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10 章(女主之怒)

第 10 章(女主之怒)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太子殿下突然驾临承恩侯府,上下忙作一团,纷纷穿戴整齐出来叩拜迎接。


苏枝儿作为内院的丫鬟,身份如此卑微,是不必出去迎接的,可她听到了消息,说太子殿下是来承恩侯府借住的。


“太子殿下说上次来参加荷花宴,瞧着我们侯府风景好,要来住一段日子。”


“怎么提前没有听说?”


“太子殿下也是临时起意。”


这位太子殿下自由惯了,身为太子,招呼也不打一声,浩浩荡荡带着自己的家当就住到臣子家里去了。真是随性之至,哪里管臣子诚惶诚恐的急着藏掖。


“太子殿下说看中了咱们侯府的某处偏院,那个院子都半年没人住了。”


后头的话苏枝儿就不听了,她满心满眼都是她的小仙男。


太子殿下是带着锦衣卫来的,既然锦衣卫来了,那养大猫的也会跟着吧?


是的,没错,这位太子殿下直接住进了造反地集中营。


谁能想到猎物会堂而皇之的住进猎手的巢穴里呢?承恩侯府作为男主的根据地,各种造反小帮手都会来这里递送消息,在侯府下面的地洞里集合。这就是所谓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虽然目前来说,因为男主光环的原因,所以太子还不知道这是造反集中营。承恩侯府对外一直是处于中立状态,只忠于陛下的忠臣形象。


“太子殿下来了。”不知谁唤了一声,周围的人纷纷下跪。


苏枝儿也赶紧伏跪下来,饱受摧残的膝盖发出悲鸣的痛呼声,让苏枝儿好一阵龇牙咧嘴。


太子殿下隔着一段距离,从前面的房廊下走过。


苏枝儿没忍住,被赵嬷嬷赶回去后没回家找她娘,而是去了她的小天地。


原本生僻的一条路,不知道为什么多了许多小丫鬟。


苏枝儿有点奇怪,正疑惑间,听到前面传来铠甲撞击剑鞘的声音。


这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太子殿下吗?


果然气势非凡啊!


太子殿下过去了,苏枝儿赶紧爬起来要去她的小天地,不想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苏枝儿等人过去了,才稍稍放缓几分呼吸,悄悄瞥上一眼。


她只看到一个转身的侧颜。


房廊下,走在最前面的男人身穿玄色长袍,束玉冠,系玉带,面容冷峻而阴寒,像一柄尚未出鞘便已让人察觉到煞气的刀。


大爷依旧是那张冰块脸,他颔首道:“带我去找……”


找什么?


苏枝儿睁着大眼睛,一脸迷惘。


“苏枝儿?”苏枝儿转身,只见身后正站着一位大爷。


是的,没错,大爷。


“给大公子请安。”苏枝儿毕恭毕敬。


.


苏枝儿变成了领路人,她猜测这位大爷应该是刚刚从太子殿下那边回来,正巧路上碰到她,想起老太太的嘱托,顺路去看看女主。


不对不对,怎么能是顺路呢?


“那个被抽了一鞭子的……”又卡住了。


苏枝儿:“……瑶雪?”


“嗯。”


他想起今日她跪在地上,说“怕狗”的样子。


纤瘦的身体瑟缩在那里,毕竟是十五岁,属于少女的娇俏感半分不缺,而那张掩藏在面纱之下的脸能看到隐约轮廓,浅浅的,薄薄的,像一弯勾人的月。


“大公子,到了。”苏枝儿将人领到,觉得自己能功成身退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身后一热。


苏枝儿摇头。


女主才是本书重点所在!


郑峰跟在苏枝儿身后,看这小丫鬟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枝儿的身体瞬时僵硬。


郑峰闻到一股很浓烈的,极其苦涩的药味。


郑峰:……


大夏天,稍微站得近些,你便能感觉到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气。


郑峰平日里看着冰冷的像块冰,身体却格外的热。


他微微倾身,像是在伸手开门,他的脸从身后探过来,气息拂过苏枝儿的面颊。


苏枝儿:……她是导盲犬吗?


.


瑶雪身上的伤已经结疤,只是她肌肤细嫩,所以看着格外可怖。


男人立刻直起身,推开门进去。


这是一处小院,住了几个大丫鬟,是老太太专门僻出来给丫鬟们住的,这种待遇,就算是侯府也是少有的。


苏枝儿伸手捂着自己的脖子,正准备开溜,却听郑峰道:“在这等着。”


她眼前一亮,赶紧起身去开了门。


郑峰正走到门口,他不知道哪个屋子是瑶雪住的,不想,眼前的房门突然打开,露出瑶雪那张出尘的面容。


“大公子。”小娘子眸中的喜悦是藏不住的。


医士说这伤一定会留疤。


瑶雪身为女子,自然是介意的,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小娘子坐在梳妆台前梳发,动作时牵动伤口,疼得直冒冷汗。


“啪嗒,啪嗒……”外面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瑶雪转身,从半开的窗子里看到了郑峰。


随后,就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


瑶雪略显局促,她想请大公子进屋坐坐,可又觉得不妥当,毕竟是女子闺房……正踌躇间,瑶雪注意到郑峰的眼神。


他正看着某一处。


郑峰的反应却很平淡,他站在那里,也不进去,只跟瑶雪道:“老太太让我来看看你。”


瑶雪眼中的光稍微暗了一点,可脸上笑容依旧灿烂,“我很好。”


“嗯。”郑峰点头。


“是,大公子。”瑶雪立刻摆上笑脸。


“没事。”郑峰又将话咽了回去。


那日里,从老太太院子里头出府的只两个丫鬟。


瑶雪顺着郑峰的视线看过去,那里站着一个粉衣少女,头戴面纱,正在打哈欠,懒洋洋的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儿。


瑶雪心间一紧,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猛地涌上来,那是独属于女人的危机感。


“你……”郑峰突然转头。


郑峰想起之前在李绸儿院子里看到的那副场面,苏枝儿怕狗似乎是真的。


那说谎的这个人……就是瑶雪了?


瑶雪看着面前男人陡然阴暗下来的视线,不知所措地瑟缩了一下,可她依旧鼓起勇气回视。


一个是瑶雪,一个是苏枝儿。


如果不是瑶雪,那就是苏枝儿。


她们两个人之间有一个人在说谎。


在被李绸儿鞭打的时候,瑶雪心中也充满了愤怒。是的,愤怒,她一生为婢,看着那些官家小姐穿绸带金,趾高气昂。


她最讨厌那些官家小姐了,可偏偏郑峰娶了这样的人。


李绸儿是那些官家侯门小姐里的翘楚,骄纵之名整个金陵城都知道。


昨夜的事情一直盘踞在瑶雪脑海中挥之不去,她想起男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伸手选了她时的冷峻模样。


他垂眸看她,那双眼里只有她一个人。


那一刻,瑶雪心中是充满了感激的,可随后,就是无休止的愤怒。


“大公子,您的伤好些了吗?”瑶雪柔声开口。


郑峰原本就晦暗的视线瞬时一沉,他低头看她。


小娘子与他对视,眸色清明。她生得好看,尤其是用这种角度微微仰头看人时,更显出温柔良善来,仿佛这世间的一切苦难都能被她抚平。


本来,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可当瑶雪看到李绸儿那么顺其自然地挽住郑峰的胳膊,与他平等的对话时,瑶雪心中的愤怒就涨发到了一个极点。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她站在郑峰身边,就因为她卑贱的出生吗?所以她只能伏在地上被人鞭打!


她也要,她也想成为人上人!得到她所想要的一切!


.


导盲犬苏枝儿站在院子门口晃悠,时不时踢一下石子儿,□□一下侧边的花花草草。


那日里,她确实草率了。


“我伤在哪里?”他问。


瑶雪回想了一下那日晨间看到的郑峰,他的血迹是在腹部蔓延的,那伤到的就应该是腹部了。


“是腹部。”瑶雪红了脸,声音渐小。


苏枝儿当时其实是懵的,虽然现在回想起来她似乎做的不错,但她漏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绿豆糕。


承恩侯府的绿豆糕用料肯定跟普通人家的不一样,再者,往绿豆糕上贴笑怒哀乐脸的事情,也只有承恩侯府内老太太的院子里有。


可她也是真吓到了。


当时应该出现在那里的人是女主,可偏偏误打误撞的变成了她。


女主出现,那是玛丽苏剧场的开始,可她出现,那就是凶杀现场了。


郑峰还没找到她头上。


之前,苏枝儿也害怕郑峰会因为她的关系滥杀无辜,可现在她发现是她多虑了。郑峰根基未稳,根本不敢露出一丝破绽被人抓住,他巴不得创造自己的好名声,为自己造反造势,怎么可能会随意处杀丫鬟,落人话柄呢。


“走。”


如此一来,范围快速缩小。


苏枝儿真是想把自己的脑袋敲开来看看里面装着什么,水吗?


好吧,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她就只能想办法补救了。如今看来,她补救的还算不错。


“不必跟着我。”男人冷冷看她。


“是。”


导盲犬下班了。


郑峰从里面出来了,苏枝儿赶紧在前头给他领路。


这一路回去,男人倒是一个字都没说,苏枝儿悄悄松了一口气。


果然,男主的毛只有女主能撸平!


“枝儿,进来!”


老娘王氏将苏枝儿一把拽进来。


苏枝儿一脸懵逼。


.


苏枝儿劫后余生,刚刚准备庆祝一下,一路回到屋子里时,就觉得那些小丫鬟们看她的眼神不太对劲。或嘲讽或鄙夷,还有的善良一点,透露出几分怜悯。


苏枝儿:???


苏枝儿:……


这不是挺正常的吗?剧情就是这样发展的啊。小白花女主用自己坚强不屈的善良征服了野心勃勃系男主,成为了他晦暗生命中的唯一一束光。


有什么问题吗?


“你知道吗?”王氏表情古怪,愤怒中带着悲怆,悲怆中带着怜惜,怜惜中又带回了愤怒。


她不知道。


“大公子在老太太那里要了瑶雪!”


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就是被群嘲的对象!还是那种飞不上枝头却想要使劲往上蹦跶的那种,送上门都没人要,反而人家瑶雪清清白白啥都没干,虽然被误伤,但偏偏被大公子看上了!


这就是福气!


虽然被误伤的明明是她。


王氏见苏枝儿呆呆的,怕她想不开,赶紧安慰道:“枝儿,你别伤心,娘一定替你找个好的,当然了,像大公子一样身世的是找不到了。”


苏枝儿:……


她明白了,敢情连她娘都觉得她去勾引大公子未遂,连累瑶雪,然后转头大公子又把瑶雪要走了。


面对她老娘担忧的眼神,苏枝儿想辩解说她真的一点都不伤心。


可她老娘明显不相信。


苏枝儿:……累了,干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