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32 章(我逃呀逃呀逃(二)...)

第 32 章(我逃呀逃呀逃(二)...)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皇家度假大酒店……啊呸, 皇家寺庙伫立在一座高高的山上,听说是为了方便吸收日月之精华,帮助修养佛性。


山路陡峭, 苏枝儿穿着假貂,球形滚动。


这么高的山没有游览车直接上去的吗?实在不行造个电梯也好啊。


“郡主, 喝口水歇歇吧。”


苏枝儿接过珍珠递来的水壶喝一口甜滋滋的蜂蜜水, 幽幽叹息, “胸太大了,好累。”


圆润的珍珠低头看一眼自己的一马平川:……


有些人,她瘦, 可是胸大。


有些人, 她有点胖胖,可是胸小……还胖胖!


这个煎米饼是用蒸好的米饭压实压烂后擀成一个个小圆饼, 放到油锅里面煎出来的,外脆里糯,非常香甜可口。


苏枝儿自己拿了一块, 分给珍珠一块,两人坐在石阶上啃了两块米饼, 休息了半个时辰,终于又开始爬山之路。


“珍珠,我想吃煎米饼。”咸鱼郡主又开始了每日叫食日常。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珍珠一脸幽怨的从身后背着的小包袱里取出煎米饼递给苏枝儿。


可爱到爆炸的那种。


职业病,职业病。


越到山顶就越冷, 苏枝儿冻得厉害, 幸好头上戴了厚实的毡帽, 还有一块自制口罩。


毡帽和口罩都是漂亮的粉白,毡帽两侧点缀着两颗毛绒绒的白色小球, 口罩上面被苏枝儿心血来潮地贴了一朵又一朵用布折出来的粉白小花朵。


可现在她才十五,十五岁啊!她的青春年华,怎么就不能戴粉红色的小口罩了!


毡帽微大,垂落下来遮到眉眼,口罩压在鼻梁处,有细碎的雪花从山顶飘落,不一会儿就在苏枝儿的眼睫上落下一层薄薄的霜雪。


面对如此可爱的小口罩, 苏枝儿羞涩又激动。


如果是她上辈子那个年纪,她一定戴不出去,如此可爱的小口罩一定是属于小盆友的。


七日后,红疹褪去,郡主又日日坚持用礼王送的药膏,珍珠眼见那瓷白的肌肤如剥皮的鸡蛋般缓慢展现,就像是被剥开的白玉莲子,美到摄人心魄。


“珍珠,走了。”


还有其它的小雪花落在口罩上,粉粉白白,更衬得少女明眸惑人。


珍珠不自禁看呆了,她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位郡主的时候,她满脸红疹的模样实在是将她吓得不轻,后来珍珠才知道这位郡主不能吃苹果,不然就会过敏,变成满脸红疹的麻子脸。


山路崎岖,似乎还有其他家的人,苏枝儿没有管,她与珍珠并一队伺候的嬷嬷们终于在日落时分上了山。


到达山顶,苏枝儿再支撑不住,两腿颤颤的往早已准备好的厢房内一躺,被早已上山的王氏嫌弃道:“你就是动的少了才会这么累。”


“是,郡主。”


苏枝儿压了压口罩,跟珍珠继续爬山。


苏枝儿一觉睡醒,晨曦微露,外面传来嘈杂之声,就像是刚刚开业的集市。


她起身推开窗子,霜雪落下,外头满满当当站了一堆美人。


苏枝儿看着活力满满的王氏,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教她跳广场舞,把好好的一位封建古人变成了广场舞健身达人。


.


礼王说皇庙清净,才让她过来“养病”,可为什么会来这么多美人?而且好像……都在哭?


“今天有人去世了吗?”苏枝儿转头问正巧替她端了洗脸水过来的珍珠。


环肥燕瘦,各有千秋,仿佛冬季选美大赛。


苏枝儿有点懵。


珍珠继续摇头,然后走到苏枝儿身边看到一院子的美人,恍然大悟,“郡主不知道吧,那位也来了。”


那位?哪位?


珍珠摇头,“没有啊,郡主。”


“那是有人下葬?下墓?祭日?清明节?”


“呜呜呜,我不要,我不要嫁给那个疯子……”突然,院子里一直嘤嘤嘤哭泣的一位美人爆发出一阵急促的喊叫声,然后两眼一翻,就地晕倒。


苏枝儿:……


苏枝儿一脸迷茫,珍珠咽了咽口水,小小声道:“太子殿下。”


“轰隆”一声,有什么东西在苏枝儿脑中炸开,她下意识手一抖。


珍珠叹息一声,“这些美人都是被家里强送过来的,就指望她们能攀上太子殿下。”


然后呢?替家里做点贡献?比如赠送一套全家地狱游?


旁边的美人们看到这位美人的样子,仿佛突然get到了什么,纷纷柔弱的一个接一个的晕倒。


苏枝儿:……


苏枝儿的眼神突然开始放光。


她努力打量这些美人,真的是美人,个个身材都超级棒,就是脸上有点奇怪……“她们脸上怎么回事?”


苏枝儿一向是条有自知之明的咸鱼,因此才会在那夜里悬崖勒马,抛弃爱情,苟住性命。


等一下,如果这里面的某位美人成功的话,那位太子殿下能不能把目光从芝麻大饼脸女贼党身上转移开?


正道谣言你们不听,偏偏要看邪道小说!


“那个麻子脸不是贼党吗?”苏枝儿面无表情。


珍珠道:“郡主不知道吗?听说太子殿下就喜欢脸上有麻子的女人。”


苏枝儿:……无证小说害人呐!


“可是他却从未碰过女子,这头一次就,唉……”珍珠摇头,叹息清纯少年的第一次居然入了狼口,就这么被玷污了。


苏枝儿瞠目结舌。


珍珠连忙摆手,说出了最新流言进展,“奴婢听说那个麻子脸虽然是贼党,但对太子殿下骗身又骗心,才会惹得殿下勃然大怒。殿下虽然年纪有点大了,”


才十八,不大。


“郡主,早膳用什么?”


苏枝儿想了想,“红豆粥配金丝小卷。”


现在的流言都敢这么过分了?她明明什么都没干啊!啊不对,干了一点点……不过骗心骗身就太过分了啊喂!分明是那只大魔王要挖她的心肝!真挖那种!


苏枝儿很不能自己提笔过来写上一本《那些年我被大魔王追杀的辛苦历程》,好好说说她在这半年里到底都是怎么过的!


“郡主,王爷说这是今年新进贡上来的蚕丝被,又轻薄又暖和,让奴婢给您多铺几层,免得受了寒气。对了,还有这双鹿皮靴,王爷说山上多雪,湿冷,让郡主出门的时候就别穿绣花鞋了,冻脚。”


苏枝儿突然发现她这半年过的似乎,貌似,好像还不错?


有甜有咸,滋味每一天。


哦,对了,她刚才想到哪里了?啊,她这半年里是怎么过的!


院子里的美人倒了一半,可皇庙的门依旧没开。


美人们无奈,在雪地里躺了一会儿后见真的没有人搭理她们,只能嘤嘤嘤的爬起来回了厢房继续嘤嘤嘤。


唉,有钱人的快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


正好让她中间还能睡个午觉。


美人们才不管苏枝儿的美容觉,就算是三更半夜都要嘤嘤嘤。


苏枝儿:……好嘤啊,能不能按照正常施工时间来?


比如早上九点到十一点,然后一点开工到晚上六点结束?


那是一个铺满了冰块的黑帐篷。


伸手不见五指,却能看到一身白衣的少年。


苏枝儿:……


或许是因为美人们嘤嘤嘤的太厉害,所以让一向好眠的苏枝儿开始断断续续做起了古怪的梦。


少年白衣飘飘,手里提着盏灯笼,莹白如玉,毫无瑕丝。


苏枝儿想这灯笼真好看,不知道多少钱一盏。


好奇怪,都看不到手指了为什么还能看到人?


苏枝儿思考了一下,想到自己是在做梦,做梦哪里有什么逻辑,就释然了。


苏枝儿开开心心的去摸灯笼,摸到一手柔滑温暖。


“这灯笼居然还有温度?”苏枝儿奇怪道。


她看着少年朝她走近,苏枝儿问,“我能摸一下这灯笼吗?”


少年微不可见地点头。


他似乎不常笑,笑起来像是脸上贴了张假面,就是那种最经典表情包的微笑表情。


苏枝儿下意识哆嗦了一下,她的指尖滑过那盏灯笼,顿时就觉得自己身上有点疼。


少年突然笑了。


黑暗中,他那张脸缓慢显露出来,是极漂亮的一张脸,任凭谁看到了都要惊艳一下。


苏枝儿张嘴,“猪,猪皮?”


“不,”少年摇头,“是人皮。”


灯笼上被划出一道痕迹,她低头,看到自己胳膊上无缘无故出现的划痕,跟灯笼上的一模一样。


苏枝儿懵逼了,少年朝她凑近,声音幽幽,“你知道这盏灯笼是用什么做的吗?”


苏枝儿哆哆嗦嗦道:“表情包说话了。”


珍珠:……


“啊!”苏枝儿一觉睡醒,浑身冷汗,仿佛洗了一个桑拿浴。


珍珠听到声音过来,“郡主,怎么了?”


苏枝儿在屋子里窝了三天,耳朵里面都是嘤嘤嘤,她看着外面大好的阳光,实在是有点窝不住了。


“最近有没有什么关于太子殿下的传闻?”出门前,苏枝儿先刺探了一下敌情。


她家郡主总是喜欢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


听说铜窗铁壁,十分牢固。


苏枝儿叹息一声,那跟监牢有什么区别?


珍珠道:“听说太子殿下住在后山那里,不会往这边来。”


后山处有座院子,那是专门给太子建造的。


跟她一齐出门的还有一队女人。


不得不说,这几位都是美人。


其实苏枝儿也能理解,太子发病时异常恐怖,只有将他关在那座牢不可破的院子里面才能压抑住他的戾气。


得知小花不会往前面来之后,苏枝儿就安心出门转悠了。


真是嫌弃自己的蜡烛命长啊。


不过从她们的全胳膊和全腿来看,她们应该还没有遇到过大魔王。


尤其是精心打扮过后,更显得漂亮,就连苏枝儿这位雌性都忍不住看一眼,再看一眼,最后再看一眼。


其实这不是苏枝儿第一次看到这支小分队出门,她们每天都会出去转悠,听珍珠说她们是去偶遇太子殿下了。


“嗤。”点蜡小分队的领头美人嗤笑一声,满脸嘲讽。


苏枝儿不明所以,我呼吸惹到你们了?


兴许是苏枝儿的眼神太刻意,送死点蜡小分队注意到了她。


苏枝儿怕冷,戴着毡帽和口罩,只剩下一双眼盈盈露在外面。


苏枝儿疑惑蹙眉。


冷笑完,那附和美人又对着小分队的领头美人道:“王姐姐的眼睛才是最像的。”


美人们不知道苏枝儿的真实身份,还以为她也是被送上来勾引太子大魔王的,毕竟苏枝儿一直是个低调有涵养,不喜欢炫富的人。


“东施效颦。”有美人附和着冷哼一声。


不好不好,不对不对,美丽的雌性之间不应该出现内卷。


大家都好看。


像?像什么?


哦,好像眼睛真的跟她有点像,不过没有她的好看,睫毛也没有她的长,嘻嘻嘻。


苏枝儿:……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邪道小说害人啊!


等一下,刚才那个东施效颦说的是什么?


“哎呀,忘记点红疹了。”那拍王姐姐马屁的美人一脸懊恼地看着都点了红疹的诸位美人们。


因为山上比山下冷,所以梅花早开。不仅开得早,败的也晚。


虽然南辕北辙,但出去的路是一起的。


.


小分队说太子会出现在前面的湖边,苏枝儿立刻决定往相反方向前进,听珍珠说那个方向正好有一片梅林。


“太子殿下其实是个痴情种,他本来不是这样的,听说他是被某个女贼党骗心又骗身,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有美人道。


苏枝儿猜测,这位美人大概是看了那本叫什么《最是有情帝王家》,才会产生这样的幻想。


一部分美人是被强制送过来的,也有一部分美人是自告奋勇过来的。


她们或出生不好,或生活的不容易,或……被邪道小说所迷。


苏枝儿:……我先给你们点根蜡吧。


面对这群缓慢分好了组的美人们,苏枝儿选择退出群聊,安心咸鱼瘫。


她本来以为像这样傻逼美人的话一定不会有人相信,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真的有美人认为那只大魔王是只感情受挫的小可怜,亟待拯救的那种。


这群美人组成拯救小分队,势要成为大魔王生命中的那束光。


这就是霸道太子的权利吗?


等一下,那为什么不索性把皇庙清空呢?


本来嘛,她就是来这里“养病”的。


其实在听说那只大魔王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问过珍珠自己能不能先回礼王府了,可珍珠却告诉她说,每次太子殿下进入皇庙后,皇庙都会被封起来,不准进也不准出,直到太子殿下出关。


这位大师不仅从小就有天才小佛童的称号,算命还贼准。


如果不是怕碰到大魔王,苏枝儿真的很想去找这位大师算一下命。


关于这个问题,珍珠也替苏枝儿做了解释,“因为济源大师不允许。”


济源大师,唯一勉强能镇住大魔王的老年佛祖一枚,比大魔王的爹大大魔物还要好用。


苏枝儿头也不回地顶着寒风走出一段路,然后终于看到了梅园。


氤氲粉白一片,冬风起,花瓣落,幽香扑鼻,让苏枝儿忍不住想赋诗一首。


.


出了院子,她终于跟美人们分开。


幸好她看的不是琼花。


苏枝儿走进梅园,看到满地落下的花瓣,想着捡一点回去做梅花饼。


“花花花……”


说了三个字,苏枝儿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开了一个恐怖故事的头,立刻就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苏枝儿抬头,正看到前面走来两个人。


寒风起,梅花落,男人一袭白衫,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容貌更显i丽。那头黑发长长弯落,比起半年前又长了不少。


天气实在太冷,四周又静悄悄的,苏枝儿被冻得手脚僵冷,她捡了一点就不想干了,正准备回去,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了脚步声。


“嘎吱,嘎吱……”是有人踩着积雪过来的声音。


少女面色煞白,捏着梅花的手开始哆嗦。


故人相逢,苏枝儿却只觉得自己的皮太过滑溜,用来做人皮灯笼最好不过。


黑发被风吹得乱舞,贴在他瘦削的身体上,白衣时而鼓起,时而贴憋,男人立在那里,如果只看脸,就像那要飞升上天的神。


可你若看到了他殷红的眸色和暴戾的气质,这位神只会瞬间下坠,坠到地狱深处,成为那破开地狱之门上岸的恶鬼修罗。


总结四个字:无处可躲!


电光火石之间,苏枝儿突然想起院子里那些晕倒的美人,她立刻“啪”的一声,脸朝下贴在了雪地里。


小仙女慌张。


左边是梅花,右边是梅花,前面是梅花,后面是梅花。


虽然她跟小花有过很多“美好时光”?但这或许只是她以为的美好时光,就像她对他,一直都是一厢情愿,不然他怎么会一定要置她于死地呢?


苏枝儿想到这里忍不住就有点惆怅。


鸵枝埋雪。


苏枝儿紧张到指尖发麻,当然,也有可能是吓得。


白茫茫一片,没人。


她猛地一下昂起头呼吸,吸进去一股冷气,冻得她牙齿打颤,浑身阴寒。


惆怅着就又感觉有点呼吸困难,走了吗?应该是走了吧?一点声音都没有。


苏枝儿憋不住了,她小心翼翼地挪动脸,露出一只眼。


苏枝儿扭头,看到了送死小分队的领头美人。


她是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


南方的雪跟北方的不一样,它又湿又冷,苏枝儿只趴了这么一会儿就冷的不行了。


苏枝儿还没起来,她只是昂起了头,突然,她听到一阵娇俏的声音,“给太子殿下请安。”


周围静悄悄的,只剩下风声,苏枝儿想,那位美人确实生得好看,小花……应该会喜欢的吧?


苏枝儿没忍住,悄悄抬起看一眼,然后就傻了。


等等,刚才她们小队不是一起行动的吗?苏枝儿看着领头美人娇羞的表情,顿时明了,这位美人或许早就知道大魔王会出现在梅林里,她想独自成为心动女嘉宾。


苏枝儿选择继续埋头,假装不存在。


呕……第一次离死人这么近,苏枝儿胃里开始翻腾,手脚完全麻木。


“主子,还有一个。”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美人瞪着一双眼躺在那里,周身都是殷红的血,那血渗透了雪,雪慢慢融化,细长的血水蔓延开来,几乎要抵到苏枝儿的鼻尖。


发生了什么?


布袋子上绣了一个笑脸,还有一个恶俗的蝴蝶结。


这是苏枝儿半年前的审美。


苏枝儿勉强睁眼。


她的视线被雪花和梅花模糊,再加上角度的关系,因此只能看到男人腰间挂着的一个布袋子。


苏枝儿盯着看了一会儿,男人的手朝她伸过来,苍白又阴冷,比她身下的雪还要凉。


他的指尖积聚雪水,湿漉漉的顺着苏枝儿的下颌往下淌。


这样一个小钱袋子,挂在男人身上自然显得违和。


可从它的新旧程度来看,似乎……被保护的很好?


苏枝儿疼得半眯起的眼中满是水雾,厚实的毡帽也歪了,只勉强露出一只眼的一条缝。


她眼睫颤抖,浑身战栗。


虽然她戴了口罩,但那只手却很准确的直接穿透了口罩,捏住了她的下颌。力道很重,像是在发泄什么。


这半年间,周湛然实在是见过了那些照着画像去“整容”的女子,容貌、穿着、气质,应有尽有。尤其是像刚才那样的,因此他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杀人。


只是半年而已,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正当男人要抬起她的脸时,苏枝儿迅速反应,猛地偏头把脸往雪里一扎。


血……他的手上,沾了血。


心脏瞬时凉了下去,她想起那具尸体,指尖忍不住颤抖,眼泪从眼眶里不断流出来。


苏枝儿脸上糊满了雪水,毡帽又大,几乎只露出一只眯缝眼。


她穿着厚实的衣裳,小小一只蜷缩在那里,看着可怜又圆滚。


速度之快,迅雷不及掩耳,溅起几株雪花。


对面二人:……


阿巴阿巴。


阿瞎阿瞎。


“呃呃呃……”苏枝儿僵硬地挥舞着自己的胳膊,指了指喉咙,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用力摆手。


肖楚耀疑惑道:“主子,好像既是个瞎子,又是个哑巴。”


“主子,要杀了吗?”


苏枝儿浑身一僵。


苏枝儿扮的更加起劲,却不知道她这一身名贵之物,实在是跟她的形象不太相符。


男人眯眼,收回手,接过肖楚耀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然后往地上随处一扔。


她艰难地爬起来,然后屏住呼吸,给予自己勇气,努力朝前走去,直直地撞向一棵梅花树。


“哎呀,这小瞎子,怎么乱撞?主子,又瞎又哑,算了吧,看起来不是一伙儿的。”


肖秘书,我错看你了。


苏枝儿的眼尾不断瞥见那个躺在地上的美人,她不知道这半年间小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他如此陌生又如此熟悉,让苏枝儿浑身发寒。


这位不知名的贵小姐还挺好玩,他真是头一次瞧见因为太过害怕,所以还扮哑扮瞎的。


就是不知道主子……


肖秘书,yyds。


背对着两人的苏枝儿没发现肖楚耀脸上的揶揄。


还有那具尸体。


苏枝儿忍着恶心和害怕,小心翼翼的再次爬起来,滚回了她的窝。


后面没有男人的声音,苏枝儿僵硬的往前走,走了不知道多久,突然双腿一软,少女跪在了地上。


她缓慢转身,身后空无一人,只剩下两排渐渐被薄雪覆盖的脚印。


苏枝儿:……默默偏头JPG。


原来是刺客吗?


雪天里一冻,一吓,苏枝儿生病了,浑浑噩噩躺在厢房里,嗓子真的烧得火辣辣的哑,头也晕晕的,整个人乏力,想睡。


“郡主,听说前几日梅林里头发现了一具尸体,说是去刺杀太子殿下,然后被太子殿下给杀了。”珍珠对着虚弱的病人说出了堪比恐怖故事一般的八卦。


王氏:……


王氏起身去给娇气的小郡主卧蛋,苏枝儿哼哼唧唧的用自己沙哑的嗓子艰难蹦出三个字,“要两个。”


王氏忙碌了一早上,替苏枝儿端来了一碗清淡的青菜萝卜面,“你以后每天都跟我跳。”


广场舞吗?苏枝儿无声拒绝,并指责地看向那碗清汤寡水的面,“没有卧蛋。”


王氏:……


珍珠:……


注意!!以后可能找不到我,因为醋/溜/儿!文,学换域~名了,百度也会搜不到。抢先看,请到c*l*e*w*x*x点_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