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20 章(间谍这份高危职业...)

第 20 章(间谍这份高危职业...)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回到猫儿院, 苏枝儿继续开始自己的饲养员日常。


她看着光秃秃的院子,再看一眼可怜巴巴的大猫。她寻到麻绳将枯树缠上,把院子里仅有的那几棵秃毛树变成了猫抓板。


这不止是个体力活, 还是个技术活。院子里的苏枝儿看着自己辛勤了一天的劳作结果,觉得这几棵树实在是有点可怜, 估计是活不了了, 大夏天的居然光秃秃的, 幸好被她废物利用变成了猫抓板。


大猫的猫抓板有了,苏枝儿又去替它做了一个巨大型的逗猫棒。就是在一根木棍上缠了一些……鸡毛。


可很奇怪,到了小花来的时间点,她却没看到人。


“怎么回事?”苏枝儿嘟囔了一句, 身后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拍上了她的肩膀。


鸡毛是她去厨房要的,都是新鲜带鸡味的, 大猫远远闻到就激动的不行, 以为自己今天能吃鸡了。


差不多收拾好了,夕阳已落,苏枝儿就坐在阴凉处等着小花过来给大猫送肉吃, 顺便放出来玩玩她新做的猫抓板和逗猫棒。


清月摇头, 她拿着酒坐到苏枝儿身边, 问她, “你知道太子吗?”


苏枝儿用力点头,“知道知道。”


苏枝儿转身,就见清月拎着一壶酒站在她身后。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清月?”苏枝儿见清月脸色不好, 就问她,“你是不是病了?”


而且虽然大周圣人是个老疯子,但大周也不至于民不聊生,反而因为严苛的铁律,所以不聊生的是官员。


老疯子动不动就喜欢砍当官的人头,堪比翻版朱元璋。


“呵, ”清月冷笑一声,“那种人就不应该存活于世, 就是因为他,所以才会民不聊生。”


苏枝儿:……这关太子什么事?现在管事的不是皇帝吗?


贱淫,杀。


结党,杀。


至于太子那个小疯子,虽然完美承袭了他爹喜欢杀人的习惯,但大多杀的也都是官。


贪污,杀。


当然,像男主郑峰这样作为正义的一方来说,皇帝这个老疯子就是一个滥杀无辜,不识贤臣,不辨忠奸的烂货、庸君了。不过人嘛,立场不同,自然理解也就不同了。


因为老疯子太疯,所以没人敢规劝。


轻罪用重刑,让那些当官的连个屁都不敢放。


长此以往下来,当官的心存不满,虽未敢表现,但总在暗搓搓琢磨什么。


再说了,你虽然是个谏官,但你也要注意说话的艺术。


任谁被指着鼻子骂都不会开心的,尤其是皇帝,还是个疯子。


毕竟敢规劝的都被杀了。


想起这事苏枝儿就觉得那些愤青一样的谏官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你咋专门挑人家发疯的时候蹦上去呢?现代疯子杀人都不用负法律责任,你这古代更不用说了啊。


不知道为什么,苏枝儿在清月身上看到了愤青的影子。


等一下,作为一个丫鬟你担忧的难道不是今天应该穿什么花衣裳,明天应该梳什么漂亮发型,后天应该勾搭哪家公子飞上枝头变凤凰吗?你为什么会成为愤青属性的革命者?


谏官作为高危职业,如果不是子承父业,从小洗脑教育的话,估计没一个人愿意去选这门牺牲率为百分之99%的专业吧。


“君不君,国不国,国将亡也!”清月陡然压低嗓音,说出了一句十分有内涵的话。


不过喝了酒也不能解释你属性的突然变异啊喂!


“我去睡了。”突然,清月站起来。


苏枝儿微微凑近,闻到清月身上的酒味。


啊,原来是喝了酒啊。


算了,干个夜宵吧。


.


苏枝儿仰头,看着她站在自己身边,遥遥望一眼天上,喃喃一句,“好久没看到星星了。”然后转身,入了房。


苏枝儿:???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大猫也开始疯狂吼叫,那声声吼叫,将苏枝儿从睡梦中唤醒。


她睁开眼,率先印入眼帘的是天际处那一片火光。


今天晚上是苏枝儿值夜班,干完夜宵,她单手撑着下颌等小花。


晚上一两点是最难熬的时候,困意袭来,苏枝儿的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大眼睛搭拢下来,开始打瞌睡。


苏枝儿赶紧起身,她提裙站到美人靠上,扶着柱子望。


着火的地方是距离太子住的主院不远的侧院,跟猫儿院虽有一段距离,但夏天干燥,火势蔓延的很快。


“走水了,着火了!”


有人在喊。


喝醉了?苏枝儿猛地想起这件事,赶紧走到窗户边,推开虚掩的窗户门,然后提裙跳了进去。


猫儿院大,因为只有苏枝儿和清月两个人伺候,所以她们是一人一个房间的。


清月!


苏枝儿去拍清月的房门,拍了很久也没人回应。


“清月!清月!”苏枝儿又喊了两声,还是没人。


不在。


屋子格局摆设都是一样的,苏枝儿进去又径直寻到床榻边。床榻上被褥叠得整整齐齐,根本就没人。


没人?


大猫焦躁的在笼子里来回踱步。


她不敢开笼子。


苏枝儿走到门边,发现门是反锁的,可人却不在,古怪。


情况紧急,苏枝儿也来不及细想,只推开门,去看院子里的大猫。


苏枝儿想,现在的她在大猫眼里估计就是一块行走的猪肉。


猪肉苏枝儿进退两难,她又奔到门口去看火势。


虽然苏枝儿跟大猫相处了一段时日,但只有小花在的时候她才敢稍微逗弄一下。


现在小花不在,苏枝儿实在是没有勇气去打开笼子将它放出来。而且因为今天小花没来喂食,所以大猫现在是饿着肚子的。


不行,太凶了,嘤嘤嘤。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


似乎要烧到这儿了,又似乎并没有要烧到这儿。


苏枝儿返回去,拿起逗猫棒塞进笼子里,大猫猛地一口咬断。


苏枝儿一叠声问了许多问题,小花却一个都没回答。


他牵着大猫往外去,大猫乖顺极了,一点都没有刚才在苏枝儿跟前耀武扬威的凶残样子。


少年不知道从哪里赤足奔出来,他一进院子就将大猫放了出来,然后牵着它往外去。


苏枝儿赶紧跟上,“小花,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晚?外面怎么突然着火了?你没事吧?”


苏枝儿看着他们隐藏在飞鱼服下面的八块腹肌,突然感觉贼有安全感。


.


终于,两人一虎出了院子,正遇到一拨人逃,一拨人去救火。


“保护太子殿下!”锦衣卫们身穿笔挺飞鱼服,腰挎长刀,面无表情的从苏枝儿和周湛然身边路过,跟他们背道而驰。


“那是什么?老虎吗?”


“是太子殿下的老虎,听说从小吃人肉长大的!”


住在太子这边的人都知道太子在锦衣卫所里养了一只虎,可这还是他们头一次看到有人溜虎。


面对这种天然的凶霸之物,众人都避之不及。


苏枝儿:……那被看了几千眼的她现在应该是一块千疮百孔,被戳烂的豆腐了?


朋友啊,眼界啊!


苏枝儿:……她看得很清楚,吃过猪肉、羊肉、鸡肉、鸭肉,就是没有吃过人肉好吗?这年头连老虎的谣言都有人传?


“快走,快走,听说被它看一眼就会被盯上,然后咬死!”言语间都是对未知的恐惧。


.


苏枝儿一路跟着小花来到一处院子,她认出来这里分明就是她第一次见面带小花来的地方。


好吧,虽然她从前也这么想,但现在她……也这么想QAQ。


孩怕。


两人一虎待在院子里,那边救火队的纷繁杂乱渐渐被OO@@的草吹风声,蟋蟀蛙叫所掩盖。


那么多人救火,不少她一个拖后腿的吧?


杂草、大石,就连大石上面凹陷进去的清泉眼都一模一样。


好清静。


虽然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但对于觉得跟小花较为熟稔了的苏枝儿来说却有点受伤。


好吧,看在你被烧伤了的份上,她就暂且原谅你了。


苏枝儿这样想着,视线一顿,看到小花被烧掉了一只袖子的胳膊。


“你胳膊怎么了?”苏枝儿忍不住喊出声,她面露担忧地蹙眉,掀开脸上的面纱企图更看清楚小花胳膊上的伤,却被小花侧身避开。


“你不疼吗?”苏枝儿心疼极了。


这样的伤,就算是陌生人看到都会心惊,更别说是对小花有好感的苏枝儿了。


苏枝儿凑近些,看到小花原本白皙的胳膊上被烧伤一大块,就像是他用胳膊强行抵挡住什么,然后被灼烧了。


看着好严重!!!


“你过来。”苏枝儿已经忘记了少年刚才的躲避,她满心满眼都是他的伤。


她把他扯到那个泉眼边,用手捧着泉水,哆嗦着指尖,小心翼翼的朝他伤口浇去。


少年微微低头,看到自己红肿灼烧,拱起一大块的胳膊。因为他是冷白皮,就算是一个蚊子块都非常明显,所以像这样的伤口,只能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了。


听到少女的话,少年表情寡淡至极,好像这只手不是他的。


似乎有什么矛盾的东西从他眸中溢出,甚至晕染出几分嫣红之色,惹得少年终于轻微皱了皱。


苏枝儿看不懂那是什么,她看惯了少年这张高级厌世脸,并不觉得害怕,只一心担忧他的伤,看到他皱眉,还以为是疼的,赶紧轻轻的朝他伤口吹了几口气,并问,“疼吗?”


因为紧张,所以苏枝儿一边试探的让泉水淅淅沥沥的往下淌,一边观察少年的表情。


少年连眉头都没皱,他只是用那张漂亮的脸看着她,眉宇间泛着冷意。


苏枝儿却以为他疼得说不出话来,并且因为少年人的倔强,所以在硬撑。


更心疼了!她的宝儿啊!


疼?


周湛然看着自己的胳膊,感觉不到一点疼痛。


苏枝儿只知道简单的护理知识,现在外面那么忙,一定找不到医士,也拿不到药。


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捧起泉水替少年浇下去。


.


这样严重的烧伤,为了减少疼痛,首先要用清水冲洗降温。


重复这个动作半个小时,苏枝儿的胳膊开始打颤。胳膊累了,手抖了,她还在坚持。


“你哭了。”少年突然开口。


她记得好像要浇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


石碗那么大的泉水眼,根本就不能把胳膊放进去,苏枝儿只能不断的替少年浇上去。


好像是的。


苏枝儿有点丢脸,她抬手把面纱放了下去,并吸了吸鼻子。


少女遍布小红疙瘩印子的脸上是清晰分明的两条泪痕。


她,她哭了吗?


“为什么哭?”少年用那只完好的手伸出一根手指,抵住苏枝儿的面颊。表情虽冷,但眸中的困惑却是真的。


那里的面纱被眼泪浸湿,水渍汪汪一片。


其实她的小红疙瘩都快要好了,可经历了上次造反俱乐部事件,她清晰明白的发现郑濂对她居然还有意思!


好吧,只能将过敏进行到底了。她就不相信郑濂能对着她这张丑到爆的脸产生长时间的兴趣!


“因为……”少女声音很轻,她说,“怕你疼。”


空气一瞬安静下来,少年原本毫无感觉的胳膊突然开始剧烈疼痛,像是被打破了某种屏障一样,疼得撕心裂肺,挖骨抽筋。


少年轻轻往旁偏移,拨开面纱一侧,露出少女一只眼。


苏枝儿颤了颤眼睫,正巧一滴泪滚到少年指尖。那手指又长又细,看着像漫画手。少女的眼也是明亮而朦胧,黑白分明中蕴着泪珠,粘在眼睫上,鲛人珠般圆润晶莹。


被周湛然那双黑沉沉的眼睛盯住,苏枝儿顿觉心尖一跳。她垂下眼帘,掩饰住心中的异样感,“作,作为朋友,当然是因为关心你。”


“关心。”少年喃喃自语,他半阖起眼,眼睫下垂,露出缱绻之态。


胳膊上那一大片水燎泡又红又肿,像层叠的蚕蛹,臃肿的被烫坏的肌肤与旁边正常的冷白肌肤形成鲜明对比。


少年的嗓音也变得嘶哑,他的声音甚至有点颤抖,“为什么怕我疼?”


大猫乖巧的跟在他身后,走出几步回头看一眼苏枝儿。


少女呆愣愣站在那里,手还放在半空中,像是要抓取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抓到。


疼了,就是关心。


少年抽开自己被苏枝儿捏在手里的袖子,绕过她,慢吞吞往前走。


.


这场火烧了大概有一个时辰,终于被众人齐心协力的扑灭。


直到少年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苏枝儿的视线里,她才恍惚回神,心中产生一股懊恼。


她是不是……越界了?惹他生气了?


少年闭着眼,有血从胳膊伤口处蜿蜒而下。


大虎盯着少年的胳膊舔了舔唇,它觉得自己似乎闻到了香喷喷的烤肉味。


外面闹哄哄的正在收拾残局,屋内悄静无声,只有一少年垂落着一只被烫伤的胳膊靠坐到榻上。


他身后扶趴着一只虎,乖顺的将两只巨大的爪子垫在脑袋下面,露出健美的身段和柔顺的皮毛,让少年仰身靠下去。


少年却一点都不怕那恶虎,甚至还偏头将半张脸埋了进去。


进来的肖楚耀跪在地上,道:“抓住了。”


“主子。”有人推门进来。


屋内昏暗一片,连一盏灯都没点,只大虎一双在暗中散出发澄澈幽光的眼,浸着十足的野性,让人望一眼就遍体生寒,不敢靠近。


老虎趴累了,站起来活动活动,伸了一个漂亮的懒腰。那颗虎头正巧凑到榻旁,跟清月对了个正眼。


清月被堵住了嘴,全身无法动弹,她被虎头吓了一跳,然后蚕茧似得扭曲着抬头,脖子仰出一个古怪而诡异的弧度,看到了虎头旁边的少年。


.


一个身形纤细的丫鬟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她的面前就是一颗硕大无比的虎头。


少年单手撑着下颌,黑发落下,神色极淡,“外面的火灭了吗?”


“是。”肖楚耀道:“这丫鬟不肯招供是谁指使,这把火烧死了我们好几个兄弟……”说到这里,肖楚耀脸上露出怒色。


是他!竟然是他!


清月被堵住了嘴,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声音,就似老人一般浓重的喘息声。


蒸!


肖楚耀霍然抬眸看向周湛然,脸上露出些许不可置信。


周湛然却依旧是那副冷漠表情,他甚至觉得有点无聊。


“那就蒸了吧。”


清月是从小受训的杀手,她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为的只有一个。


杀人。


少年抬起自己受伤的胳膊看一眼,然后起身下榻,走到清月身边。


他虽高,但瘦,俯身望看过来时眉眼阴丽。他嗓音很淡,带了一股与世无争的慵懒之色,可说出来的话却诡异至极,“受伤了就会有人关心,你高兴吗?”


清月被堵住了嘴,不能说话。


少年却直起身,甩着胳膊道:“我很高兴。”


她杀过很多人,眼前这个疯太子是她的最终目标,可她失败了。


不过幸好,她已经留下线索,主人很快就会知道谁是那个真太子。


“听说锦衣卫已经抓住纵火的人了,是咱们承恩侯府内的一个丫鬟。”


“一个丫鬟为什么纵火呀?她难道跟太子殿下还有深仇大恨?”


.


承恩侯府入夜的这场大火迅速传遍整座金陵城。


各种说法非常多,苏枝儿却知道这场火并没有那么简单。


她回想起之前清月那夜说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话,想到一个可能性,清月或许是郑峰那边的人。


“那位殿下是个疯子,杀人无数,仇人遍地,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与那丫鬟扯上什么关系了。”


“才不是呢,我听说是那丫鬟晚间偷吃酒,不小心打翻了烛台,才引起的大火。”


可现在郑峰根基未稳,一般来说是不会闹出这么大动静来暴露自己的实力的,那么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不对不对,疯太子的敌人那么多,也不一定是男主。


郑峰此人,手段毒辣,心肠冷硬。


像清月这般年纪轻轻就被买回来,在暗地里培养起来,然后再被四处安插的卧底间谍,在他手里不计其数,甚至可以说是遍布整个金陵城。


“快快快!锦衣卫在正院里架起了一口大锅,说是要蒸人。”有老婆子惊恐奔来,四处相告。


胆子大的一道跟着去看,胆子小的早已吓得魂飞魄散。


苏枝儿想的头疼,隧决定不想。


关她什么事?干饭去。


苏枝儿躲在自己的被窝里,想着清月那张脸,然后又想到一口硕大无比的铁锅……好吓人。


而且指不定这下一个蒸的就是她!


苏枝儿属于胆子小的,她立刻就躲进了自己的猫儿院,连饭都不干了。


在昨夜那场火势中,猫儿院并未受损。


大夏天的,她硬生生冷得出奇,浑身凉汗,浸湿了被褥,躺在床上全身虚软。


.


是啊,她虽然不是真的郑峰那边的间谍,但她跟郑峰也脱不了关系。


苏枝儿这样一想就被吓病了。


苏枝儿猛地一下睁开眼,就见自己床边坐了一个白乎乎的人影,跟刚刚出炉的包子似得浑身雪白。


他收回自己点在苏枝儿脖颈处的那只冰冷的手,然后举起自己另外那只血肉模糊的手跟她说,“疼。”


苏枝儿做了个噩梦,她梦到自己被放到了蒸笼里,就跟蒸大馒头的那种大蒸笼似得,她被套了麻袋,脖子上被收紧口勒住,蜷缩着横放在里面。白烟蒸腾而起,她的眼前渐渐被白雾灼伤……好冷!


等一下,冷?被蒸不是会热吗?


苏枝儿用清水净面,勉强恢复神智,就着那盏琉璃灯看到少年胳膊上的伤,似乎有越发严重的趋势,那些燎泡涨得鼓鼓,像喝饱了水似的。


“你有药吗?”她蹙眉问。


苏枝儿惊魂未定,被突然出现的少年吓得不轻。


她起身点灯,身体沉重。


当然,还有其它的一些小方法,就是拿出自己的小金库,去找医士们暗地里买些药。


苏枝儿背着少年,取出自己的小金库,让少年在她屋里等着,然后自己去外头买药。


少年摇头。


那这可怎么办?像他们这样做奴才的,平日里病了都是借着主子们的福分才能请府内的医士看看的。


“侯爷吩咐,最近几日只要是看病、拿药的,一律免费救治,不可暗地收取钱财。”


苏枝儿的小金库终于保住了。


虽然苏枝儿去的早,但等她到药房,发现那里已经有许多人在等着了。


原来昨夜受伤的人不在少数。


“我的!”


两只手一起按到那盒子上,苏枝儿扭头,就跟一小厮对上了眼。


烫伤药供不应求,苏枝儿本是条咸鱼,奈何一想到少年的伤,就只能硬着头皮往里挤。


“最后一盒……”


“原来是二公子呀。”苏枝儿声音轻软,带着一股明显的柔顺,“对了,这位小哥知道我是谁吗?”


小厮冷哼一声,“我管你是谁。”


那小厮嚣张道:“我是来替我们家二公子取药的。”


二公子这个名头一报出来,周围的人顿时后退三步,丫鬟哪里敢跟主子争。


众人:……


小厮呆在那里,半天才回神追出去,然后就见那丫鬟早已跑得没影了。


苏枝儿继续柔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好。”说完,她猛地一把抢过那最后一盒烫伤药,然后拔腿就跑。


小厮:……


猫儿院里,少年乖巧地坐在苏枝儿床榻边,鼻息间嗅到的都是她的味道。


大猫正在院子里玩猫抓板,猫儿院的大门紧闭,怕大猫随意乱跑。虽然大猫脖子上拴着一根铁链,但难免出现意外。


小厮气得仰天长啸,“到底是谁!”


.


少年垂眸瞥他一眼。


虽然肖楚耀是个男人,但对于这位主子,他却有着非一般的细心。毕竟不细心一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当场去世了。


“啪嗒”一声,窗户被人打开,肖楚耀翻身跃入。


“主子。”


“嗯。”少年正在捏苏枝儿自己做的一只布娃娃。


那是一只肚子圆滚滚,体型不大,也就两个巴掌一般大的,类似于大白的布娃娃。葫芦身体,微笑脸,因为手感极好,所以苏枝儿总是喜欢抱着它睡,最最喜欢的就是把脸埋进去蹭,现在被少年看中了。


虽然自家主子受伤了,但肖楚耀却明显感觉到自家主子心情不错。作为一名尽职尽责尽忠的好下属,肖楚耀回来禀告,“人蒸好了。”


那语气,仿佛蒸好的是一笼包子。


肖楚耀知道这是谁的屋子,也知道自家主子跟住在这屋子里头的小丫鬟走得很近。


肖楚耀想了想,终于还是决定开口,“主子,那苏枝儿现在看来虽并非奸细,但却跟郑濂走的近,屋内还有郑濂的外衫……”


肖楚耀见上头长久的没有声音,便小心翼翼地抬头偷窥了一眼。


只见少年黑发垂肩,眼眸低垂,正慢条斯理捏着怀里的布娃娃玩,腕子上的佛珠莹润圆滑,散着一股佛系之光,看起来格外的乖顺,哪里有平日里那股骇人的疯劲。


肖楚耀跪在地上,话说到一半,又下意识抬头瞧一眼周湛然。


少年抱着布娃娃坐在床边,面无表情地微微倾身看他,双眸沉寂,看不出任何情绪。


肖楚耀暗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将下面那句话说了出来,“那就是……有私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