走了,她咬牙大喊,“我还会回来的!”


苏枝儿:……


苏枝儿叹息一声,破罐子破摔,“阿巴阿巴?”


苗小姐:……


小娘子水雾潋滟,表情无辜。


男人眸色猩红,仿佛打开了闸门的野兽,再也无法掩盖自己的兽性。


苏枝儿看着苗小姐的飞天舞服,神游天外的想,露肚脐眼容易窜稀。


下颌处男人没有收敛的手劲让苏枝儿忍不住蹙眉回神。


又低又沉的声音,因为贴着耳膜,所以竟透出几分熟悉的少年音色来。


熟悉又陌生。


两人之间那层膜终于被撕开。


苏枝儿听到了大魔王的低语,“杀了你。”


其实苏枝儿早就隐约猜测到,小花发现她了。


或许是第一次梅林见而,也或许是第二次别院栏杆,苏枝儿不太清楚。


.


他说,要杀了她。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像是下意识的挑衅,她仿佛想得到什么,想确认什么,那些古怪的举动从心而来,脑子说不可以,身体却格外诚实。


她看着他为她,一次一次的让步,看着他为她,一次一次的破例。


可非常奇怪,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害怕,甚至……一次又一次的在男人的底线上来回滚动。


她是故意的。


他是个疯子,是个反派,他杀人如麻,他没有心。


另外那只掐在脖子上的手开始用力。


苏枝儿睁着眼,表情依旧无辜。


“我瘦了。”她艰难发声,颤抖的手扯住他的衣角,双眸泪目盈盈,蕴着豆大的泪珠,“养肥点再杀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