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 > 第 3 章(海王之怒)

第 3 章(海王之怒)

作者:田园泡 返回目录

苏枝儿没有攀高枝的念想,尤其那个人还是个海王。也没有安全措施,谁知道会不会有病啊,咦~


苏枝儿赶紧把茶室消了消毒,然后一日三餐加下午茶,晚上安安稳稳躺上自己的小床床睡觉觉。


翌日,整整熬了两夜,还喂了整整两夜野蚊子的郑濂脚步虚浮的过来给老太太请安。


老太太皱眉看他,“又去挖藕了?”


郑濂:……


老太太又问,“藕呢?”


郑濂说,“吃了。”


老太太:……


老太太当然不信郑濂是去挖藕了,她觉得这个二孙子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一定要管管了。


“本公子突然想吃藕,你,去给我挖。”刚刚煮好茶的苏枝儿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吃块糕点,就被郑濂给堵住了。


苏枝儿歪头,“二公子,我是老太太的丫鬟。”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老太太决定上强硬措施,开始给二孙子找对象。


那边,郑濂还不知道自己正在被安排终身大事,他盯住了苏枝儿。


行吧。


“奴婢去吩咐厨房做……”


“所以呢?”郑濂冷笑一声,“你一个奴婢,敢不听我的话?”


苏枝儿:……这该死的封建主义堪比奴隶制社会。


明白了,她的情夫来为难她了。


而且看起来非常像是欲求不满。


“不。”郑濂阴测测的打断苏枝儿的话,“我要你亲手挖。”


苏枝儿:……


面对封建邪恶势力,她选择屈服。


.


“苏枝儿,是你先撩的我,现在却又不想了?呵,本公子是你想撩就撩,想抛就抛的吗?这世上只有本公子甩别人,还没有人敢甩本公子呢!”郑濂猛地逼近她,阴沉着脸说出这番话。


苏枝儿忍住,没说,“你看,现在不就有了吗?”这句话。


二公子领着一众小妾、丫鬟,搬了一张躺椅坐在那,悠闲地看着苏枝儿挖藕。


苏枝儿:……腐败的资本主义。


夏天日头极大,幸好那个荷塘旁边有树。


苏枝儿挽起裤脚,踩着绣鞋,就那么下了水。


郑濂潇洒地摇着折扇,张嘴,把葡萄吞进去,然后……卡住了。


小妾还在柔情似水的给郑濂剥下一颗葡萄,一抬头,发现自家二公子面色涨得跟猪肝一样,配上那满脸蚊子包,更像猪了。


郑濂看着在池塘里热得香汗淋漓,小脸被晒得通红的苏枝儿露出快意的笑。


一旁的小妾贴心的替他喂过来一颗葡萄。


动静太大,苏枝儿扭头看去,看到郑濂的样子。


小妾哭着嚷,“二公子被葡萄噎住了!”


“二公子,二公子你怎么了?”


郑濂伸手去抓喉咙,又使劲拍胸脯,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


苏枝儿淌着泥水从荷花池里出来,努力地拨开人群。


眼尖的小妾看到苏枝儿,赶紧把她拦住,“你要干什么?”


噎住了?


苏枝儿看着二公子周围的小妾、丫鬟们乱作一团,却没有一个人会海姆立克急救法……好吧,这是古代,没有这种东西。


苏枝儿皱眉,一把甩开那小妾,快速走到郑濂身后,然后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把抱住他。


“快放开二公子,你要干什么!”


苏枝儿没理她,却不想这小妾猛地一把攥住了她的腕子,尖锐的指甲几乎掐进她肉里。


这小妾是故意的,她就是看不惯苏枝儿的狐媚样。


与此同时,苏枝儿也被这些小娘子们拽开了。


“住手!”郑濂嘶哑着嗓子把苏枝儿从女人堆里捞出来,他看到她脸上被抓出的血痕,还有胳膊上的掐痕。


众人围拢过来,苏枝儿赶紧下手。


郑濂一怔,还没反应,只觉腹部被重击几下,他猛地咳嗽,喉咙里的葡萄吐了出来。


他只是不喜欢管而已,再说了,看一堆美人为自己争风吃醋也挺快意。


可现在,他却真的生气了。


苏枝儿肌肤白,又嫩,平日里磕着碰着都显得清晰,更别说是别人故意虐待。


郑濂成日里厮混女人堆,哪里不明白这些女人的招数。


小妾得意的朝苏枝儿看去,脸上笑容还没完全舒展,只听“咔嚓”一声,她的胳膊就断了。


小妾的面色瞬时惨白,她惊声尖叫起来,“啊!”


“二公子,你看看她,把人家抓得好痛。”那个领头的小妾柔弱无骨地攀附到郑濂身边。


郑濂神色平静地低头看她,捏起她的胳膊。


“就是这只手喂的葡萄?”郑濂笑着,神色却是冷的。他抬脚,把小妾踹进了荷花池子里。


瞬时,剩下的小妾和丫鬟们都惨白着脸闭上了嘴,谁都不敢再多话,甚至恨不能把呼吸都闭起来。


苏枝儿也被吓到了。


她后退一步,想走,却发现自己的胳膊还被郑濂的另外一只手拽着。


他的阴毒,比起郑峰来只多不少。


而且不巧,这个人还是个男二。


苏枝儿看着在荷花池里挣扎的那个貌美小妾,突然想起来了。


郑濂虽然看似是个风流公子,但身为承恩侯府的二公子,又怎么可能真的只是一个风流公子?


郑濂眼疾手快地抱住她,朝身旁的丫鬟们横一眼,“还不快去请大夫!”


.


作为男二,自然是为女主痴,为女主狂,为女主“哐哐哐”的撞白墙。


夏天日头大,苏枝儿折腾了一晌午,再加上被郑濂这一手徒手掰断小细胳膊吓到,只觉眼前发黑,然后直接晕了过去。


这不是她的房间,也不是老太太院子里的任何一个房间。


“你醒了?”屏风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苏枝儿是在一个陌生房间里醒过来的。


屋内被装饰的很漂亮,摆满了各种奇珍异宝,什么花瓶,挂件,屏风一堆叫不出来名字,一看就知道能拍卖出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东西。


苏枝儿分明在他眼中看出了一句话。


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


苏枝儿立刻警惕起来。


郑濂从屏风后绕出来,穿了件墨绿色的绸子衫,人模狗样,衣冠楚楚地摇着扇子,看向苏枝儿的眼神复杂又饶有兴趣。


上好的象牙骨扇,抵着苏枝儿的细腰,成功挡住了她的去路。


男人倾身过来,似笑非笑,“你救了我的命,就不想要一些赏赐吗?”


苏枝儿:……大事不妙。


“时辰不早,奴婢该回去了。”苏枝儿起身,套上自己的绣鞋就要走,不想却被郑濂用扇子拦住。


他就知道,所有女人都是一样的。


“要什么?”郑濂收回了自己的扇子,语气冷淡下来。


苏枝儿咽了咽喉咙,偷偷看一眼郑濂风流出色的脸,“想。”


郑濂脸上笑意变淡,眸中厌恶之色顿出。


郑濂看到满脸诚恳之色的苏枝儿,怀疑自己年纪轻轻幻听了。


“你再说一遍。”


苏枝儿赶紧道:“想让您离我远一点。”


郑濂:……


“你再说一遍。”


苏枝儿:……这位二公子是鹦鹉吗?


苏枝儿叹息一声,“二公子,从前是我年纪轻,不懂事,我现在明白了,您高高在上,就是那天上的天鹅,我就是那池塘里头的淤泥,我配不上您。”苏枝儿觉得自己十分诚恳的祈求这位腹黑男二远离自己,奔向属于他的女主。


可是男二不愿意,他甚至因为惊奇,所以差点发出夹子音。


郑濂:……


郑濂真是第一次碰到在自己面前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女人了。


再说多少遍都是一样的。


苏枝儿最后总结,“二公子,奴婢高攀不上您。”说完,苏枝儿赶紧提裙跑了,就像身后有狼在追。


郑濂早就身经百战,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觉得今天的拥抱格外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呢?他也说不上来。


哪个女人看到他不急吼吼地贴上来?


郑濂越想越气,一转头看到桌子上的葡萄,想起今天少女从后面抱住自己的温暖。


苏枝儿觉得很糟,非常糟,糟糕透顶了。


郑濂似乎看上她了。


就是……不一样。


.


糖衣炮弹是永远的神。


而面对对糖衣炮弹完全不感兴趣的苏枝儿,郑濂的兴趣更加大了。


时不时就让自己身边的丫鬟给她送贵重的珍宝首饰,虽然苏枝儿都没要,但他依旧乐此不疲。


苏枝儿知道,这是郑濂最常用的追人手段,就跟现代有钱人追小女朋友一样,不都喜欢送包包,送别墅,送车车什么的嘛。


除了糖衣炮弹,郑濂每天还对苏枝儿进行精神压迫。每日过来请安的时候一定要特意路过茶室看她一眼。


苏枝儿:……她脸上又没花。


他看着眼前一件件被送回来的珍稀物品,冷笑一声。


如果不答应,那一定是钱花的还不够多!


“是啊,我听说那天晚上她从二公子院子里头出来,连身上的衣裳都换了呢。”


那日里,苏枝儿晕过去后,在郑濂的院子里醒过来,身上的衣裳确实被人换了。


因为郑濂的“偏爱”,所以最近不仅众人看她的视线变了,就连老太太都对她产生了明显的敌意。


“听说是苏枝儿不知廉耻,自己勾引的二公子的。”


作为一名有思想的新女性,肉.体只是皮囊,精神属于灵魂。


看看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对于这件事,苏枝儿也是如鲠在喉,不过鲠着鲠着她就不在意了。



.


最近后院里关于苏枝儿和郑濂的风言风语特别多,郑濂不是不知道,他是故意的。


这样一想,苏枝儿心情又舒畅了,再多吃一点肉吧,最近厨房里做的樱桃肉实在是好吃的一绝啊!


作为南方人,她实在是爱甜肉爱得痴迷。尤其是那种甜肘子,就算是饭量不大的她一顿也能干完。


他站在茶室边的房廊下,透过大开的窗户朝苏枝儿看去。


少女正在煮茶,炉火边她的脸被热得透出几分绯红,汗湿的乌发贴着面颊,露出一双眼。那是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偏瞳仁又黑,平添楚楚稚气。小巧的鼻翼,丰润的唇,鹅蛋尖的下巴,莹白的肌肤,好一个绝色佳人。


他在等苏枝儿自己憋不住来找他。


可他一连“路过”茶室好几日,那人就跟没看到他似得。终于,郑濂自己先憋不住了。


苏枝儿煮完茶,一起身,就看到了身后的木头人。


苏枝儿:……


郑濂不记得从前的苏枝儿长什么模样,她总是带很浓的妆容,让他提不起半点兴趣。可眼前的少女未施粉黛,却一眼让他看入了神。


郑濂不禁看得有点久。


“你,”他盯着少女身上轻薄的夏衫,恶意突起,“你知道那日晚间,是谁给你换的衣裳吗?”


“哦,是谁?”苏枝儿微扬了扬眉。


“二公子?”见到主人家,还是打个招呼吧。


苏枝儿越坦荡,郑濂就越心闷。


郑濂被她噎住。


这是一个女人该有的反应吗?


郑濂脸上笑意更甚,“是本公子。”


“哦。”苏枝儿毫无反应,只是点头。


浪荡!


她听到了,她又不是聋子。


“你知道我刚才说了什么吗?”郑濂咬牙。


为了给她脸,他特意挑了没人的时候,还压低了声音,她却半点都不在意自己的女儿家名声!


郑濂气得攥紧手中折扇,怒极反笑,“很好,苏枝儿,你会后悔的。”话罢,男人转身朝前走。


他路过立在茶室前的瑶雪。


“苏枝儿,你当真一点都不在意?”郑濂见过太多的女人,他认为这是苏枝儿的手段,可偏偏,偏偏他被她影响了。


苏枝儿懒懒看他一眼,“不在意。”


她是不喜这位风流二公子的,只不过郑濂却似乎对她颇有意思,还派小丫鬟来打听,虽然中途被苏枝儿截了胡。


瑶雪看着郑濂怒气冲冲的背影,面色有点难看。


瑶雪垂眸行礼,郑濂目不斜视,根本就没有看到她。


瑶雪对这件事本来并不在意,可现在……她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嫉妒。


内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


郑濂本来应该是围着她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