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9 章(大哥的口味...)

第 9 章(大哥的口味...)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苏枝儿心情郁闷的回去了,正准备睡个回笼觉,她娘却突然回来了。


“嗯?娘你不是值班?”苏枝儿迷迷瞪瞪地坐起来,“还是要吃饭了?”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知道外面都在传什么吗?”王氏显然是带着情绪回来的。


“传什么?”她不知道。


“说你昨天晚上去勾引大公子,被大奶奶抓住了!”


苏枝儿:……她怎么不知道她昨天晚上去勾引大公子了?不过她被李绸儿抓住这件事倒是真的。


“瑶雪姑娘还被大奶奶打的去了半条命,就是因为受你牵连。”


苏枝儿连午饭都没吃上,就被赵嬷嬷带去了老太太那里。


老太太坐在榻上,手里端着茶,面色阴沉,显然情绪极度不好。


苏枝儿昨晚跪得膝盖红肿,因为不敢让王氏发现,所以连药油都没上,睡了一觉后肿胀更加明显,连走路都带瘸,可现在她却依旧要跪在冰冷的地面上等待老太太发落。


苏枝儿震惊了!冤枉啊!窦娥都没她冤枉!她昨天晚上明明只是路过,然后被瑶雪牵连了好吗?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可是现在就算苏枝儿有十张嘴,甚至站在黄浦江里面说都说不出去了。


因为流言人类只相信流言,他们根本就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在屋子里睡觉。”苏枝儿当然不能说她被郑濂按在假山石洞里墙咚加桌咚了。


“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


那是您老眼昏花,老年痴呆了。


老太太缓慢开口,“苏枝儿,你昨晚上在哪?”


苏枝儿低着小脑袋,道:“在给大奶奶做饭。”


“做饭?做饭之前呢?”


“老祖宗,”外头突然传来一道小丫鬟的声音,“大奶奶身边的奶嬷嬷来了。”


李绸儿跟老太太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除了昨日她罚了老太太院子里头的两个丫鬟。


老太太深知李绸儿身份地位,就算是她,也要给这孙媳几分薄面。


“老太太,就不必跟这小蹄子费劲了。家生子,打死都无事。”赵嬷嬷表情阴狠,仿佛只是在说打死一条猫猫狗狗。


哦,不,猫猫狗狗也是生命,可奴婢的性命在他们看来比猫猫狗狗都不值钱吧?


赵嬷嬷半个主子当久了,几乎都已经忘记,她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奴婢罢了。


老太太笑了笑,“这奴婢犯了错,规矩不好,不太合适。”


“无妨,我家小姐最会教规矩了。”


两人你来我往,火星子十足。


因此,她和缓了几分面色,道:“请进来吧。”


奶嬷嬷由小丫鬟引着入内,上前先是给老太太行了礼,然后一低头看到跪在地上的苏枝儿,便与老太太道:“我家小姐昨日里吃了这奴婢做的东西,胃口大开,今日还想要吃,便想请老太太割爱,把人要过去。”


开口要奴婢,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这个时候过来要人,难免惹人猜忌。


李绸儿醉翁之意不在酒,她是冲着瑶雪来的!安心了。


只可怜她煮的东西果然是喂狗了。


老太太当然也明白了李绸儿的企图,可她更明白李绸儿的狠毒,瑶雪这小丫鬟若是落到她手里哪还有好果子吃。


苏枝儿却觉得这李绸儿有些过分古怪了,她让她过去真的只是单纯做饭?没有一点别的念想?鬼才信。


“既然老太太不肯割爱,不如换个别的丫鬟?”奶嬷嬷突然转口。


苏枝儿恍然大悟,这才是重点。


“我可是记得绸儿院子里头的丫鬟是最多的。”老太太神色淡然,“你回去告诉绸儿,若是要从我这里要人,送过去的必是给安定的。”


这话强硬至极,可以算是正面杠了。


苏枝儿不管奶嬷嬷锅底灰一样的脸色,自己下意识松了一口气。老太太肯定不会让她这个小妖精去给郑峰做通房的,如此一来,这奶嬷嬷必也是带不走她的。


“我这里倒正好有个贴心的,难得绸儿开明,过几日我就给安定送去。”


李绸儿来要的是丫鬟,老太太给的却是通房。


奶嬷嬷面色立刻变了,“老太太,我们小姐缺的是伺候自个儿的丫鬟。”


“老祖宗,这一大早上的,又怎么了?”


作者可能觉得现在还不够乱,正巧两位孝顺的大孙子又来给老太太请安了。


郑濂摇着扇子,视线轻飘飘从苏枝儿身上略过,收回之际似发出了一声若有似无的轻嗤声,仿佛是在嘲笑她有小妾不当,偏偏要跪在这里当奴婢。


在这个承恩侯府里,还真是没有比老太太这里更适合她的地方。


可她这口气还没松完,就听老太太又道:“就算是苏枝儿也是一样的。”


一样?一样什么?


“哦?”郑濂似笑非笑地看苏枝儿一眼,撩袍坐下。


苏枝儿觉得自己仿佛被几座大山压着,根本喘不过气来。


奶嬷嬷是非常不喜欢苏枝儿的,她虽没见过苏枝儿脸好的模样,但就这副狐媚身子,定然也是觊觎自家大公子的小骚货。


也可能是听说了昨夜的风言风语,认为苏枝儿心高的很,看不上当他小妾的原因是要给他的大哥当姨娘。


对比起郑濂的情绪外露,郑峰就镇定多了,他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苏枝儿。


老太太朝郑濂和郑峰各看一眼,开口道:“绸儿说想要个丫鬟过去,瞧中了她,现正跟我要人呢。”


郑濂暗自握紧手中折扇,觉得这女人真是不知廉耻!


粑粑郑峰顶着一张冰块脸坐在那里,突然也将视线抛向苏枝儿。他似乎是在思量着什么,且明显思量了很久的样子。并且在这样的气氛中,他突然开口问她,“你怕狗?”


这个问题昨天不是问过了吗?


对此,苏枝儿只想说,你们都当金勃勃的玩意在我眼里就是一坨粑粑!


想到此,苏枝儿朝那坨粑粑看了一眼,眼里的意思是,管管你媳妇和奶奶吧!可这一眼却被误认为了少女思春,含羞带怯。


苏枝儿已经忘记了她有一双不管怎么看人都非常像是在抛媚眼的高配版招桃花眼了。


因此,他的手上必会粘血,即使有些血是那么无辜。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郑峰不是个善良的人,他会毫不犹豫的去除他认为威胁到自己的东西。


比如,那天路过暗巷的小丫鬟。


苏枝儿正想回答,突然灵光一闪,面色瞬时发白。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不该得意忘形。


郑峰在做的大事只要出一丝差错,那就要赔上全家几百口人的性命。


她被发现了?等一下,不一定,这或许只是郑峰的试探。


那日里她提前警惕,连声音都变了。而且巷子那么黑,如果说郑峰看到了她的脸,就不可能还让她逍遥自在那么久。


是了,他在诈她!


不管是否无辜,只要他觉得有一丝威胁,便会下手。


那日里,苏枝儿努力撇清自己的关系,甚至表现出极其无所谓的样子,可只有她知道,当她看到那反光匕首的瞬间,自己的心跳有多快。


苏枝儿垂着头跪在那里,脑中快速转动。


这就是回绝了奶嬷嬷,也回绝了老太太。


奶嬷嬷巴不得苏枝儿不去了,也不敢让其他任何丫鬟过来,当即就跟老太太说回去复命。


奶嬷嬷走了,还剩下三个难缠的主儿。


或许他也曾诈过其它的丫鬟,比如瑶雪。


现在的郑峰手还没有那么长,他只能算是刚刚露头的乳虎,现在的他需要的是积累实力,避免暴露。这样算来,他当然不可能为了一个丫鬟而大肆寻找,浪费人力。


“是,是的,奴婢怕狗,不敢去翠竹轩。”


苏枝儿一身冷汗的退出去。


那边,郑峰听到老太太的话,下意识抬头,仿佛第一次知道他每次吃的茶都是苏枝儿煮的。


因为端茶的是瑶雪,所以郑峰一直以为茶是瑶雪煮的。


郑峰低头看她,面色似乎又沉了沉。他坐在那里,低头吃茶,在看到那清澈寡淡的茶水时又忍不住皱眉,将茶盏放下了。


老太太看到郑峰的动作,心疼大孙子占了大头,跟苏枝儿道:“先去给大公子沏茶。”


老太太年纪大了,见不得血,如此说来大概就是放过她了。


“是。”郑峰站起身,朝老太太拱手道:“今日是来给老祖宗赔礼的。”说着话,郑峰就要下跪,老太太赶紧让身边的赵嬷嬷把人扶了起来。


“你总是替她背锅,这几年都不知道背了多少锅了。不过这次受委屈的是瑶雪,你还是跟瑶雪赔礼去吧。”


一个主子当然不可能跟丫鬟赔礼,老太太这是在制造机会。在她看来,郑峰对瑶雪颇有几分偏待,老太太为了抱曾孙子,就想往这个上头使劲。


苏枝儿去茶室煮茶,虽然她也不会,但狗命要紧,煮茶就煮茶吧。


.


正屋内,老太太打发了苏枝儿,跟郑峰说起瑶雪的事,“瑶雪这个小丫头身子本来就弱,那一鞭子力道可不轻。”


“怎么只有大哥的?”郑濂盯着那碗茶,面色不愉。


苏枝儿怯生生道:“老太太说让我给大公子沏茶……”


瑶雪不在,煮茶、端茶的活计就全落到了苏枝儿身上。


兴致来了,她连苏枝儿都不想搭理了。当然,老太太本也不是非要苛责苏枝儿,只是外头风言风语那么厉害,她总要做做样子。


老太太还巴不得苏枝儿能把她这冰块大孙子勾搭上,给她生个曾孙子出来呢。


郑峰颔首应了,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苏枝儿端着茶水过来了。


幸亏她躲得远。


郑峰看着自己被喷湿了一半的袍子,面色难看。


“怎么,可是烫到了?”老太太面露焦急。


“呵。”郑濂冷笑一声,身旁的大哥将那茶盏往他身侧一推,“你喝吧。”


“那就多谢大哥了。”郑濂挑衅地看一眼苏枝儿,端起茶盏猛吃一口,然后“噗”的一声全部喷了出来。


咦,好脏。


这就是他大哥的口味?


太他妈难喝了。


郑濂偏头看向他大哥四平八稳的脸。


郑濂摇头,“喝急了。”


郑峰一次都没喝过这茶,现在看到郑濂的表现,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突然,外头奔来一个急赤白脸的大丫鬟,“老祖宗,大公子,二公子,太子殿下来了!”大丫鬟跪在地上,气喘吁吁,“侯爷和夫人已经去迎了,让老祖宗赶紧领着大公子和二公子出来拜见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