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12 章(必须死)

第 12 章(必须死)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苏枝儿走后,周湛然甩着湿漉漉的宽袖,一路行到小天地,然后坐上了大石。


不知道他坐了多久,夏天的日头慢慢出现,炙热的阳光笼罩下来,更衬得他那身苍白的肌肤冷白到透明。


身上的衣服被阳光烤干,少年歪下身体躺在滚烫的石头上,他的影子渐渐从长变短,冷白的肌肤也被晒得通红。


少年似乎终于觉得热了,慢吞吞起身换了一个阴凉地继续躺着。


“公子。”一道黑影落下,男人一袭深色长衫立于少年身边,拱手请安。他身量很高,腰间的绣春刀在光下耀出冷光。


男人神色微僵,“带,带来了。”


“哦。”少年又闭上了眼。


少年闭着眼动了动眼睫,卷翘睫毛缓慢掀开,露出那双黑琉璃一般的眸子。


“我的大猫呢?”他问。


“咔哒”一声,门边突然传来一道声响。


苏枝儿神色一凛,紧张地起身。她随手拿过桌子上的茶壶躲到门后,看着那扇门上的门栓被推得“哐当”作响。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


苏枝儿没有将自己落水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她只是待在屋子里,努力的想自己到底得罪了谁,甚至得罪到要让他杀了自己的地步。


会是谁?来杀她的人吗?一次不成功,这么快就来第二次了?


一只手突然从后面搭上苏枝儿的肩膀,苏枝儿惊叫一声,手里的茶壶朝身后扔去。


突然,门不动了。


苏枝儿的心被吊起来,她用力捏紧手里的茶壶,冷汗从额角滑落。


“你,刚才推门的是你?”


“是啊,你知道有人推门怎么不开?害得本公子爬窗。”郑濂的衣服上都是茶水,还沾着茶叶,“本公子这衣裳可值一百两银子,就这么被你糟蹋了。”说着话,郑濂将外衫脱了,扔给苏枝儿,“替本公子洗干净。”


“哐当”一声,茶壶落地,苏枝儿瞪眼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憋过去。


“只差一点,本公子就要被你这个丫头砸死了!”郑濂伸手擦了擦半湿的衣衫,显然也是被苏枝儿吓了一跳。


“二公子来找我做什么?”


“怎么,本公子不能来找你?”


被罩了一脸的苏枝儿:……


苏枝儿随手将这衣裳往旁边一扔,心中疑窦顿生。


她记得原著中有这么一段故事,一位美人因为脸蛋上被蚊子咬了一口,所以郑濂就将她抛弃了。


是的,没错,就因为一个蚊子包。


这倒也不是,一个公子来找一个丫鬟还要什么理由?当然是贪污她的美色了。


苏枝儿透过不远处的铜镜看到自己坑坑洼洼的脸,觉得郑濂的品味实在是有待提高。她真是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张脸到底哪里吸引他了,他的人设不是非美人不爱的吗?


苏枝儿随手拉过一个墩子。


郑濂撩袍……袍子已经脱了。他拿着折扇坐下,四处打量苏枝儿住的屋子,然后露出明显的嫌弃之色。


苏枝儿一度以为这位腹黑男二身上有完美主义者的强迫症,除了像女主这样处处完美的女人能入他的眼,其余美人都无法走入他的心。可现在,他却好像跟自己杠上了。


“能,您坐。”


“连杯茶也没有?”郑濂说完,一齐跟苏枝儿看向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的茶壶。


行吧,是真没有。


“你就住这?”


“是的,二公子。”面对郑濂“你就住在这样的猪窝”里的表情,苏枝儿表情平静的把自己脸上的面纱放下了。


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实在是非常让人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等一下,二公子。”苏枝儿突然想到什么,一把拽住郑濂的宽袖。


“奴婢去煮?”


“不用了,我走了。”


这里是一片竹林地,平日里根本就不会有人走,也就不会有人看到郑濂从她的屋子里出来。


“什么意思?”郑濂面色扭曲。


男人垂眸看向她捏着自己袖子的手,轻轻勾了勾唇,发出一个骚包的音,“嗯?”男人打开折扇,声音低沉,朝她凑近,“你是不是想通了?”


“二公子,请您往这边走。”苏枝儿把郑濂推到了后窗前。


呵。真蠢。


男人冷哼一声,单手撑着窗户要跳过去,发现窗沿太高,有点难度。苏枝儿赶紧把墩子搬过来,“二公子,您请。”


苏枝儿道:“这边走快,近。”


郑濂冷哼一声。他哪里不明白这小妮子的意思,她是怕自己从她屋子里出来毁了她的名声,可他刚才进来的时候早就有人看到了。


“啪嗒”一声,回应郑濂的是响亮的关窗声。


郑濂:……


郑濂:……


郑濂表情狰狞地踩着凳子翻窗出去了,临走前他盯着苏枝儿,阴测测地笑,“你说,我们这样像不像偷情?”


郑濂甩着湿漉漉的宽袖穿过竹林,往翠竹轩去。他原本尚带笑意的脸在进入翠竹轩后瞬时收敛,面无表情的让人觉得阴沉。


翠竹轩的丫鬟们本来看到二公子过来还着实兴奋了一下,二公子最会哄小丫鬟们开心了。每次来都会带点小东西送人,什么荷包呀,香囊呀,胭脂水粉什么的。


苏枝儿将门窗关好,看着那件被甩在桌子上的外衫,实在是不知道郑濂过来干嘛的。


.


小丫鬟们下意识避开往旁边去,郑濂一路无视她们,行到郑峰的书房。


书房门虚掩着,挂上芦帘后遮蔽了视线。郑濂猛地一下将书房的门推得大开。


小丫鬟们兴奋的围拢过来,可当她们靠近后看到郑濂那张脸,登时被吓住。


二公子怎么这副表情?太吓人了。


瑶雪下意识看向郑峰,郑峰朝她颔首。


瑶雪抿唇,躬身退下。她从郑濂身侧路过,美人幽香阵阵,二公子却无半点旖旎之心,甚至根本就没有认出瑶雪来。


书房内,郑峰单手执书,身侧立着位素衣美人,正在与他磨墨。


“你出去。”平常,郑濂一定不会这么对丫鬟,可今日他心气不爽,哪里还摆的出那张假面具来。


这就是承认了。


“她到底哪里惹你了?”郑峰实在是不知道一个丫鬟到底哪里惹到了他这位大哥。


待瑶雪走了,书房周围也无他人,郑濂才走到郑峰面前,阴沉着脸道:“苏枝儿是你派人去杀的?”


郑峰翻过一页书,慢悠悠道:“不是还活着。”


郑峰却依旧是不说话,只是唇角下压,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


“我要杀的人,自然有我的道理。”


郑峰拿着书籍的手微微收紧,面上表情不变。


郑濂没注意到郑峰的表情,只继续道:“我看那丫头胆子都没老鼠大,也从来不爱扎堆看什么热闹,也不喜欢凑什么堆儿。我说大哥,你跟她过不去做什么?”郑濂委实是急了,不然也不会抓着他大哥说出这番话来。


“那你就去保她。”


郑濂看着郑峰冷酷无情的模样,面色更加难看,“那小丫头一定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你这个人如此冷酷无情没有心,到底哪一点好?什么鼻子、眼好看,难看死了!”


“如果我不准呢?”


郑峰抬头看向郑濂,男人虽然是坐着的,但气势一点都不比站着的郑濂差。


郑峰坐在原位,低头看书,那些字却再也入不得他的眼。


喜欢他的鼻子和眼睛?


郑峰听到此话,暗自皱了皱眉。


“我早就该将她掳到我的院子里头去!”扔下这句话,郑濂甩袖而去。


长剑上印出郑峰那张俊朗面容,淡漠如墨,无情无心,只余下骨子里隐藏的野性。


男人起身走到长剑边将其取下,然后“唰”的一声抽开。


郑峰的书房里没有镜子,他微微转头看向挂在墙壁上的长剑。


“啪”的一声,郑峰将长剑合上,眸中露出凶色。


他在干什么?


那个丫鬟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