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27 章(那些年我们逃跑的路(二)...)

第 27 章(那些年我们逃跑的路(二)...)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此次狩猎, 瑶雪恳求郑峰让她女扮男装一起进入。


她知道,就是在这场狩猎中,那位太子殿下在郑峰的一步步引导下将暮王杀死了。


暮王之死, 拉开了郑峰获得无上权力的第一步。


像这般重要的事情,瑶雪知道自己一定要参加。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若是想成为人上人, 怎么能在意这么一点小小的危险呢?更何况, 她只有切切实实帮助了郑峰,才能在他面前搏得一份位置。


她相信,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第二个女人配站在他身边, 李绸儿都不能。


“雪儿。”一道男声响起。


瑶雪转头看去,只见顾磊尧拨开野草丛走到她面前。


瑶雪背着包袱坐在帐篷前等郑峰回来。


刚才郑峰去打猎, 叮嘱她守在这里。


“顾将军?”瑶雪站起身看他。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顾磊尧眉头微皱,“雪儿,你怎么不叫我石头哥哥了?”


他换了一身利落骑装,正微笑着看她。


在瑶雪的强烈要求下, 顾磊尧终于将“丫蛋”改成了“雪儿”。


那是他卑贱的过去。


瑶雪的出现,除了体现了小时那些美好的记忆外, 还完美的回放出了他那些不堪回首的曾经, 那些低劣、卑贱的过去。


“顾将军, 奴婢不配。”


瑶雪说出“奴婢不配”这四个字的时候,顾磊尧直觉眼前一震, 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他因为这份卑贱而愤怒、发狂,这股撕扯的力量吞噬着他, 他仇视着一切拥有权势的人,可却也沉溺于权势带来的快感之中。


这么多年,他掩盖的很好,直至碰到瑶雪。


即使现在他已经是人上人, 可在暮王面前,他依旧是那个贫民窟里的乞丐。


卑贱, 刻在了顾磊尧的骨子里。


如果他成功了,别说是让承恩侯府放一个丫鬟,就算是让侯府夫人嫁给自己,承恩侯定然连一个屁都不敢放!


“雪儿,你放心,为了你我什么都会做的,我一定会娶你。”


瑶雪撕开了这层掩饰,让顾磊尧原形毕露,也让他看清了自己没有终点的欲望。


他被欲望驱使着,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就像沾染了赌瘾的狂徒,认为自己终有翻盘的一天。


顾磊尧希望释放心中的野兽,可他没有找到理由,而瑶雪给了他理由。


暮王一直戒备着他,从不将他视为自己人。


瑶雪看着眼前顾磊尧的脸,脸上没什么表情,心中却是冷笑一声。


这么多年了,他对她还有几分情意?他对她说的话不过就是一个做事的借口罢了。


“石头哥哥,你到底要做什么?”瑶雪假装焦急,“你不要为我做些不该做的事。”


“没有什么不该做的事,雪儿,那都是我们该得的。凭什么他们天生尊贵,我们就天生卑贱。”


那些暮家军表面尊重他,实际上却连一个正眼都不给他。


就因为他卑劣的出生。


顾磊尧能替她带来荣华富贵吗?能,可是不够,她要的更多。她不仅要郑峰,还要成为这天下之后。


顾磊尧只是一块踏板,一块跟她怀揣着同样心思,却注定无法成功的配角。


顾磊尧这最后一句话说进了瑶雪心里。


是啊,凭什么他们天生尊贵,我们就天生卑贱?


顾磊尧盯着瑶雪咽了咽口水,他忍不住伸手握住瑶雪的手。


柔荑软白,引得人心神荡漾。


“雪儿,你是为了我才进入猎场的吗?”顾磊尧看着她的男扮女装,那纤细窄瘦的腰,漂亮的鹅蛋面庞,黛眉红唇,杏眸娇态,无一不在昭示着这是一位娇滴滴的美人。


其实带女子入猎场的贵族们也不再少数,郑峰并不算特殊,不过因为他在外有君子如玉的美称,所以才需要遮掩一下。


瑶雪艰难隔开自己跟顾磊尧的距离,问他,“石头哥哥,你到底要做什么?”


顾磊尧倾身凑上去,对着她的耳朵道:“杀长宁。”


“石头哥哥……”瑶雪伸手推他,没有推动。


顾磊尧呼吸略重,他面颊潮红,满是兴奋,“我一定会成功的,我一定会成功的。”


瑶雪赶紧整理了一下被顾磊尧弄乱的头发。


虽然顾磊尧什么都没做,但他倾身贴上来的时候,瑶雪还是紧张不已。即使重生,她也依旧是个清白女子,并且她从心底认为,顾磊尧根本就配不上她。


.


顾磊尧刚走,郑峰就从旁边出现了。


他看到了瑶雪跟顾磊尧的亲密,他的心中也充满了愤怒,可这愤怒并非是对着瑶雪和顾磊尧的,而是对着苏枝儿。


男人低头看向自己手里捏着的一捧野花。


瑶雪看着眼前的郑峰,面上一喜,还没说话,就看到了他的状况。


男人侧身站着,满身狼狈,他虽然侥幸逃脱蜜蜂的追捕,但身上难免被叼了几口。衣裳黏糊糊的粘在身上,更让郑峰的暴躁度极限上升。


野花沾了水,湿漉漉的蔫吧了,根茎被郑峰捏烂,软绵绵趴着。


郑峰猛地将它扔到地上,然后使劲踩上三脚,咬牙切齿道:“苏枝儿!”


那是刚才苏枝儿跟那个虎奴逃跑的时候扔到他身边的。


郑峰以为是暗器,下意识用手接住,没想到竟是一捧野花。


瑶雪敛住心神,她急切地走到郑峰身边,伸手扶住他,“大公子,怎么了?”


“没事。”郑峰侧身避开她,伸手捂着自己的旧伤口。


坐在另外一边的瑶雪神色一怔。


苏枝儿?为什么郑峰会提到苏枝儿?


瑶雪面色霎时一白,心凉了半截。


她沉默着跟在郑峰身后,觉得自己应该要扳回一城。


瑶雪注意到他的动作,“大公子,您是不是旧伤复发了?”


“不要多管闲事。”郑峰阴冷地看她。


瑶雪知道,这才是郑峰关心的。


她的脸上重新露出笑,“我虽然劝过顾将军,但他执意如此做。”


“大公子,刚才顾将军来找我,说要去杀长宁郡主。”


郑峰脚步一顿,回头看她,“你说什么?”


原本郑峰还在烦恼太子那边居然会对暮王视而不见,现在看来,不必太子真正出手,只要暮王死了,他借机将暮王之死推到太子头上,那么事态依旧会如他计划的那般进行。


“过来扶我一下。”郑峰朝瑶雪伸出了手。


郑峰的情绪缓慢平稳下来。


是了,现在重要的是暮王府,而不是苏枝儿。


.


苏枝儿认为,郑峰一击未中,一定会寻到机会再来第二次。


瑶雪脸上笑容扩大,她伸手握住了男人的手。


男人的手粗糙而温厚,跟他给人感觉大相径庭。像郑峰这样的男人,天生就是那团飞蛾扑向的火。


“洗一下手,我们准备早点吃晚饭。”


虽然在逃命,但干饭也不能忘。这样就算是突然死了,也能做个饱死鬼。


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苟住!


身上脏兮兮,脸上脏兮兮,幸好小包袱没有丢。苏枝儿紧张的拿出花朵形状的肥皂洗洗手,然后把花朵肥皂递给小花。


捏在手里滑溜溜的,也像她一样。


想咬一口。


比起紧张的苏枝儿,少年明显十分悠闲,他甚至还蹲在那里研究苏枝儿的花朵肥皂。


小小的五瓣花,透明粉,可爱圆润又漂亮,就像是她一样。


像这种逃命的危机时刻,一般来说正常人都不会想着要吃一顿好的,甚至都不会想着要吃东西。


可苏枝儿不一样,她觉得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难道还没有资格在死前顿顿都吃好吗?


少年洗完手,私自扣留了小花肥皂。


苏枝儿也没记得要回来,她正在烦恼晚饭吃什么。


没办法了,只能寄希望于大自然了。


苏枝儿指挥小花去掏了鸟窝,自己把中午采摘好的蘑菇洗洗涮涮。


那也太亏了吧!


刚才逃跑的时候苏枝儿把身上重的东西都扔了,只剩下半盒饭。


晚饭虽简单,但有荤有素,尤其是那蘑菇,好吃的不得了。不过小花似乎不喜欢吃,大部分都进了苏枝儿嘴里。


“真好吃。”


如果有只鸡就好了,小鸡炖蘑菇。


苏枝儿吸溜了一下口水,看着空空如也的四周放弃了。


天色渐暗,苏枝儿吃饱喝足准备休息。


为了防备郑峰,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分工合作。


苏枝儿最喜欢吃的东西就是菌类了,不仅嚼起来好吃,还有一股清甜的香味。


越吃越上瘾,越吃越爽。


“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苏枝儿拍着胸脯,信誓旦旦。


少年眨了眨眼,歪头,“保护我?”


“我先睡,你警惕,等我睡醒了就换班。”


苏枝儿看着少年瘦弱又懵懂的表情,猜想他一心养猫,从小受虐,一定没见过像今日这般的大场面。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股明显的不可置信。


“对,保护你。”苏枝儿已经保证过很多遍了,可少年似乎不相信她能保护他……好吧,她自己都觉得悬乎,也不怪小花不相信她。


“嗯。”苏枝儿道:“别害怕,虽然我们打不过他,但我们可以逃啊。”


“你带着我逃?保护我?”少年语气微微扬高,甚至连那总是平直或下垂的嘴角都往上扬了。


“呐,拉钩。”苏枝儿拿出了哄小孩神器。


少年不知道拉钩是什么,苏枝儿用小手指勾起他的小手指晃悠,“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好了,盖章,这样就一百年都不会变了。”


可现在除了她,还有谁能保护这么柔弱漂亮的小炮灰呢?


当然是身为大炮灰的她了!


少年的心情似得变得很好,连那双总是黑沉沉的眉眼都带上了一点光。


他上前一步,“你要保护我一百年?”


苏枝儿用自己的大拇指抠出小花的大拇指,按住!


拉钩,盖章。


.


哄完小孩,吃完饱饭,苏枝儿就准备睡了。


呃……这其中好像有点误会。


苏枝儿看着少年那双难得微亮起来的眸子,选择了点头,“嗯,如果我能活到一百零十五岁的话。”


野外生存get。


少年站在她的简易睡袋旁边,一双眼始终落在她身上。


她拿出准备好的吊床拴在两棵树之间,然后又拿出准备好的轻薄一次性版本被套放上去,等一下人再往里一钻。


完美。


如果不是脸上沾了东西,那就是小花突然从她美丽的外貌下看到了她更美丽的内心,从而对她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


苏枝儿摸着脸歪歪,然后又摸到一脸疙瘩,放弃了。


自从盖完章以后小花就变成这样了,眼睛都快黏在她脸上了。


苏枝儿严重怀疑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她摸了摸,什么也没摸到,只有一手的小红疙瘩。


“嗯。”少年非常听话地点头,让苏枝儿忍不住想摸一摸他的脑袋。


忍住,忍住。


所谓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就算小花跟她日久生情,那也得是一张正常的脸吧?


苏枝儿颓废了,她打了一个哈欠嗡嗡道:“我睡了,你乖乖站岗,等一下我换你。”


一只小人,两只小人……苏枝儿觉得自己有点晕,她径直摔进小花怀里。


少年身板硬实,苏枝儿觉得后背像是砸上了一块钢筋水泥板。


苏枝儿转身,往前走两步,然后又向后倒三步。


嗯?眼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飘?


小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跳舞。


她转身,八爪鱼似得攀着少年,然后看到少年身后绽开的光。


她努力地蹭了蹭,企图让这块板变得柔软一点,可无济于事,这块板似乎还有越来越刚的趋势。


苏枝儿站立不稳,眼前五光十色仿佛正在开一场野外蹦迪趴。


等一下,菩萨管发财吗?她不如还是求个能发财的老公?


少年伸手揽住她的腰,垂眸之时倾身望过来,正望入少女那双水雾雾的眸。昏暗夜色之中,少女肌肤上的红疙瘩似乎被自动忽略了,她两瓣纤长眼睫下落,似敛入万丈星光。


菩萨!菩萨下凡了!


苏枝儿激动极了,她想发财,求菩萨成全。


苏枝儿努力睁开眼,地面上突然冒出无数只小人手,她吓得嘤嘤嘤,一边踩,一边攀着少年的肩膀,神智越发不清晰,“抱我。”菩萨。


只有菩萨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妖魔鬼怪退去!


“菩萨,他们好吵。”小娘子委屈极了,她要睡了,那边却有人在她脑子里蹦迪。


面对小娘子的告状,少年眨了眨眼,没动。


苏枝儿:……虽然神志不清,但总算感觉哪里不对。


少年站在那里微微向后仰着腰,苏枝儿她就像是一个巨大型的布偶,还是僵直直的那种。


少女声音软绵绵还带着哭腔,像是在撒娇。


少年站在那里,伸出的手箍紧她的腰,然后猛地一下将苏枝儿从地上拔了起来。


那是哪种?


周湛然不明白,他蹙眉想了想,一只手放到苏枝儿腋下,一只手搭着她的腿,然后直接就把她扛到了肩膀上。


时间静默了许久,苏枝儿终于察觉出不对劲,主要是太不舒服了。


小人还在晃悠,苏枝儿适应了一点后开始说话,“不是这种……”


她想告诉菩萨这样更不对了,可因为姿势不太好,所以说不出话来。


她想让菩萨用莲花座托着她的。


肖楚耀就是这么干的……背尸体的时候。


头朝下跟小人面对面,甚至还被小人扯住了头发的苏枝儿很委屈。


挣扎间,苏枝儿猛地一扯,直接就把少年的衣襟扯开一道口子。


“别走,陪我睡。”苏枝儿使出了吃奶的劲,想把他拖进睡袋里。可少年依旧秤砣似得站在那里。


少年扛着人,朝苏枝儿准备好的睡袋走去。


他想把人塞进睡袋里,少女却伸手扯着他的领子不肯放。


周湛然:……


少女胡搅蛮缠,跟个疯婆子一样。


她急哭了,指着睡袋骂,“里面有鬼,长得好丑!”


如果长得帅就算了,长的那么丑她不要。


睡袋不大,苏枝儿硬要小花一起挤进来把丑鬼赶跑,她还在形容那只鬼有多丑,多吓人。


“它的脑袋毛绒绒的,两只眼睛灯笼一样大,身上花花绿绿的,一块黑,一块黄,它的牙齿有这么长……”


周湛然知道,她中毒了。


那些蘑菇吃了以后会让人产生一些幻象,看苏枝儿的身体状态,只是轻微的,应该没有大碍。


少女趴在他胸口,面颊贴着他扯开的衣襟,突然呢喃一声。


少年顿了顿,凑上去听。


少年看一眼趴在旁边的大猫,再看一眼苏枝儿,他闷不吭声打开了睡袋,把人塞进去,然后在苏枝儿期盼的目光下也跟着睡了进来。


小花进来了,不堪重负的树枝晃悠一下,睡袋往下沉了沉。


少年垂眸,伸出手,用两根手指按住她的唇。


古代人当然不能明白现代优秀的音乐节奏,苏枝儿听着少年的心跳声,一边自己伴奏,一边酣然入睡。


“动次打次咚咚咚……”


周湛然:……


可她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他依旧说不上来。


这是周湛然第一次抱着人入睡,还是一个女人。


他不喜欢人,尤其是女人。


少女似得是痒,往旁边躲了躲,径直埋入少年的脖颈中。


脖颈,是人最致命之处。


他能抱她,闻她。


少年闭上眼,侧头去嗅她的脖颈,淡淡的体香。


好嫩。


苍白骨感的手,轻轻戳着那里的软肉。


周湛然动了动指尖,压抑住那股杀戮的冲动。他的手抬起,放下,置于她的后颈。


那里有被郑峰掐出来的痕迹。


周围一瞬安静下来,只剩下小娘子逐渐变得平稳清浅的呼吸声。


周湛然躺在睡袋里,只露出一个毛茸茸,黑乎乎的发顶。他似乎也睡了,又似乎没有。


按下去,一个洞,再弹起来,再按下去,又是一个坑。


.


突然,少年身后的古树上跃下一个人影。


肖楚耀单膝跪地,拱手与周湛然道:“主子,郑峰那边的人跟顾磊尧的人接上头了。”


睡袋拱了拱,扬起一层浅薄的弧度,是少女的身躯,紧贴着他,连头发丝都狡猾的钻进了他的衣领里。


少年伸出一只手,挂着佛珠的手腕捏住佛珠,缓慢转动,似在平复什么焦躁。


少年眸色微深,“暂时先别杀。”


肖楚耀面露吃惊,要知道,平日里得罪了自家主子的人哪个不是连第二天的日头都没见着?


自家主子虽然聪明,但不爱动脑子,因为一动脑子就疼,就疯。按照习惯,一般都是直接杀了。


管你什么阴谋、阳谋,好人、坏人,在疯子眼里都是麻烦事,麻烦人。


他立刻捂住嘴,却已经来不及了。


少年微微偏头看他,怀里抱着某只,黑发卷曲贴着面颊,更显出五官轮廓的精致漂亮。


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肖楚耀不自觉就将心里面想的话说了出来。


苏枝儿这一觉睡得很沉,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人在种萝卜,按下去一个坑,然后放一只苏枝儿进去。


再按下去一个坑,然后再放一只苏枝儿进去。


他的声音很轻,眼睫遮住眸色,“她说,会保护我。”


.


她恍惚着睁开眼,就觉得自己后脖颈子酸麻肿胀,就像那一百只苏枝儿就种在了她的后脖颈子上。


该死的郑峰,她下一次一定要在他身上种一百根萝卜!


苏枝儿心急如焚,自己已经被种了九十九次了!难道要种到一百次她才会醒吗?


带着这样的怨念,苏枝儿终于在种到一百次的时候醒了。


罪过,都是她的错,小仙男的盛世美颜才会打上折扣。


“那个,我……”苏枝儿很心虚,自己一觉睡到一大天亮,可怜的小花站了一晚上的岗。


等一下,天怎么亮了?她忘记跟小花换班了!


苏枝儿猛地一下诈尸,疯子抬头,就看到小花站在她身边,苍白肌肤之上是两个浓浓的黑眼圈。


少年单手盘着佛珠,目光从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的衣领处滑过,然后快速收回。


少女团坐在睡袋上,身上的一次性被套滑落,露出一身松散裙装。


她摸着自己有点疼,又有点酸的后脖颈子跟小花说,“我给你炒个蘑菇?”


周湛然:……


白日朝霞之下,她莹白如玉的肌肤上有压出来的轻微红痕,昨夜,少女的身段藤蔓一般柔软,紧紧缠着他……


周湛然手中的佛珠顿时转得更快了。


注意!!以后可能找不到了:醋,溜#儿,文,学换域名了c-l-e-w-x-x。卡姆(去掉-)。第一发,布还得是醋,溜,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