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23章:手有缚鸡之力

第23章:手有缚鸡之力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黎明之劫


赵华是个很合格的老农。


站在菜圃边缘,瞧着一簇簇嫩芽长出来,他笑的很淳朴,脸上的柔情像是面对情人一样,看何清清的柰时他都没有这种眼神。


即使没有日历,不清楚时间,太阳也消失了几个月,现在太阳出来,习惯了天气之后,他依然可以碎碎念着大概估测现在是什么节气,也许这是一个庄稼人的本能。


陆安就没有这个本事,甚至赵华和他说了,他也记不住,只有阿夏可以懂得一点。


对于这件事,赵华痛心疾首,他很怀疑俩人是怎么活过最初灾难爆发那段时间的,人不种地怎么可以活下去呢?


豆子和红薯都在茁壮成长,这才是主粮,他们都在期待,每天吃着咸鱼,还有偶尔打来的野食和草根,眼睛望着菜圃,那是他们接下来的希望。


陆安偶尔到河边教何清清唱歌,倩女幽魂那首歌让何清清唱起来比赵华好听的多,她天生就该当个歌手。


土地就是要精心伺候,然后才可以收获回报,他对这点坚信不疑,每天都会把菜圃重新拓宽一点,然后把围栏加长,再拓宽,再加长。


绿油油的一块小白菜,还有空心菜,这个空心菜也许是受污染的原因,长得又粗又壮,可以收割好几茬。


何清清对此很有怨念,谁听说过在河里的美人鱼?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美人鱼就该待在海里才对,但是海里太恐怖了,她不敢去。


“大海里比河里更危险吗?”


“废话,像我本来就该归于大海的。”


陆安找石头把它压在那里,等阿夏过来晚上加餐。他是不敢碰的,即使是死蛇,也会起一身鸡皮疙瘩,对于滑溜溜手感厌恶刻在灵魂里。


“我当然想象不出来,能想出来还问你?”


“海里有什么?”


“你想象不出来。”何清清手里拿着鱼叉,随意挥舞一下,就挑上来一条水蛇,然后远远甩过来,看陆安吓得跳起的模样大笑。


陆安见过,如果放在现代,它应该叫三足金蟾,寓意招财进宝,可以卖个好价钱,但是在这里,它太普通了。


“海里……”


他重新坐到地上,何清清的鱼叉是阿夏送的,这条美人鱼很喜欢,经常拿着叉子耀武扬威,在水里戳一些奇怪的生物上来。


三条腿的蛤蟆谁见过?


陆安呆了一下,“那个长翅膀的大蜥蜴吗?”


“不,不是大蜥蜴,就是那种长长的,和蛇一样……”


何清清遥望东方,尾巴甩了两下,转头看向陆安,挑眉道:“有龙。”


“龙?”


不过美人鱼都出现了,龙这个东西……陆安瞅着何清清的尾巴,一脸复杂。


“我看见它顺着长江游过去,没敢靠近,就很像。”


“你唬我?”


陆安觉得那可能是个变异四脚蛇,不然末世转神话了,怎么可能真的出现龙……


远处阿夏拎着刀过来,手里还提了一只野鸡,她设置的绳套陷阱看来有收获,野鸡又肥又大,还在挣动。


“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开心?”她瞅着陆安道。


何清清耸了耸肩,“也许是个畸形的大蟒,说不定传说里那些恶龙啊什么的,都是基因突变的东西。”


“你拿着鱼叉在河边唱歌,如果被人远远看见,也许会出现海神的传说也说不定。”陆安开玩笑道。


指了指被石头压住的水蛇,陆安接过她手里的野鸡,才发现这只鸡长了四只翅膀,力量很足,差点被它挣脱了。


妈的天天吃这玩意。


“说海神波塞冬,你听过吗?就是神话传说里……”


陆安站起来揉了揉她的头发,矮矮的阿夏,这个高度摸头刚好合适。


何清清见阿夏过来,把空酒瓶远远扔回来,道:“还有的话再给我带一点,这东西蛮好。”


“你喝多了会不会沉到河底淹死?”陆安问。


陆安无声地叹口气,不吃就饿死,吃了体内积累污染,运气不好得癌症,运气好的像何清清、赵华,只是基因突变。


如果不是之前的摩天高楼,现代化城市遗址,说这里是山海经的世界,陆安都完全相信。


阿夏砸死水蛇,提起酒瓶表示知道了,和陆安一起朝镇子回去,今天可以煮个龙凤配,野鸡和水蛇放进锅里一起炖……


至于酒,他们还有,何清清喜欢的话都给她也可以。


“你才淹死!”


她扔了个石块过来。


“怎么突然有这想法?”陆安奇怪。


“她是人。”


黄土路已经长满荒草,只有他们常走的地方被踩的有点稀疏,两个人一高一矮走在路上,后面河岸上,何清清脸上露出一抹羡慕,看了片刻,把鱼叉埋在岸边沙土里,扭头钻进河。


走到半路,阿夏回身看一眼河边道:“我觉得以后如果有机会,真的可以挖一条宽渠,让何清清和我们做邻居。”


遇见他们,才在这里暂时停留下来。


“那得有一台挖掘机才成。”陆安用力踩了踩土,在平地上挖一条沟不难,难的是可以容纳下何清清自由游动,还能住下的那种大沟,而且还要联通河道。


阿夏收回视线,继续往镇子那边走。


她刚刚想起了曾经的自己,也是如何清清一般。她习惯每天和自己说话,以防止失去说话的能力,而何清清的办法是唱歌,游到哪里,就唱到哪里,在河里她无拘无束,没有一个固定的居所,随波逐流。


神……


陆安提着野鸡,望着不远处的镇子,怎么都无法把这些奇怪东西和眼前小镇联系起来。


龙……


美人鱼……


“我梦见你和我说,你差点毁灭世界。”陆安扭头朝阿夏道,她的头发没有再剪,此时像个邻家女孩。


“毁灭世界?”她重复道。


明明他们只是种个地而已,现在生活已经很好了,有吃有穿。


远空依然高挂四个月亮,陆安很想问问他们究竟都干了什么。


阿夏稍稍抬头,开玩笑道:“可惜我没那么厉害。”


“不会吧,连我一起?”


“嗯,以后的你,很厉害。”


“这个世界确实该毁灭。”


至少那四个月亮同时掉下来也做不到。


两个人提着蛇和野鸡回到住的地方,赵华正用三轮车往这边运东西,围菜圃的栅栏不够了,他得继续搬过来自己做。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她瞅陆安一眼,陆安就像个傻子。


毁灭世界需要多大的力量?


很平和的生活,阿夏怎么也想不通话题怎么会到世界毁灭那里,他们今天白菜还没摘呢。


陆安是真的不聪明。


“星期六,你把它杀了。”她指指野鸡,决定教陆安变得强大起来。


有个词好像叫……手无缚鸡之力,阿夏记得这个词,陆安至少要手有缚鸡之力,不能空有个子和力气。


万一哪天她死了,嗯,陆安总不会再被蛇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