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 冰岛惊魂 242

冰岛惊魂 242

作者:燕孤鸿 返回目录

“轰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整个营地,轰然向四周爆发的气浪轰碎了建筑物窗户玻璃,数吨积雪飞腾而起,犹如雪喷泉爆发,白茫茫雪雾刹那间天地,随后又被一阵强有力的劲风吹散,流露出了正中的惨状。


牙猎人和拉贵尔坠落的瞬间拉斐尔合拢羽翼,层层交叠的堕天使黑色羽翼牢牢将丙一保护其中。丙一能清楚听到翅骨不断折断重塑令人牙酸的声响,能嗅闻到羽翼被圣光烧焦的气味。拉斐尔的胸膛在他身后随着呼吸轻震,喃喃低语着治愈术的法决。


惩戒天使长拉贵尔与牙猎人坠落人间造成的恐怖力量让拉斐尔都要通过诵念施展更强力的治愈术才能抵消,难以想象战场中心受到最大冲击力的牙猎人会伤成什么样。丙一甚至担心他会死掉,芬里尔狼也在不停担忧愤怒的低吼,直到余威稍散,在丙一强制命令下拉斐尔才不太甘愿的打开羽翼,让他暴露在仍旧危险的环境中。眼前的景象惨烈到让丙一呼吸一滞。


就见独栋小木屋这片区域就像被陨石撞击过一样,方圆直径百余米的大地全都塌陷下去十数米深,积雪如瀑布从天坑边缘向内倾泻下去,余威震荡轰鸣声从最深处传来,犹如雷鸣。拉斐尔带着丙一飞起,向坑洞最深处望去,只看到一片金黄灿烂,分不清是牙猎人的龙鳞还是天使长拉贵尔的黄金羽翼,但无论是谁都伤的极重。


冒着泡的粘稠深红色龙血肆意流淌,将大地腐蚀出一个个孔洞,而天使血液也危险至极,大堆大堆的血液泛着银亮的光,质感看起来就像水银。它们飞速蒸发溶解在空气中,化作浓郁的圣光圣血,对恶魔类生物有着极其恐怖的杀伤力。


只是站在天坑上方接触到了一点天使血蒸汽,恶魔丙一都觉得脸疼。拉斐尔的翅膀也发出滋滋灼烧声响,难怪他认为外面极度危险,不愿丙一冒险。然而丙一却一定会来到最前线,因为重伤的牙猎人还在和拉贵尔战斗!


他身上的畸变程度极深,几乎已经看不出人形,黄金巨龙身上半数鳞片剥离,甚至有骨头外露,但他攻势极其凶猛,如同残暴的血肉战车,每一拳下去都能听到天使骨裂的声音,竟然是在压着拉贵尔打!血肉骨骼外露的龙尾如同猩红色的鱼钩,死死勾住天使透亮的脊椎骨让祂无法逃脱,动作娴熟的好像在大润发杀了十年天使,看的拉斐尔都脸色微变,不由得翅膀幻痛。


不得不说除了大名鼎鼎的米迦勒外,其他天使大多擅长的都是远程攻击。他们高高飞在天上,有圣光庇佑,哪里需要去跟人血腥肉搏?也因此一旦被人从空中击落拉入近身战中,他们的优势就会折损大半。恶魔类的敌人极畏惧圣光,不可能与天使近战,现在却偏偏出现了牙猎人这种怪物。


拉贵尔确信自己杀死他了一次,击碎了龙的逆鳞,但天使不明白为什么这邪恶的黄金龙没有死去,为什么它还变得更强更疯狂!防止天使乱飞牙猎人先对翅膀动手,拉贵尔背后六扇黄金羽翼转瞬间就被他生撕下来了大半,没有拉斐尔那么厚的血那么强的治愈再生能力,拉贵尔很难再飞到天上。然而他的战斗力比拉斐尔强上百倍,化弓为刀疯狂的几乎把牙猎人砍成肉段。


仿佛回归到了最原始血腥的战斗方式,这天坑就宛如最残酷的斗兽场,战士不顾性命血腥杀戮,站到最后的才是赢家。但是在这场战斗中牙猎人不会死——已经确定他本质上等同于导游的丙一知道,死亡归零只会让牙猎人变得更强!这种状态是极其可怕的,只要牙猎人想他甚至能拼死任何巨人乃至神明。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但问题就在于,天使也不会死亡。别看拉贵尔现在伤的这么重,祂的灵体隐藏的极好,受伤的不过是躯·壳,要不是拼死想带走圣婴,拉贵尔甚至现在就可以死遁,只给牙猎人留下一团圣光空气。眼下最要紧的问题就在于拉贵尔的灵体在哪,天堂之门的钥匙又在哪。


丙一精神微动,把巴德尔灵魂和B1安置到安全地方的郁和慧就从天坑边飞跃而下帮忙,既是和牙猎人一起打压拉贵尔也是控制战局,防止在找到灵体和钥匙之前牙猎人真把拉贵尔打成空气,要真是这样再想找他可就难了。


但很快郁和慧传来糟糕的消息,牙猎人杀疯了,他已经失去理智,根本无法交流,甚至气势汹汹要一打二连郁和慧一起攻击!


‘先注意自己的安全!’


丙一想起B1归零时极端暴躁的情绪,心知牙猎人恐怕也落到了这种糟糕的局面中。他们虽然不会死,但是会受伤,长此以往牙猎人要真伤到了根本想恢复恐怕会困难重重。这还没到诸神黄昏,丙一可不想让牙猎人废了,他目光划过焦急在天坑边缘刨雪,急切想要跳下去帮忙的芬里尔狼,微微摇头。现在还不是动用芬里尔狼的时候。


丙一立刻想了个别的办法,无论是B1的归零还是他自己的归零,都涉及到深渊力量,确切的说是与蝴蝶沾边的,纯粹深渊之力。阿锋跟他说过,那次猎杀乌利尔、金伦加鸿沟出现的战斗中,丙一归零带动了B1的归零。而当初在丝浮拉大裂缝时,B1的归零却没有带动丙一归零,这让丙一心中浮现出一个猜测。


他怀疑纯粹深渊之力,或者说蝴蝶会影响到导游归零。而本质上类似导游,同样不死有归零异化态的牙猎人应该也会受到这种影响。于是丙一拿出刚在冰河湖收集的新鲜菌汁,它能让蝴蝶碎片变得活跃,同时丙一施展了主宰的力量,主宰深渊之力与蝴蝶碎片,影响深坑下失控激战的牙猎人,向他传递信息。


丙一想法是正确的,纯粹深渊之力弥漫的瞬间一直疯狂与拉贵尔缠斗的牙猎人浑身一僵,竟是抬头仰望天空看向丙一。一瞬间丙一对上双黄金龙眸,刹那间世界安静,一切仿佛都归于黑暗寂静,只剩下这双残酷冷漠的兽瞳,这是一轮犹如太阳的眼眸,威严竖瞳恍若鎏金,上面有太阳耀斑一样的黑点,无比璀璨,无比慑人,却没有任何情绪,只有赤·裸裸的杀意。


眼瞳的主人已然彻底失控,任何看到他眼瞳的人都将为他所慑,沉沦于血腥厮杀中,成为战斗的机器直到不死不休——


‘扑棱棱’


蝴蝶振翅的声音将丙一惊醒,恍惚间他头脑晕晕沉沉,仿佛高烧留下的后遗症,血腥味近在咫尺,他抬手一抹,发现自己正七窍流血,这是反噬。丙计划的没错,但牙猎人实在太强了,他试图用深渊之力影响他,却被那股傲慢强大的威压狠狠反击。龙天性高傲自由,不愿被任何人操控,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傀儡。


不过这真的很有趣,不是吗。


纯粹深渊之力,或者说他身上蝴蝶碎片的力量,竟然真能左右归零异化后失去理智的导游。


没理会身后拉斐尔担忧询问,丙一笑了起来,引起天坑激战中牙猎人本能警惕充满敌意的一瞥。拉贵尔趁牙猎人连续走神刚要反击,结果牙猎人反手就是几拳轰下去,差点砸碎他的头颅。拉贵尔也逐渐放弃,知道这次也许无法带走圣婴,狠厉燃烧生命要将牙猎人一起拖入深渊!


眼看局势越发危急丙一做出决定,他坚决摆手拒绝拉斐尔的治疗,恶魔之翼舒展开来,半空中就见丙一抬手,漆黑尖锐的指甲扣向心口,竟毫不犹豫刺穿了自己的心脏!心跳声在丙一耳中骤然变得洪亮犹如擂鼓,生命力飞速流逝的同时他感到盘踞在心脏上的众多蝴蝶碎片变得蠢蠢欲动,吮吸他心脏中喷涌而出的鲜血,也让丙一施展出更强大的深渊力量。


死亡倒计时归零,丙一彻底恶魔化。飞在撒旦不远处守护的拉斐尔瞳孔骤缩,地狱红的眼瞳中映照出了魔王的身影。强而有力的恶魔羊角盘曲,乌黑长发散落,苍白如雪的皮肤上隐隐几道饱含力量与魔性魅力的魔纹,衬得他那双眼瞳威严又魔魅,仿佛再虔诚的天使都难以抵抗他的诱惑,义无反顾随他坠入地狱。


鲜血从心口涌出,顺着丙一漆黑的指甲滑落,在黑色魔纹映照下呈现出夺人心魄的蓝紫色血光,又或者说,实际上丙一的心头血,本来就染着蝴蝶之翼的色泽。主宰力量之下漆黑的导游斗篷无风自动,袍角上蓝紫色蝴蝶的花纹就像活过来一样,在漆黑斗篷上翩然飞舞,从袍角飞落到丙一的胸口。


滴答。


滴答。


浸满了蝴蝶碎片力量的血液从高空滴落,落在了天坑深处黄金巨龙的额头上,他遍体鳞伤已战至疯狂,然而当血液滴落时,它却像被定住一样,明明浑身焦躁混乱气息未散,却仿佛被无形的线牵引着,望向高空,那双金黄色的龙眸再次看向高空之上的恶魔。


然而这次和之前不同,满是冷酷杀戮的世界中出现了一双高高在上的蓝紫色眼眸。它极为瑰丽,又深邃可怕,犹如深渊中振翅的蓝紫色蝴蝶,死寂与生命,沉重与轻灵,矛盾却魔魅得不可思议,蕴含着无法想象的力量,仿佛它一念间能让人彻底沉沦,一念间能让人从地狱回到人间。


该死,丙一这小子的眼睛之前有这么好看吗。


牙猎人心中不满咕哝着,晃了晃沉重的脑袋,当他开始思考时他的理智已经恢复,这实在是不可思议,唤醒他看起来艰难,从丙一归零滴血操控蝴蝶碎片的力量,到牙猎人清醒,实则只堪堪用了不到一分钟!


拉斐尔望向丙一的眼眸中满是崇敬,一滴血将失控杀戮的黄金巨龙唤醒,令它臣服,这简直不亚于神迹!想着自己刚才还因为撒旦被巨龙瞪一眼就七窍流血,而对他的实力产生了微妙的怀疑,拉斐尔赶紧在心口画倒十字,虔诚祈祷撒旦没发现他那一瞬不敬的小念头。


如果说拉斐尔的崇敬带有堕天使本身对撒旦的滤镜,那此刻冰岛直播间中,看到归零失控的牙猎人被丙一一滴血唤回理智的导游们已然几乎疯狂。之所以没彻底震惊到SAN值狂掉,还是因为对抗赛中有导游不会死亡只会归零的设定,有导游怀疑这其中有旅社出手,丙一只是凑巧碰上了。但却有更多人暗中期盼,希望等对抗赛结束,等出来后随便哪个旅程里,丙一能再成功一次。


如果这一切不是巧合,是真的能够做到,那或许旅社中的导游们,都能有另一条路可走……


而有些导游的关注点不同,和那些实力弱地位低,这辈子恐怕都不能跟蜥蜴公爵面对面交流的小导游相比,那些乙等A等的精英导游们非常想问问蜥蜴公爵脱离失控状态时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他们大多都体验过很多次归零濒临失控的糟糕状态,更对蜥蜴公爵这秒速恢复理智的情况好奇乃至隐隐羡慕期待。


但要问牙猎人现在是什么心情……牙猎人现在心情实在是复杂极了。明明丙一弱的他用指甲都能掐死,现在却将他从失控中唤醒,但是……好吧,他毕竟是丙一,能做到些稀奇事也不稀奇。


牙猎人都没有发现,不知何时他的想法竟然跟那些他轻蔑的队内旅客相似。极强的战斗直觉让他很快回神,恢复理智那一切就好办了,牙猎人开始跟郁和慧打配合,控制住拉贵尔,让原本想燃烧灵魂强行带走牙猎人的拉贵尔希望又渺茫起来。


眼看牙猎人跟郁和慧配合默契,短时间内拉贵尔不会毁灭死亡,局势回到了掌控范围内,丙一总算松了口气,心中微动。刚才他问了拉斐尔天堂之门的钥匙在哪,怎样才能找到拉贵尔的灵体,结果却让丙一有些失望。拉斐尔告诉他天堂之门的钥匙至关重要,它融合在拉贵尔的灵体中,只有要打开天堂之门的时候,这枚钥匙才会短暂出现实体。


因为融合了天堂之门的钥匙,所以拉贵尔的灵体气息与苍穹一致,想要找到她基本只能凭天使间的感应。而就算找到了,她也能通过钥匙瞬间返回天堂,都不用开启大门的,这就是神对‘神之友’的特别爱护。


所以想直接从拉贵尔身上夺取钥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


“拉贵尔一定很想引渡圣婴返回天堂。”


拉斐尔小声道,说完后心慌意乱,赶紧在胸口画了个逆十字。他感觉自己好坏,这才刚堕落没一天就又敢腹诽撒旦又敢拿圣婴当诱饵了。但拉斐尔很快又理直气壮起来,他都成堕天使了,就该坏!堕天使不坏,撒旦不爱。


然后拉斐尔很快就出了个更坏的主意:“王,拉斐尔愿意为您效力。您假装开启地狱之门,而我则佯作带圣婴堕入地狱,拉贵尔绝对会心急如焚,拼命也要开启天堂之门抢夺圣婴。”


“到那时您夺走钥匙易如反掌,甚至可以提前把魔种种在圣婴体内,让他带回天堂……”


拉斐尔这是想一箭三雕,夺了钥匙不算完,他还想毁了圣婴再用地狱污染天堂!奶妈狠起来是真狠啊,丙一不由得心中感慨,然后微笑着大力夸赞拉斐尔忠心,表达了对他的信任,直夸得拉斐尔不好意思脸红,然后表示十动然拒。


“圣婴对我还有用。”


丙一淡淡道,看拉斐尔露出个沉思而后恍然大悟,随后更加心悦诚服的表情,也不管这天使是脑补到什么了,反正丙一表情就很高深莫测。丹林确实挺有用,暗害他暂时没必要是其一,最关键的是他丙一根本就打开不了什么地狱之门啊!要说北欧冥国和原始深渊还都算在掌握中,地狱之门这个东西丙一是真没研究。


不过不用拉斐尔的建议,丙一确实早就有了想法。看重伤的牙猎人身上血越流越多,天坑旁边的芬里尔狼越发急躁,见拉贵尔伤势越来越重身形都变得模糊,即将消散,现在正是时机!


“嗷呜——”


丙一心中一声令下,焦急等待太久的芬里尔狼终于不必再苦苦死等,它凶狠咆哮着从天坑边缘一跃而下,在牙猎人跟郁和慧牵制住拉贵尔的同一时间张开血盆大口,竟是要一口吞掉该死的拉贵尔!北欧神话中芬里尔狼的两个孩子一者吞噬了太阳,一者吞噬了月亮,吞噬正是芬里尔狼最强大的天赋,哪怕天使长被吞掉都无法逃脱。


然而见巨大凶猛的芬里尔狼从天而降拉贵尔竟然没有躲闪,她眼中闪过一抹暗光,竟主动冲着狼嘴迎了上去。在巨狼锋利獠牙撕碎她上半身的同时拉贵尔竟不顾自身安危,如火中取粟般从狼嘴里掏出来一个东西,往天空中用力一抛!


“糟了!”


牙猎人瞳孔骤缩,拉贵尔从狼嘴里掏出来的分明是圣婴丹林!他龙尾一拍大地立刻就要跃起把他抓回来,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拉贵尔天使长残存的身躯猛烈燃烧起来,圣光轰然在狼嘴里爆开!是抢婴儿还是护狼牙猎人犹豫了一秒——或许连一秒都没有他就做出了决定。当以身为盾挡在芬里尔狼面前时牙猎人心中满是焦急懊恼,寄希望于敏捷的郁和慧已经把圣婴抓了回来。


然而当爆炸结束,圣光洒落,圣歌从高空响起时牙猎人愕然发现郁和慧竟然没能抢回丹林!相反,他身上燃烧着熊熊火焰,化作狐狸原型躺倒在地,像是被谁重伤,而高空之上有一身材高大挺拔,背生火焰六翼,一头灿烂红发的天使背对着他们,手中正抱着圣婴。


“该死!”


牙猎人咬牙切齿,不甘给了狼头一拳,火焰六翼,灿烂红发,难道说是米迦勒?!但他们飞的太高,已经高到他攻击范围之外。圣光笼罩下来,让圣婴从睡梦中清醒。他打了个哈欠,随后咯咯欢快直笑,依偎在红发天使的怀中,一派信赖。不远处半透明的金色天使灵体飘飞而来,正是微笑着冲他们缓缓飞来的天使长拉贵尔。


她手持一柄银色权杖,上面有天空般湛蓝的宝石和代表炽天使的金黄六翼,这正是天堂之门的钥匙。她友善的,又谨慎的望向那怀抱圣婴的天使,他长的和米迦勒很像,虽然现在还没到米迦勒神降的时候,但这位天使身上也有纯粹的神之火焰气息,没有任何驳杂力量,宛如火焰中诞生的精灵一般纯粹,又被圣婴如此信任。


最重要的是当天堂光辉洒落时,任何有邪念的人都会被焚烧成灰烬,而这位天使仍旧光辉灿烂,甚至越发神圣威严。


【你带回了圣婴】


拉贵尔终于冲他轻轻点头,是为认同:【我的同伴,让我们一起回归天堂】


【撒旦与他的帮手终将遭到神罚】


红发天使肃穆道,两人都不看大地上站着无法高飞的丑恶巨龙与撒旦,拉贵尔一划权杖,准备开启天堂之门。同时拉贵尔飞到红发天使的身边,伸手想要抱过圣婴,这是她隐晦的试探。红发天使爽朗笑了笑,没有任何犹豫就将圣婴交到了她的手上,他的笑容太具感染力,让拉贵尔也笑了起来,慈爱低头望了眼圣婴。


然而就在这一笑一低头的瞬间,她手中天堂之门的钥匙就被一股巨力硬生生给夺走了!而后这火焰天使背后竟然伸出赤红色的龙翼,他一手抛出翠绿色虫翼同时翅膀猛扇,犹如那最邪恶的□□,一翅膀把拉贵尔连同圣婴一起扇进了小翠虫翼通往的小冥国!


“上天堂?您走错路啦。”


坠落的最后一瞬拉贵尔暴怒死死看了红发天使最后一眼,就见他笑容仍旧是那么真诚灿烂,话语仍然是如此虔诚,但说出来的话却邪恶的让天使愤怒!


没辜负丙一托付的重任,成功阴了拉贵尔的大卫此刻恨不得高歌一曲,当然,他脸上表情仍旧是欢乐虔诚的,站稳了最后一班岗,努力冲丙一刷了波忠心。只听他肃穆道:


“我主所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翠绿色虫翼飘落,通道关闭,天使长拉贵尔肉·身炸裂,灵体最终堕于北欧冥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