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6 章(池塘里的一条鱼...)

第 6 章(池塘里的一条鱼...)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苏枝儿回到屋子,她娘正换班回来,还给她带了好吃的,并跟她说今天自己听到的八卦。


“今日荷花宴来了许多金陵城的达官显贵,皇亲国戚,不过呀,最厉害的还是那位太子殿下!那可是太子殿下呀,居然亲自来了咱们承恩侯府,你娘我是没福气见到了,不过听说生得眉星剑目,俊朗非常。”


苏枝儿听着她娘的絮叨,直觉大夏天的自己身上冷的紧。她用力抱紧了自己的皮,并顺便往嘴里塞了一口大鸡腿。


她死也不会跟那种疯子粘上关系的。


她可是要嫁给老实人的。


第二日,外头闹哄哄的,几个小丫鬟缩在一处说话,言语间满是惊慌恐惧。


苏枝儿捧着半个大西瓜靠窗听八卦,就听那几个小丫鬟叽叽喳喳。


“听说昨晚上,吴府门前都被挂上了好几件人皮,血淋淋的流了满石阶……”


她娘还在畅想如果自己年轻个二十岁,一定要趁着这种好时候嫁入豪门。畅想完,她看到一眼苏枝儿的脸,又开始叹息。


苏枝儿哪里不明白她娘还怀揣着几分让她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意思,可惜她自己没意思了,她娘也没有强求。


苏枝儿吃饱喝足就去睡了,她一向随遇而安惯了,一沾枕头就睡。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还有呢,还有呢,我还听说那人是锦衣卫当场就地剥的,嘴也没堵,就那么生嚎着被……”小丫鬟自己说着,吓白了脸。


苏枝儿低头看向自己手里的西瓜,再也吃不下了。


“那圣人不管吗?”


“是谁干的呀?天子脚下,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还能是谁,就是那位太子殿下。”小丫鬟说着,几乎要哭出来,“他哪里怕别人知道,他就怕别人不知道,一大早上就让锦衣卫挂去了。”


苏枝儿突然觉得嘴里的西瓜不香了。


她在屋子里坐了一早上,中午按时午睡。


这次,她虽然睡着了,但梦里却不安稳。


她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白皮灯笼,被挂在一座清冷肃穆的殿门前,有宫女、太监在她下面来来回回的走,头也不敢抬。


“管!怎么不管,圣人说定是吴府惹了太子殿下不高兴,直接就把吴府给抄了……”


熊孩子都是被狗家长溺爱出来的,这位太子殿下变成这样跟这位圣人脱不了关系。


苏枝儿听完八卦,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虽然她死了,还被做成了灯笼,但她依旧是一盏美人灯。


.


苏枝儿难得有点忧愁,连饭都少吃了一碗。


苏枝儿想,如果是她,她也不敢抬头,谁知道会看到什么呢。


一觉睡醒,苏枝儿满头大汗,她觉得是自己在梦里挂太久,累到了。


她回想了一下自己在梦里的样子,雪白朦胧,漂亮极了。


这苛刻的世界呀,就算到了古代也没有逃脱减肥的命运吗?


为了逃避这可怕的世界,苏枝儿晚上又去了她的小天地,等她的小仙男。


她到的时候,少年还没来,苏枝儿抱着膝盖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等了一会儿,四周虫鸟鸣叫,她将脸贴在膝盖上,静静的等。


她娘王氏道:“你是该少吃点,都胖了。”


苏枝儿:……


苏枝儿低头看自己,虽然才十五,但身段却是极好的。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一点多余的肉都没有。


“坐嘛。”苏枝儿又高兴起来,她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大石头。


少年慢条斯理地坐过来,然后掏出那四块绿豆糕,其中那块笑脸已经被戳没了。


少年把笑脸绿豆糕递给她。


她想着,他会不会是不来了?为什么突然有点惆怅呢?


少年顶着昨天晚上苏枝儿替他梳好的头发,悄无声息的出现时,苏枝儿正准备回去。


苏枝儿:……吓她一跳,大半夜的就不能换件粉衣服吗?非要穿白的?


苏枝儿:……她的老实人兼小仙男不会是有自闭症吧?


“你是做什么的?”苏枝儿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小心试探。


少年手里拿着那块绿豆糕,心情似乎不错,愿意搭理她的样子,“养大猫。”


苏枝儿:……笑脸修复员吗?您今天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这块绿豆糕吧?


隔了夜,这么热的天,绿豆糕已经不能吃了。苏枝儿随手摘了一根草,捏出三点,按在绿豆糕上,又是一个新笑脸。


少年拿过去,继续戳。


哦,她未来老公是在锦衣卫养猫的,也算是……铁饭碗?


“你爹娘就你一个孩子吗?”


“嗯。”


哦,养猫的,畜牧业?


“在哪里养猫?”


“锦衣卫。”


没关系,没关系,有这张脸在,就算是倒插门也没关系。


“我们承恩侯府对待下人一向宽厚,如果你那边呆不惯,我让我娘问问管事,帮你在侯府里找份差事,你觉得怎么样?”


近水楼台先得月,她真是太机智了!


独生子,不错不错。


“家里……穷吗?”她是不是太直白了?


“嗯。”


苏枝儿却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你,相信我?”


听到少女这么问,少年却反而透出几分无辜的迷惘,“相信?”


“对啊。”


说完,苏枝儿突然发现自己的花痴心理暴露的太明显,她生怕吓到小仙男,赶紧补充,“我娘一向乐于助人惯了,就看不惯别人受苦。”


尤其是像你一样的小仙男。


“哦。”少年点头,同意了。


她仿佛突然被打开的话匣子,面对着这个不知道底细,素不相识的少年,她对着他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恐惧。


“你知道太子吗?”


少年戳着绿豆糕的手一顿,“嗯?”


少年眉眼轻动,呢喃自语,“相信,相信……”


真的有点傻……算了,就冲着这张脸她都能多吃三碗饭!再说了,傻成这样,她要不接盘,还指不定便宜了谁呢!


虽然大部分都是苏枝儿在说,但她却难得觉得惬意。


这就是夏天的自冷空调吗?


“剥皮,不好吗?”少年居然冒出这样的话。


“又不是猪!剥什么皮!不对不对,猪也不剥皮。”苏枝儿当即差点跳起来,说出来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我不行,反正我不行,我绝对不行。”她极力否定,还要说三遍强调。


“就是那个太子,剥人皮的那个……”苏枝儿自己说的时候都觉得浑身开始冒冷汗,“他杀人就杀人,直接杀就是了,居然剥皮……我跟你说,我今天下午睡觉的时候做梦,自己被剥了皮挂在一个什么宫殿门口……”


四周黑漆漆的,苏枝儿说着就害怕,往少年身边靠。


少年体虚,身子凉寒,苏枝儿被冻得一哆嗦,然后又觉得好爽。


“其实我,长得很漂亮的。”也不是苏枝儿自夸,原身确实长得漂亮。不过在穿书前,她也长得不差。


少年看她一眼,敷衍道:“漂亮。”


苏枝儿:……


少年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吐出一个音,“哦。”


少年不喜欢说话,苏枝儿平日里也少话,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他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有一堆话要说。


她把自己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的生活流程都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伸手摸到自己的脸,突然觉得自己这脸坏得真不是时候。


少女虽戴面纱,露出的肌肤上面也像是小红人似得一片疙瘩,但胜在一双桃花眼魅惑动人,犹如夜空灿星。


“那个,明天你还来吗?”少女扭捏娇羞。


她又掏出一样东西塞给少年,“这是药油,涂伤口的,你多揉揉。”


苏枝儿选择转移话题。


两个人不知道说了多久,直到苏枝儿被蚊子咬得不行不行的了,她才恋恋不舍的表示要走了。


少年捏着绿豆糕,指尖戳到那个笑脸,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说,“来。”


苏枝儿笑了,觉得自己的池塘里终于入了一条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