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26章:破碎的三份

第26章:破碎的三份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黎明之劫


能让她跨越三百年时间回到这个破破烂烂的古代,原因一定是非常重要的。


夏茴知道,穿越时空不用想也知道非常困难,甚至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只是她回来了,然后呢?


回来的原因却忘记了,没有一丝痕迹,唯有那一张照片,还有她自己的笔迹,说找到这个人。


搜寻了许久记忆,却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只有陆安,说她正在另一个世界受苦。


“你为什么不想让我想起来?”夏茴目光转向陆安,这在她的意料之外。


“因为那不是多好的回忆……一共十二年。”陆安如实回答,“尤其是后面的五年,我想象不出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陆安看着她与阿夏一模一样的面容,低声道:“你搞错了一件事,我没有不想,也没有帮你做选择,只是告诉你,你其实有另一种选择。”


“告诉我?还是告诉她?”夏茴反问。


“如果不想起来,我就不会记得你。”


“我知道你是她就行了,在另一个环境长大的她。”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一个人独自度过五年的时光,一千八百多个日夜,甚至要不停自己和自己说话,换作常人,可能早已经疯了。


她低头吃着翅尖,清凉的夜风吹过,远处是影影绰绰的行人。


“……”


陆安没答,其实都一样,他现在直面的是后来的阿夏,可以选择不记起那一切的阿夏。


陆安道,“如果你问我的话,我可以告诉你目前的情况。”


“你告诉我的,不是我的记忆。”


“是因为你,我知道,要不是你,可能我还住在天上,我不想忘记你,但是真的忘了。”


“你也可以问我。”


她察觉到夜风有点冷,把空桶扔进垃圾箱,伸了个懒腰长长呼出一口气,转身朝回去的路走去。


“回去吧。”


一桶鸡翅尖吃完,夏茴捏捏自己的腰,没有掐出肉,她松了口气。


翅尖这么小小一丁点肉,根本不会长胖。


“……”


“你说硌人,是梦里那个我吧?”


“你真的不问?”陆安不知道她怎么想的,“起码知道,你为什么回来。”


“如果想不起来,就证明你没那么重要。”夏茴仰起下巴,瞥他一眼,“你只是我在这里的狗腿子。”


一路回到家,陆安看着她回房拿换洗的衣服,钻进浴室,随后是哗哗的水流声。


看看表才十点多,他继续坐到电脑前,夏茴洗完澡出来吹干头发,拿着电击棒比划几下,踏踏踏回房了。


“你不是不问吗?”


“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意淫了一些什么。”夏茴低声咬着牙。


“嗯哼,夏茴可能会这样吗?她只会电你。”她吱吱吸着酸奶。


“她既然知道我在梦里的事可能就是她丢掉的记忆,为什么不问我?”陆安对这件事很困惑。


过许久,她又溜出来打开冰箱,拿出一瓶酸奶过来,直接钻进陆安臂弯,坐在他腿上。


“阿夏?”


“有用的话你早把我抱进屋为所欲为了。”阿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说了我是你未来的妻子,你也和那边的我结婚了,为什么还这么生分?”


“呃……”


“有用吗?”


“没用吗?”


“给了过去的你,你仔细回忆一下味道就行了。”


“陆安!”


“看吧,你自己都做不到,虽然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她把空酸奶盒扔进垃圾桶,吧嗒一下嘴,“你把我的翅尖全给她了?”


“玩弄时间的后遗症?”陆安认真看着她。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阿夏道。


“我觉得,你也不是完整的。”陆安放下鼠标,把她身子扶正。


“什么意思?”


所谓的神也不是万能的,时间悖论不可能这么轻易抹去。


“我是最终未来。”


“你和夏茴都是破碎的,不完整的。”


陆安语速很慢,今天在河边他就隐隐感觉到,有点不对。


“如果你是完整的,那么不会出现夏茴,来到现代的只有你自己,但是现在,你只能偶尔出来一小下。”


“知道是一小下你还不给我留着翅尖。”


“我知道,你是最终,但你不完整。”陆安吐了口气,抱紧她道:“你们都在等,是吧?在等那个末世的阿夏。”


她不说话了,收紧双臂闭上眼睛。


夜晚的蓉城还没有熄灯,远处高楼闪烁着璀璨灯光。


在现实中,以前和以后所有的时间里,都不存在阿夏,那一段历史已经被改写,它消逝在还没发生的未来,只存在于两个人的记忆,他正在经历,而夏茴则努力想找回来。


“……晚上吃那么油对身体不好,偶尔吃一下就行,总不能全被你享受了,她敲敲打打体重秤还得去减肥。”


陆安轻抚着她的背,望向窗外街道。


“我猜不出来。”


“那就不要多想了,帮我捏捏胸。”


“她知道她回来有事情要做,但是想不起那段记忆,你呢?”他轻声问。


“你猜猜。”


“夏茴会生气的,今天摸她头一下她都要摸回来。”


“大不了再被她摸回来呗。”


“……”


陆安哭笑不得,这个阿夏比何清清还要过分。


“我们这样不合适……呃……”陆安感受着她唇瓣的温度,剩下的话说不出口了。


不仅是隔了三百年的时空,还有一段被改写的历史,最后才相聚在这里。


“你正经点,不然我去睡觉了。”


“一起。”阿夏抱着他道。


许久,她把头埋进陆安肩膀,低声道:“星期六,今晚让我睡你房间好不好?”


陆安张了张嘴,一声好差点就脱口而出。


他不知道未来的阿夏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也想不出来玩弄时间会有怎样的后果,目前看到的,只有失去那一段记忆的夏茴,还有偶尔才能出来片刻的阿夏。


客厅的时钟滴滴答答一秒一秒走过。


“那,那……”


“只睡觉,老老实实的,天不亮我就回去。”她像树袋熊一样挂在陆安身上。


“真的不行,夏茴会发疯的。”


“绝对不让她知道。”


“她们都能整天和你在一块,吵吵闹闹,只有我什么都没有。”阿夏声音低低的。


“夏茴没有记忆。”


“我这边和你睡,睡着了又和末世的你搂一块,这像话吗?”


就离谱。


陆安抱着她站起来,往夏茴房间走了两步,低头看看她不开心的样子,停住身形。


三个不同时期的阿夏,怎么就感觉这么头痛,陆安叹了口气。


“哼!”


“她们都是过去的你。”


“真的保证不让她发现?”


“绝对不会!”


穿着睡衣的夏茴被陆安横抱在怀里,小脚踢腾几下,如愿以偿让陆安改变了方向。


客厅的灯灭掉,陆安房间门开,随后又关紧,一切寂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