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15章:农家生活

第15章:农家生活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阿夏睡觉去了,陆安却有点睡不着。


据说在四维生物眼中,每个人都是一条时间轴,一头是出生,一头是死亡。


阿夏不是四维生物,却好像比四维生物更高级,她可以影响时间轴,让那个末世烟消云散。


历史……


陆安不喜欢什么历史,他只喜欢活在当下。


当下有夏茴,有阿夏,他与阿夏已经成为口头上的夫妻,这就够了。


好不容易入梦,在黑暗中抱着阿夏脏兮兮的身子,陆安努力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可能是年龄更大一些的缘故,阿夏的起伏更明显一点,带着曲线,只是腰身硬邦邦的,没有夏茴那么柔软。


“你想做什么?”她小声问。


“我什么也没做呀。”


陆安揽着她紧了紧,这个阿夏才是最初的,没有成神,没有重新来过,她是一切的原点,是宇宙大爆炸时那个奇点,既存在又无法描述:在夏茴那个未来,她存在于过去。在现代,她又存在于未来,她是时空悖论中只存在于两人记忆中的一段经历。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察觉到陆安的手在自己腰上抚过,阿夏忽然醒来,pia一下按住他的手。


“睡觉!”阿夏闷声道。


“嗯。”


陆安小声说,手指却轻轻在她肚子上勾两下。


未来的她那么恶劣,现在不趁机会逗逗,岂不是吃亏?


“你做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


“……”


“……”


“陆安!”


“睡吧睡吧,不逗了。”陆安揽住她的肩膀,渐渐安静下来。


“手。”


“哦哦,你快睡,不用管我。”


阿夏从床上坐起来,穿好衣服披上外套,带上水盆和布,出去收集清晨的水珠。


赵华远远地在另一片,已经撅着屁股在辛勤劳动。


一夜无话。


清晨,阳光还没出来,天空现出一抹鱼肚白,远空挂着四个圆圆的月亮,外加一轮在黎明天边还未消逝的残月。


“这几天说不定会下雨。”


随着太阳升起,陆安捶着腰站起来,看天边彩霞。


他们选的布吸水性很好,只要在草丛里抹过,很快变得沉甸甸的,然后再用力挤开,浑浊的水就落到盆里。


阿夏时不时瞅陆安一眼,欲言又止。


“水源不仅我们盯着,要是重新出水,那些动物也会过来。我们要把它引下来,能引多远引多远。”


动物同样也会怕水,甚至比人更甚,它们对危险的直觉更加敏锐,小溪这种地方是大自然最好的馈赠。


他对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这句话很熟很熟,几乎刻在骨子里,都靠小时候九年义务背的那一堆谚语。


“我们要抓紧把那边挖条渠出来。”赵华也是同样的想法,铁锹没管,先把锄头整好了,换了一根结实的木柄。


在现代的农忙时节,也是如此,丈夫带着妻子,腰间挂着水壶,手上提着苹果梨还有干粮,趁着天刚亮,就顺着黄土路赶往自己田地,有时还要开个拖拉机——


他们没有拖拉机,什么都没有,三百年后的日子过得还不如三百年前,人类真是越活越活回去了。


一大早陆安扛着锄头和阿夏出发,赵华则留在镇子里到处找有没有遗留的没被人带走的水管,这些东西在灾难刚爆发时没多少人注意,但是之后的几年,很多人都变得经验十足,什么有用什么没用,他们都了如指掌。


迎着朝阳扛着锄头,旁边阿夏提着柴刀观察路上野草野根,在土路上踩出浅浅的痕迹,让陆安颇有点农家生活的感觉。


陆安往手上吐了两口唾沫,挥动锄头开始挖土,阿夏则提着柴刀在周围观察一下环境,以及地上和草丛里遗留的痕迹,看有没有动物出没。


小动物可以加餐,大型痕迹他们就要早点跑掉。


太阳刚刚升起一截,草地上的露水快速蒸发,也有些低落在泥土里,渗进大地了无踪影,来到湿地附近,陆安蹲下摸了摸土,依然湿润润,甚至比那天来的时候水汽更足。


只要有了太阳,大自然就开始循环,这是很明显的事,即使不下雨,依靠地形地貌以及各种天然水,它也会继续流淌,不过早晚的事。


很快,陆安累出一头汗水,阿夏抽空用袖子给他擦擦汗,顺便把脸上的黑灰涂均匀一些,他们就像两个野人,隐藏在山坡上拿锄头挖坑。


“等这里重新冒水,我们再在下面挖一个大坑,让水聚在一块儿,就能装水过去浇地了。”陆安歇口气道,“之前我还想挖井来着,现在看,还是这样更省力。”


察觉到没有危险,她便在周围找些石块收集到一起,陆安挖出来一条浅浅的沟之后,阿夏拿石块铺在下面再用柴刀往下敲敲。


在山坡上挖渠是个很费力的事,高速上走出来一脚茧子,现在陆安手上也即将变得粗糙。


“我累了你给我捏捏腿就行,他累了还得多吃两碗饭。”陆安摆摆手,这是最佳分配,体力活就该他来,谁让他天天大鱼大肉,一早上吃八个包子还要喝豆浆。


“给你捏捏腿?”


“明天让赵华也过来挖,他手长,举得高。”阿夏比划了一下双手道。


根据她不怎么样的物理知识,把锄头高高举起再落下,会挖得更快,所以赵华挖这个也合适。


“……?”


陆安愣住了,这个阿夏什么时候学坏了?


“嗯啊。”陆安笑一声。


“是把腿给你摸还是帮你捏?”阿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腿。


“真的啊,我能对你有什么想法,都不知道多久没洗澡……咳,其实也不是。”


被阿夏眼神盯着,陆安怂怂地拿起锄头继续抡动,不多话了。


“其实腿这个东西不好摸,我只是逗逗你,完全没想法。”


“是吗?”阿夏明显不信,敷衍着把他挖出来的土推到远处排散。


远离湿地之后,地下布满坚硬的石块,更加难挖,他很怀疑这个锄头能撑多久,希望赵华还能再找到几个。


太阳逐渐升高。


捡石块的阿夏遥望镇子方向,阳光透过稀疏的叶子洒落下来,在地上形成破碎的光斑。


他们正在为了水源而努力,一点一点改变自己的生活条件,就如同当初她一点一点往天台背土一样。


她感觉那边不单是个镇子,正在慢慢成为一个家。