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26 章(那些年我们逃跑的路(一)...)

第 26 章(那些年我们逃跑的路(一)...)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周围的空气寂静下来, 苏枝儿顺着少年的视线看到了自己嘴里的兔儿。


好没说服力……傻子才会信。


“不杀兔子,就行了吗?”少年坐在苏枝儿身边呢喃一句。


苏枝儿:……


她转头看他,少年蹙着眉头像是在沉思。


不会吧, 真的信了?少年你三岁吧?


苏枝儿小心翼翼的,硬着头皮, “对。”先答应下来吧, 反正那只太子殿下只杀的了兔子。不可能她答应了, 明天那只太子殿下就突然不杀兔子了吧?


“哦。”少年微微颔首,表情寡淡。


苏枝儿也知道自己这个理由是有多扯,可再扯也比她告诉少年说, “你现在是在一本书里, 你效忠的太子殿下马上就要死了,你也要死了”的之类的扯。


“在, 在呢?”


苏枝儿看看小花,再看看肖楚耀, 道:“哦,在。”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帐篷门口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厚实的帐帘被人打开, 肖楚耀突然出现。


他原本是昂首挺胸的进来,在看到坐在苏枝儿身边的小花时,立刻就像一朵被暴雨台风打蔫吧了的娇花。


肖副使道:“明日最后一场狩猎,太子殿下要带着大猫一起去。”


“哦。”苏枝儿点头, “大猫挺好的,”顿了顿,她突然想起什么,转头看向小花,“小花,你也要去吗?”


少年掀开眼帘朝肖楚耀看一眼, 双眸漆黑暗沉, 神色平静无波。


苏枝儿还记得上次肖楚耀跟小花有点小过节, 她赶紧侧身替小花挡了挡,并道:“肖副使, 有什么事吗?”


那边肖楚耀赶紧接话道:“当然啊。”


“嗯。”小花慢半拍地点头。


少年被苏枝儿纤瘦的身体挡在身后,虽然她根本就挡不住他,但依旧站在了他身前。


他盯着她纤白的脖颈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


虽然苏枝儿心有不满,但作为底层炮灰,哪里有资格跟顶层反派相抗衡呢?


去就去吧,就当是野餐了。


肖楚耀轻轻吐出一口气,接着道:“虎奴要去,苏姑娘你也要去。”


苏枝儿露出一脸懵逼之色,小花去就算了,他能驭虎,她去干什么?当大猫的活物储备粮吗?还是伤了一只胳膊的活物储备粮?


听说这最后一次狩猎是严格按照两天一夜形势进行的,苏枝儿虽然有伤在身,但并不妨碍她享受生活。


小娘子吭哧吭哧捣鼓开了,小花依旧坐在那里,他偏头朝她看去,苏枝儿解释道:“狩猎这么危险,吃饱点好上路。”


反正不去也不行。


为了明天的野餐环节,苏枝儿等肖楚耀一走,她就忙活开了。


作为一名记忆力普通的普通人,苏枝儿并不知道这场狩猎会发生什么,她只是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除了在野餐前细心挑选自己野餐时要穿的衣服外,根本就没有其它的野心和计划。


不过……苏枝儿偷偷看小花。


周湛然:……


.


苏枝儿稍稍偏头,就能看到小花蹲在笼子边逗大猫。


他手里拿着的是苏枝儿用兔毛做成的一根逗猫棒,白绒绒,细软软的透着一股兔儿味。大猫喜欢的不得了,一会儿就咬秃了。


嘻嘻嘻,这好像是她单独第一次跟小花出去玩?那这……算不算是约会啊?


小仙女兴奋。


苏枝儿感叹完,觉得小花这么好看,她也不能丢面子。


其实她这次出来没带多少衣服,因为她想着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没想到突然就要跟小花出去约会了。


少年露出的侧颜漂亮的不像话,轮廓完美的都能直接上杂志封面了。


啊,这幸亏是在古代,如果是在现代,她哪里还能碰到这么漂亮的小仙男呀,美貌的清纯少年不是交给国家就是交给娱乐圈和富婆了。


苏枝儿努力的套上去之后吸腹,吸腹,再吸腹……这是原身留下来的旧裙子,以前她穿是正正好,腰部或许还会松一点,可是现在……憋……感觉裙子要炸开了。


“肉。”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先是用一根手指戳了戳苏枝儿腰上被裙子勒出来的一点小肚子,然后似乎是觉得质感不错,又伸出一根手指,用两根手指上下捏了捏。


苏枝儿翻出自己的小包袱,看着自己简朴的裙子有点犯愁,只得拿出了一条勉强还算可以的。


这是一条水绿色的裙,最衬肤色。


少年听话地低头,隔着一层白色袍子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腰,然后遗憾道:“没有。”


苏枝儿:……骗人!过分!男孩子怎么可能没有小肚子!女孩子才没有小肚子呢!


苏枝儿:……你当你捏泥人呢?


“捏你自己的去!”女孩子都不希望被人说胖,尤其还是漂亮的小仙男!


“你不能憋气!”苏枝儿发出警告。


少年一脸茫然。


苏枝儿一边努力吸气,一边气急败坏地伸手去捏小花的腰。


没,没有?真的没有?


年纪轻轻的,身材怎么这么好?


最关键的是,因为小花肌肤白,所以那八块腹肌和人鱼线一点都不油,看上去漂亮极了。


苏枝儿不信邪,猛地一下掀开少年的袍子,然后看到了八块整整齐齐的腹肌and人鱼线。


苏枝儿:……


苏枝儿的尔康手停留在半空中。


像她这样水性杨花,白日宣yin的女人不会被拉去浸猪笼吧?不是吧,不是吧,肖副使不会这么无聊吧?等一下,肖副使是不是喜欢她来着?他不会因爱生恨折磨小花吧?


“时辰差不多了,该……”不懂敲门礼仪的肖副使突然出现,在看到里面的场面后又突然消失。


苏枝儿眼疾手快的把小花的袍子放下,可还不等她说出一句解释的话,武艺高强的肖副使就遁走了。


苏枝儿:……


她再也不能理直气壮的喊让他去捏自己的小肚子了,因为他没有,呜呜呜哭泣。


虽然只短短几秒,但苏枝儿却脑补了一场大戏,她甚至还想象到了小花的悲惨结局……嗯?为什么肚子痒痒的?


苏枝儿低头,小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捏住了她的小肚子。


帐篷里有一瞬安静,苏枝儿明显发现少年似乎有点生气。


你捏人家你还有理了?告你性骚扰哦!


苏枝儿的悲伤逆流成河,她猛地一下拍开小花的手。


少年蹙眉,原本平静的面色陡然阴暗下来。


小花眼神凶凶的,虽然挺可怕的,但是他……


“你有奶膘耶。”苏枝儿指着少年的面颊一脸惊奇。


刚才还友好的气氛一下急转直下,黎明晨光之中,少年的眸色微微沁出血色。


苏枝儿眨了眨眼,突然被少年的另外一个地方吸引。


他的眸色颤了颤,那股血色被晨光融化。


少年倾身过去,献上自己的脸,“给你捏。”


她怎么记得第一次见的时候好像是没有的?


周湛然不知道奶膘是什么,不过小娘子声音惊喜,似乎很是喜欢。


苏枝儿:……用力吸腹并把某只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了奶膘的玩意“请”出了帐篷。


我们可爱的女孩子是没有小肚子啊!!!


苏枝儿害羞,“可以吗?”


“嗯,你也给我捏。”少年垂眸,目光亮晶晶地盯住苏枝儿忘记吸腹后露出的小肚子。


苏枝儿跟着大部队进入狩猎区,身边的小花牵着大虎,一路上收到了诸多围观。


因为是夏天,所以苏枝儿依旧带着面纱,不仅是遮丑,也是遮太阳。她也给小花做了一顶简易版遮阳帽,长长的帽檐下,少年的脸更似玉雕般漂亮。


.


辰时,天光大亮,万里无云,最后一场两天一夜的狩猎活动正式开始。


不过这个样子很难做就是了,因为他们的太子殿下只会猎兔子,而半个时辰后大家得到消息,太子殿下连兔子都猎不到了,急得大家赶紧把手里的兔子给扔了。


苏枝儿:……这太子殿下也太菜了吧。


作为比赛,圣人还设置了奖励。


虽然大家都懂,像这样的比赛是不能拔头筹的,但还是需要做做样子的。


苏枝儿和小花周围全部都是树,在众人战战兢兢努力奋斗的时候,她摸着自己的肚子觉得是时候吃午饭了。


“小花,我们吃午饭吧?”


大家分开行动的时候,苏枝儿就跟小花一组了。


队伍拉的很长,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可因为猎场太大,所以一群人进去就像是融入了河海的小鱼,只一瞬间就被吞没了。


懵懵懂懂的大猫就这样被她和小花合谋,变成了交通运输工具猫。


如果不是大早上就把大猫喂饱了,猫该是要不高兴了吧?


苏枝儿虽然懒,但比起睡觉,她更喜欢吃饭,因此这次野餐她带了很多东西。


那些东西又重又沉,苏枝儿把主意打到了大猫头上。


“哦。”这个答案出乎苏枝儿的意料。


按照人设,这位太子殿下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可他偏偏就做了。


苏枝儿看着大猫懒洋洋地趴在树底下躲太阳,就问小花,“大猫是太子殿下猎到的吗?”


“捡的。”小花正在帮助苏枝儿卸货,“母的死了。”


蓝白色的餐桌布被铺在草地上,苏枝儿还兴奋地采了五颜六色的野花装饰。


蓝天白云,清风流水,像一幅清新无敌野餐约会古风油彩画。


“那他其实,心肠还挺好的。”苏枝儿嘟囔了一句,小花卸货的动作一顿,纤长眼睫垂落,脸上表情似乎变了变。


.


“喏,这个叫披萨。”


苏枝儿把自己精心准备好的一人份小披萨拆开展示。


美人一袭水色长裙,露出纤白肌肤,少年依旧一身白衣,若仙若雾。


遮阴处,双方坐好,苏枝儿拿出一个油纸包递给小花。


苏枝儿有点可惜,没有芝士,不然就能拉丝了。


小花是个挑食鬼,他慢条斯理的从宽袖暗袋内拿出一个密封的罐头,打开,往披萨里倒糖。


她本来是做了一个整圆披萨的,不过因为不好带,所以就被她切成三角小块了。


因为条件粗陋,所以它的材料也比较简单,就是一点肉类腊肠加新鲜蔬菜鸡蛋等物铺叠而成。


少年眼巴巴盯着糖罐子看,似乎是妥协了。


他垂着眼帘,慢吞吞地咬一口披萨,不知道是吃到了什么,漂亮的眉眼皱起来,似乎觉得很不合口味。


苏枝儿:……


苏枝儿一把抢过那罐头,用力瞪他,“不行,要健康饮食。”


饭团里什么也不加,只加一点糖。


“喏。”小巧的饭团被少女捧在掌心,胖嘟嘟一个。


苏枝儿觉得可怜,动了恻隐之心。


她拿出自己提前蒸好带出来的白米饭,去往小溪处洗干净手,然后开始给小花捏饭团。


“你别吃了。”她倾身去抢少年手里咬了一口的饭团,少年没有防备,还真被她抢了过去。


当然,这天底下有谁敢抢他的东西呢?


少年接过,咬一口,眉宇稍微舒展了一点,然后评价道:“不甜。”


苏枝儿:……


米饭带的不多,剩下的苏枝儿准备晚上吃。


矫情的小花已经失去了再次得到一个甜饭团的机会。


苏枝儿“嗷呜”一口把饭团全部塞进嘴里,“叽里咕噜,叽里咕噜……”谁也不知道塞满了饭团的苏枝儿在说什么话。


“唔唔唔……”苏枝儿被饭团噎得直翻白眼,她赶紧喝了好几口水才缓过来。


苏枝儿不知道能不能吃,她只能摘一些看上去被虫子咬过的,似乎能吃的吧?


突然,她注意到一种蘑菇。


少年皱着眉头吃完了那个简易版披萨,坐在草地上看苏枝儿忙着摘……蘑菇。


是了,作为一片美丽的大森林,漂亮的蘑菇实在是太多了。


苏枝儿采得起劲,觉得自己一下子就变成了采蘑菇的小姑娘。


“嗯哼哼哼哼……采蘑菇的小姑娘……”苏枝儿拿着的小布包,一边穿梭在蘑菇群里一边高兴的唱歌。


白色的杆子,红色的伞盖……嗯?红伞伞?白杆杆?吃完躺板板?


有毒,x,不能吃。


这就是传说中的得意忘形吗?


“摔倒了。”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他站在苏枝儿头顶处,俯身低头看她。


突然,她脚下一滑,“啪叽”一下摔在蘑菇群里,压倒一大片蘑菇。


苏枝儿:……好疼。


什么玩意?狗男人!


.


“嗯。”苏枝儿委屈,她伸出手想让少年把她扶起来,不想少年自顾自地站起来,揉着自己的腰,说,“好疼。”然后就走?走了?


苏枝儿目瞪口呆。


苏枝儿气得咬牙切齿,扛着小包袱追在少年身后用力踩他的影子。


踩着踩着就觉得尿急。


苏枝儿确定了,小花这朵小气巴拉的娇气花正在为了那一个饭团生气。


他居然为了一个饭团在跟自己生气!连她摔倒了都没有扶她!


哼,让你晚上饿肚子去吧!


苏枝儿摸了摸自己藏在小包袱里的蒸米饭和糖罐子,骄傲地转身去上露天厕所。


吃多了。


少年慢吞吞朝前走,苏枝儿正在跟他冷战,当然不可能喊住他。


.


苏枝儿找到一处风水宝地,刚刚解决完提上裤子,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苏枝儿自认为像这片狩猎区不会有任何危险,毕竟太子殿下在嘛,这样尊贵的身份怎么能受到一丝丝威胁呢?最凶残的大概也就是小白兔了吧?哦哦,还有小灰兔,小黑兔。


阿叭叭,都很好吃。


透过草丛缝隙,苏枝儿看到不远处就是一张熟悉的男主脸。


流年不利!居然碰到这瘟神!


嗯?


危机感迫使她迅速下沉躲进草丛里。


苏枝儿想到苹果匕首之仇,愁得都快哭了。


如果她说她只是想给大公子削个苹果吃,大公子信不信呀?呸!你当人家傻子呢!


苏枝儿一方面害怕颤抖,一方面想着幸好自己已经提上裤子可以跑了。


等一下,她现在是跑,还是不跑?是跑被发现的几率大,还是不跑被发现的几率大?


苏枝儿用力扒拉草,没想到自己的手抖得最厉害,那草原本只是随风微荡,现在就真的是疯狂乱抖了。


苏枝儿赶紧把手松开,也就是那一瞬间,一支箭矢擦过她的面颊,箭风带起她的面纱,“嘣”的一声,将她的面纱一角射到了身后的古树上。


苏枝儿越紧张,身体就抖得越厉害,周围的草就抖得更厉害。


稳住,稳住,草,稳住!


男人勾唇嘲讽一笑。


“抓到了一只咬人的兔儿。”


锋利的箭矢就在自己面颊边,还在微微颤抖。苏枝儿吓得瘫软在地,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那边,郑峰身骑白马,一身利落的骑马装,身上背着弓箭,腰上挂着水囊,就那么牵引着马儿走到苏枝儿跟前,然后用手里的箭矢拨开眼前半人高的杂草,看到了坐在那里的苏枝儿。


小娘子明显是被吓住了,浑身抖的跟筛漏似得。


郑峰想,胆子如此之小,她到底是如何一次又一次敢用那些错漏百出的谎话诓骗自己的?


.


郑峰本来真的以为那里是只兔子,没想到竟然藏着一只苏枝儿。


这男主会杀人啊!会杀人啊!这是狂徒张三啊!


郑峰收好弓箭,从宽袖内取出一柄匕首。


郑峰并未下马,只是骑到苏枝儿身边,那马蹄子都快贴到她脸了。


可惜,苏枝儿连个屁都不敢放。


“你说,这柄刀应该扎在你哪里呢?”郑峰说话的时候视线在苏枝儿身上移动,好似真的在考虑往她哪里扎。


“撕拉”一声,苏枝儿终于哆嗦着手把自己的面纱从箭矢上扯了下来。她摸了摸自己的面颊,似乎没有受伤。


苏枝儿觉得自己如果没有少年近视的话,这柄匕首明明就是她的水果刀。


千里送水果刀,她实在是太感动了。


苏枝儿冷汗直冒,突然,她扬高声音,“我知道了,大公子,你是来拉屎的吧?这块地方特好,真的,奴婢这就让给你。”话还没说完,苏枝儿立刻撒开脚丫子跑。


可惜,她两只腿,怎么跑得过人家四只蹄儿。


“大,大公子说笑了。”


“说笑?你觉得我是在与你说笑?”男人脸上笑意猛地褪去,连眸色都阴沉了起来。


“呕……”勒着胃了。


苏枝儿忍受着恶心,开始努力自救。


敢问这匹白龙马,您能不能不要跑这么快?


苏枝儿被郑峰一把扯住后衣领子从地上拎起来,然后横放到了马背上。


“这里的伤可还没愈合呢。”


苏枝儿被扭得胳膊疼,“那日里,我,其实是想请大公子吃苹果来着……呃……”


“大公子,奴对你真心一片,你既然真心要杀奴,那奴也无话可说。”


“真心一片?”郑峰冷笑一声,反扭住苏枝儿的手按在自己的伤口上。


“鬼话连篇。”


后脖子上的手逐渐加重,苏枝儿觉得他可能是想把自己的脖子掐断,然后扔在某处。


男人猛地一下掐住她的脖子,苏枝儿的脸已经贴到马上,一股骚热之气扑鼻而来。她努力地转头,脸埋到了郑峰腿上。


又掐她脖子!


郑峰:……


“什么意思?”暗号?难道这里还有别人?


反正一个丫鬟而已,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


苏枝儿疼得眼冒金星,她憋着一股气,颤抖着朝郑峰伸出了一根中指。


郑峰:……


苏枝儿:……


□□祖宗的意思!


“呕……”苏枝儿还没放出硬话,胃部一阵颠簸,彻底开盘,“哗啦啦”吐了郑峰一裤子。


中午吃的披萨和饭团尽数贡献给了男主私人订制,手工缝制的贵裤子,苏枝儿明显感觉那只掐在她脖子上的手一顿,然后猛地加重力道!


“呕……”苏枝儿没忍住,又给郑峰来了一次温柔的洗礼。


完了,这下更要死了。


.


“吼……”


万兽之王的吼叫声,一般马都挡不住。


郑峰:……已经透心凉。


突然,地面震颤,郑峰意识到什么,侧身往旁边一避,一只体型硕大的虎从他身侧略过,发出响彻天际的吼叫声。


它身形矫健的从树上蹿下,一口叼住苏枝儿,然后几个起跃,将人放到地上。


苏枝儿劫后重生,看到近在咫尺的虎头,感动不已,痛哭流涕。


郑峰胯.下的白马猛地甩头腿软,他下意识松开了对苏枝儿的牵制去控制马儿。


不防,虎又来了。


树风猎猎,少年白衣如仙,他虽站在地上,但气势却半点不输湿了裤子的郑峰。


年纪轻轻的少年,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摄人的上位者气息。


少年从树下走出,头上的遮阳帽遮住他半张脸,只露出殷红的唇和极白的脖颈下颌线条。


郑峰终于控制住马,他转身看向少年。


“吼……”少年没有说话,反而是大猫警告性的嘶吼一声。


白龙马啼儿颤颤,竟又开始不受控制。


“你是太子殿下的虎奴?”


作为正规狩猎场,像老虎这种拥有大型杀伤力的猛兽当然是不能出现的。因此,郑峰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太子殿下的爱宠,大猫。


“啪啪啪!”中了几颗,不中的居多。


打死你!


郑峰努力的想控制住它,不想被它带的东倒西歪。


苏枝儿新仇旧恨加起来,她捡起地上的石头使劲朝郑峰扔过去。


尚未痊愈的伤口就那么嵌在了那颗尖石子上,男主资本再次受创。


“唔……”


“啪!”的一声,其中一颗石子打中挂在三人头上的马蜂窝,与此同时,郑峰被惊慌失措的马颠簸地摔下马去。


他似乎是想自救,在半空中帅气的翻腾了一下,没想到正面着陆的时候那里正巧有一颗被苏枝儿砸过去的石子。


因为力气不足,所以只砸得马蜂窝从树上掉下来一块。


她迅速弯腰,随手从地上拽起一把野花朝郑峰扔过去。


郑峰闷哼一声,扶趴在地上,半天没动静。看背部颤抖的线条痕迹,想是疼得不轻。


苏枝儿这边看着头顶的马蜂窝,再看一眼趴在地上的郑峰,突然抬手使劲砸向马蜂窝。


尔等炮灰如何跟男主这种高质量男性抗衡。


马蜂嗡嗡嗡地围绕着掉在地上的一块蜂窝转,郑峰勉强支撑起身体,觉得耳边吵吵,随手一挥,将那块马蜂窝往旁边推了推。


蜜蜂喜欢花,祝福你。


“跑啊!”苏枝儿一把拉过小花跑。


郑峰想骑马逃跑,左右一看,自己的马也不见了。


他单手用长衫兜住头脸,阴沉着脸,一头扎进旁边的河道里。


这下好了,马蜂怒了,盯住郑峰就开始蜇。


郑峰一手捂着伤口,一手褪下外衫挥舞,企图逼退马蜂,不想这马蜂毒的很,追着他跑。


少年的手被少女霍然松开,掌心一片濡湿水渍。


那是苏枝儿的汗。


.


苏枝儿跟小花跑出一大段路,见身后确实没有人,也没有蜜蜂,她这才坐在地上大口喘气,胸口因为剧烈运动而撕心裂肺的疼,她努力调整呼吸,身上香汗淋漓。


他想起刚才少女奔跑的时候青丝跳动,那乌黑绸缎般的长发落在周湛然眼前,几乎迷了他的眼。


这是第一次,有人带他逃跑。


她的汗炙热而滚烫,带着淡淡的甜香,跟她身上天然的体香如出一辙。


周湛然蜷缩了一下指尖,那滴汗爬到指尖,再坠落于地,烫得他一顿。


苏枝儿坐在草地上大喘气,“捡回一条命。”她呢喃一声,拨开粘在脖颈处的湿发。


眼前似乎有什么昏暗的颜色被拨开了,填入少女那双璀璨如星的眸子。


她的身上照着阳光,整个人就像是在发光。


小花脸不红气不喘,视线缓慢落到苏枝儿乌青的后颈上,他指尖有尖锐而锋利的白光闪烁,少年开口道:“捡回一条命。”


声音嘶哑,意有所指。


注意!!以后可能找不到了:醋,溜#儿,文,学换域名了c l e w x x.卡姆。第一发,布还得是醋,溜,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