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8 章(我爽约了)

第 8 章(我爽约了)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夏夜庭院内,男人眉眼阴戾地指向伏在地上的那只娇弱小白花女主。


李绸儿脸上的笑再遮不住眼神之中的嫉妒之色。


赵嬷嬷差点喜极而泣,赶紧上前把瑶雪扶起来。


瑶雪素衣贴身,冷汗涔涔,那道血痕一直从背部蜿蜒,几乎是从肩胛骨到了腰。血花从衣衫里渗透出来,轻薄的衣料被撕扯开一道极长的口子,一动便会露出莹润肌肤。


赵嬷嬷褪了衣衫替瑶雪披在身上,吃力的将人扶起。


那边,苏枝儿看着被赵嬷嬷扶走的瑶雪流下羡慕的泪水。


她就说嘛,炮灰怎么跟女主比,嘤嘤嘤。


苏枝儿看着李绸儿手里的鞭子和她那副怒气冲冲明显要把她当成发泄对象的表情,赶紧伸手掀开脸上面纱,露出自己的芝麻脸,并怯生生道:“大奶奶,吃梅子饭团吗?”


李绸儿扬起的鞭子顿在半空中。


苏枝儿继续,“奴婢还会做肉酱乌冬面,红豆冰山,荷叶冬瓜汤……”


.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郑峰来去匆匆,仿佛只是顺便英雄救美。虽然最后临走时的眼神让苏枝儿觉得自己可能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但她想破自己的小脑瓜也想不明白她到底什么时候得罪男主了。


美走了,英雄也走了,院子里只留下苏枝儿和李绸儿,哦,还有一群膀大腰圆的老嬷嬷和那条口水流成河的旺财。


苏枝儿万万没想到,她的职业救了她。


身为幼儿园老师,你虽然可以不会做饭,但技多不压身。她喜欢小孩,会自己做食物带去幼儿园,作为奖励给小朋友们吃。


小朋友们很开心,夸她是仙女。


李绸儿咽了咽口水。


这人……改天再打也行吧?


.


她熬好了绿豆汤端过去,就见李绸儿面前摆着三个空空的碟子。


嘛,吃得真干净,如果是她班上的小盆友的话,一定是要奖励一下的。


“看什么?”见苏枝儿盯着空盘子看,李绸儿拧眉瞪她,“你做的一点都不好吃!”耳朵却悄悄红了。


哪里有她烟火气这么重的仙女,她只是个灶台罢了。可现在,就是她这个灶台功能救了她的小命,感谢灶王爷。


“大奶奶,肉酱乌冬面,红豆冰山,荷叶冬瓜汤。”苏枝儿先把自己说的做了,然后又去给李绸儿熬绿豆汤。


夏天嘛,最好喝的就是绿豆汤了。


这是苏式绿豆汤的做法。


“小姐,你可不能再吃了。”陪嫁过来伺候李绸儿的奶嬷嬷上前阻止,并用力瞪了苏枝儿一眼,显然是感觉到了强烈的职业危机。


苏枝儿表示她可没有当你家小姐奶嬷嬷的特殊嗜好。


苏枝儿:……这位大小姐还是个傲娇属性?


“大奶奶,绿豆汤。”苏枝儿把绿豆汤端过去。


浓郁的绿豆汤上漂浮着白色的百合花,里面还加了薄荷叶、白糯米、红糯米之类的小东西。


苏枝儿站在一旁看着,突然想起一段剧情来。


李绸儿的药一向是她的奶嬷嬷熬的,最后端药给她的也是她的奶嬷嬷。那药里被瑶雪做了手脚,她的奶嬷嬷不知道吗?


知道。


“时辰差不多了,我们该吃药了。”奶嬷嬷将自己亲手熬的汤药给李绸儿端来。


李绸儿虽然很不想喝,但她知道,她必须喝,这样她才能把身体养好,给郑峰生下孩子。


李绸儿皱着脸,喝下了那苦涩的汤药。


这就是人性。


苏枝儿再看李绸儿。


李绸儿从小没了娘亲,是奶嬷嬷带大的,她将她视作亲娘。奶嬷嬷深受李绸儿信任,手上有了一点权势的奴婢就喜欢仗势欺人。若有什么收拾不了的,还会变着法儿的让李绸儿出面。


奶嬷嬷毕竟只是一个奶嬷嬷,她还有自己的儿子,那个沉迷赌博的败家子。为了救自己那个废物儿子,奶嬷嬷选择了接受瑶雪的一千两银子,替她下了药。


“小姐真乖。”奶嬷嬷伸手摸了摸李绸儿的脸,动作亲昵。


此刻的疼爱或许是真,可真到了抉择的时候,却又是那么决绝。


那一刻,李绸儿仿佛明白了什么。


那是她的娘啊,她视作亲娘的女人,就这么将她杀了。


“小姐,你不要恨我……”


自从李绸儿嫁入承恩侯府,奶嬷嬷也是各种为她出谋划策,李绸儿养成如今的性子跟这位奶嬷嬷脱不了干系。


那时,李绸儿濒死之际,发现药有问题,她第一时间不是寻找真凶,而是想去找她的奶嬷嬷。


她的奶嬷嬷却跪在地上跟她磕头。


苏枝儿想,如果作者能给李绸儿写一本重生文的话,像她这样出身高贵的女主一定要脚踢前渣男,拔除自己的恋爱脑,努力经营事业,护住定远侯府一门忠烈。


是的,定远侯府虽手握重兵,但对皇帝却是绝对的忠心,至于它最后为什么会反,主要还是因为李绸儿。


前面说了,李绸儿是定远侯府的掌心宝。李绸儿死后,定远侯府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而郑峰这个奸诈狡猾的男人居然诽谤说是那个疯太子对李绸儿行不轨,李绸儿受到惊吓后卧床不起,才会郁结于心,香消玉殒。


骄纵了一辈子的李绸儿本该是爱恨分明的性格,可她却说,“不恨。”真的不恨,只是无力。


无能为力。


李绸儿或许都明白,可那个时候的她已经无力改变什么了。


咋的反派诬陷就是卑鄙,你们正派诬陷就是惊天好计谋了?


.


奶嬷嬷端着药碗走了。


翻译过来就是,李绸儿是因为那个疯太子才死的。


痛失爱女,至此,定远侯府才终于决定反击。


虽然这本书是以男女主视觉为主线进行的,但苏枝儿也难免要为那个疯太子抱不平。


李绸儿被她吸引了目光,苏枝儿继续道:“我的脸前些日子用了药,没什么用,后来不管它了,它倒反而自己好起来了。我想着这人大抵身体康健,若药治不好,不如让它自愈试试。”


小娘子说得有鼻子有眼,李绸儿却是嗤笑一声,“你这脸都要烂了吧。”


苏枝儿:……她是吕洞宾。


苏枝儿看着李绸儿喝完药后的痛苦面具,想着这位大小姐虽骄纵跋扈,无法无天,但到底并未伤及无辜性命,只是走歪了路。


她思索良久,沉默了一会儿后决定撒一个小小的谎。


“大奶奶瞧我的脸。”


她回去的时候她娘已经回来了,屋内点一盏油灯,她娘就坐在那油灯边上,大开着门,静等她回来。


“娘?”苏枝儿一个字刚出口,她娘猛地起身脱下绣鞋就朝她砸过来,“你还知道回来!”然后王氏跳着脚一把拧住苏枝儿的小耳朵,“这大半夜的,你出去干什么了?嗯?”


“我,我出去……”


“回去吧,看到你就烦。”李绸儿打了一个哈欠,显然是困了。


苏枝儿看着自己面前光溜溜的几个盘子,垂着脑袋出去了。


.


她给李绸儿做了好几个时辰的东西,自己却没吃上一口。之前因为太过忧虑自己的性命,所以没什么心思饿,现在性命无忧,回过神就饿了。


“我被大奶奶叫过去做饭了。”苏枝儿一边努力摆脱王氏,一边伸手去够桌子上的糕点。


那红豆糕看着真好吃的样子,裹在里面的红豆颗颗分明,咬下去一定会爆浆的!


“进来说。”为了苏枝儿的名声,王氏一把关上门。


进了屋,王氏依旧没有松开苏枝儿的小耳朵,而是将她拖到了榻旁。屋内桌子上摆置着王氏从厨房拿回来的剩菜剩饭。说是剩菜剩饭,其实不然,都是贵人们没碰过一下的好东西。


苏枝儿瞟了一眼,肚子开始咕咕叫。


王氏虽然不信,但自家女儿全须全尾,衣裳整洁,她也就放下了一半心,可还是警告她说,“女儿家贞洁是最重要的,能不能拴住男人的心靠的就是这,你可不能不明不白的被人哄骗了去,知道吗?”


如果是现代有人跟苏枝儿说这些话,她一定会翻一个巨大的白眼给她。


可现在是古代,贞洁对于女子来说确实重要,甚至就算她只是跟男子说了一两句话,若是被有心人看到传出去,她的名声也不好听了,如此一来,真就嫁不出去,要啃老了。


“做饭?大奶奶那要你做什么饭?”王氏显然不信。


也不怪王氏,她只是一个管园子门的,消息滞后,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她没那么快知道。


“大奶奶胃口不好,听说我做饭好吃就从老太太那把我要过去做饭。”苏枝儿睁眼说瞎话,好吧也不是瞎话,她真是给李绸儿做饭了。


苏枝儿道:“吃了个梅子饭团……”等一下,她终于想起来她忘记什么了,她把小仙男忘了!!!


“娘啊,”苏枝儿咽下红豆糕,“我出去一趟。”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王氏立刻变脸,神色警惕至极。


“嗯。”苏枝儿点头,一口咬下红豆糕。


果然!酥香软糯的红豆在口中爆开,甜软有度,并不是那种煮烂糊的,而是粒粒分明的,简直是太好吃了!


“你晚上没吃?”王氏瞧见苏枝儿的馋样,忍不住笑了。


苏枝儿:“……我不想消了,我想睡了。”


“好啊,今夜我陪着你睡。”


苏枝儿觉得她娘实在是太小心了,就她这张脸还能去哪里鬼混呢?就连郑濂那个风流公子都嫌弃她。


苏枝儿本来想说去见你未来女婿,可转念一想,现在不是自由恋爱的时代,她这样出去只会被别人说是私会,然后抓起来打死。


“消食。”苏枝儿伸手摸了摸自己平扁扁,根本一点都没有饱腹感的小腹。


“行,我陪着你在院子里溜达。”


苏枝儿听着外头的人声,想着她的小仙男不会已经走了吧?


王氏似乎是睡了,她睡在床榻外头,苏枝儿睡在床榻里头,她用身体挡住了苏枝儿出去的路。


苏枝儿小心翼翼地坐起来,凑过去听了听。


可王氏似乎是铁了心认为苏枝儿在春心荡漾,根本就不给她独处的机会。


.


入了夜,大办三日的承恩侯府的荷花宴渐渐散了。


苏枝儿欲哭无泪,“起夜,尿尿。”


“我陪你去。”


“娘,我都这么大了,能自己尿尿。”


王氏的呼噜非常有规律,三长一短,明显是睡了。


苏枝儿小心起身,伸着胳膊先从王氏身上过去,再跨腿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耳朵一紧。


“去哪?”


她是有不可抗力因素的!


.


苏枝儿一觉睡到自然醒,她娘正好去换班。


“外头天黑,娘担忧你。”


苏枝儿抗议无效,被王氏跟着一起出去,憋在茅厕里许久,终于是憋了几滴出来,然后灰溜溜的跟着王氏回去了。


算了,睡吧,只是一次爽约,下次好好解释就行了。


苏枝儿弯腰把它捡起来。


绿豆糕都硬了,上面的脸也硬了,更显得僵硬而难看。


她一路奔到自己的小天地,只见那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只剩下一块大石头上面摆着的一个绿豆糕。


王氏虽担忧苏枝儿春心萌动,但想着□□的,她女儿也是有分寸的,便自个儿出门了。


苏枝儿眼盯着她娘出门后,赶紧也跟着出去了。


只有上面的怒脸依旧委屈巴巴的扭曲着,显示出了主人的情绪。


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