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2章:坑中一霸

第2章:坑中一霸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黎明之劫


一直等到快十二点,都没听到夏茴房间有动静。


陆安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关掉电脑准备睡觉时,阿夏从夏茴房间出来了。


“夏茴有点睡不着。”


“为什么?”陆安没想到夏茴竟然会失眠。


“因为孩子。”


阿夏偷笑,“你搜孩子的事被我偷偷看见了,以为你在梦里……嗯……那个什么,你明白的。”


“……”


陆安怔了许久,孩子?


他真没想到夏茴这么能瞎想。


“以前你这么能脑补的?”他揽过阿夏道。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你要理解她,突然到这个时代,找自己不存在的记忆,如果我不是我,可能早就放弃了。”


赵华那个汉子的腿已经开始流脓,他甚至想拿刀把那一块剜下来,好在肿胀只存在于左腿,陆安怀疑如果被咬的是左臂,可能会毒气攻心,他直接撑不下去。


“生死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你说过他会活着。”


她轻声道,“你要给过去的我解释一下,不然我已经在准备搬出去了,突然有了孩子,一个黄花大闺女接受不能。”


“行吧,明天我找机会和她说说,其实是捡到一个小天使。”


陆安把头搭在她的肩膀上,闻着淡淡的香气,低声问:“赵华快不行了,他真的能扛过去?”


“我觉得你不会。”


陆安深吸了口气,他只希望所有人好好的,那个镇子已经初步稳定,只要等到收获一次,来年他们就不用每天用野菜咸鱼竹笋充饥,而且山坡上还能找到水果。


两个人坐在一张椅子上没再说话,静静体会这一刻的闲暇。


“嗯,我说过。”


“那就好,你不会骗我,是吧?”陆安问道。


“你觉得呢?”


对于夏茴来说,是这样,他们曾经相爱,在未来的那个怪物小镇,只是夏茴不记得了,甚至连名字都已经改了,这个未来的她随母姓。


片刻的亲昵,陆安回房了,躺在床上,透过窗子看向窗外明月。


时间这个东西实在奇妙,‘曾经’遗落在未来。


他们都知道,再过一会儿,陆安又要去经历那实际上已经消失的未来,去寻找他们两个人最初模样。


“夏茴不会真的搬出去吧?”


“不会,她知道,我们曾经相爱过。”阿夏在他耳边低声说。


赵华已经无法下床,他躺在床上盯着左腿出神,本以为休息几天就能好,现实是几天过去,伤口在溃烂。


他努力让自己靠近窗子,把腿暴露在日光下,让太阳帮忙杀菌。


暖暖痒痒的,让赵华有一种自己快要痊愈的感觉。


那么现在是什么?


他静静思量。


闭眼再睁眼。


陆安伸手从他嘴边把蜂蜜夺回来,没好气儿地道:“谁让你吃?涂腿上!”


“啊?”赵华懵了一下,看向他手里的蜂蜜:“涂腿上?”


“这个能消炎,不知道对那个毒管不管用,但是对伤口应该有用,反正死马当活马医,也没更好的办法。”


“晒一下就行了,晒久了不利于伤情。”陆安上来时见到他的模样,帮忙把窗子关上,手里拿着阿夏剩的大半瓶蜂蜜递给他。


赵华表情复杂,有些沉痛,也带着感动,知道自己可能扛不过去,他们把一整瓶蜂蜜给了自己,可以在临死前吃好点……


“你干嘛呢!”


“又不是灵丹妙药,过两天看效果,如果感觉不对就赶紧停。”


陆安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这应该属于偏方,用芦荟也是差不多效果,但是他们没有找到芦荟。


抹身下楼,小女孩正帮忙抱着柴拿出来晒,下大雨时有些柴受了潮,现在要重新晾一下才能用,不然会只冒烟不生火。


陆安看了一眼他溃烂的部位,扭过头道:“你省着点用,别偷吃。”


“哦……”


赵华精神一振,把蜂蜜拿回来,粘稠的金黄色液体倾倒在腿上抹匀,然后就静待它愈合。


万幸的是夏天快要过去,秋天就要来了。


秋天是个丰收的季节,只要想想,就让人心情舒畅,虽然他们种的作物还远远称不上丰收,不过野外有大自然的赠予。


阿夏去山坡上看了看她布置的陷阱,有两个被踩坏了,看脚印是大型动物,这种陷阱还困不住它,另外一个陷阱里有只山鸡,瘦骨嶙峋,没有之前那只那么多翅膀,很显然它是个进化的失败者,即将被阿夏带回去分食。


今天天气很好,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夏日的暑气在那一场雨后消散了不少,气温也有点降下来。


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让她去找赵华,陆安和阿夏一起出镇子。


现在何清清和赵华都带伤,一个拖着伤腿行动不便,一个伤没养好只能躲在大水坑里,小女孩还那么小,就指望他们两个,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生活就是这样,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阿夏从身后过来,在兜里掏了一把野果给他看,“甜的。”


紫色的很像葡萄,不过很小,陆安依稀认得,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不过小时候他和小伙伴一起摘过吃。


之前挖的水道被暴雨冲击,很多地方都已经损毁,水流太大了就会卷一些石头泥土下来,引不了太大的水它就会改道,一条小溪弯弯绕绕流进河里,离他们挖的坑远远的。


陆安站在山坡上静立良久,没有重新挖的打算,锄头已经撑不住,而且他们还有很多水坑可以用,等过段时间,何清清也能帮他们警戒,然后去河边打水。


之前挖了很久的坑,还没怎么用,他们已经用不到了。


蘑菇她是不敢直接吃的,摘了几颗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打算回去喂给山鸡先试一下,如果没事再考虑自己吃一点试试,确定没毒的话,山上的蘑菇太多了,他们可以每次都采一些。


“有些蘑菇吃了会让人产生幻觉,看到很多小人跳舞,你不要乱来,和赵华仔细辨认一下,总能找到认识的能吃的。”


陆安叮嘱道:“现在就我们两个壮劳力,你还没变成icu在逃患者,别一口蘑菇真进icu。”


“小心有毒。”陆安不知道末世它会不会进化,只能这样提醒。


“我试过。”阿夏把手缩回去,往嘴里扔了一颗,山鸡被绑起来放在身后筐里。


竹筐这个东西确实好用,陆安往她筐里看了看,不仅有好几串这种紫色小果,还有带着泥土的块茎,以及一些蘑菇。


还没靠近,就看见地上有一头死鹿倒在坑边,陆安和阿夏都很吃惊,加快脚步过去,巨大无比的鹿尸才死了不久,鲜血还是红色的。


血液汩汩流淌,把地上染红了一大片,它的脖子被戳出来好几个洞,头上也有伤痕,还有水迹,皮毛黏在一起。


何清清很得意,即使受了伤要在水坑里,她依然是坑中霸主。


“这种以前就能吃,现在试试,应该还是能吃的。”阿夏一点也不莽,解释后问道:“icu是什么?”


“赵华的情况再严重一倍,差不多就是icu患者了。”


俩人说着闲话,顶着太阳下了山坡,去荒田那边的水坑找何清清。


“这头蠢鹿想过来喝水,我藏在水底,等它探头喝得正起劲的时候一把就戳死它了!”


她手指轻轻摆动,锋利的指甲在阳光下反射微光。


只是半个身子在水坑,一点霸气都没有,倒像被圈养起来的美人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