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13 章(勇敢男人,不怕困难!...)

第 13 章(勇敢男人,不怕困难!...)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一开始,郑峰更怀疑那天的人是瑶雪,他先对瑶雪下手。瑶雪被他从老太太处要了过来,郑峰假作亲近,李绸儿果然吃醋,三番四次对瑶雪下手,像瑶雪这般的性子,估计会自寻短见。


可不久他就发现,苏枝儿的嫌疑更大。


瑶雪是位美人,还是位极其讲究的美人。她最不喜欢身上沾染油烟之气,就算是不巧路过厨房都要回去沐浴一番,换身衣裳,还是那种用了熏料的衣裳。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带着满身的糕点甜腻味出门?


呵,兜兜转转,竟差点真的被那个小骗子忽悠过去。


好不容易来到小天地,苏枝儿一眼看到那个躺在大石上的少年,赶紧奔过去。


“我来了。”少女气喘吁吁,手里还举着榔头。


少年眨了眨眼,缓慢坐起来。


.


苏枝儿晚上去寻小仙男的时候心中踌躇又害怕,她拿上了家里唯一的武器:一个榔头。


这是一个铁制的小榔头,苏枝儿把它握在手里,走到哪块太黑的地方就挥舞几下。一路过来,她神经紧绷,活像个疯子。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长发被梳起,少年身上的阴沉气质顿时消散,露出精致的轮廓眉眼。


苏枝儿重新坐到他身边,然后从怀里掏出用油纸包装着的东西递给他,“喏,这是我今天自己做的。”


少年接过,打开,只见里面是一个猪猪形状的巨大版馒头,一个顶三个那种。猪猪做的很可爱,两个耳朵,两个黑豆眼睛,一个鼻子,还有一点红艳艳的小嘴儿。


苏枝儿赶紧把榔头收好,借口道:“家里修椅子,忘记放好了。”


“哦。”少年慢吞吞点头。


“你的头发怎么又没梳?”苏枝儿习惯性地掏出梳子,替少年梳了一个马尾,侧边一个编发。她从身上找出一个带子,替他拴住马尾。


苏枝儿想,她能幸运第一次,可不会幸运第二次了。


穿书对于她来说是获得第二次生命,可人嘛,好运气是会用尽的,她觉得如果这次她死了,那就真的是死了吧。


想到这里,苏枝儿悲从心中来,她呢喃一声,“我可能……要死了。”


“里面是豆沙馅。”苏枝儿不知道少年吃不吃甜,但猪猪嘛,一般都是奶黄馅,她没有奶黄,就只能用豆沙代替了。


猪猪还是热的,苏枝儿原本想催促少年快吃,可看着他仔细观察猪的样子,又觉得急什么呢。


她人都要死了,还急什么呢?急着去投胎?


苏枝儿看向今日无意间救了自己一命的少年,那股藏在心里的委屈和恐惧再压抑不住,她忍不住哭了,“你说,你说我做什么了呀,就,就要杀我,你们,你们古代人怎么动不动就杀人……”


后面那句话因为苏枝儿哭得抽噎,所以少年没有听清楚,他只听到了前面的话。


“做什么了?”他问。


少年捏着猪猪包的手一顿,问,“为什么?”


“因为,因为有人要杀我。”苏枝儿不敢跟王氏说,因为她知道王氏也帮不上忙,她也不敢跟其他人说,因为她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就是那个要杀她的人。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在面对生死之时当然会害怕。


她觉得想杀她的人是郑峰。


因为郑峰表现的太怪异了,他一直问她,“你怕狗吗?”


一个男主,会故意跟炮灰搭话吗?当然不会,如果有那就一定是剧情,并且说明,她要死了。


“我,我根本就什么都没做,明明,明明是他自己学的狗叫……”苏枝儿一边哭,一边抹泪,哭得面纱都湿了,可她却不敢将面纱掀上去。


因为她知道现在自己的脸很丑,哭起来肯定更丑。


苏枝儿想了很久,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少年慢吞吞捏着猪,一直在听苏枝儿哭诉,却一句话都没说。他纤细白皙的指尖戳着猪鼻子,他歪头看苏枝儿一眼,然后再看一眼猪。


苏枝儿注意到他的动作,面色瞬时燥红起来。她止住了哭腔,站起来道:“我以后可能都不能来找你了。”


她不能连累他守寡。


“一个男人,怎么心眼那么小。”苏枝儿最后总结,并诅咒道:“我诅咒他吃饭米不熟,永远吃到小石子!”


少年:……


真是好恶毒的诅咒。


“我走了。”苏枝儿蔫了吧唧地站起来走了几步,回头去看少年。


少年还坐在大石头上戳猪。


戳戳戳,你一天到晚就知道戳!戳死你算了!


啊不对,现代男人死了老婆都能立刻在老婆的葬礼上另娶,古代男人当然选择范围更宽松,老婆没死的时候都能娶上一二三四五六七。


苏枝儿越想越伤心,她觉得这个世界好像跟她隔着一层膜,她就站在那层膜外头,看着里面的人欢声笑语,而自己永远都是孤单一人。


被孤单淹没的感觉真的不好。


夏夜的风带着暖意,融化在肌肤上。少年眯起眼,身侧被打理好的长发被轻轻吹动,发尾似乎还残留着那股温暖的触觉。


“公子。”黑影一闪,有人落地。


少年盘腿坐在大石上,身形单薄至极。他轻启薄唇,开口道:“白天躲在池子里的人,找出来。”


苏枝儿怒而奔走。


.


少女走了,少年终于停住了戳猪行为。


男人低头,冷汗从额角滑落,“做得到。”


“嗯。”少年终于收回目光,他撩袍起身,跃下大石,动作轻巧至极,像只猫儿。


他立在男人跟前,走了两步,突然停住,俯身凑上前去问他,“你看我的头发,好看吗?”


半跪在地上的男人抬眸,赫然就是白日来寻过少年的那人。


“公子,我们在承恩侯府内行动恐怕……”


“做不到吗?”少年歪头看他,漆黑的眸色在夜色之中浸出一股猩红。


“你低着头,怎么看得到?”


男人深吸一口气,缓慢抬头。


少年身上的白衣松垮垂落,黑发被梳成一股马尾,耳侧上方有像麻绳一般的发束装饰。随着少年微微侧身的动作,男人看到他马尾白布条上的立体娃娃。


少年靠近之际,男人能闻到少年身上被晒化的干燥阳光味道,可男人知道,少年是从黑暗中滋生出来,从未沾染阳光的一个人。


一个由黑暗组成的怪物,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阳光的味道呢?


“好看。”


“好看吗?”少年又问了一遍。


男人赶紧点头,“好看。”


“嗯。”少年终于满意了,像个炫耀完宝贝的孩子一般捏着猪走了。


那娃娃做工粗糙,像个摊开的鸡蛋,四肢只是椭圆长柱型,根本没有手指和脚趾,就连脑袋也只是一个圆。不过脑袋上用黑线缝了眼睛和嘴巴,没有鼻子。眼睛也只是两点黑豆大小,嘴巴却高高扬起,笑得很是开心。


此刻正竖立在马尾根部,像是站起来了。


看了这笑脸娃娃,再看少年这张脸,男人顿觉反差巨大,更添恐惧。


苏枝儿觉得,躲是躲不过去的,她一个弱女子,别人就算是想杀她,总能找到十万种方法杀死她。


更何况,那个人还是拥有男主光环的郑峰。


因此,及时行乐才是重点。


男人身体一垮,几乎要倒在地上,幸好,他是个坚强的男人,他勇敢的站了起来。


勇敢男人,不怕困难!


.


“是呀,听说连侯爷都惊动了,现在池塘已经被封了,还说要把池塘填了呢。”


苏枝儿本来对八卦没有兴趣,可她听到了一个词:池塘。


池塘?池塘怎么了?


苏枝儿狂吃了一个大西瓜,然后抱着自己鼓囊囊的西瓜肚睡觉去了。


她一觉睡醒,赶紧狂奔厕所,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听到小丫鬟们正在议论昨天今天早上发生的事。


“太可怕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听说是大公子院子里头的一个小厮。”


“就这么死了吗?大公子怎么说?”


“大公子说昨夜是那小厮生辰,他给那小厮放了假,还给了一壶酒,似乎是吃醉了,不小心跌进去淹死了。”


苏枝儿凑了上去。


那个小丫鬟没注意到她,只继续道:“听说在池塘里泡了一晚上,捞上来的时候都肿得跟猪一样了。”


“认出来是谁了吗?”


苏枝儿知道,郑峰要杀她,她等着。可她没想到,死的不是她,而是他的小厮。


那小厮一定不是郑峰杀的,为了她一个无用的丫鬟牺牲一个有用的小厮,不值得。那这个小厮是怎么死的?


不管怎么死的,这个小厮的账怕是要算到她头上。


“真可怜。”


“是呀,大公子也说呢,吩咐管家要好好安葬,还给了那小厮家里许多银钱。”


苏枝儿听明白了,有人在池塘里淹死了。她赶紧回了屋子,躲在床铺上蜷缩成蚕蛹。


“儿呀,你的机会来了。”


机会?什么机会?见阎王爷的机会?


“太子那边要从咱们承恩侯府里挑几个丫鬟伺候,娘已经替你报名了。”


苏枝儿惶惶不安起来,不安了一会儿后觉得反正她要死了,怕什么?好吧,还是怕的。


苏枝儿一边怕,一边又干了三个馒头配鸭脖。


吃完馒头配鸭脖,苏枝儿还没休息一会儿,她娘就兴冲冲的回来了。


“噗,咳咳咳……”苏枝儿一口茶水直接喷了出来。


这是嫌她死的不够快,还要让个疯子插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