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11 章(你没来)

第 11 章(你没来)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瑶雪被大公子要走这件事着实在承恩侯府内掀起不小的风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小丫鬟们还是更关心自己的前程问题。


太子殿下住进来时带上了一批高贵的侍从。除了贴身侍卫,还有一队锦衣卫。


锦衣卫,那是什么概念?


先斩后奏,皇权特许,除了圣人,无人敢管的疯狗。


这些人大多草根出生,混到如今地位,虽只是一个锦衣卫,但耐不住圣人喜欢,真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由此,便有许多丫鬟生出了心思。


除了一部分对太子殿下带来的锦衣卫感兴趣的,还有一部分则对大公子那边生了心思。


你们就折腾吧,男主永远是女主的,他是你们得不到的男人!


除此之外,男二、男四、五、六、七彩虹桥也都是女主的!你们连看一眼都没资格!这就是独属于万人迷女主的爽度吧?


大公子能要一个瑶雪,会不会再要一个瑶霜,瑶冰?说不定她们就是那个瑶霜,瑶冰!


苏枝儿摸着自己坑坑洼洼的脸,看着周围跃跃欲试的小丫鬟们,脸上露出老奶奶笑容。


苏枝儿透过窗子看一眼,那是女主小团体。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瑶雪在老太太的院子里素来有人美心善的名号,就算是走了,她的女主光环也会继续发光发热,让她的小团体来折磨打脸反派炮灰女配,比如苏枝儿。


“瑶雪姐姐人美心善,除了她,我还真想不到有谁能配得上大公子呢。”


院子里,小丫鬟们聚在一起说话。


苏枝儿用同情的目光看向她们,因为被面纱遮盖,所以小丫鬟们以为苏枝儿被她们的话影响到才会这样看她们。她们以为自己成功刺激到了她,脸上纷纷露出得意的笑。


苏枝儿又啃了一口西瓜,然后听着这些小丫鬟站在那里用她刚刚好能听到的声音继续赞美女主瑶雪。大概赞美了一炷香的时辰,那边突然冲进来一群膀大腰圆的嬷嬷,直接一手一个给这些小丫鬟脸上每人来了一巴掌。


苏枝儿啃了一口西瓜,明白外面这些人是在指桑骂槐。


不过她们说这话真的不怕找打吗?如果只有瑶雪配得上大公子,那么大奶奶又是什么呢?


“我们是老太太院子里头的,你们是谁?凭什么打我们?”有不服的小丫鬟呛声。


“你们这群没有规矩的贱蹄子!”老嬷嬷凶狠至极,连话都不多说,撸起袖子就干。


苏枝儿手一抖,赶紧把窗子关上。


外面的小丫鬟们被打的哭天抢地。


她当然不敢拿老太太开刀,不过老太太手底下的小丫鬟们却无法幸免于难。


嬷嬷们抽大耳瓜子的声音充斥在庭院里,苏枝儿仔细观察自己的窗户有没有关紧。


苏枝儿大概明白这些人是谁的手下了,看那身型,看那气势,当然是李绸儿的人了。


郑峰要了瑶雪这件事一定对李绸儿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李绸儿心里憋着气,估计已经跟郑峰闹过一次,现在正撒第二波气。


嬷嬷们浩浩荡荡的来,浩浩荡荡的去,苏枝儿小心翼翼将窗户推开一条缝。


小丫鬟们三五成群地抱在一起嘤嘤嘤,那一张张青春活泼的小脸蛋都肿成了猪头,尤其是那个呛声的,更是肿得不能看。


终于,外面的声音消停了,只剩下小丫鬟们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再让我听到你们嚼舌根,小心我把你们舌头给拔了!”果然是李绸儿的作风,连她手底下的嬷嬷们都学得一模一样。


在李绸儿的强力镇压下,那些小丫鬟们对郑峰的心思歇了大半,大部分丫鬟队伍开始向锦衣卫靠拢。


苏枝儿对这些没有兴趣,她烦恼的是瑶雪走了以后,她孝敬老太太做的那些事情都落到了她头上。


如此一对比,她这张坑坑洼洼的小脸蛋居然变得还能看了?


.


苏枝儿:……靠别人不如靠自己。


只是大夏天的,哪里来的露嘛。


再也不能睡懒觉了。


苏枝儿一大早就被她娘拎起来去给老太太收集露水,希望她继承瑶雪的美好品德,成为下一个瑶雪,最好能靠着老太太的宠爱找到一个如意郎君。


因为露水不多,所以苏枝儿走的比较远。


太早了,周围都没有人,苏枝儿绕了近路想早点回去。晨间的夏日空气凉爽,没有憋闷感,其实难得起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挺好的。


好吧,还真有,就是要够早!


天刚蒙蒙亮,苏枝儿哈欠连天,好不容易收集好一罐露水,赶紧要回去补觉。


这个池子可不浅,足够能淹死人。


苏枝儿猛地一下摔进去,浑噩的水混杂着水草迅速淹没上来,她努力挣扎着冒出头,一抬眼,就见岸上一个丫鬟的背影急匆匆离开。


苏枝儿正闭眼享受着,不想后背被人狠推了一把。


正巧,她身边就是一个垂满了枝桠的池塘。


她摆动着四肢,艰难的用蛙泳游动起来,可让苏枝儿万万没想到的是,水下有人在拽她的腿!


“咕噜噜……唔,救,救命……”


草……一种植物。


苏枝儿暗骂一句,第一反应是她收集的露水泡汤了,第二反应是幸好她会游泳。


苏枝儿不想再体会一次死亡,她胡乱抓住枝桠,使劲往上爬。


枝桠一根根的断,苏枝儿的身体越来越往下滑,她几乎就要绝望。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她面前。


苏枝儿已经抓住池塘边的一根树枝,可那树枝太细,根本就支撑不住她的身体。更关键的是下面拽着她的那股力道也实在太大,根本无法脱身。


她不会死在这吧?


苏枝儿艰难地挤出这两个字。


少年弯腰,抬手。


少年依旧是那身古怪的白衣,他披散着长发站在那里,面容被黑发遮掩,苏枝儿只能隐约看到他一只眼,衬着池塘水的黑沉,像夏日浓不开的夜。


“救我……”


她被他拉着胳膊,两脚离地,浑身湿漉漉的像只落水的猫儿。


“谢,谢谢……放,放我……”苏枝儿劫后余生,用力喘气,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少年道:“你没来。”


他看着瘦弱,力气却极大。


他伸手握住苏枝儿的小臂,直接两手往上一拔,就把她从水里拎了起来,就跟拔藕似得。


苏枝儿:……


苏枝儿感觉拉着自己的那双手霍然收紧,像是要把她的小臂捏碎。


嗯?苏枝儿的脑袋还是混乱的。


“我生气了。”


绿豆糕用油纸包了好几层,再加上荷包系得紧,因此只进了一点水,绿豆糕上面那张怒脸有点融化开,不过依旧能看清楚。


少年看到那东西,神色一顿,掐着苏枝儿小臂的手也下意识松开了。


好疼……


苏枝儿开始挣扎,挣扎间,她腰带松落,荷包掉下来,露出里面半块被水泡烂糊的绿豆糕。


苏枝儿又气又怕,她忍住恐惧往池子里看。


池子的水从浑浊渐渐归于平静,下面是一片漆黑的水草,没有人影浮动的迹象。


苏枝儿踉跄落地,眼眸含泪,委屈极了,勉强压抑着情绪解释道:“那日里我有事耽搁了,后来去找你,你已经不在了。”


刚刚被人推进池子,又被少年莫名其妙发了一顿脾气,或许这池子下面还有要杀她的人!


说完,苏枝儿扭头就走。


四周寂静,只闻虫鸣鸟叫。


难道刚才缠住她的是水草?


有了这个想法,苏枝儿心中那股恐惧也渐渐散去,她一转头看到少年,又忍不住有了小脾气,“你如果不愿意跟我做朋友,那我们就不做朋友好了,以后都不要讲话了,再见面也装作不认识!”


当然,谁会对他发脾气,谁又敢对他发脾气呢?


少年黑发散乱,因为夏天热,所以走出了一身汗,那些头发黏在他身上,更显出他七分可怜。再加上刚才为了捞苏枝儿,他的宽袖和前襟被打湿,此刻正湿漉漉地贴着身体,便显出胳膊上的青紫痕迹。


她气冲冲走了一段路,突然感觉自己身后有动静。


一转身,就看到少年手里拿着那块绿豆糕跟着,他的表情有点懵懂,似乎不明白苏枝儿是在干什么。


苏枝儿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愚蠢到了。


她走到少年面前,小臂还在疼得颤抖,她跟他说,“好吧,我原谅你了。”


苏枝儿忍不住心一软,她知道是自己迁怒了。


她爽约了,少年发发脾气是正常的。只是有点没分清楚场合……不对,他不会以为自己是在晨泳吧?


少年捏着手里的绿豆糕,似乎想了很久,才对苏枝儿说,“我原谅你了。”


苏枝儿:……行吧,皆大欢喜。


“原谅?”少年声音嘶哑的开口。


“对啊,朋友之间生气了彼此原谅不是很正常的吗?”


浑身都湿漉漉的,苏枝儿没有心思跟少年说话,只跟他道:“我们今天晚上在上次碰面的地方见?”


少年盯着她,极其缓慢地点头,“你要来。”


此刻的她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正在死神的镰刀上跳舞。


.


她沐浴完毕坐在床榻上,看着自己的脚踝。


她的脚踝又细又白,一掌能握,此刻,上面清晰印出一个红色的掐痕。


“不出意外,我一定会来。”


约定好后,苏枝儿就赶回去换衣裳了。


手指印,是人!


没错,池子下面真的有人,有人要杀她!


生活在和平年代的苏枝儿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她僵在那里,浑身发寒。谁要杀她?为什么要杀她?


脑中思绪万千,不知道僵坐了多久,苏枝儿才在惊慌失措中恍惚间意识到一件事。


少年救了她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