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31 章(我逃呀逃呀逃(一)...)

第 31 章(我逃呀逃呀逃(一)...)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苏枝儿慌不择路, 一路狂奔。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天下之大,竟无她的容身之处吗?


她跑得太猛, 踉跄着向前跌倒,刚刚准备爬起来, 脚踝突然被人握住。


“啊!”苏枝儿惊叫一声, 抬脚去踹。


“唔……”一道闷哼声响起, 她的脚踝被松开。


苏枝儿惊魂未定,神色慌张的定睛一看,面前正趴着一个奶奶白发色的人。


“大爷, 您碰瓷啊?”头发太白, 以至于苏枝儿根本就没有看到他的脸,直接就以发色定人了。


她欲哭无泪,都这么惨了, 怎么还能撞见碰瓷的?


“大爷,您拉裤兜了?”


大爷:……


大爷:……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大爷伸出颤抖的手,点了点不远处的一支香烟大小的竹简子,“拉, 拉……”


没过多久,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急匆匆奔过来, 一眼看到躺在地上的大爷,赶紧取出一颗麦丽素塞进他嘴里续命。


苏枝儿终于爬了起来, 她就站在旁边看着,看那大爷吃了一颗麦丽素后呼吸逐渐平缓,原本惨白的面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在大爷坚持不懈的暗示下, 苏枝儿终于明白过来,她捡起那个竹简子, 拉了一下上面的白色绳子。


“咻”的一声, 一道火光冲天, □□硬生生在天上炸开一朵小礼花。


“多谢这位姑娘的救命之恩。”大帅比由黑衣男人搀扶着站起来。


苏枝儿赶忙摆手,“没事我就先走了。”确定不是碰瓷的吧?


这么神奇?


其实大爷并非大爷,而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大帅比,只是一头白发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


男人道:“很明显。”


他走到苏枝儿面前,苏枝儿这才发现这白发男人确实长得很帅。不仅帅,而且高。身材比例完美,身高腿长,堪比杂志模特。


“姑娘有心事?”白发男人突然开口。


苏枝儿脚步一顿,“这么明显吗?”


苏枝儿看这大爷……大哥气度非凡,想是非一般人。


“请问您是……”


“我刚才心疾发作,多亏了姑娘的救命之恩,不如姑娘跟我说说?兴许我能帮上姑娘的忙。”


他虽一头银丝,但五官分明,容貌清俊,看着也不过三四十岁的样子,放到现代还是一枝花。气质儒雅斐然,说话的时候也是轻声细语的,很容易就会让人产生好感。


暮王之死后,礼王会成为男主第二块踏脚板,就暂且叫他冤大头二号吧。


二号看着苏枝儿,一脸的和蔼可亲,“姑娘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这位是礼王殿下。”帅大叔身边的黑衣男人道。


苏枝儿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第二个冤大头。


苏枝儿双手合十,“救救我。”


礼王:……


苏枝儿小心道:“那我就说了?”


“请。”礼王绅士手示意。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朝廷之内大半当官的都是他的学生。


明面上无权,暗地里其实早已手握朝廷大半命脉。除了这些,礼王还拥有一套极其完备的情报网,比起锦衣卫有过之而无不及,网罗天下之事,堪比现代黑客技术。


苏枝儿记得原书中说,礼王殿下虽没有实权,但他从小作为天才出世,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天下名士之师,拥有非常高的刷脸技能。


但凡是个叫得出名字的才子,基本都是从他名下出来的。


她当然不会透露自己跟太子、郑峰一等人的关系,虽然苏枝儿觉得按照这位礼王殿下的情报网实力,他或许早就知道了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事件,但既然没说开,就捂着吧。


“虽然我不插手朝廷事,但此事也不算朝廷事。”礼王呢喃一句,然后又问苏枝儿,“姑娘以后有何打算?”


只需要一根网线,就算你躲进撒哈拉也能把你揪出来。


苏枝儿简单说道:“我是承恩侯府的逃奴,那位二公子要我做妾,我不肯。”


.


阳嘉二十年夏,金陵大乱,草木皆兵。


苏枝儿摇头,“我不知道。”


礼王深思熟虑片刻,道:“如果姑娘不嫌弃,本王倒是有一个主意,以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


“站住。”守门的士兵拿着画像,抬手拦住面前的马车。


这是一架十分华丽的马车,雕龙画凤,金箔玉钩,袅袅而行之际能嗅到淡淡幽香,还有风铃相伴。


大周疯太子派锦衣卫倾巢而出,捉拿忤逆贼党。


时至今日,半年有余,已经烧毁无数青楼茶馆,抓了无数眼线,只差把郑峰的老底掀上来。


圆脸丫鬟被气坏了,转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少女。


少女一袭桃粉小袄衣,掐住窈窕身段,她头戴帷帽,歪斜着躺在马车厢里睡觉。马车颠簸,她却睡得酣熟,怀里抱着个古怪的娃娃,面前置着……一盒火辣辣的叫什么小型火锅的东西。


“礼王府的马车你们也拦?”一个圆脸丫鬟撩开马车帘子探出半颗头来说话,马车檐角风铃叮咚,随风撞击。


听到礼王府的名号,那士兵憷了憷,他身后却走出一名锦衣卫,接过士兵手上的画像,绷着一张脸道:“上头有令,就算是皇家公主的马车都拦。”


那锦衣卫却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只道:“劳烦郡主撩开帷帽,让属下看看。”


圆脸丫鬟气得不行,苏枝儿也被吵醒,她打了一个哈欠,还以为是自己的火锅煮好了,不想一抬头,隐隐约约看到前头男人身上的飞鱼服。


珍珠不懂,那东西还在冒着烟儿。


“这是礼王府的长乐郡主,乃圣人亲封。”圆脸丫鬟再次提醒自家郡主身份尊贵。


金陵城中多美人,可因为风气的缘故,所以大家都喜欢装柔弱,扮姿态,到处可见楚楚可怜,温婉淑慧的女子,她们三顿并一顿,饿得面色苍白活似辟谷,就连说话都恨不能掐着一口气,一句话断成三截。


可眼前的少女跟那些女郎们都不一样,她的美温暖而活力,明明生了张狐媚子一般的皮囊,可偏偏眸色黑白分明,纯净至极。


又是查岗?都习惯了,只是今天如此嚣张,原来是锦衣卫。


少女身姿婀娜,缓缓起身,抬起素手撩开帷帽,露出那张明艳妩媚的脸。


苏枝儿也跟着低头,只见那画像上是……一张芝麻饼。


看破红尘JPG。


这是一位极欲又极纯的美人。


锦衣卫一愣,低头看一眼画像。


怪不得锦衣卫找了半年都一无所获,怪不得礼王从来不限制她出门,怪不得,怪不得。


苏枝儿一边摇头,一边放下帷帽。


她在大魔王心中就是一张芝麻饼……等一下,小花不会以为她就长这样吧?


苏枝儿:……


马车继续前行,不一会儿就到了礼王府。


礼王是圣人同父异母的亲弟弟,现年三十五,没有娶妻,没有生子,因为什么都不管,所以有逍遥王之称。除了她这个半年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养女外,他就是一孤家寡人。


圆脸丫鬟哼道:“看够了吗?”


“得罪了。”锦衣卫让道。


“对了对了,奴婢还听说前几日寻到一具尸首,说是那女贼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假的了,如果是真的,现在锦衣卫怎么可能还堵在城门口排查?”苏枝儿摇头。


圆脸丫鬟名唤珍珠,她跟在苏枝儿身后,小声谈论八卦,“那个女贼党都抓了半年了,怎么还没抓到。奴婢听说那女贼党生得有两丈那么高,眼睛跟灯笼那么大,还会飞檐走壁,排山倒海!”


苏枝儿:……你当她是郭芙蓉?还排山倒海?


半年前,她救了礼王一命,礼王给她出了一个主意,改名换姓,成为了礼王府的养女,长乐郡主。


“郡主回来了?”苏枝儿一回府,就有一个中年妇人迎了上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王氏。


珍珠一脸崇拜,“郡主,你好厉害呀。”


苏枝儿骄傲地昂起小脑袋,进入自己的富贵小窝窝。


礼王是个厉害人物,他依靠铺天盖地的情报网,不仅把苏枝儿从承恩侯府里捞了出来,还顺便把王氏也一起捞了出来。


不仅悄无声息,还把一切痕迹抹去。


哦,不对,现在应该叫王妈妈了。


是礼王养女长乐郡主的奶妈妈。


半年了,唯一不变的就是王氏那手糟糕的厨艺。


“我出去游湖了,城外新开了一家饭馆,做的糖醋鱼很好吃。”苏枝儿舔了舔唇回忆了一下,然后把身边的珍珠推出去,“珍珠没吃饱,雪梨炖燕窝就留给她吧。”


“妈妈。”苏枝儿唤王氏一声,甜滋滋的。


王氏挽着她的手走进院子,“今天这么冷,你出去干什么?我给你做了雪梨炖燕窝,赶紧趁热喝。”


自从当上郡主之后,苏枝儿才真正过上了咸鱼生活。


她躺在自己金碧辉煌的大床上,每天一睁眼就有十几个丫鬟过来伺候,差点弄得她生活不能自理。


珍珠:???原来我的体型就是这么来的?


.


只有拥有健康的作息,才能拥有健康的身体。


起床,吃早餐,舒展身体沐浴阳光……啊,冬天的暖阳真舒服。


虽然她现在也差不多已经到瘫痪在床的程度了,但幸好她还有点自制力。


晨曦光色从窗户里透过来,苏枝儿伸了一个懒腰,开始一天的美好生活。


她发现古人要不就很开放,要不就非常开放,简直到了开放到令人恐惧的地步。


瞧瞧这是什么?


苏枝儿懒在院子里那张躺椅上,手边放着一壶水果茶,还有一碟小点心。


她拿出昨天没看完的话本子。


苏枝儿翻开昨天看到的部分,聚精会神。


嗯?没有肉?不看了。


《太子殿下与那女贼党的风花雪月》、《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贼党》……小说类目之多,基本都可以概括为“扒一扒疯子跟贼子之间的二三事”。


啧啧啧,真是不怕死的小说家。


书本滑落,苏枝儿懵懵地伸手去接,却有一只手比她更快。


“郡主,时辰差不多了,该练字了。”


放弃了的苏枝儿把书本往脸上一盖,沐浴在阳光下咸鱼瘫。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才在浑身暖融融的氛围下清醒过来。


男人一身青衣,风清月朗地站在苏枝儿身边,他的背脊永远挺拔,像一株怎么折都折不断的青竹。


苏枝儿惊讶道:“先生今日怎么没戴我送你的绿帽子?”


魔鬼教师。


苏枝儿下意识弹跳起来,瞌睡虫都不见了。


苏枝儿:……


云清朗年纪轻轻入主内阁,父亲是著名内阁首辅云景,书香世家出生,古板教条,可因为他长得齐头正脸,所以依旧败在了女主的白裙之下。


云清朗:……


“昨日郡主的字写的太差,今日加练十五张。”


就比如她前天送他的绿帽子,纯手工打造,无公害添加,昨天这位未来首辅还戴在脑袋上,虽然被苏枝儿闷闷憋笑了一天,但今天就不戴了。


唉,没有乐趣了。


可惜了。


苏枝儿一度想丑化一下这位男四号,让他逃离被女主控制的命运,不过男四号并不接受她的改造。


云清朗:……


云清朗是很不愿意搭理这位只知道吃吃喝喝,不好好学习的郡主的,可无奈,他的师傅,也就是礼王,硬是要让他给这位吃喝郡主作先生,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一定好好照料。


苏枝儿垂头丧气的进入小书房,趴到自己的小书桌后面,云清朗跟进来,一眼看到她的坐姿,顿时眉心一皱,“郡主,坐有坐相,站有站相。”


苏枝儿缓慢地直起自己的身体,犹如一个百岁老媪。


“先生,我写好了。”


云清朗拿过来一看,额头青筋迸出。他努力安慰自己,不错了,比起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已经好很多了。


虽是养女,但有郡主头衔。


金枝玉叶,打不得,骂不得,只能供着。


云清朗放下纸,问苏枝儿,“郡主知道进步神速是什么意思吗?”


苏枝儿道:“就是聪明的天才。”


他想起第一次看到这位郡主的字,他简直认不出来那是字!那不是字,那是他的命!


“先生,是不是进步神速?”


云清朗咽了咽口水。


他的小熊饼干好了吗?哦,今天是兔子饼干。


云清朗:……


云清朗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碰到如此不要脸的……郡主。而让他坚持执教的原因,除了他心中的信念和承诺,更多的就是……“郡主,饼干烤好了。”丫鬟珍珠端着烤盘,蹦蹦跳跳的进来。


苏枝儿让人在院子里做了一个土灶版烤箱,虽然比不上现代烤箱,但勉强能用。


那胖墩墩的土灶版烤箱就被置在院子角落,在云清朗教书的时候,每次都能飘出阵阵甜香。


哎,别颠散了,这胖墩丫鬟。


这位郡主痴迷吃喝玩乐,也拥有一手好厨艺,总是能做出一些稀奇古怪,可十分美味的食物来。


苏枝儿:……您是干饼干王转世?


兔子饼干只有形状,虽然可爱,但干巴巴的,苏枝儿看着面前的毛笔架子,跟珍珠道:“去拿果酱来。”


“先生,吃小饼干吗?”


“尝一块吧。”先生非常矜持,然后在苏枝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干完了半盆小饼干。


“郡主不是过敏吗?”


“没事,我不吃。”


厨房放着苏枝儿存好的果酱,珍珠问,“郡主要什么味道的?”


苏枝儿想了想,“苹果的吧。”


嘻嘻嘻。


又是胜利的一天。


云清朗喜欢吃苹果味道的果酱,这是苏枝儿偶然一次发现的。珍珠领命去了,苏枝儿趴在书桌上朝云清朗卖萌,“先生,今日还要加练十五张吗?”


先生是铁面无私的先生,“不用。”除了在苹果酱面前。


苹果酱拿过来了,苏枝儿拿出一只干净毛笔,开始在小饼干上雕龙画凤。


云清朗看一眼,这郡主虽然字写得丑,但画画却不错。


慈师多败徒,苏枝儿的字总是练不好也跟沾了苹果酱的小饼干有关系。


.


“先生能不能在饼干上写小字?”


“这有何难?”


寥寥几笔倒是传神。


苏枝儿也不会画太精细好看的,她只会一点简笔画,胜在可爱。


.


快乐的教学时光总是非常短暂,正在苏枝儿学习的如痴如醉的时候,她的爸爸来了。


云清朗提起,沾了果酱就要写,苏枝儿道:“先生就写:你算哪块小饼干。”


云清朗:……


下一个更乖!下一个更甜!下一个更奶!


“长乐,圣人要为太子殿下选太子妃,责令金陵城内三品以上的官员,只要家中有适婚年纪的女儿,就要将画像呈上去。”


礼王一身流畅银白袍子,头上束玉冠,将那头奶奶白长发打理的一丝不苟。


看着她爸爸这头银发,苏枝儿忍不住想起少年那头细软的黑长卷……呸呸呸,人要向前看,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苏枝儿手里的小饼干掉到了地上。


她一脸惊恐的问她爸爸,“给了吗?”


苏枝儿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她现在十五,等过了年就是十六,算适婚吗?


“刚才已经有太监过来通知要你的画像了。”


“请郡主上座。”老画师道。


苏枝儿在礼王的颔首下坐到了院子里。


“府内没有你的画像,要现画,宫里派了画师过来。”礼王话音刚落,管家就领了画师过来。


那画师胡子一大把,苏枝儿都怀疑他已经老眼昏花。


站在一旁的云清朗见状,下意识伸手去扶,却不想有人比他更快一步。礼王伸手托住苏枝儿的面庞,将她的半个身子靠到身上。


画像需要半个时辰,苏枝儿睡了半个时辰,等她醒过来,就看到礼王白色袖子上那濡湿一片的水渍。


冬日暖阳融融,苏枝儿紧张极了,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她歪着脑袋,半个身子几乎要滑下椅子。


这位逍遥王也是很注重仪表和卫生的。


果然,礼王皱眉看着自己的宽袖,目光之中有些许苛责,“都半年了,你怎么还没学会礼仪?”


苏枝儿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唇角。


怪她睡得太死。


小饼干:你算哪块小饼干?


礼王:……


苏枝儿心虚至极,赶紧跑进书房里拿小饼干贿赂礼王。


礼王低头朝那小饼干上瞅一眼。


“是先生写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云清朗:……


苏枝儿:???


她也看了一眼自己拿在手里的小饼干,她怎么好巧不巧拿了这块?甩锅,甩锅,赶紧甩锅。


礼王换了一块小饼干吃,并跟苏枝儿道:“你若是不愿入东宫选秀,我就跟皇兄说你身子不适,让你去皇庙修养个几日,推脱了此事。”


苏枝儿忙不迭点头。


.


小饼干风波暂时告一段落,背了黑锅的云清朗面色难看。


苏枝儿懒在自己华丽的马车内,想起珍珠说皇庙里的素斋非常好吃,就已经忍不住开始流口水了。


好想恰。


假爸爸的办事效率很高,第二日,苏枝儿就带着珍珠并一群妈妈、嬷嬷、侍卫踏上了去皇庙的路。


皇庙不算近,也不算远。


东宫书房里坐着一个人。


他黑发披散,白衣凌乱,双眸之中布满红色血丝。周湛然头疼欲裂,他抬眸朝面前的太监总管看一眼。


.


东宫内,众人小心翼翼地走路,连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画像四散开,正中间就是一幅少女正坐在椅子上,眼睛瞪得铜铃一般的画像。虽然好看,但眼睛总像是后画上去并且杜撰出来的。


可不是嘛,睡得睡眼惺忪的,能杜撰出来就不错了,还自加美颜给放大了一倍呢。


那太监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是他碰上了这项苦差事。


“这是各家送来的画像……”因为太害怕,所以那太监身子一抖,手里的画像就掉到了地上。


东宫内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静,连外头如此好的暖阳都无法融化。


肖楚耀一身血腥的回来,脸上还沾着血迹,他深深下跪,“主子。”


少年拧着眉,从喉咙里发出一个音,嘶哑低沉,“滚。”


太监连滚带爬地滚了。


周湛然起身,白色的袍子跟着晃动,他本来就瘦,这半年来又不知瘦了多少,整个人更添阴森可怖之气,尤其是垂眸看人时,那股子阴狠戾气如凌迟的斩刀般直逼咽喉。


周围浸出杀意,肖楚耀额上的冷汗滴落于地。


“人呢?”


肖楚耀咽了咽喉咙,“还是没有消息。”


只是东宫多死人,这样的活墓地,谁敢把女儿送进来?没有人自愿,只能强逼了。


圣人让贴身大太监带着画师,一家一家去画,一家一家去找,终于收集来这么多美人。


他正跪在一堆画像上。


他记得圣人说过要给自家主子找一位太子妃。


周湛然闭着眼坐在那里,黑发遮面,完全看不清神色。因为长久的浸yin黑暗,所以他的肌肤从冷白到苍白,都能看到里面流动的青色经脉。


主子的病越发严重,已到了不能入眠的程度,就算是睡,也只是浅眠。


“主子,您几日未眠,不如去皇庙内歇养三日吧?”肖楚耀大着胆子提议。


只有在皇庙内,自家主子才能稍得片刻宁静。


因为无法入眠,所以病情重上加重,浑身的戾气无法发泄,周湛然便时常出入昭狱,亲自审问犯人,用来宣泄那些压抑的暴虐情绪。


他的手段越来越狠,双眸越来越冷,好像失去了暖融春夏的秋冬,只剩下萧瑟的孤寂。


周湛然没说话,他身上从小浸染出来的佛香只半年时间便被浓郁的血腥气所覆盖,整个人修罗一般,与他那位父亲越来越像。


“嗯。”少年发出一个微不可闻的音。


注意!!以后可能找不到我,因为醋/溜/儿!文,学换域~名了,百度也会搜不到。抢先看,请到c*l*e*w*x*x点_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