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29章:暴雨

第29章:暴雨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把竹子劈成两指宽左右的篾片,刮去竹青,去除竹节,再破去内壁表层,就可以用来编结实的竹筐了。


赵华的手很巧,虽然手指上有些破竹篾时划出来的细碎伤口,不过对于末世的人来说,这种足以让明星进医院的伤,和蚊子叮一下差不了多少。


“吃饭了,不急弄,你这几天都有空慢慢编。”


做好饭陆安喊了一声,看看赵华愈发肿胀的腿,帮他装了一大碗过来,野菜和鲜鱼,还有竹笋,这些足够维持活着所需的营养。


“早点编好早点能背上,这东西背起来你才知道,除了武器,它是第二好用的。”赵华放下竹篾接过碗道,出门的时候背个竹筐,不管遇到什么,都可以扔进去背着,而且不太影响活动。


赵华捧着碗吃得很快,一碗吃完,陆安又帮他装了一碗,赵华觉得自己这两天都没办法出门,不用耗费体力,吃多了不划算,但是看热气腾腾的汤犹豫一下,终究是没抵住食物的诱惑。


明天再少吃点,他这样决定。


在收获第一波主粮之前,他们除了菜圃里的菜,只能在外面土里刨食,偶尔抓个蛇鸡加餐。


菜圃里郁郁葱葱,已经能维持他们活下去,只是这还不够,人总是要生活得更好的,野兽都会储存过冬的食物,更不要说人。


“他没什么事吧?人应该没这么脆弱,被虫子咬一口就不行了。”


他脱掉外套上床,想着赵华那条肿胀的左腿。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今天没有晚霞,放下碗趁着天还亮,他又继续鼓捣竹筐,在夜幕彻底落下来之前,已经编出来十几公分高的筐底。


阿夏把竹笋放进屋里阴凉的地方放着,陆安则帮忙劈竹子,一直到夜幕深沉,陆安帮赵华上楼,锁好门后回自己住处。


陆安无声地叹口气,伸手环住她。


末世里不仅是畸变,还有进化。环境大变之后,弱的都很难活下去,留下来的,要么是进化出更强的毒素,要么是跟着一起异变,这是自然的选择。


“谁说得清,变异的虫子也有很多,毒性更强。”阿夏道。


“也是……都在进化。”


“身上插满了flag。”陆安解释道,阿夏还是不懂,不过也没再问,赵华有没有事要看命,他们能帮忙的,就是把一切做好。


好在第二天赵华依然能下楼,陆安不知道他是怎么下来的,反正和阿夏出来时,他已经坐在台阶上把筐子编了一半。


“他插了那么多旗子,应该没事。”陆安在漆黑中望着天花板,他打心底里不希望赵华出什么事,然后只留他和阿夏两个人在这个镇子里。


“什么旗子?”


那样的话,刚快要走上正轨的生活又会被打回去。


“好好待着,要是有危险你就躲进屋里。”陆安嘱咐了一声,扛着锄头和阿夏出门。


那条腿依然很肿,甚至看起来比昨天更粗了几分,已经曲不起来,直挺挺地搭在台阶上。


这让陆安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袖口和裤腿,然后蹲下看看阿夏的裤管有没有绑紧,天气尽管热,这些准备还是要做的,赵华已经受伤了,他们两个不能再出什么差错。


晌午的天气有些闷,连带着空气也闷闷的,山坡上像一个大蒸笼,即使什么也不做,也依然一身汗水,是要下雨的节奏。


阿夏今天带了很多绳子,她要在上面挖出来的水坑旁边布置一个更大的陷阱——水源这种东西容易吸引野兽靠近,如果能抓到大一些的如鹿和小野猪之类,他们可以很长一段时间不用再拿野菜凑合。


糟糕的未来阿夏骗了他一个吻,然后就打着哈欠回房了,只说了一句不会死。


这已经足够,陆安和阿夏走在黄土路上,远远望了一眼河边,鱼叉依然挺立在那里,不知道何清清去了哪里,是暂时忘了这个东西,还是那个水里的大家伙依然在附近徘徊。


积蓄了好多天的暑气被一扫而空,风越来越大,一副暴雨将临的模样,远处传来轰轰的雷声。


陆安和阿夏快速收拾了一下东西,扛着锄头往镇子上赶,走到半路,豆大的雨珠便已经噼里啪啦掉下来,天地瞬间被一层雨帘遮住。


一早上,她就忙活这件事了,到了中午刚吃两口饭,躺在她大腿上闭目的陆安睁开眼睛望向天边。


八月的天就像女人的脸,说变就变,短短片刻就起了风,大片乌云把太阳遮住,天空变得阴沉沉的。


“快!快!过来帮忙!”


见两人从雨中跑回来,他连忙招呼。他们种的不是大片农田,小白菜和空心菜无所谓,别的幼苗还扛不住现在的暴雨。


回到镇子。


赵华拖着肿胀的腿趴在地上,努力想把之前做的遮雨棚挪到菜圃上,在雨中蹭了一身泥泞,活像躺泥里打滚的水猴子。


一番忙碌,陆安和阿夏冒雨把该收拾的收拾好,灶台遮了一层布,放在外面没拆的家具也搬回别的屋。


赵华回房间换了衣服便没再出来,陆安和阿夏全身湿透,坐在门槛看外面的暴雨。


好在一开始的菜圃是洼地,后来他有意把地势垫高,除了空心菜之外,其他的排水性都很好。


这场雨来得迅捷而猛烈,屋檐很快开始往下淌水。


“下大雨刚好可以休息一下。”陆安站起身抹了一把脸。


雨天就是用来休息的,起码对于他们来说是如此,可以放肆地休息,而不用产生什么愧疚感。


哗啦啦的雨声遮住了一切声音,从感官上来说,倒是比平时还要安静,除了雨水滴落之外,再无其他噪声。或许这也是雨天睡觉更香甜的原因。


过一会儿,她起身回屋把所有的空碗盆甚至锅放出去,能多接一点水,他们就可以少去山坡那边挑一次。


“上去把衣服换掉,不要生病了。”陆安拉了拉她的外套,自己又坐下。


“你不换?”阿夏问。


“嗯。”


阿夏应了一声,湿漉漉的头发黏在脸侧,水珠顺着发梢滴落到地上。


阿夏瞅着他静了一瞬,没说话,转身上楼。


“这是什么意思?一起还是不一起?你不说话我也上来了!”


“还一起换?”陆安诧异抬头,“也行。”


“……”


把篾材需要弯折的地方削薄内壁,烤热弯成九十度,等冷却下来,就是筋条,他对这件事非常熟,也很喜欢做这种事,看着竹筐成形,获得的成就感仅次于种田。


“伤口沾了水不要紧吧?”陆安蹲下看着他的腿问。


陆安在后面喊道,阿夏没应声,消失在楼梯拐角。


等换好衣服休息半个下午,再下来时,赵华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在忙碌,对面屋檐下燃起一堆篝火,他拿着竹篾在火上轻烤,给竹筐要用到的筋条定型。


“不要紧,没事。”赵华摇头,其实他一直在忍着疼痛。


“哦。”


末世的汉子就是牛逼,陆安不服不行,


“安心休息,不用担心我们把你扔出去。”他顿了顿直接道,“别想乱七八糟的,你死了我们也会把你烧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