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9章:试试

第9章:试试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涂满蜂蜜的腿是很香的,连赵华自己都这么觉得。


他偶尔饿了,甚至还想偷偷舔一口,当然,这只是一个冲动的想法,并不代表真的会做。


这一个伤把他们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好在并没有发生太坏的事,待在镇子里他依然可以做很多。


楼下的菜圃不用两个人操心,赵华可以带着小女孩一起拔掉杂草,顺便找点虫来喂那只山鸡,山鸡没有死掉,在笼子里活得很好。


小镇格外荒凉,很多房屋上都挤出了杂草,本该亮着灯光的屋子黑漆漆一片,有些窗户破损的不成样子。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赵华觉得陆安是在吹牛批,看起来没有他年龄大。


“因为我是富家子弟,天天吃香的喝辣的,还养了一个长发飘飘皮肤白净的小妹子。”陆安看阿夏一眼,虽然受过灾难的她一点都沾不上边。


“那小妹子呢?”


只有他们住的这一片,每晚都会升起炊烟,证明着还有人活在这里,且充满了生活气。


小女孩安静地坐在一旁等饭熟,顺便低着头给赵华按死爬过来的蚂蚁。


夏意渐渐退去,秋天将临,这时候的夜风很凉快,吃完饭如果天还没完全黑,他们会坐在门槛上休息一会儿,陆安偶尔会讲一下他们没见过的那些,比如广场舞,比如黄金周。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陆安拿过小女孩的手拍了拍,帮她清理掉手上的灰尘,除了身后小小的翅膀,别处都与平常小姑娘没有区别。


“那个叫,叫幼儿园是吧?”


赵华努力思索着道,那些尘封的记忆许久不掀开,此时被陆安提起,恍若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喏。”陆安朝旁边的阿夏抬了抬下巴。


阿夏瞟他一眼,懒得搭理。


“像这么点的小姑娘,就该背着小书包,天天和同学玩游戏。”


“不太可能,筛选早就结束了,即使再有一次,我们也接不到消息,赶不过去。”


赵华摇了摇头,错过那一次,基本就不太可能了。


上空间站的要求很苛刻,即使再来一次,小女孩也不知道能不能通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几个完全没希望。


很奇怪,不过才过去十几年而已……也就十几年,说起来轻巧,却是一代人的时间,人一生的四分之一,也才不到二十年。


这个小女孩长大后不会记得什么社会,也不会知道学校,幼儿园,她的童年就是镇子,美人鱼姐姐,还有陆安和阿夏,整日做农活的赵华,还有荒凉而安静的镇外。


“你说她能不能去天上?”陆安抬头看向天空猜测,按污染度来筛选的话,小女孩这么小应该大概能过关,不知道那对翅膀有没有影响。


笔记本已经翻过很多次,通过徐教授记载的点滴,他差不多能把末世后的六年大致串起来。


阿夏凑过来在他身边,一起看笔记本上的字迹,这是她父亲留下的,可是看得最多的却是陆安。


如果陆安早点出现,应该和父亲也能关系很好,他们两个肯定很多共同语言。


陆安揉乱了小女孩的头发,又帮她理顺,看着她沉默半晌,笑道:“那就跟着我们好好生活吧。”


小女孩眨了眨眼,依旧没有出声。


陆安掀开手上的黑皮笔记本,看徐教授花样骂人,上一代人还有教授,还有健全的社会,一切从阿夏和赵华这里开始断代。


赵华逗着小女孩,自从小女孩到来之后,他的心态不知不觉转变了很多,不仅是在陆安两人出门时可以陪伴他,还能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看天色暗下来,他拖着腿爬回去休息,陆安叹口气,这幅奇行种样子实在难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现在水源已经不缺了,山坡上挖的那几个大坑蓄的水足够他们撑到何清清回河里,阿夏带小女孩洗了洗手脸,躺到床上缓解这一天的疲惫。


陆安也是这么想的,如果能和阿夏父亲畅谈几天,一定大有收获,甚至在徐教授的指点下回现代做些什么,可惜没有如果,他现在能做的只能是帮忙照顾好阿夏。


这个笔记本,是他和未曾谋面的老丈人唯一的交流。


夜风徐徐吹过,晚霞渐散。


“何清清说不生孩子也会有奶水。”她低声对陆安说。


“别听她瞎扯淡,一条鱼懂个屁。”


“你懂?”


感觉到陆安拿着自己的腿轻轻揉捏,她小脚勾起又放松,想着何清清说的话,思考不生孩子究竟会不会有奶水。


陆安没有察觉到她的异常,捏了一会儿便脱衣躺下,阿夏还不是那个养尊处优的夏茴,和她在一起很舒服。


阿夏已经习惯睡觉脱衣,服了,这让他们的睡眠体验提升了一个档次,陆安很怀疑这就是未来阿夏一直想钻他房间的原因,习惯了两个人相拥着睡,再一个人很难熬。


陆安静了一会儿,忽然道:“说不定真有。”


“嗯?”


“让我试试?”


“我……起码比她懂。”


陆安无法解释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懂,好在阿夏没继续追问。


感受着陆安粗糙的掌心在肚子上抚过,她轻轻哼了一声,闭着眼睛按住陆安的手。


陆安笑着没再逗她,安抚她好好睡觉。


在这里没有社会给人套上的各种枷锁,莫名有一种很平静的感觉。


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太多乱七八糟的欲望,唯一的心愿就是吃饱,阿夏和赵华,甚至何清清,他们都很纯粹。


“……”


阿夏忽然有一脚把他踹下去的冲动。


“睡吧睡吧。”


见阿夏骑着三轮车带陆安出去,他爬到菜圃旁看看,在路上捡了几个石子回屋檐下,身旁放着昨天做出来的弹弓,有些鸟喜欢飞到菜圃里啄他们的菜,再敢来的话就可以加餐了。


夜里悄然过去。


赵华早早的就待在楼下,拿刀削竹子,削下来的竹屑也没丢,拢在一起收着。


随着秋天来临,纯粹的阿夏和赵华都有些莫名的紧迫感,陆安想了想才明白,他们怕冬天来临,在末世里,冬天大概是最难熬的时候,在秋天时各种动物都会出来觅食,贴一些秋膘以度过寒冷的冬天,生活在末世的人也一样。


不能出去,那就守护好家里,看好家,赵华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她乖巧地多捡了一些石头回来。


此刻清风拂面,菜圃里一枝小花探出围栏,面朝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