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28章:山间

第28章:山间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黎明之劫


中午吃饭时本想去找何清清,顺便歇息一下,干完农活大中午太阳正烈,这时候就该休息,不然中暑很麻烦。


到了河边远远看见那个戳在河岸立得挺挺的鱼叉,陆安和阿夏扭头就走,半步都没停。


一般来说,河里最具危险性的就是何清清,当何清清把鱼叉竖起来的时候,说明有比她更强大的水中生物过来了。


甚至几十米的距离都不安全,有些东西是可以上陆的,比如某些大蛇、还有奇形怪状的不知道什么玩意。


远远避开河边之后,两人寻了一处阴凉地方,在布置的陷阱旁,从包里拿出带的吃食——其实就是一些野菜,当作干粮,配上两个肉块,这就是阿夏的午饭。


要是何清清在这里,视线肯定没这么通畅,也算是一项优势……


陆安胡思乱想着,中午这片刻闲暇谁也没说话,阿夏吃完把水瓶盖子拧紧,曲起腿两只手放在陆安头上轻轻按着。


远处树丛被风吹动,发出簌簌的轻响,炎热的午后顿时多了几分清凉。


太浓密的树荫下不敢待,他们旁边是一棵小树,阳光零零碎碎落下来,陆安看草地上没有虫子之类,便直接躺下,枕着阿夏的腿,半闭着眼睛养神。


阿夏吃一口野菜吃一口肉,然后再喝口水,摸摸他的狗头,柴刀放在手边,眼睛在周围扫视,防备野外可能出现的蛇虫野狗。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阿夏的腿不像夏茴一样柔软,不过比起之前没洗澡的时候,至少干净了很多,陆安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她秀气的下巴,中间没有任何遮挡,只有一点起伏。


睁开眼睛坐起来,见阿夏静默的模样,凑过去亲她脸颊一口。


阿夏怔怔地侧了一下头,看向陆安,他已扛上锄头,继续为水源挥洒汗水。


“最多再有三天,咱们挖到那边,然后加上水管的长度,就搞定了。”


草丛偶尔响起几声虫鸣,仿佛不是在一个荒凉的末世,而是在野外郊游。


经过一上午的忙碌,她脸颊已经沾上灰尘,还有汗水流下来的痕迹,陆安也是一样,在这个荒郊野外,他们就如平常的农家夫妻,短暂地歇息一下。


等休息完毕,察觉到太阳偏移,估摸着大概是差不多下午两点,陆安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炎热的天气让人做什么都提不起劲,能休息就还想再躺一会儿,但是理智告诉他该干活了。


顺着山坡下去土路,走回镇子,中间阿夏又挖了一大把看上去像苦苦菜的东西,长得更粗壮,陆安不确定是因为污染的原因,还是另一种菜,问阿夏她也不清楚,只知道能吃。


当初父亲带她吃过最多的就是这个,主要是容易找,也最多,直接洗干净就能吃,也可以晒干了泡水,和面做饼。


他们在山坡上还发现一棵桔子树,只是看起来像,到底是不是,要等它开花结果才成,这让三个人又多了一些期待,未来的生活想来很美好,如果能一直这样活下去的话。


陆安大概估测一下,加上水管的长度,三天左右就可以暂歇一段,剩下的可以慢慢修整。


阿夏用手背蹭了蹭脸,轻轻嗯了一声,神色如常地去旁边继续找适合放陷阱的地方。


日落西山,回去时远远望一眼河岸,鱼叉依然挺立在那里,何清清一下午没有回来。


“那边,绕过去后面是一大片,咱们上次到那儿就走了,没看见。”赵华伸手指指远处,咧嘴笑道,然后继续低头劈竹子。


“等我编几个竹筐,每次出去背着,看到什么都可以装,就方便多了。”他边劈边道。


“你还会……腿怎么了?”


阿夏和陆安一人抱一捆野菜回到镇子上,把路口的栅栏关好,走到住的地方,看见两捆竹子,还有一地竹笋。


赵华正坐在台阶拿刀把竹子分成竹篾,见到他们回来,得意洋洋地笑一下。


“从哪找到的?”陆安很惊讶,下过雨那几天他们专门找过,都没有看见。


他的腿已经肿起来,把裤子撑得紧紧的。


“小事,缓两天就好了。”赵华瞧见两人担忧的模样,摆摆手:“就那么小的虫子,就是可能带点毒,别担心,这两天我坐这里……咝~编筐,别的麻烦你们了。”


“都肿这么大了还小事!剪开看看,要不要挤一下毒液。”


陆安走到近处,一眼瞄到他不自然伸展在地上的腿,顿时凑过来。


“没事,被不知道什么虫子隔裤子咬了一口。”


赵华无所谓道,朝陆安示意一下被咬的地方,不过嘴里嘶嘶吸了一口气。


陆安蹲下把赵华的裤腿小心剪开,他说的被咬的地方已经看不出痕迹,只是整条左腿又红又肿,相当可怖。


“虫子长什么样?”


“就很普通那种……”


陆安回身去屋里找剪刀,在这个环境,一点也不敢疏忽大意,他没忘记赵华说的,上个同伴就是被虫子咬了一口,然后生病病死了。


“一小丁点的伤口,我挤过了……他妈的。”赵华腿上被触动,忍不住用力拍另一条大腿,“一开始有点痒,回来才发现肿了。”


阿夏担忧地看了这边一眼,抱着野菜和竹笋放到一旁处理一下,然后拿出昨天剩的半条鲜鱼,准备晚饭。


“想动也没得动,要这条腿废了,我就看看菜圃,你们要是嫌我,我就自己去镇子另一头自己种点东西……”赵华乐一下。


“死了才好!”


陆安过去帮阿夏烧火,“说些有的没的,我当初都没弄死你。”


赵华也描述不清楚,就知道黑黑的,小小的,连咬他还是叮他都不知道,一巴掌给挥没了。


“过两天估计就消退了,总不能这么远我都熬过来了,现在被个小虫子咬死。”他倒是看得开,停了一下便继续手上动作,竹篾在身边积累了一大摞。


“乌鸦嘴,好好待着,这两天别乱动了。”陆安拿着剪刀站起来,这种情况只能看什么时候消肿,整条腿都肿起来,毒性太强了。


挖到什么捡到什么都不用拎着了。


赵华没说话了,扶着腿嘶嘶吸一下气,看看伤口,回过头整理竹篾。


要是他们三个人一人有个筐每天背着,想想都方便。


烟台里冒起浓烟,陆安脱掉出去时穿的外套,穿着背心蹲在那里添柴,阿夏拿着盆往锅里倒小半锅水。


赵华把几根竹篾搭在一起,仰头回忆了一下怎样起手,便开始编织起来。


至于死,他还没吃到桔子,怎么可能死,到时候还要背着筐去摘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