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23 章(危险危险危险...)

第 23 章(危险危险危险...)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瑶雪终于明白郑峰为何会将她从老太太那处要过来, 原来是因为他以为她发现了他的秘密。


郑峰的秘密,她从前不知道,可现在知道了。


他正在筹谋造反。


瑶雪坐在床榻之上, 按照她灵魂飘荡中存留的记忆,仔细梳理了一遍自己的记忆, 发现了郑峰成功路上最重要的三个转折点。


一是暮王之死, 二是礼王之死, 三是李绸儿之死。


呵,李绸儿终归会死,不急, 留着她还有用处, 现在的第一要务是暮王。


如果她想要获得成功,就必须要成为对郑峰有用的人。


她一直以为郑峰是对她有意才会将她要过去, 可现在看来却不是。他为什么会在她跟顾磊尧相遇后将她要过去?他的目的是什么?


瑶雪蹙眉思索,猛地恍然。


郑峰想要利用她影响顾磊尧, 继而获得暮王兵权。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暮王那位新招的女婿就是她的青梅竹马顾磊尧。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她的这位竹马出现的时机很巧, 在瑶雪上辈子的记忆中,她与他偶然相遇后,她就被郑峰要过去做妾了。


等一下, 脑中突然闪过什么,瑶雪拼命抓住。


那么现在, 她要如何才能插手进这件事里,帮助郑峰呢?


.


再过半月就是当今圣人的生日,为了这件事,承恩侯府上下也是忙碌非常。


是啊, 果然如此。


瑶雪心中并没有被利用的愤怒, 反而充满了兴奋。


上辈子的自己太过愚蠢,没有发现这点。现在她明白了自己对郑峰的用处, 只要好好把握这点,她一定能成为真正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现在的苏枝儿觉得自己出去外头吹一吹风就要倒了。


身体素质这个东西跟免疫功能挂钩,一个人的免疫系统如果崩溃,那可是大事。


由此想着,苏枝儿立刻决定要运动!


这边小的在家中肆意妄为,承恩侯敢怒不敢言,还要供着,那边还要给老子贺寿。


苏枝儿一边啃着桃儿,一边替承恩侯默哀。


身为年轻人,苏枝儿的病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因为这段日子吃吃喝喝不运动,所以她的身体素质明显下降。


中午吃完饭后午睡,晚上吃完饭后再去跑一圈。


苏枝儿看着上面的一日三餐点头,真是完美的一天。


虽然她现在还没弄清楚古代时辰表,但她已经学会看太阳分辨大致时间点了。


健康运动才是长寿的秘诀。


立下这个宏图大志后,苏枝儿给自己制定了一份详细的计划表。


早上六点起床跑步,然后做一套广播体操,吃早饭。


其实在老太太院子里的时候,她都是吃早饭的,可自从来了猫儿院这个养老院,没人管她,她就开始肆无忌惮,生物钟紊乱。


这也不怪她,古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她除了吃就是睡,还能干什么嘛……哦,偷窥颜值小仙男,不过最近小仙男突然消失了,按照肖楚耀的说法是休假回家探亲了。


是啊,人人都有家,当然要常回家看看了。


第三天,苏枝儿努力睁开一只眼。啊,好困,等一下再起。


等她睡醒,外面已经传来饭香。


苏枝儿:……先吃午饭吧,浪费了一顿早饭。好吧,身为年轻人,基本都是不吃早饭的。


肖楚耀想了想,加入了一点自己的理解。


枝儿姑娘想吃鸭了。


他真是贴心的好下属,为不懂情爱的主子如此操心。


不知道为什么,苏枝儿突然惆怅起来,忍不住唱了一首歌来表达自己的思乡之情。


“门前游过一群鸭,嘎嘎嘎嘎嘎,快来数一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到底有几只……”


站在门外偷窥的肖楚耀一边皱眉,一边快速用小本本记下:今日唱歌一首,提到七只鸭。


鸭肝、鸭肠、鸭舌、鸭掌、炖鸭、烤鸭、鸭脖子。


一顿吃不下的苏枝儿:……yue。


.


写完,母胎单身狗肖楚耀将纸从小本本上撕下来,然后抬手招来暗卫。


杀人不眨眼的绝顶暗卫,如今沦落到充当人形通讯工具,揣着宽袖暗袋里今日攒的几十张纸条,代替白鸽子角色,面无表情的踏上了入宫之旅。


翌日,苏枝儿吃上了一顿全鸭宴。


小花几天没有出现,大猫都是由肖楚耀喂的。


苏枝儿看着这位壮士战战兢兢的用铁钩子给大猫喂肉,心中感激至极,发自肺腑的称赞他道:“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肖楚耀:……


因为圣人寿诞,四方来朝,所以太子殿下需要回东宫认亲戚。


唉,就算是皇二代都不能避免类似于春节认亲被催婚的尴尬场面吗?即使这位皇二代是个疯子。苏枝儿躺在凉榻上,突然有点心疼这位疯太子,都疯了还要早起假笑陪聊,真惨。


疯太子走的时候带走了大半锦衣卫,剩下一小半留在这里看猫。


古代也是有猛女的,诸如现在疯狂暗恋明恋肖楚耀一众锦衣卫的丫鬟们。


这些丫鬟们难得混进这座别院,本来她们还对别院里唯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苏枝儿很不友好,可当苏枝儿撩开自己的面纱露出那张惨绝人寰的脸时,丫鬟们立刻跟她亲亲热热好姐妹。


苏枝儿:……这看脸的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肖楚耀生得不差,又是锦衣卫副使,平日里也算平易近人,这不,太子一走,就有小丫鬟来送温暖了。


什么花篮、水果、帕子、香囊,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丫鬟们送不到。


等一下,古代人不是很保守的吗?好吧,那都是谣传。


“枝儿你最好了,这是我给你带的红豆糕。”


不错不错。


“哎呀,枝儿,这是我给你带的西瓜,你说帮我去问问肖副使喜欢什么香料呗?”


“枝儿呀,肖副使都喜欢什么呀?”


她怎么知道?


“我明天替你问问。”


“还有我,还有我……”


苏枝儿享受完被簇拥的一天,终于带着自己收受的贿赂找到隔壁院子的肖楚耀。


隔壁的锦衣卫院,都是男人,八块腹肌,肱二头肌强壮的那种,苏枝儿虽然想看,但还是没进去,她是个矜持的小娘子。


苏枝儿抱着纯天然无污染的硕大西瓜笑得痴呆。


好说好说。


“别挤我,枝儿你去帮我问问肖副使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呗。”


威胁完,肖副使急忙奔出去,“枝儿姑娘,怎么了?”


虽然苏枝儿觉得这位肖副使平易近人,但她却觉得他对她似乎太好了一点,已经不是用舔狗能形容的了,简直就快把她当菩萨供起来了。


菩萨苏枝儿掏出一份调查问卷递给肖楚耀,“明天早上……中午给我。”


矜持的小娘子在外头踮脚,锦衣卫院子里有锦衣卫起哄,“肖副使,又是来找你的?”


肖楚耀转头一看苏枝儿,登时吓得汗如浆,一把捂住那乱说话的锦衣卫的嘴。


“再乱说,头给你敲掉。”


“那个什么,我先走了。”苏枝儿有点心虚,赶紧告辞。


肖楚耀:……


熬夜奋战JPG,让他想起了被锦衣卫考试支配的恐惧。


熬夜的崽,早上起不来。


肖楚耀双手接过,手指触到苏枝儿的指尖,一抖,调查问卷就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长长一条,堪比不小心掉落于地,滚出十几米远的卫生纸。


“听说今日来的是那个暮王女婿。”肖楚耀坐在苏枝儿身边啃桃子。


苏枝儿正抱着半个西瓜吃,夏天就是要恰西瓜呀。


皮薄肉多,甜度爆表,除了有籽外简直完美。


.


因为四面八方来拜访承恩侯的贵人太多,所以承恩侯府主院太忙,丫鬟们来的少了,苏枝儿的贡品也少了,她忍不住开始对着肖楚耀叹气。


肖楚耀:???


夜幕降临,侯府后花园内,美人一袭素衣掩于暗色之中,身形略有些狼狈。


瑶雪立在顾磊尧必经之路处静等待着,等男子从宴中出来。


她站在蚊子堆里等了半个时辰,终于,有人来了。


苏枝儿塞了一口西瓜点头。


虽然她看过《丫鬟皇后》,但又不是天才,怎么能记住那个多剧情。她不会去阻碍女主成功,也希望女主管好男主不要再找她的麻烦了。


.


美人如折翼的蝴蝶般翩然而落,马上就要香消玉殒,突然,一人踏水而来,将水中的瑶雪拉拽出来,然后单手攀上美人靠上,往上一跃,重回房廊。


水花飞溅,河面浸着灯色波光艳起。


瑶雪瘫软在地,裙衫浸湿,双眸紧闭,不知生死。男人抱着她,伸手去掐她的人中,美人毫无反应。


男人一袭玄色长袍,仿佛于黑暗中割裂而至。


瑶雪深吸一口气,提裙冲出,站到美人靠上。


她虽侧对男人站着,但眼角余光却一直在看着他,等男子近了,瑶雪深吸一口气,倾身跃下。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瑶雪声音嘶哑虚弱,倾身之时露出脖颈、肩颈处的大片鞭痕淤青。她衣衫半湿,抬手捂脸时露出一截香肩,能清楚看到莹白肌肤之上是一块蝴蝶形状的胎记。


男人双眸骤然一缩。


“你是……丫蛋?”


男人又赶紧将她放平,按压胸口。


数十次后,瑶雪终于吐出嘴里的水,缓慢苏醒过来。她坐在地上,神色恍惚地抬头,看到一张英挺的脸。


说极好看是算不上的,胜在气质出众,透着一股正气凛然之感。


男子道:“我是石头哥哥,丫蛋,你不记得了吗?”


瑶雪没忍住,她道:“我现在唤瑶雪,当年家中灾荒,吃不起饭,爹将我卖入金陵城,我几经辗转,来到了承恩侯府。石头哥哥,你呢?”言语间是止不住的惊喜之色。


“我……”顾磊尧略有踌躇,眼神之中有他乡遇故知的惊喜,也有尴尬的羞愧之色。


瑶雪:……


是了,没错。在被卖之前,她叫……丫蛋。进了承恩侯府后才被老太太改了瑶雪这个漂亮的名字。


“你是……”瑶雪忍住心中对原名的嫌弃,神色悲切地看向自己面前的健朗男子。


瑶雪裙衫半湿,郑峰却好似没有看到。


她垂着眉眼,自己从地上起来,娇娇弱弱如弱柳扶风,那刻意画的裸妆初恋脸配上素净的裙衫和勒紧的细腰,湿漉漉地站在那里,黑发贴面,眸色水润,不仅让人心驰荡漾,还让人想到了从前种种。


顾磊尧的目光落在瑶雪身上,怎么都挪不开。


“顾将军,你怎么在这?”一道男声突然插进来,瑶雪抬头望去,只见郑峰一袭深色长袍,面无表情地站在两人十步远处。


“啊,这……”顾磊尧神色慌张,“我出来寻茅厕的路上迷了路,正巧碰到这位……”


“是我院子里的丫鬟。”郑峰一边说话,一边朝瑶雪走过来道:“摔了?”


“是。”瑶雪躬身退下,转身离开,灯色下,她脸上的凄凉之色一扫而光,唇角轻轻翘起。


.


顾磊尧跟郑峰解决完生理问题,两人一齐往宴会上去。


“是奴婢不小心,惊扰了……顾将军。”瑶雪背对郑峰而站,面对顾磊尧,说话间抬眸朝他看一眼,脸上满是凄楚之色。


能被称为顾将军的此次宴会上有几人?只有一人,那就是暮王之婿。


“顾将军,我带你去吧。”郑峰走到顾磊尧身侧,并与瑶雪道:“你先回去。”


“嗯。”郑峰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我夫人性子骄纵,不太喜欢我院子里面的丫鬟。”


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将此事解释清楚了。


顾磊尧想到瑶雪那张纯欲脸,那副纤弱身段,还有两人的美好回忆,再联想到少女面如死灰倾身跃入水中的模样,顿时心如刀割,愧疚不已。


男子左右四顾,心神不宁。


郑峰单手负于后,他偏头看人一眼,无意道:“方才我那女婢莽撞,冒犯了顾将军。”


“无事,无事。”顾磊尧连忙摆手,趁机询问,“那个,我刚才见她身上似有伤痕。”


瑶雪压抑心中喜悦,心平气和的将自己跟顾磊尧的旧情说了。


“我与石头哥哥自小便是青梅竹马,也有……婚约在身。当年家乡闹饥荒,我被卖了,这么多年不见石头哥哥,他居然已是暮王之婿。”说到这里,瑶雪红了眼。


郑峰从书桌后起身,他站在瑶雪面前,抬手,指尖抚过她发红的眼尾,然后顺势拨到鬓角处的一缕青丝。


郑峰冷眼看着顾磊尧脸上完全掩饰不住的表情,眸中显出思虑之色。


.


郑峰终于开始正眼看她。


瑶雪忍住心中激荡,“从前旧事只是旧事,现在奴婢心中,唯大公子一人。奴婢虽不知大公子在做什么,但若是大公子想要奴婢做什么,奴婢都会做。”


眼前的女子是个聪明人,她或许猜到了什么,在对自己投诚。


郑峰的眸中闪过危险之色,可当他想起瑶雪跟顾磊尧的旧情时,又将那股异色压了回去。


动作轻柔之中带着一股怜惜的宠溺之情。


什么都没说,却似乎什么都说了。


“真是可怜。”他道。


男人的眸色一瞬冷淡下来,他收回手,不再说话。


瑶雪心中的激动之情被削减一半。


她猜测,一定是她做的还不够多。


这个女人,可以利用。


郑峰开始觉得自己将她要到身边是件正确的事。


可看着瑶雪这般上赶着,郑峰却又忍不住想起那个口口声声说喜欢他,却什么都不做,甚至避他唯恐不及的苏枝儿。


本来嘛,这种事情是根本不会跟苏枝儿扯上关系的,可坏就坏在她现在是猫儿院阵营,远在皇宫的太子殿下一句“要大猫”,就将苏枝儿从猫儿院并大猫一起拎到了狩猎场。


苏枝儿:……


为了此次出行,苏枝儿准备了三个大包袱,结束的时候发现自己实在是太虚了,根本就背不动,要是有行李箱就好了……行李箱?她可以让别人做一个啊!


没关系,她会让郑峰看到她的诚意。


.


圣人为了表示对四方来朝之贵客的关心,并展示他们大周的待客之道,决定进行一场夏猎。


“轮子。”苏枝儿指了指纸上那两个四个圆溜溜。


肖楚耀了然,“居然能想到在箱子上装轮子。”


苏枝儿骄傲地抬起自己聪明的小脑袋瓜。


苏枝儿画了个简易版行李箱,兴冲冲的去找肖楚耀。


肖楚耀看一眼,吐出两个字,“书箱?”


书箱?啊,确实是有点像,不过她这个是有轮子的。


苏枝儿最终还是灰溜溜的选择了她的小包袱。


.


这是一场皇家围猎友谊赛,秉持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标准,大家争得面红耳赤,就差直接动手。


临行前,肖楚耀替苏枝儿搬来了她的行李箱,重的一批,别说举了,她连拖都拖不起来。


能不重吗?纯实木打造,精心上漆,下头还有四个铁轮子。


毁灭吧。


大猫拥有单独帐子,苏枝儿作为饲养员被安排跟大猫住在了一个帐篷里。


幸好帐篷大,不然苏枝儿每天对着大猫那双黄澄澄的野兽眼,不是被吓死,就是被吓死。


大猫所住的帐篷有些偏僻,听说是怕打扰到贵客们歇息。


这是苏枝儿从各路带来的,主子不合,丫鬟、小厮、侍卫更不合的现象中分析出来的。


不像她,一方面代表承恩侯府,另外一方面又代表太子,如此尊崇的地位,苏枝儿狐假虎威,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狩猎场是一块被圈起来的地方,苏枝儿不知道它有多大,但绝对不小,骑马估计要逛上个好几天才能绕着它走上半圈。


你就让青春美少女提着裙子去沟里上厕所吗?


好吧,憋不住了,先将就一下吧。


苏枝儿把大猫交给肖楚耀就自己出了帐篷。


因为太过偏僻,所以连茅厕都没有。


肖楚耀按照惯例过来喂食,当听到苏枝儿这个问题时他沉吟了一会儿后道:“后面有沟。”


沟?沟!


有人?难道也是出来上厕所的吗?一起啊,一起啊!苏枝儿兴奋地招手,刚刚要喊,突然发现前面背对着她的小伙伴已经有小伙伴,只是因为天色太黑,所以她没看到。


不知道三人行,行不行。


苏枝儿眯眼,前面分明是一男一女。


帐篷周围是有灯的,可是苏枝儿没找到沟,不知不觉,她越走越远,直至四周昏黑才意识到她可能是走太远了。


随便上一下吧。


苏枝儿这样想着,刚刚要蹲下来,突然看到前面有个素色身影。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咸鱼遁!


苏枝儿赶忙要遁,不想一转头,又看到前方不远处正站着一个男人,幽幽盯住她,满目杀意。


苏枝儿:!!!跑啊!


夜黑风高,孤男寡女……夭寿,她似乎撞破了奸情现场。


距离不远,苏枝儿明显认出那个人是瑶雪。另外那个男的她不知道是谁,但明显不是男主。


瑶雪作为女主在小说中跟诸多男士有过亲密接触,苏枝儿不知道这是男几号,反正撞到就不会有好事。


“咔嚓,轰隆……”苏枝儿脚下一空,连带着身后的男人也一起摔进了坑洞里。


掉下来的那一刻,苏枝儿想,这就是她一直在寻找的沟吗?是不是有点深了?


.


身体比行动更快,苏枝儿甩开膀子就跑。


身后有动静追过来,苏枝儿闷头往前跑。潜力突然爆发,她直觉自己奔出好远好远,手脚虚软无力,马上就要栽倒,身后猛地扑过来一具男性身体,一把掐住了她的后脖颈子。


草!作者救我咸鱼命!


小娘子小心翼翼的开口,“戳腰子上了?”


郑峰:……


他腹部本就有旧伤未愈,现在又添新伤,幸好竹子插的不深。


这不是沟,而是一个设置在林子里的捕猎陷阱,不知道是哪家贵人偷懒挖的。


洞里倒插着一根削尖的竹子,苏枝儿运气好,掉下去的时候正卡在那竹子旁边,没伤到身体,她身边的男人运气就不好了,那竹子正插在他腰腹间。


苏枝儿爬起来,她借着一点朦胧月色,认出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郑峰。


男人踉跄着倒在地上,单手按住腹部,有血从他的伤口溢出。


郑峰努力喘息,朝苏枝儿道:“过来。”


苏枝儿努力摇头,“不过来。”


郑峰深吸一口气,猛地按着伤口起身,竹子应声而出,喷溅出的血糊了苏枝儿一脸。


苏枝儿吓得一哆嗦,往后一靠,用力抹脸,越抹越可怕,满嘴的腥味。


呕……


她伸手去摸内壁,好光滑,是故意弄得这么光滑,为了防止野兽爬出去吗?


“苏枝儿。”男人神色阴冷地叫她一声。


苏枝儿转头看去,郑峰唇色苍白,按压在伤口处的手上血迹已停。男人支撑着起身,朝她走过来。


你当她傻吗?


后脖颈子处被掐住的感觉挥之不去,苏枝儿仰头看向头顶。


好深,她能爬出去吗?


哎,你还是没碰到。


转了半圈,换了位置,两人依旧是面对面,在圆形里保持最大距离。


男人似乎放弃了,他瘫坐在那里,捂着伤口仿佛要死过去。


苏枝儿面色大惊,在郑峰伸手过来时迅速往旁边一躲。


哎,你没抓着!


男人的脸色又阴沉几分,他继续伸手,苏枝儿继续躲。


“呵,”郑峰冷笑一声,“刚才你就站在瑶雪身后。”


苏枝儿沉默下来,然后又笑道:“大公子,你在说什么?”


郑峰深吸一口气,转移话题,“隐思说,你喜欢我,要来伺候我。”


苏枝儿却不敢管他,郑峰就是那条蛇,她不想当农夫。


“你看到了。”男人低低开口。


苏枝儿装傻,“大公子,你在说什么?”


危险危险危险!


原来刚才男人不是要死了,而是在积蓄力气,就是为了这最后一击!


暗巷的事情他发现了,并且要杀了她!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胡说啊!


“大大大大公子龙章凤姿,天神下凡,奴婢不配。”苏枝儿迅速撇清关系。


“不配?我看你配的很。”男人霍然起身,上前一步,猛地一把伸手掐住苏枝儿的脖颈,“那日暗巷内,你知道是我,却偏故意把我叫作狗,嗯?”


“咳咳咳……”她弯腰用力咳嗽。


感恩她为了保持自己的丑陋,每天一片小苹果,并且随身携带水果刀。


水果刀并不锋利,再加上苏枝儿力气又小,如果是平时,估计也就掉点血皮,可她扎的位置好。


脖子上的手越掐越紧,苏枝儿面颊涨得青紫,她仰头看到黑黝黝的天,想着自己难道要命丧于此吗?


“噗嗤”一声,一柄尖锐的小刀扎进郑峰伤口。


男人闷哼一声,手劲一松,苏枝儿赶紧逃开。


苏枝儿觉得自己暂时安全了,她哆哆嗦嗦捧出一个苹果咬了一口。


“咔嚓,咔嚓……”缓解一下焦虑情绪。


.


她扎在了郑峰的伤口上,也就是他的腰子。


哦豁。


男人疼得皱眉,面色煞白,半跪在地上起不来身。


郑峰:……


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苏枝儿叫完,觉得自己离死神更近了。


她看着郑峰的黑脸,闭上了嘴。


现在双方对峙,男人明显不能移动,可如果苏枝儿攻过去,她觉得一定是自己先死。


“等到明日一早,我们被人发现的时候,你的匕首就会成为杀我的证据。”郑峰按着苏枝儿那柄水果刀,眸色阴寒至极。


“你太阴险了!”苏枝儿脱口而出,“明明是你要杀我!是你自己要学狗叫的,又不是我逼你的,大不了我还给你嘛,汪汪汪汪!”


一颗虎头从洞口上方伸进来,并用厚爪子扒拉了一下。


“大猫,大猫!”苏枝儿喜极而泣。


大猫的脑袋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森白的脸。


猪脑子,呜呜呜……


“吼……”突然,寂静的山林没传来一声虎啸。


苏枝儿神色一凛,“大猫?大猫!”她疯狂的喊,蹦蹦跳跳,满脸热泪。


咸鱼也是有脾气的!


说完,她发现小花已经牵着大猫走出三米远。


好吧,真听话,她还没说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了,真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小花,小花,小花!”苏枝儿手舞足蹈,重获新生。


小花扔下来一根绳子,苏枝儿把它绑在身上,终于脱离深洞。


“别救他。”上来之后,苏枝儿第一句就是这。


四周黑黝黝,参天大树随风舞动,犹如野兽凶袭。


猎场内的动物都被筛选过,夜间也无虫鸣鸟叫之声,寂静裹挟着黑暗扑面而来,仿佛深渊巨口撑在脑袋上。


脚踩在濡湿落叶上的声音“噗嗤噗嗤”的响,被放大百倍。刚刚才经历了生死大劫的苏枝儿紧跑几步,站到少年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


苏枝儿低头朝坑洞里看一眼,郑峰正仰头看她,面色苍白又难看。


苏枝儿冷笑一声,朝他竖起了一根中指。


.


可她还是怕。


少年宽袖摇曳,随着他的摆动而略过苏枝儿的小臂。


少女犹豫着,小心翼翼伸手扯住他的宽袖。


少年虽然走得慢悠悠,但脚步大,苏枝儿要小跑着才能跟上。


大猫张开嘴,打了一个哈欠,显然是一夜未眠,困得慌。


苏枝儿心有余悸,看着前方少年的身影,总不自觉的往身后看。身后黑压压的,什么都没有。


两方对峙,苏枝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表情狰狞,那边少年脸上表情毫无变化。


苏枝儿努力扯住,用力扯住,扯着扯着就哭了。


“呜呜呜,我好疼,我一晚上没睡,手还划伤了,你还这样对我……”连个袖子都不给她扯。


走在前面的少年顿了顿,转身,低头,盯住苏枝儿的手。他沉默了一会儿,将胳膊往后拽。


苏枝儿用力捏紧袖子。


少年往外扯。


“你瞪我,你居然瞪我!”苏.窝里横.无理取闹.冒着鼻涕泡.枝儿。


周湛然:……


少年没再说话,只是伸出手,缓慢而犹豫着,牵住了苏枝儿的手。


苏枝儿委屈极了,心中满溢出恐惧,刚才的故作坚强在此刻尽数崩塌。


刚才的经历对于她来说就好比一直生活在光明社会中的大好青年无意间闯入了杀人魔的地狱那般的恐惧。


少年半睁开眼看她,眸子黑亮,白日里总是懒洋洋耷拉着,直到晚间才圆溜溜地睁大,像猫儿似得。


他像是个第一次做这件事的孩童,生疏且僵硬。


小花的手冰冷薄腻,指腹处有厚厚的茧,跟他这个纤瘦薄相的人完全不一样。


苏枝儿眸色微怔,指尖颤抖,轻轻扣住这只冰凉的手,渐渐消了哭腔,心中的恐惧也在这份冰冷的抚慰下缓慢沉淀下去。


黑暗中,少年左手一只大猫,右手一只苏枝枝,消失在从天际中破开的晨曦之色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