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5 章(巧手苏枝儿...)

第 5 章(巧手苏枝儿...)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苏枝儿真心觉得这个被自己牵过来的少年有点傻,虽然长得贼拉好看,但就是真的特别傻。


等一下,难道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老实人?


没错,没错,男人傻点才可爱,尤其是长得这么好看的,傻点才不会被人惦记,也不会惦记别人,比如女主。


这不是苏枝儿危言耸听,在这本小说里,但凡是个齐头正脸的,没有人不会被女主的万人迷属性吸引。


什么霸道将军,邪佞王爷,一剑封喉锦衣卫之类的,反正都会变成女主的裙下臣,为了女主成为皇后的伟大事业添砖加瓦,甘心备胎。


如果苏枝儿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她一定会把现在垂涎美色,分不清人跟狗的自己暴打一顿,然后扯着自己的耳朵使劲吼,“你清醒一点!那是你爸爸!”可惜,苏枝儿在爱心泛滥的同时早已□□熏心。


“你,吃了吗?”心态改变了,苏枝儿面对少年的态度也更加和蔼亲切。


她选择了国人最喜欢的打招呼方式来开始彼此的零距离交流。


苏枝儿如醍醐灌顶,觉得此少年乃天降甘霖。


看装扮……苏枝儿看不懂。


看脸!她知道,超好看!她可!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苏枝儿只带了四块,喜怒哀乐。


少年没见过,略显惊奇,他伸出纤白的手,慢吞吞拿了一块,也不吃,就那么放在手里把玩,白细指尖戳着那绿豆糕上的笑脸。这种动作配上他的高级厌世脸,由他做出来,有股诡异的萌感。


不过少年戳了很久,也没吃。


少年偏头瞧她,半张脸遮在黑发中,看不清脸上神色。


苏枝儿取出自己私藏的绿豆糕递给他,“吃绿豆糕吗?”


“这是笑脸。”她把绿豆糕一字排开,“这是哭脸,怒脸,哀脸。”


“你尝一个。”苏枝儿将油纸包递给他。


少年歪头,神色古怪地看她,像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她一样的人。


哦,确实从来没有。


“你不喜欢吃绿豆糕吗?我还带了其它的。”苏枝儿觉得自己跟老妈子一样。


不过没关系,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老祖宗是不会骗她的!


“这是土豆蔬菜丸子。”正宗的婴儿辅食……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好吃就行了!


“尝一个嘛。”小娘子软软糯糯的声音传过来,像是在撒娇。


那小丸子被轻轻碰了碰他的唇。


少年身体略僵,被硬塞开了嘴。


那些人只会怕他,怕他发疯,怕他杀人,从来也不会对他笑。


仿佛他是怪兽,魔鬼,恶犬。


少年双眸之中沁出一股猩红,那红占据眼白,更衬得那对瞳仁漆黑幽深,犹如淬毒的蛇目。


挑食?


苏枝儿顿时觉得这小孩这么瘦的第二原因是挑食。


被人虐待还挑食!你都被人虐待了你就不要挑食了啊喂!好吧,这是人家的自由。


丸子小小的,按照标准,一口一个的量。


少年张嘴,咬一口,小小的,斯文秀气,像女孩子似得那么轻轻一抿。


土豆丸子香糯的口感在口腔里流连,少年颤了颤眼睫,然后又咬一口,这口就比较大了,不过也只是吃了这么两口,他就不吃了。


少年的黑发披散下来,卷卷的,像海藻。这就是传说中海藻般的黑发吗?可如果不是她提前点了灯笼,怕是要被他这副鬼模样吓到。作为她班上的小盆友,绝对不允许你披头散发!


“我给你梳发吧?”苏枝儿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梳子。


笑话,小仙女当然要时刻保持自己的美貌了。


她就是觉得……好娇气。


不过看在脸的份上,忍了。


说到脸,苏枝儿看着少年这一头黑发,有点忍不了,她的职业病又开始犯了。


她明显感觉到少年身体微僵。


害羞了,嘻嘻嘻。


她也有点害羞。


她的强迫症实在是忍不了了!她的脑袋里已经冒出几百种发型了!


怕少年拒绝,苏枝儿立刻凑上去抓住了他的头发。


早起鸟儿有虫吃,主动的女人有小仙男泡。


少年的头发又细又软,跟她班上的小盆友一样。


苏枝儿先替他梳通,梳的时候犯了职业病,哼起了小儿歌。毕竟有小宝宝不是那么喜欢梳头发的,这个时候的苏枝儿为了哄人就会唱歌。


幸好,她未来的老公比小盆友好哄多了,除了身体有点僵硬外不吵不闹,非常乖巧。


苏枝儿其实是个母胎单身狗,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撩汉这种事情网络上那么多攻略,她看的那么多言情小说都是假的吗?苏枝儿本来不是这么冲动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对他,好像是,嗯……一见钟情了?


少女娇羞JPG。


“好了。”苏枝儿梳完,伸手摸了摸少年的脑袋。


摸完才发现自己又职业病犯了。


这是你未来老公,不是你未来小孩。


苏枝儿发挥了自己幼稚园老师的职业特性,给少年编了一个灯笼辫,然后将剩下的一股脑束成马尾。


侧边的灯笼辫五股梳到马尾上,更显出周花花的少年气质,也让他多了几分飒爽英气,比起之前孱弱阴沉的样子不知道好看多少。


少年人还是要有点精神面貌才招人疼的嘛。


“好看?”少年声音微哑的接话。


这是苏枝儿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淡色的少年音,耳朵都要怀孕了!


“对啊,你现在很好看。”苏枝儿声音清脆悦耳,比林子里的鸟叫声都让人觉得舒心。


克制,克制。


“没带镜子,不过真的很好看。”苏枝儿非常满意地点头。


其实主要还是少年脸生得好,不管怎么梳都好看。


苏枝儿看着他的动作,微微红了脸,心中涌起一股冲动。


爷青回!


这种相貌,放在现代,妥妥的校园男神,娱乐圈颜值天花板啊!


少年伸手去摸头发,有点呆呆的样子。他五指纤细,白玉一般,细瘦腕子上的佛珠随着少年的动作轻轻晃悠。


不仅是头顶,似乎就连发丝都沾染上了少女温暖甜腻的气息。


一根一根,顺着青丝钻入他的肌肤。


.


苏枝儿走后,有一个中年男人急匆匆奔过来,一眼看到少年,终于松下一口气,白着脸战战兢兢道:“公子,您怎么来这了?”说完,中年男人突然发现少年的发型,下意识睁大了眼。


他伺候少年十五年,最了解他不过。


为了避免自己的如狼似虎把人吓到,苏枝儿决定给彼此一点空间,正好时辰不早,她娘要换班回来了,她赶紧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她看少年还站在那里,便跟他道:“荷花宴要连开三日,这三日我都在这里。”偷懒。


“你想要吃的,可以来找我。”


中年男人走近,发现这发梳得怪异,虽怪,但配上自家主子这张脸却是难得的好看。


“这是哪位巧手……”


少年拿着手里的绿豆糕举到中年男人面前,成功将中年男人剩下的话止住了。


他这位主子最不喜欢别人碰他,尤其是头发。今日晨间宫娥给他梳发,这位主子不知道为何又心情不好,只斜斜瞧了那宫娥一眼,宫娥便吓得跪地磕头,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都是老宫娥了,手法都是一样的,捏着那头发丝就跟捏着自己的命似得,从来不敢出错,可架不住自家主子脾气不好。


阴晴不定的,实在叫人胆战心惊。


少年皱眉,“丑。”


中年男人:……


男人勉强挤出一个笑脸。


只见那绿豆糕上面的笑脸被戳得多了一个坑,少年屈膝,单臂抱着膝盖坐在大石上,空落落的衣裳被夜风轻吹起,他将脸搁在膝盖上,歪头跟中年男人,道:“笑。”


中年男人:……对着您,谁要是能笑出来,不是傻子就是智障。


不不不,就算是傻子跟智障瞧见您都得吓得尿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